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红楼梦》中的“黑溪”与吴伟业诗文中的“黑河”  

2017-09-04 00:23:24|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至真斋主


拙作《黑溪阻路,无桥梁可通,贾宝玉如何渡过迷津?》在网络发布后,有一位叫“闲石1667”的网友回复说:“黑溪真相请看吴伟业的《悲歌赠吴季子》和《亡女权庴志》”并且说:“《红楼梦》作者是吴梅村”。这位网友看出来了《红楼梦》中的“黑溪”与吴伟业诗文中的“黑河”、“黑水”意象的一致性,且《红楼梦》中贾宝玉和秦可卿出去游玩所至环境,与吴伟业诗文中描述的环境一模一样。我们再回顾一下《红楼梦》庚辰本第五回中的那段情节:

那宝玉恍恍惚惚,依警幻所嘱之言,未免有儿女之事,难以尽述。至次日,便柔情缱绻软语温存,与可卿难解难分。因二人携手出去游玩之时,忽至一个所在,但见荆榛遍地,狼虎同群,迎面一道黑溪阻路,并无桥梁可通。正在犹豫之间,忽见警幻从后追来,告道:“快休前进,作速回头要紧!”宝玉忙止步问道:“此系何处?”警幻道:“此即迷津也。深有万丈,遥亘千里,中无舟楫可通,只有一个木筏,乃木居士掌舵,灰侍者撑篙,不受金银之谢,但遇有缘者渡之。尔今偶游至此,设如堕落其中,则深负我从前谆谆警戒之语矣。”话尤未了,只听迷津内水响如雷,竟有许多夜叉海鬼将宝玉拖将下去。吓得宝玉汗下如雨,一面失声喊叫:“可卿救我!可卿救我!”慌得袭人等众丫鬟忙上来搂住叫:“宝玉别怕,我们在这里!”

《红楼梦》中的“黑溪”与吴伟业诗文中的“黑河”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吴伟业七言古诗《悲歌赠吴季子》:

人生千里与万里,黯然销魂别而已。
君独何为至于此!
山非山兮水非水,生非生兮死非死。
十三学经并学史,生在江南长纨绮。
词赋翩翩众莫比,白璧青蝇见排诋。
一朝束缚去,上书难自理。
绝塞千山断行李,送吏泪不止,流人复何倚?
彼尚愁不归,我行定已矣!
八月龙沙雪花起,橐驼垂腰马没耳。
白骨皑皑经战垒,黑河无船渡者几?
前忧猛虎后苍兕,土穴偷生若蝼蚁。
大鱼如山不见尾,张鬐为风沫为雨。
日月倒行入海底,白昼相逢半人鬼。
噫嘻乎,悲哉!
生男聪明慎勿喜,仓颉夜哭良有以。
受患只从读书始,君不见,吴季子。

我和东方朝西合译如下:

人生之路千万里,最伤心的时刻就是别离。
为何单单是你落到这步境地!
山已不是原来的山,水也不是原来的水;生不能生,死不能死。
你十三岁就学经史,生长在江南富贵地。
文采斐然无人能比,白璧无瑕却遭人排斥毁诋。
上书申诉何其难,只因一朝被拘役。
流放边塞千山阻隔断消息,吏卒泪如雨,被流放的人又去依靠谁?
你尚且为不能归来而愁苦,而我已决定辞官归隐不再回去。
塞外荒漠八月就雪花飘起,骆驼垂下了腰大雪淹没了马匹。
连年战争白骨遍地,黑河阻路无船谁又能渡过去?
前有猛虎拦路后有水怪追赶,只能钻进土里苟且偷生如蝼蚁。
硕大的鱼像山一样见头不见尾,展翅风骤起,吐沫化作雨。
天地易位日月倒行坠入海底,光天化日下遇见的都是半人半鬼。
悲哀啊,悲哀!
生为男儿聪明绝顶你要谨慎莫得意,仓颉造字百鬼夜哭其中必有奥秘。
人生的祸患从读书便已开始,
你若不信就睁眼看看,天才吴季子就是警示。

吴伟业在《亡女权庴志》中写道:“木叶山兮雨冥冥,芦管吹兮,悲风憀栗之中人!伊岩关之嶻嶭兮,虎豹以狺;冰雪皑皑兮,恨黒水之无津!问华表之奚归兮,鹤吿余以不闻。生与死其终弗见兮。噫乎寥廓于重云,越有岑兮江有浒,魂归来兮从汝母。奠椒浆兮渍兹土,依佛火兮救诸苦。”

我和东方朝西合译如下:

木叶山,雨蒙蒙,吹起芦管,悲叹伫立在割面寒风中的人。危岩险峻,虎豹嘶吼。冰雪世界,黑河没有渡口通往彼岸。向墓地的华表询问孤独的灵魂何时归来,白鹤告诉我灵魂没有听见。阴阳两隔永远不能再相见,哎,层层叠叠的云漂浮在空旷高远的天。越地峰丛可落脚,江边平原可依靠,你的灵魂快归来吧,去寻找你的母亲。我洒下椒酒浸透这块泥土只为祭奠,愿你的灵魂随着佛灯之火脱离所有的苦难。


《红楼梦》中的“黑溪”与吴伟业诗文中的“黑河”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吴兆骞,明崇祯四年(1631)生于吴江县松陵镇一个官宦之家。字汉槎,号季子。父母给他起名“兆骞”希望他像汉代张骞那样立功封侯,光宗耀祖,当然他也想科场奏捷,状元及第。他天资聪颖,九岁即能作《胆赋》,十岁写《京都赋》,博涉文籍,文章堪夸。然而他性情倨傲,不拘礼法。他曾经狂傲地对同乡汪琬说:“江东无我,卿当独秀。”他的老师计青辚预言:“此子异时必有盛名,然当不免于祸。”顺治十年(1653),江浙文人数次荟萃虎丘、鸳湖,吴兆骞与文坛领袖吴伟业等前辈耆宿即席唱和,踔厉腾越。吴伟业诗评吴兆骞:“江左三凤凰,阳羡有陈生,云间有彭郎,松陵吴兆骞,才若云锦翔”。“阳羡陈生”即陈维崧,字其年。“云间彭郎”即华亭彭师度,字古晋。

顺治十四年(1657),吴兆骞参加江南乡试,中式为举人。然而科场案起,有人诬陷他贿赂主考官。翌年,举子们驱车北上,复试于瀛台。只见考场武士林立,持刀怒目,戒备森严,气氛凝重。吴兆骞浑身战栗不能下笔,交了白卷,当即被革除功名逮捕下狱。他哀叹道:“冤如精卫悲难尽,哀比啼鹃血未干,若到叩心天变色,应叫六月见霜寒。”吴兆骞本应被当做重犯判处死刑,后来礼部和刑部多次复审,命题限韵让他作诗,确定并无考场行贿行为,他这才被免于死刑。然而皇上亲自主考居然交白卷是大不敬,死罪虽免,活罪难逃,责令流放宁古塔。吴兆骞是江南有名的才子,受到如此惩罚,全国震动。他的老师张拱乾说:“不独一邑之痛,而实天下之所痛。”突遭此横祸,他的父亲忧惧而死,母亲出家为尼。顺治十六年(1659),吴兆骞离开京城踏上流放的路途。一时间同情他遭遇的好友、文人们万分悲痛,纷纷写诗作词为他送行,据说诗词达三百首,其中最著名的是吴伟业的《悲歌赠吴季子》。

《红楼梦》中的“黑溪”与吴伟业诗文中的“黑河”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吴兆骞在到达沈阳时停留二十多天,此间与同样做了流人的前大学士陈之遴结识。陈之遴,字彦升,号素庵,崇祯十年(1637)丁丑科榜眼。因受父亲顺天巡抚陈祖苞牵连,被崇祯帝罢官,永不任用。明清易代,陈之遴投靠清廷,官至礼部尚书,加太子太保,授弘文院大学士。顺治十五年(1658),他被参劾,诏革官职,家产籍没,全家流放辽东。陈之遴是吴伟业的儿女亲家,吴伟业的二女儿嫁给了陈之遴的三儿子陈直方。吴伟业屈节仕清就是受陈之遴的一再怂恿,于顺治十年(1653)被迫应诏北上,被授予秘书院侍讲,国子监祭酒。顺治十三年(1656)底,吴伟业奉嗣母之丧乞假南归。不久,陈之遴案发,陈家为吴家之女免于受连累,将吴伟业二女儿送回。二女儿积忧成疾,于顺治十七年(1660)病逝,年仅二十三岁。吴伟业十分悲痛,作诗《哭亡女》:“诀绝频携手,伤心但举头。昨宵还劝我,不必泪长流。”并为女儿写下墓志铭《亡女权庴志》。

崇祯四年(1631),年仅23岁的吴伟业参加会试考取第一,殿试又以一甲第二名连捷。当时有人怀疑他有舞弊之嫌,主考官将会元试卷呈崇祯帝御览,崇祯帝看了吴伟业的会元试卷后御批:“正大博雅,足式诡靡”。天语一出,吴伟业声名鹊起,并对崇祯帝怀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知遇之情。不久,崇祯帝又御批吴伟业假归娶亲,十分荣耀。吴伟业初授翰林院编修,继典湖广乡试,以后又做东宫侍讲,南京国子监司业等职。明亡后,吴伟业曾长时间隐居不仕。后迫于生计和家人规劝屈节仕清,这也是他平生最大的憾事,忏悔愧疚的思绪在他的诗词中多有表露。清人通过残暴的杀戮成为天下之主,此后“剃发易服”、“圈地法”、“投充法”、“逃人法”等一系列恶政,让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能清醒地认识到,表面伪善的清统治者其行为的残暴。吴兆骞、陈之遴等人的悲惨遭遇,让吴伟业彻底看清了清统治者的本质,他决定从此不再仕清,选择归隐。这在《悲歌赠吴季子》一诗中很明确地表达出来。

《红楼梦》中的“黑溪”与吴伟业诗文中的“黑河”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顾贞观,字华峰,号梁汾,明末著名东林党人顾宪成四世孙。少年时代,顾贞观参加了由吴兆骞主盟的“慎交社”,“飞觞赋诗,才气横溢”,并与吴兆骞结为生死之交。康熙年间,经国子监祭酒徐元文推荐,入内阁大学士明珠府中塾师,与权相明珠之子纳兰性德相识,并成为交契笃深的挚友。好友吴兆骞蒙冤流放宁古塔,顾贞观立下誓言:“必归季子”。康熙十五年(1676),吴兆骞从边塞给顾贞观寄来一封信倍诉苦状:“塞外苦寒,四时冰雪,鸣镝呼风,哀笳带血,一身飘寄,双鬓渐星。妇复多病,一男两女,藜藿不充,回念老母,茕然在堂,迢递关河,归省无日……”顾贞观作《金缕曲·寄吴汉槎宁古塔,以词代书,丙辰冬寓京师千佛寺冰雪中作》词两首赠之,哀怨情深。其一为:

“季子平安否?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谁慰藉,母老家贫子幼。记不起、从前杯酒。魑魅搏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冰与雪,周旋久。

泪痕莫滴牛衣透。数天涯、依然骨肉,几家能彀?比似红颜多命薄,更不如今还有。只绝塞、苦寒难受。廿载包胥承一诺,盼乌头、马角终相救。置此札,君怀袖。”


顾贞观将《金缕曲》二词给纳兰性德看。纳兰性德写下了著名的《金缕曲·赠梁汾》作答:“德也狂生耳!偶然间、淄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不信道、遂成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娥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红楼梦》中的“黑溪”与吴伟业诗文中的“黑河”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康熙二十年(1681),经纳兰性德、徐乾学、顾贞观等诸多友人戮力营救,终醵金两千,以认修内务府工程名义将吴兆骞赎罪放还。时间正与纳兰性德允诺的五年救回吴兆骞之期相契合。吴兆骞流放宁古塔前后历经二十三年。徐乾学于迎接吴兆骞的宴会即席作诗《喜吴汉槎南还》,唱和者近百人。王士禛作诗云:“太息梅村今宿草,不留老眼待君还。”吴伟业早在康熙十年(1671)就过世了,没能看到吴兆骞的归来。

尽管吴伟业诗文中的“黑河”、“黑水”意象与《红楼梦》中的“黑溪”一致,且我们吴氏红学认为《红楼梦》的原创作者是吴伟业,我们也不把这种一致性当做吴伟业创作《红楼梦》的铁证,至多作为侧证。而一些胡适派红学家为了证明《红楼梦》作者是曹寅的孙子“曹雪芹”,可以把与曹寅同时代的刘廷玑明确记载的曹寅创作了《后琵琶》,篡改为《续琵琶》,以与《红楼梦》中提到的剧名《续琵琶》相一致,这已经不是学术研究了。如果这样,与曹寅同时代的尤侗创作的《吊琵琶》是否也可以称为《续琵琶》呢?曹寅创作《后琵琶》是为了给自己的祖上曹操翻案,而《红楼梦》作者却把曹操列为大奸大恶,批书人又说奸诈的贾雨村有“莽操遗容”,红学家们如何解释?

一切优秀的作家都会吸收前人和同时代人的创作成果,《红楼梦》作者也不例外。如果是吴伟业原创《红楼梦》,他把自己的生活素材和艺术元素融入《红楼梦》中,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而与吴伟业同时代的明遗民文人和以后的文人,如果创作《红楼梦》的话,也可以吸收吴伟业的艺术元素,比如《红楼梦》中大量的“梅村体”和“香奁体”诗。其“黑溪”意象取自吴伟业的《悲歌赠吴季子》和《亡女权庴志》也完全可以。关键的问题还不在这里,我们要质询的是其他作者采用吴伟业的“黑河”、“黑水”意象,创作贾宝玉被黑溪阻路的情节想表达什么?从吴伟业诗文的“黑河”、“黑水”意象与《红楼梦》中的“黑溪”一致来看,排除一些思想感情与吴伟业独创的意象不一致的作者说,是必须的。提出一个新的作者说,必须首先审视他的思想感情和艺术才华。


(本文部分资料由红楼传音提供)

———————————————————
校对:王华东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