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胡适《红楼梦考证》的踏空,那曹雪芹应该是化名  

2017-09-22 23:14:28|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余苗

读《红楼梦》日久,发觉其中存在地点忽南忽北、人物年龄忽大忽小、文风忽幻忽实等等诸多矛盾与疑点。翻出胡适先生的《红楼梦考证(改定稿)》来细读,仔细推敲文中所罗列的资料,却发现考证中有诸多“踏空”的论点,同时在关键点上有些逻辑错误。

胡适《红楼梦考证》的踏空,那曹雪芹应该是化名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在完成于1921年的《红楼梦考证(改定稿)》中,胡适先生开篇就写道 :“《红楼梦》的考证是不容易做的,一来因为材料太少。二来因为向来研究这部书的人都走错了道路。”时隔90多年,想不到这些话也应在胡适先生自己身上了。

观《红楼梦考证(改定稿)》大家不难发现,这里大量的篇幅都在考证曹寅及其家族史。胡适得出的结论如下:

(1)曹寅是八旗的世家,几代都在江南做官,他的父亲曹玺做了21年的江宁织造;曹寅自己做了4年的苏州织造,做了21年的江宁织造,同时又兼做了4次的两淮巡盐御史。

(2)当康熙帝南巡时,他家曾办过4次以上的接驾的差。

(3)曹寅会写字,会做诗词,有诗词集行世;

(4)他生于顺治十五年,死于康熙五十一年(1658-1712)。

关于曹家的事情,胡适的这些结论是没有什么破绽的。那怎样将曹寅家族和《红楼梦》的增删者“曹雪芹”联系起来,并且证明《红楼梦》是曹雪芹写的呢?胡适先生是通过两步走来解决这个问题的。我经过分析认为胡适这两步是 “踏空”的,得出的结论也是站不稳的。胡适写道:

我今年夏间到上海。写信去问杨钟羲先生,他回信说,曾有《四松堂集》。但辛亥乱后遗失了。我虽然很失望,但杨先生既然根据《四松堂集》说曹雪芹是曹寅之孙,这话自然万无可疑。我在《考证》里引的那首“寄怀曹雪芹”,原文题下注一“霑”字,又“扬州旧梦久已绝”一句,原本绝字作觉,下帖一笺条,注云:“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雪桥诗话》说曹雪芹名沾,为楝亭通政孙,即是根据于这两条注的“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

胡适《红楼梦考证》的踏空,那曹雪芹应该是化名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如上第一步,胡适是通过“雪芹曾随其先祖寅织造之任”这小注来推导出曹雪芹是曹寅之孙,将曹雪芹与曹寅家族联系起来,且通篇资料里只有这个小注有做这个推断的可能。可见此小注干系之重大,但事实上这个小注是有谬误的,胡适先生自己也考证出这句有“小误”。胡适根据《四松堂集》考证:曹雪芹死时只有“四十年华”。这自然是个整数,不限定整四十岁。但我们可以断定他的年纪不能在四十五岁以上。假定他死时年四十五岁,他的生时当在康熙五十八年(1719)。曹寅死于康熙五十一年(1712),下距乾隆甲申,凡五十一年,雪芹必不及见曹寅了。既然“雪芹必不及见曹寅了”,那么曹雪芹就不可能随任,所以说胡适先生说这个小注是有“小误”的。所以通过这个小注就推断曹雪芹是曹寅之孙是值得商榷的,是站不稳的。

第二步,胡适把敦诚寄怀的这个“曹雪芹”和《红楼梦》钩上却是完完全全的“踏空”:

袁枚的《随园诗话》卷二中有一条说:康熙间,曹练亭(练当作楝)必为江宁织造,每出拥八驺,携书一本,观玩不辍。人问:“公何好学?”曰:“非也。我非地方官而百姓见我必起立,我心不安,故藉此遮目耳。”素与江宁太守陈鹏年不相中,及陈获罪,乃密疏荐陈。人以此重之。其子雪芹撰《红楼梦》一书,备记风月繁华之盛。中有所谓大观园者,即余之随园也。明我斋读而羡之。(坊间刻本无此十字。)当时红楼中有某校书尤艳,我斋题云:(此四字坊间刻本作“雪芹赠云”,今据原刻本改正。)“病容憔悴胜桃花,午汗潮回热转加。犹恐意中人看出,强言今日较差些。威仪棣棣若山河,应把风流夺绮罗。不似小家拘束态,笑时偏少默时多。”

看到袁枚的这段话,我只想感叹编此说时难道袁枚就不讲一点常识乎。姑且不说曹寅每出必携书和百姓起立之间关联是否合理。首先其子雪芹就是谬误,这个胡适先生已有论证。从“当时红楼中…”这种说法可以推断红楼是个场所,“某校书尤艳”、“风月繁华之盛”可见这个红楼最可能是个风月场所。袁枚说的这个记载红楼中风月之事的《红楼梦》肯定不是《石头记》,同时可证袁枚甚至连《石头记》都没看过,只是道听途说有个大观园,然后就扯到他的随园上,这只不过是为了给他的随园刷点知名度罢了。

胡适先生却从上述袁枚《随园诗话》这些不实的言论里面,还推断出下面几点:

我们现在所有的关于《红楼梦》的旁证材料,要算这一条为最早。近人征引此条,每不全录。他们对于此条的重要,也多不曾完全懂得。这一条纪载的重要,凡有几点: (1)我们因此知道乾隆时的文人承认《红楼梦》是曹雪芹做的。

(2)此条说曹雪芹是曹楝亭的儿子。(又《随园诗话》卷十六也说“雪芹者,曹练事织造之嗣君也。”但此说实是错的,说详后。) (3)此条说大观园即是后来的随园。

以上是关于著者曹雪芹的个人和他的家世的材料。我们看了这些材料,大概可以明白《红楼梦》这部书是曹雪芹的自叙传了。

如上从袁枚这个可能连《红楼梦》都没读过的人荒谬的言论里得出的3条推论,可见是荒谬的。而最后一句总结更是荒谬,通过摆出曹寅的家世以及搜罗的关于曹雪芹的几条资料,然后通过几条荒谬的资料将其串联,就得出来《红楼梦》为曹雪芹的自叙传这个论证,何其敷衍,让百年来的读者情何以堪?

胡适《红楼梦考证》的踏空,那曹雪芹应该是化名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所以说对《红楼梦》是曹雪芹的自叙传这个推论,是胡适《红楼梦考证(改定稿)》中的最大“踏空”点。例如前面已经说过曹寅任江宁织造时曹雪芹不可能随任;不能确定曹雪芹是曹寅之孙;就算假设曹雪芹是曹寅之孙,但他出生时曹家家境已经衰败,亏空几万两银子,绝不会过上类似国公世子样的奢华生活;还有四品的江宁织造和国公的贾府在地位上是云泥之别,曹家根本就成不了贾府的原型等等。如此等等都非常明确的否定了《红楼梦》是曹雪芹自叙传的推论。

提出了这么多否定,那《红楼梦》到底和曹雪芹有没有关系?答案是肯定的。客观来说史上肯定不会只有一个人叫“曹雪芹”,胡适先生不过是把多个“曹雪芹”揉捏到一起,然后再加上一些臆想形成了现今大家熟知的“曹雪芹”简历。分析《红楼梦考证(改定稿)》中所罗列资料,我们就可以看到3个“曹雪芹”:敦诚寄怀的“曹雪芹”、胡适认定的曹寅之孙、悼红轩中的“曹雪芹”。这3个“曹雪芹”是有着内在联系的。敦诚寄怀的“曹雪芹”确有其人,根据前面分析既然敦诚寄怀的“曹雪芹”肯定不是曹寅之孙,那么这个名“霑”的曹雪芹和《红楼梦》就失去了直接联系,就不能把敦诚寄怀的“曹雪芹”当做《红楼梦》的作者。把曹雪芹说成曹寅之孙更是毫无根据。

那悼红轩中的“曹雪芹”是谁?现在已经有很多人认为是作者的化名,创作时间考证在康熙年间,与乾隆朝的曹雪芹无关。可见胡适的考证是错误的,并把红学引向了一条错误的道路。

———————————————————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