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甲戌本并非那么神圣,多处传抄错误将它推下神坛  

2017-09-01 23:41:18|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九峰真人 潇湘夜雨

1927年夏,胡适从海外归来接到胡星垣一封信,说有一部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愿意让给他。胡适以为“重评”的《石头记》没有价值,所以当时没有回信。不久,藏书人把此书送到店里来转交给他看,他看了一遍,深信此本是海内最古的《石头记》抄本,于是他自称花重价购下此书。胡适在与戚序本、程乙本等比对校勘后,论述了甲戌本《石头记》的独有价值:“脂本是《红楼梦》的最古本,是一部最近于原稿的本子。”很多人相信胡适的判断,认为甲戌本是现存抄本中底本最古老的,按照胡适的说法甲戌本很神圣,而在我们看来其实不然。甲戌本因第一回有一句“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而得名,但这句话并不代表现存甲戌本的底本就是脂砚斋甲戌年抄阅那部本子,比如有的学者就认为这句话是批语混入了正文。我们在《靖本〈红楼梦曲·好事终〉,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一文中,介绍了己卯本、杨藏本、靖本的《红楼梦曲·好事终》更接近早期本子风貌,底本应该早于甲戌本的底本。抛开甲戌本的底本的早晚不谈,毕竟还有争议,甲戌本是经过多次传抄的过录本,有很多的传抄错误,甲戌本并不是那么神圣。在这里指出几处甲戌本传抄错误,跟大家分享一下。

甲戌本第五回《红楼梦曲·虚花悟》是这么写的:“将那三春看破,桃红柳绿待如何?把这韶华打灭,觅那清淡天和。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头来,谁把秋捱过?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坟墓。这的是,昨贫今富人劳碌,春荣秋谢花折磨。似这般,生关死劫谁能躲?闻说道,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

甲戌本并非那么神圣,多处传抄错误将它推下神坛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把这韶华打灭,觅那清淡天和”这个句子的节奏感被打破,原因就是这个“觅”字作怪。事实上,这个“觅”字是“不见”误抄而成。为何甲戌本出现这种情况?略有古籍版本知识就会做出合理解释:旧时抄写是竖排,“不见”是两个独体而笔画又少的字,在甲戌本传抄过程中,如果结构与空间处理不当就会越抄越近,最后形成“觅”字。己卯本、杨藏本、卞藏本此处是正确的,而戚序本、蒙府本则误抄成“觉”,庚辰本与甲戌本相同,此处是“觅”。值得一提的是,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艺术研究院红研所勘校的《红楼梦》前八十回是以庚辰本为底本,其他抄本为校本,此处也为“觅”,这是不正确的,希望广大红迷周知。

下图以“卞藏本”为例,正确的文本内容是:

甲戌本并非那么神圣,多处传抄错误将它推下神坛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甲戌本在传抄过程中,删除了很多双行夹批。这样,当文本原始文字应当有双行小字的情况,抄手也当成夹批删除了。例如护官符下有文本自带的“小注”,就被当成双行夹批而删除,而后来抄手根据其他本子用朱笔在侧部补入了“小注”,而且贾府共二十房误抄成了十二房。

甲戌本并非那么神圣,多处传抄错误将它推下神坛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下图是以卞藏本为例的正确抄本情况:

甲戌本并非那么神圣,多处传抄错误将它推下神坛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甲戌本并非那么神圣,多处传抄错误将它推下神坛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好了歌·解注》的侧批也是在甲戌本传抄过程中后来被抄手加进去的,而有的侧批还抄错了位置。比如 “如何两鬓又成霜”有侧批“黛玉晴雯一干人”,大家都知道晴雯是在前八十回早夭,而晴雯是黛玉之影,而且批语有云《芙蓉女儿诔》实诔黛玉,“黄土垄中,卿何薄命”是说给黛玉的,可见黛玉在后文也年纪轻轻就去世了,又何来“两鬓又成霜”?其实这句侧批是应该加在“昨日黄土陇中埋白骨”旁的,后文可预知贾宝玉会将黛玉尸骨埋于黄土垄中。而“两鬓又成霜”指的是史湘云,贾宝玉与史湘云晚年相遇,照应了“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甲戌本并非那么神圣,多处传抄错误将它推下神坛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在甲戌本第一回,有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常哭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獭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本,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日泪笔。”这句眉批很显然出自脂砚斋,在甲戌本传抄过程中,“癞头和尚”抄成了“獭头和尚”,而更为重要的是,关键的落款时间也抄错了。靖本批语此处的时间落款为“甲申八月”,而根据靖本第二十二回的一条畸笏叟的批语“前批知者聊聊,不数年,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夏只余朽物一枚,宁不痛杀!”可知,在丁亥年脂砚斋早已去世,所以“甲午八日”是错误的。如果不是靖本出现,这个“甲午八日”会误导多少《红楼梦》研究学者呢?

以上几处传抄错误表明,现存的甲戌本是经过多次传抄的过录本,很多文本批语都被抄错了,也有很多批语被删除了,甲戌本并不是那么神圣,对于这个本子大家不要过于迷信。 当然这部本子有很多批语是独有的,也是有一定价值的。

———————————————————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