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从历史情境来看《红楼梦》不可能成书于乾隆时期  

2017-08-05 21:57:11|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慧读古典
从历史情境来看《红楼梦》不可能成书于乾隆时期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胡适派红学认为《红楼梦》成书于清中叶的乾隆朝,而且被写进了教科书,成为社会“公认”的观点。在前面的文章中,笔者已经通过清朝的文字狱,论证了《红楼梦》不可能成书于乾隆时期,本文再从历史情境再来探讨一下《红楼梦》的成书年代。

笔者认为,乾隆朝的政治和文化土壤不具备产生《红楼梦》的条件。为什么这样说呢?

首先是知识分子心态的改变。清廷以异族入关,毁我华夏衣冠,屠杀军民,罪行累累,罄竹难书,此正是顾炎武先生所说之“亡天下”。在清朝初期,除了少数寡廉鲜耻的读书人以及一些被逼为清廷效力的士大夫之外,整个士大夫阶层对清廷是一种仇视的态度,他们图谋反清,坚决不肯仕清。这其中最为著名的代表人物有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张岱、冒辟疆、方以智等人,就连曾经归顺过的钱谦益和吴伟业等人对清廷也是敌视态度。在他们的诗文中充满了对故国大明的怀念和对清廷的蔑视。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天崩地裂的变故逐渐平息,亡国之痛的伤疤也开始慢慢愈合,许多人的心态也慢慢随之改变。

以冒辟疆为例,他是大明孑遗,在他八十二年的生命岁月里,横跨明、清两代,其中前三十多年的青春年华是在大明度过的。在前朝,和许多读书人一样,同样以儒家的“修齐治平”规划人生。可惜,他虽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却在科场屡屡失意,直到崇祯皇帝登基后,他才中了个副榜贡,被授了个推官。

从历史情境来看《红楼梦》不可能成书于乾隆时期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就在冒辟疆豪情万丈,以为自己的仕途可以开始青云直上之际,却发生了天崩地裂的大事。明朝灭亡而清军随之入关,定鼎北京。

何去何从?冒辟疆毕竟接受的是儒家传统价值观教育,忠孝节义的观念已经深入骨髓。他决定学叔齐、伯夷,“不食周粟”。于是,他跑回江苏老家,闭门谢客。为了表达和清廷的不合作态度,他还给自己另起了几个别号,如巢民、朴巢,意思是告诉清廷:即便穷困潦倒,我就在树上搭个巢,生活起居在树上也不仕清朝。

但清廷并没有放过他,因为冒辟疆的才名还是有利用价值的,清廷为让天下读书人归顺,有意树个“为我所用”的典型,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冒辟疆成为清廷饵诱的对象。但不管清廷如何威逼利诱,冒辟疆始终保持着自己的骨气,不为所动。此时的清廷对士大夫采取怀柔政策,虽然对他们不肯合作的做法很恼火,但终究没有动杀心。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冒辟疆的心态也发生了改变。自己可以不做清朝的官,自己的儿子、孙子呢?

出乎意料的是,晚年的冒辟疆对清廷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不顾国仇家恨,竟然鼓励自己的两个儿子和一个长孙前去博取功名。但他失望了,两个儿子及孙辈和自己当初一样屡试不第。

直到施琅为清廷攻取台湾之时,冒辟疆的一个孙子因有军功,朝廷有意为其加官。冒辟疆听说后十分激动,以至于痛哭流涕,大呼一声:冒家祖坟终于冒青烟了!但是,这毕竟只是初现曙光,要真正实现封官授爵还要花费大把的银子。 但冒家毕竟长期和功名绝缘,没有仕途经济,晚年的冒家生活拮据,钱就成了大问题。

为实现冒氏家族在清朝官场上零的突破,冒辟疆不惜腆着老脸四处告贷,其中的辛酸从他写给孙子的信中可见一斑:“亲到平日相关诸友家,每人十金,请十人一会,捱尽面皮,竟无一应。”人情薄如纸啊!

这在以前即使再窘迫,冒辟疆只要售卖自己的书法作品就可以济家,虽然是“闲时写长幅,不换一升粳”,但至少还能高昂那不曾低下的头颈。然而到了今日,为了孙子的功名前程,他只得捱尽面皮四下求告,结果呢?难得借来的十两银子,又因老友病亡,前往吊丧花费去了。这些书信真可谓是句句无奈,字字泣泪。

遥想当年,对朝廷主动送来的官职,冒辟疆弃之如敝屣。但是想到自己后代的未来,以及家族的荣誉,冒辟疆动摇了,不但选择了和清廷合作,而且还是那样的迫不及待。

冒辟疆只不过是这些士大夫中极为典型的一个代表。像他这样的士大夫比比皆是。例如黄宗羲等人。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黄宗羲已是七十一岁的高龄,徐元文(顺治十六年状元,官至户部尚书)在康熙帝面前举荐黄宗羲参与修史,康熙帝下旨浙江督抚“以礼敦请”。黄宗羲仍然托病力辞,却派遣自己的儿子黄百家到徐元文主持的明史馆去修史了。

从历史情境来看《红楼梦》不可能成书于乾隆时期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这些明遗民终身不仕清,为什么在晚年却让自己的子孙为清廷服务呢?一方面固然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清廷那刻骨的仇恨有所减弱;另一方面也是一种无奈,清廷江山已固,短期内已经不可动摇,“反清复明”恐怕难以实现。但笔者认为,这其中也许更多的还是一种对子孙的妥协。自己经历了那些刻骨铭心的事情,但自己的子孙并没有经历,子孙们在新朝成长,并没有在明朝为官,所谓的“忠臣不事二主”在子孙们身上并不成立;另一方面,子孙们恐怕也难以理解顾炎武先生所说的“亡天下”,毕竟那是要有亲身经历,而且要有深刻的思想认识才能体会出来的。对读书人来说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是共识的观念,如果不为朝廷所用,就没有社会地位。如果子孙们想要服务新朝,父母又岂能阻拦得了呢?何况新朝还在不停地“以礼敦请”,已经算是给足了面子,遗民们唯一能做的只是保全自己的名节,至于子孙们的选择,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清初知识分子心态的改变,也和康熙帝的怀柔政策是分不开的。为了收揽天下士人,康熙帝采取了两手:

其一就是跪祭明孝陵,对明太祖给予极高的评价。

明末崇祯帝自杀殉国,对于明朝的遗民来说,拜祭明孝陵就是对前朝的怀念和追思。著名思想家顾炎武十年间七次拜祭明孝陵,“薄海哀思结,遗臣涕泪稠”,每次他都失声痛哭,借以寄托自己内心的哀思和对国破家亡的感慨。

在康熙帝在位期间,曾六下江南,其中有五次亲自前往明孝陵,祭拜明太祖朱元璋。康熙帝对朱元璋评价极高,称“明太祖崛起布衣,统一方夏,经文纬武,为汉唐诸君所未及”,并亲自题写“治隆唐宋”的碑文。康熙帝甚至在祭祀时,行三跪九叩之大礼。

从历史情境来看《红楼梦》不可能成书于乾隆时期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康熙为啥祭拜明孝陵呢,为啥用这么大的礼节来祭拜前朝皇帝呢?这除了康熙对朱元璋的推崇外,还有更深的一层原因,康熙帝借此来安抚拉拢人心,特别是汉族士人的心。这一招对前朝遗民确实起到了很大的效果,当时围观的祭礼的有数万人,许多人都留下了眼泪。

其二就是开博学鸿词科,对士大夫采取怀柔政策。

在康熙帝祭拜明孝陵的同时,他还打出了另一张牌:开博学鸿词科,大兴科举考试。康熙帝通过祭拜明孝陵,博取了许多汉族士人的好感;同时他还又开博学鸿词科,给士人们更多的做官机会。

康熙十七年三月,由全国推荐一百四十三人参加了这次考试,录取五十人,其中包括朱彝尊、汪琬、潘耒、毛奇龄等著名文人。之后清朝又组织这些人参与编修《明史》,同时征召天下文人来参与。明朝遗民黄宗羲、顾炎武虽然依旧没有出山,但对自己儿子、弟子、外甥等人的参与并没有加以阻挠。

康熙帝这样的两手,为其赢得了人心,黄宗羲等人的思想就慢慢地有所转变,从前明遗老而转变成了清廷的顺民。黄宗羲在晚年为人撰写的碑铭传状和致友人书中赞誉康熙帝为“圣天子”,称清朝为“国朝”、清军为“王师”,并从使用干支纪年到采用顺治、康熙等年号,甚至希望“同学之士,共起讲堂,以赞右文之治”。虽然他自己还是没有出仕清廷,但对自己子孙以及弟子的仕清已不加阻挠了,而且还和清廷的官员来往密切,这其中有许多的书信为证,笔者在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实际上,清廷的这两手不过是表面而已。康熙帝一方面赞扬着朱元璋,另一方面却对朱明皇室子孙痛加杀手。崇祯帝的皇四子朱慈炤在国破家亡之后一直过着隐居的生活,并没有参与反清复明的活动,可康熙帝依然没有放过他,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其凌迟处死,其刻骨残忍令人齿冷!同样,他的博学鸿词科也不过是笼络人心罢了,其骨子里的异族政权的本质是不会变的。但他正是通过这样的两手收买了人心,使得反清力量为之大减。

这还是清初的康熙朝,明遗民的子孙后代已经逐渐开始仕清了,很难想象,再过近百年,到了乾隆朝,还会有多少人去“悼红”,感叹“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呢?对于“白骨如山忘姓氏”,他们也是懒得过问了。只有第一代明遗民才会对国破家亡有那样刻骨铭心记忆,他们才会仇视清朝,不肯写清帝年号,只以干支纪年。从这点来看,说《红楼梦》成书于清朝江山稳固,士大夫普遍对明末清初那段血泪史无感的清乾隆年间,是很不可信的。

其次,是清廷对当初抗清志士态度的改变。乾隆朝一改顺康朝对明末清初反清志士的仇视态度,对他们进行了表彰。清廷不仅表彰了袁崇焕,还表彰了张苍水、夏完淳、阎应元等一大批抗清志士!这些人中,对清廷威胁最大的当数张苍水了。

从历史情境来看《红楼梦》不可能成书于乾隆时期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张煌言(1620—1664年),字玄著,号苍水,鄞县(今浙江宁波)人,汉族,南明儒将、诗人,崇祯时举人,官至南明兵部尚书。1645年(清顺治元年、明弘光元年)南京失守后,他与钱肃乐等起兵抗清。后奉鲁王,联络十三家农民军,并与郑成功配合,亲率部队连下安徽二十余城,坚持抗清斗争近二十年。

1664年(康熙三年),随着永历帝、监国鲁王、郑成功等人相继死去,张煌言见大势已去,于南田的悬嶴岛解散义军,隐居不出。是年被俘,后遭杀害。他在就义前,赋《绝命诗》一首。张苍水遗骨的安葬是在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建坟后,为避清廷耳目,称之为“王先生葬处”。墓前仅草草立一碑石,石上题“王先生墓”。

直到乾隆时期,张苍水的坟墓才被发现。清廷为笼络人心,下令为张苍水修墓。乾隆皇帝还给张苍水追谥 “忠烈”,入祀忠义祠,收入《钦定胜朝殉节诸臣录》。至今其墓碑上还刻有“皇清赐谥忠烈明兵部尚书苍水张公之墓”。而那些为大清夺取江山立下汗马功劳的“功狗”们,则都被清廷打入了“贰臣传”,比如洪承畴之流。

从历史情境来看《红楼梦》不可能成书于乾隆时期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虽说清廷此举是为了笼络人心,但这也跟清朝政权已经稳固有关。到了乾隆朝,经济迅速恢复,各种反清势力也都基本上销声匿迹了,那些对清朝不满的人只能隐藏于地下秘密活动。此时的中国,反清早已不是主流,反清力量也甚是微弱。也正因为这样的形势,清廷才敢作出这样的高姿态来。很难想象,此时还会有多少人热衷于“反清复明”,更不可能写鸿篇巨著来反清悼明。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创作《红楼梦》的社会背景已不复存在。

再次,是整个百姓阶层的麻木,习惯性地成为清廷的奴隶。这里举两个例子。笔者先以“剃发易服”这件事说起。

为了捍卫本民族的衣冠礼仪,汉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从清军入关到平定三藩,三十七年的屠杀,大江南北皆成废墟,整个中国“县无完村,村无完家,家无完人,人无完妇”。

康熙六年(公元1667年),到北京的朝鲜使者回国之后,在向朝鲜国王的报告中感叹道“汉仪不复见,何日变中华?”他并且说,当时的北京居民,见到他的衣服,低头哭泣,神情悲惨。“见臣等着冠耳,指示其儿曰,此乃明朝旧制,垂头而泣,见来惨然矣。”(《李朝实录》)从这个事例也可以看出,“剃发易服”对汉族的感情伤害之深之大!

但到了一百多年后的清乾隆年间,这一切完全改观了。当剃头令的血迹逐渐被历史的尘埃遮盖,汉族士人一批批赶往科举考场再派往四处为官之时,汉人对大清的认同也在不知不觉当中渐渐形成。清初的北京居民见到身着汉式衣冠的朝鲜使臣,还痛哭涕泣,到清中叶,再见到同样的衣冠,反觉惊讶,认为自己的剃发垂辫、窄衣紧袖,才是“华夏正宗”。

再以江阴为例。众所周知,反抗清军最为激烈的城市,其中就有江阴。南明弘光元年(清顺治二年,1645年)夏,江阴人民为抵制剃发令,在江阴典史阎应元和陈明遇、冯厚敦等人领导下进行了反清斗争。因为前后长达八十一天之久,故被称为“江阴八十一日”。后全城人殉国,无一人投降。清兵二十四万大军携二百多门大炮围城,仍然损失七万五千余人。江阴方面,守城八十一日,城内死者九万七千余人,城外死者七万五千余人,江阴遗民仅五十三人躲在寺观塔上保全了性命。

江阴全城被屠,后来的士大夫也恪守气节,坚决不肯仕清,一直延续到了乾隆年间。乾隆帝主动向江阴人民示好,立专祠祭祀反清军民。这样的怀柔政策一下,江阴士民也就慢慢地接纳了清廷,逐渐有读书人参加科举考试。就连江阴这样的坚决反清地区都已慢慢接受了清廷,更遑论其他地区了。

从历史情境来看《红楼梦》不可能成书于乾隆时期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综上所述,在清中叶的乾隆时期,整个中国从上到下,已经不存在反清的思想基础和文化基础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一部“反清悼明”的《红楼梦》是有悖常识和情理的。

再从文化氛围来说,明末清初是中华文明又一黄金时期,其思想之开放,文化之灿烂,绝非清中叶乾隆时期的那个“万马齐喑究可哀”的时代所能比的。这个时代出现了无数的文学巨匠和思想巨匠,如本文开始时提到的那些名人。这个时代也产生出了无数的文学精品,如《金瓶梅》《西游记》《聊斋志异》《长生殿》《桃花扇》等。

随着清廷逐步加强思想控制,越来越严酷的文字狱之下,已经不会再出现思想自由的文化氛围了。随着明遗民的纷纷故去,中国文学的最后一抹辉煌也逐渐落幕,在文字狱最多最严酷的清中叶,是不能产生《红楼梦》这样的作品的。《红楼梦》充满着故国情怀的作品只能产生于文化氛围相对宽松的清初。

尽管有许多专家学者已经看出《红楼梦》隐写了“白骨如山”的明清易代史实,隐写了“剃发易服”,隐写了清廷的种种罪恶和中华血泪史,但由于受胡适派红学的影响,不敢推翻《红楼梦》成书在清乾隆时期的所谓“定论”,这实在是一件令人悲叹的事情。

———————————————————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