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胡适晚年对《红楼梦》的贬低  

2017-08-18 16:46:39|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九峰真人
胡适晚年对《红楼梦》的贬低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新红学发迹,鼻祖就是胡适。1920年12月4日,汪孟邹给胡适写信,要他为即将排印出版的《红楼梦》写序。后来胡适依据《随园诗话》、《小浮梅闲话》、《昭代名人尺牍小传》、《扬州画舫录》、《有怀堂文稿》、《丙辰札记》、《耆献类征》、《江南通志》、《上元江宁两县志》、《圣驾五幸江南恭录》、《楝亭诗抄》、《四库全书提要》、《八旗氏族通谱》、《雪桥诗话》、《八旗人诗抄》、《八旗文经》、《居常饮馔录》、雍正《朱批谕旨》、《曝书亭集》等近二十种资料,写成《红楼梦考证》一文,并得出六条结论:

(1)《红楼梦》的著者是曹雪芹。

(2)曹雪芹是汉军正白旗人,曹寅的孙子,曹頫的儿子,生于极富贵之家,身经极繁华绮丽的生活,又带有文学与美术的遗传与环境。他会做诗,也能画,与一班八旗名士往来。但他的生活非常贫苦,他因为不得志,故流为一种纵酒放浪的生活。

(3)曹寅死于康熙五十一年。曹雪芹大概即生于此时,或稍后。

(4)曹家极盛时,曾办过四次以上的接驾的阔差;但后来家渐衰败,大概因亏空得罪被抄没。

(5)《红楼梦》一书是曹雪芹破产倾家之后,在贫困之中做的。做书的年代大概当乾隆初年到乾隆三十年左右,书未完而曹雪芹死了。

(6)《红楼梦》是一部隐去真事的自叙:里面的甄、贾两宝玉,即是曹雪芹自己的化身;甄、贾两府即是当日曹家的影子(故贾府在“长安”都中,而甄府始终在江南)。

在作品版本问题上,胡适依据有正本、程甲本、程乙本三种版本,征引程伟元、高鹗等人序文以及《小浮梅闲话》、《郎潜纪闻》、《进士题名碑》、《御史题名录》、《八旗文经》等五种资料,认为《红楼梦》后四十回为高鹗所补。

胡适晚年对《红楼梦》的贬低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胡适,字适之,原名嗣穈,字希疆,因提出“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的“考证”思维,让以蔡元培为代表的老红学渐渐失去影响,尤其是他持有“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书中批语“雪芹”“铁证”了自己的“大胆假想”,断章取义,无中生有,把曹寅之孙和小说中提到的增删者“曹雪芹”勉强地建立联系。老红学因只顾挖掘作品思想,而互相排斥作者问题,被胡适乘虚而入杀出血路,从此建立中国文化历史自仓颉造字以来最为荒唐的学术。胡适的观点在上世纪中期特殊的政治环境下被肯定,《红楼梦》作者是曹寅的孙子“曹雪芹”,写的是曹家事,成为官方“定论”。直到今天,胡适的观点依然一家独霸。

因为胡适的理论核心就是曹雪芹自传说,因此他把小说故事牵强地对应曹家事。胡适经过多年的努力,最终发觉这样的研究与投入是无聊的和无意义的。然而被他忽悠起来的“新红学”,在大陆却越演越烈,最终成为今天的一种荒唐的学术,成了极少数人的饭碗。国家出钱成立研究所,只研究《红楼梦》一本书。一些地方还建有曹雪芹纪念馆、曹雪芹文化公园、曹雪芹酒厂等红楼产业。

然而,《红楼梦》这样一部伟大的作品在胡适看来却并不伟大。晚年的胡适在与学界的交流和报告中,只要涉及《红楼梦》他都是报以鄙视的态度。在胡适同高阳、苏雪林等人的书信交往中,就可以看到他全部的心态和观点。

胡适晚年对《红楼梦》的贬低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在《与高阳书》中,胡适称自己写了“几万字的考证,差不多没有一句赞颂《红楼梦》文学价值的话”,并解释就算大陆对其思想批判,“也会指出我只说了一句: ‘《红楼梦》只是老老实实的描写这一个坐吃山空、树倒猢狲散的自然趋势,因为如此,所以《红楼梦》是一部自然主义的杰作。’”这里胡适其实是强调了他青年时代创建“新红学”的目的,也只是为了对抗老红学的索隐,他自始至终“没有一句从文学观点赞美《红楼梦》的话。”

在《红楼梦》的文学价值上,胡适也跟其它小说做了对比。他说: “在那一个浅陋而人人自命风流才士的背景里,《红楼梦》的见解与文学技术当然都不会高明到那儿去。”“我向来感觉,《红楼梦》比不上《儒林外史》;在文学技术上,《红楼梦》比不上《海上花》,也比不上《老残游记》。”

至于胡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考证出的那个子虚乌有的曹雪芹,在他心中也不是大神。他说:“曹雪芹是个天才而没有机会得着休养训练的文人——他的家庭环境、社会环境、往来朋友、中国文学背景等等,都没有能够给他一个可以得着文学休养训练的机会,更没有能够给他一点思考或发展思想的机会。(前面讥评的‘破落户的旧王孙’的诗,正是曹雪芹的社会背景与文学背景)在那个贫乏的思想背景里,《红楼梦》的见解当然不会高明到那儿去,《红楼梦》的文学造诣当然不会高明到那儿去……”

在《答苏雪林书》中,胡适也大抵是一样的思想和态度,对《红楼梦》、对曹雪芹,他已经不再是开创新红学时代那样趋之若鹜了。在这里我不做展开论述,有兴趣的网友可以查阅《答苏雪林书》,本文的两封胡适书信都是来自《胡适<红楼梦>研究论述全编》,页码有拼接,但无文字上的任何变动。

胡适晚年对《红楼梦》的贬低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胡适的新红学把一部伟大的民族主义题材作品,曲解为一个奴才家族的家事,的确很难挖掘出崇高的立意和思想。然而,被胡适忽悠起来的主流红学家们,当然不能接受他把 《红楼梦》定格为“贫乏的思想”,于是什么反封建追求个性解放、预言封建社会末世、佛学、神学、建筑学、医学、美学、美食学等等,“皇帝新装”一样地不断意淫与呐喊,越是看不懂的地方越往通仙高度吹,这样就“砖家”不断涌现,“大湿”层出不穷了。

胡适晚年对《红楼梦》的观点,较比他开创新红学的年轻时代其实并未发生改变,而是因为从一开始他就走在错误的道路上,到了晚年也没取得巨大的收获,这让他倍感沮丧和无趣。可惜,大陆的学者们,没能从胡适的言论中得到启发,反而变本加厉,把一个荒唐的猜想,意淫到了极致却当做是考证和科学了。

胡适派红学,其实就像钻进迷宫的老鼠,永远钻不出封锁,却又始终自我感觉良好,觉得无处不通透,觉得深得其中味。可惜,这样的研究除了误己误人,没有一点益处。

(本文由潇湘夜雨整理)

———————————————————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