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仅从经济结构对比已表明,曹家不是贾府的原型  

2017-07-04 00:03:41|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汪文俊

曹家背景与《红楼梦》的贾府吻合吗?《红楼梦》是曹雪芹的家事自叙吗?迄今为止,曹雪芹的身份仍然扑朔迷离!虽经胡适先生、周汝昌先生研究考证,然而并未能合理解释《红楼梦》中的诸多疑惑。本文试图从经济学的角度剖析贾府的经济状况,并与曹家进行对比,论证曹家与贾府的经济结构是否匹配。

贾府的经济状况

根据《红楼梦》文本描述,贾府的经济收入主要源于五个方面:即俸禄收入、田庄地租、赏赐收入、房屋租金及其它收入等,年收入估算为30万两左右。在第八十八回借周瑞之口所说:“奴才在这里经管地租庄子,银钱出入每年也有三五十万来往……”情况基本吻合。

仅从经济结构对比已表明,曹家不是贾府的原型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1、俸禄收入。清朝的爵位制度有两大特征:一是分类封爵,有宗室、蒙古和功臣三类,宁荣二公是以军功受封,属于功臣爵位;二是世袭模式不同,有世袭罔替和普通世袭两种方式。《红楼梦》中的四王八公,只有北静王是世袭罔替,其它诸王公都是隔代减爵。假设宁荣二公首次受封为一等公,到贾赦世袭的一等将军应该为一等伯,俸禄为510两/年。朝廷另有规定“在京八旗世爵,每俸银1两,兼支给米1斛,510斛折算银子大约是300两。贾政的职务是工部员外郎,属于从五品,对应相关标准,俸银为80两,禄米80斛。第37回,贾政点了学差,与按察使同级别,属于正三品官职,俸银为130两,禄米65石,再加上几十两的灯红纸张银等,贾政的年收入300两左右。由于养廉银制度和恩俸制度创建于雍正时期,故而贾府无此二项收入。

2、田庄收入。除俸禄之外,田庄地租是贾府最重要的收入,也是最稳定的经济来源。根据第五十三回乌进孝提供的清单,可以把黑山村地租分为十大类:第一类是野兽,獐子,狍子等各321个;第二类是家禽,活鸡、活鸭等各600只;第三类是秘制产品,干鸭、干鹅等各200只;第四类是海产品,大对虾,干虾等约200斤;第五类是特殊产品,熊掌,鹿筋等50条;第六类是粮食,碧糯米,白糯米等200斛;第七类是燃料,上等炭1000斤,中等炭2000斤等;第八类是干货,榛、杏干等8大口袋;第九类是玩物,观赏宠物近20只;第十类是货币地租,2500两银子。根据当时的物价,有关专家测算实物租价值为3000~4000两银子,加上货币地租2500两,当年黑山村交租约为6000两。请注意这是灾年,如果正常年份货币地租应为5000两左右(证据为贾珍说的:“我算定了你至少也有五千两银子来”),地租合计应该在8000两左右。

荣国府一年的地租是多少呢?《红楼梦》中虽未明写,但从乌进孝交租的细节可以大致推算荣国府的田庄面积及田租收入。根据《中国近代农业史资料》统计分析,康熙中后期,江南一带田租约为每亩1.2~1.5石,以此标准计算,黑山村的田庄面积约6000亩左右。荣国府的田庄面积比宁国府大,而且不止大一点。用乌进孝的话是:“我兄弟现管着那府里八处庄地,比爷这边多着几倍。”从习惯和语气上分析,至少是三倍以上。假设是三倍,荣国府的田庄面积可能在十五万亩以上。有没有可能吗?据史料记载,清朝入关后采取了一项特殊政策,即掠夺土地的“圈地令”。自顺治元年颁发至康熙二十四年废止,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八旗贵族共圈占良田二千万亩左右,作为四王八公的宁荣二公,自然也是积极跑马圈地,占个一二十万亩是可能的。

3、赏赐收入。主要有春祭恩赏、贾母生日赏赐、元妃赏赐、其它赏赐等。此项收入金额不大,正常情况下在1000~2000两银子(工艺品等实物不计),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祭祀赏赐。贾珍在第53回说得很明白:“咱们家虽不等这几两银子使,多少是皇上天恩。早关了来,给那边老太太见过,置了祖宗的供,上领皇上的恩,下则是托祖宗的福。”祭祀赏赐有多少呢?书中只说“折合银两若干”,但两个细节值得关注:其一是银子装在一个小包袱里;其二是贾珍命贾蓉捧着银子去见贾母、王夫人以及贾赦等。明清时期一两银子大约重37.3克,100两为3.73公斤,1000两为37.3公斤。根据常识推测,祭祀赏赐不可能很多,估计宁荣二公每人百两左右。

生日赏赐。贾母是贾代善的夫人,属于超品诰命夫人,每逢年节寿辰时礼部按标准予以赏赐。在第72回贾母八十大寿时收到两份赏赐。一份是皇帝赏赐的“金玉如意一柄,彩缎四端,金玉环四个,帑银五百两”。另一份是元春赏赐的“金寿星一尊,沉香拐一只,伽南珠一串,福寿香一盒,金锭一对,银锭四对,彩缎十二匹,玉杯四只。”“帑银五百两”是指国库的银子500两;金锭一对,假设是二十两的金绽,折合银子 400两;银锭四对,假设是五十两银锭,折合银子200两。工艺品不计,皇帝与元妃的赏赐合计为1000两左右。

元妃的赏赐。元妃隔三差五的赏赐一些物品给贾母、王夫人、宝玉等人,大多数是宫廷玩物或时新玩意,此项收入仅为点缀。从第53回乌进孝与贾蓉的对话中可见一斑:“你们山坳海沿子上的人,那里知道这道理。娘娘难道把皇上的库给了我们不成!他心里纵有这心,他也不能作主。岂有不赏之理,按时到节不过是些彩缎古董顽意儿。纵赏银子,不过一百两金子,才值了一千两银子,够一年的什么?”

仅从经济结构对比已表明,曹家不是贾府的原型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4、房租或典卖房产收入。贾府除了京城有荣国府、宁国府、大观园外,在南京还有几处房产,在第33回和第46回可以得到证明。荣国府在南京有几处房子?每处房子有多大?书中未明写,只能通过有关章节中一鳞半爪的描述或对话来推测。还是第46回,贾赦对贾琏说到:“南京的房子还有人看着,不止一家,即刻叫上金彩来。”由此可知南京的房子要么很大,要么不止一处,否则要几户奴才看房子干吗?《红楼梦》中有一个细节比较诡秘:江南甄家怎么会存有贾家的五万两银子呢?是不是南京的房租由甄家代收?由于是世交,再加上贾府不差钱,所以房租就一直存在甄家,经年累月下来竟有5万两之多。

5、额外收入。清初文学家李绿园在《歧路灯》里尖锐地批判官场的潜规则:“这官场中椒料儿,全凭着声气相通,扯捞的官场中都有线索,才是做官的规矩。”地方官员为了获取信息和得到京官的照应,往往会向京官馈赠银钱物件等,这是一举两得的做法:其一是地方官用钱物换取高升的机会,其二是京官多了一种聚财的手段!行贿的名堂很多,夏天送礼叫“冰敬”,冬天送礼叫“炭敬”,离京时送礼叫“别敬”,年节送礼叫“年敬”、“节敬”等,就连要做圣人的曾国藩也承认给京官送过一万四千余两的“别敬”。贾府威威赫赫已历百年,四王八公独占二公,贾史王薛四大家族联姻,元春受封贤德妃、王子腾出将入相等等,如此势力、如此家族、如此人脉关系,还不引得地方官削尖脑袋钻进来!真不知贾府收了多少“冰敬”、“炭敬”、“年敬”、“节敬”……

6、其它收入。这一方面主要是放高利贷、权钱交易、巧取豪夺等。放高利贷的主要是王熙凤。在第39回平儿向袭人透露了为什么拖欠工资的内幕:“这个月的月钱,我们奶奶早已支了,放给人使呢。等别处利钱收了来,凑齐了才放呢。”仅此一项,一年有上千两的收益。巧取豪夺的主要是贾赦。第48回,贾赦看中了石呆子家的二十把旧扇子,也就是名人字画。用石呆子的话说:“一千两一把,我也不卖。” 据此估计这批古董价值二万两银子!贾赦给了贾琏五百两银子,要他摆平此事,这与《卖炭翁》中的太监用“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有什么区别?由于这一部分收入属于个人行为,因此不能纳入贾府财政收入,用现在观点说,属于计划外收入(或小金库行为)。

二、曹家的经济状况。

历史上曹家经济状况如何呢?根据雍正六年(1728)隋赫德奏报查抄曹家的情况:“查其房屋并家人住房十三处,共计四百八十三间;地八处,共十九顷零六十七亩;家人大小男女,共一百四十口;余则桌椅、床几、旧衣零星等件及当票百余张外,并无别项,与总督所查册内仿佛。又家人供出外有欠曹頫银,连本利共计三万二千余两。奴才即将欠户询问明白,皆承应偿还……”另根据曹頫在康熙五十四年(1715)提供的《江宁织造曹頫覆奏家务家产折》:“奴才到任以来,亦曾细为查检,所有遗存产业,惟京中住房二所,外城鲜鱼口空房一所,通州典地六百亩,张家湾当铺一所,本银七千两,江南含山县田二百馀亩,芜湖县田一百馀亩,扬州旧房一所。此外并无买卖积蓄。”

仅从经济结构对比已表明,曹家不是贾府的原型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1、关于土地问题。曹頫自述为900亩左右,隋赫德奏报为十九顷零六十七亩,换算为1967亩。毫无疑问曹頫的数据有水份,因为隋赫德绝对不可能多报。雍正给曹家定的罪名是:“江宁织造曹頫,行为不端,织造款项亏空甚多。朕屡次施恩宽限,令其赔补。伊倘感激朕成全之恩,理应尽心效力,然伊不但不感恩图报,反而将家中财物暗移他处,企图隐蔽,有违朕恩,甚属可恶……” 这里的“将家中财物暗移他处,企图隐蔽”是指骚扰驿站案发后,曹頫秘密将家产转移。可否推测,同时也处理了一部分田庄土地,至于多少数量,有待进一步考证。关于这一点,雍正是深知的,如他给两江总督查弼纳《奏报清查李煦亏空银两折》的批示:“大概包衣有些能干的人,都走此一路。近年不肖督抚,也作这勾当。巧妙弯道甚多,若不十分用心,设法细访,不能得真情。”

2、关于经济收入。曹家的收入主要依靠俸禄、田租、赏赐及其它。曹寅身任江南织造,并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加授通政司通政使衔,属于正三品官职,俸银为130两,禄米65石,加上几十两的灯红纸张银等,合计300两左右。假设隋赫德的数据是真实的,参照江南每亩交租1.0~1.5石大米,平均折合为1~1.2两/亩,曹家的田庄收入为2000多两。由于曹家作为包衣奴才,隶属正白旗,再加上康熙奶妈孙夫人作为一品夫人,年节庆典时都会有适当的赏赐,当然金额不会太大,就像贾蓉发牢骚说道:“纵赏银子,不过一百两金子……”

3、关于房租收入。隋赫德说曹家有“房屋并家人住房十三处,共计四百八十三间。”这个情况远远超出顺治五年所制定的官吏住房标准:“一品官给房二十间,二品官给房十五间,三品官给房十二间,四品官给房十间,五品官给房七间。” 这些房子分散在十三处,正处于“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曹家自然不会典卖,较合理的途径是出租。根据《民国密云志·田赋考》记载,康熙四十五年,北京密云居民租赁旗房,每间月租三钱二分银子。由于不知曹家房子的具体位置和出租数量,推测房租为1000两左右。

4、曹家的奢靡生活。根据隋赫德奏报,抄家之时曹家共有一百四十人口,而五年前被查的李煦家有奴仆二百一十七人。曹寅、李煦地位基本相当,以此推论,曹家在鼎盛时期奴仆也应超过二百人。这么多人的开销,一年下来得几千两银子。另从《八贝勒等奏查报讯问曹寅李煦家人等取付款项情形折》可知,仅仅“养戏子”这一项支出,曹家“自四十四年三月起,至四十七年九月止,共银二千九百零四两。”李家“自四十五年三月起,至四十七年九月止,共银二千八百五十六两。”核算下来,曹家每个月花费70两银子,李家每个月花费95两银子。由此而知靠着几百两的官俸和几千两的田租收入,远远不能满足曹家的奢侈生活。

5、关于隐性收入。曹家的收入与支出存在巨大反差,不能不令人疑惑:除田租及俸禄进项外,肯定有巨大的隐性收入!如康熙曾警告曹頫:“今不知骗了多少瓷器,朕总不知……倘瞒着不奏,后来事发,恐尔当不起,一体得罪,悔之莫及矣。”再如雍正对曹頫提出质疑:“人参在南省售卖,价钱为何如此贱?早年售价如何?……人参在京时人皆争购,南省价贵,且系彼等取去后陆续售出者,理应比此地多得价银。看来反而比此地少者,显有隐瞒情形。”另举李煦的两个案例予以旁证:其一是雍正二年,苏州织造胡凤翚查出李煦任内所种早熟红稻三千石,其中一千九百九十九石二斗被李煦私用。其二是雍正二年,户部左侍郎李周望在《奏明淮商认赔李煦欠项情由折》中所说:“两淮商人等认赔折色短平银三十七万八千八百四十两,实系李煦做盐院时每年由众商先期支用,讲明折色短平以作利息之项。”以上信息是否暗示了曹家在江宁织造或巡盐御史任上存在巨大的隐性收入?否则无法解释曹家的收支平衡问题。

江南三大织造(苏州、江宁、杭州)功能很特殊。其一、专门制造御用和官用缎匹的官办织局,类似于今天的央企,直接为皇室服务的垄断机构;其二、充当皇帝耳目,向皇帝提供江南地区的各种情报,如收成、米价、民情等,起到间谍作用。其三、充当皇帝的行宫,如康熙六次南巡,五次住在江宁织造府,乾隆时正式作为行宫,同治时期叫大行宫,这个名称一直沿用到现在。其四、办理皇帝临时交待的差使,如网罗江左名士,怀柔东南士族,消除满汉隔阂,促进民族团结等。从以上几点可知,曹家虽说官职不算太大,品级不算太高,但却是“通天的人物”。曹家祖孙三代在江宁织造任上长达半个世纪之久,岂能不权力寻租?否则十三处房产从何而来?两千亩的田庄从何而来?按照康熙后期江南一亩良田的价格4~5两银子计算,二千亩的田庄需要近万两银子。另根据隋赫德奏报:“家人供出外有欠曹頫银,连本利共计三万二千余两。”这个事实证明在查抄曹家的时候,曹頫仍有三万多两银子外借,这笔巨款从何而来?

结论

曹家与贾府的帐薄摊开之后,可以清楚地看到两家的经济结构情况,俸禄收入、赏赐收入大致相等,最大的区别在于田租收入和寻租收入两项:荣国府的田租收入远远高于曹家,但曹家的寻租收入远远高于荣国府。由此而言之,曹家与贾府的经济结构存在本质上的区别,荣国府的经济基础是建立在田租之上,曹家的经济基础是建立在权力寻租或官场潜规则上。根据马克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政治经济学观点,把曹家作为贾府的原型实属牵强之说,其他方面的矛盾百出就更不用说了。

————————————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