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红楼梦》不同类型批语的形成,及脂砚斋落款的批语为啥很少  

2017-07-28 21:19:39|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玉玲珑

众所周知,《红楼梦》批语对研究其背后的“真事隐”有非常重要的提示意义,是《红楼梦》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正确解读《红楼梦》,离不开对文本、批语的准确把握。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红楼梦》第十六回“贾元春才选凤藻宫”中的一条批语给了我们提示:〖庚辰眉批:《石头记》中多作心传神会之文,不必道明。一道明白,便入庸俗之套。〗即用“心领神会”这种“角色带入”的方式来品读文本以及批语,身临其境、感同身受似的仔细揣摩,再通过合理的推理,才能较为准确地把握文本或批语所传达的信息。举个例子,如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中,宝钗读两遍通灵宝玉上所镌刻的“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后,回头说莺儿“你不去倒茶却在这里发呆作什么”,此处批语:〖甲戌侧批:阅者试思此一句话是何意思〗〖甲戌双行夹批:请诸公掩卷合目想其神理,想其坐立之势,想宝钗面上口中。真妙!〗
 
《红楼梦》不同类型批语的形成,及脂砚斋落款的批语为啥很少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批书人一面提醒读者思考宝钗说此话的意思,一面提示读者进行“角色带入”,想象此情此景下,宝钗说这些话时所伴随的脸上的神情。宝钗念第一遍的时候本想着莺儿就会接话,说和宝玉的通灵玉上的八个字是一对儿,即暗示俩人也是一对儿,但莺儿没反应过来,于是又念了一遍。可莺儿还是没反应,这可急坏宝钗了:莺儿这笨丫头,以前都是怎么教你的啊,好容易今天宝玉单独来看我,关键时刻居然这么掉链子!于是只好回头用语言神情暗示莺儿。果不其然,莺儿立刻领会到宝钗的用意,终于道出宝钗心中所想。这种不写之写,正是需要读者身临其境似的细思冥想,方能领悟表面文字以外传达的丰富信息,体会作者行文所用“偷渡金针”之法的高明,故而批书人说“真妙”。

再如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有以下文本和批语:林黛玉冷笑道:“问的我倒好,我也不知为什么原故。我原是给你们取笑的,拿我比戏子取笑。”宝玉道:“我并没有比你,我并没笑,为什么恼我呢?”黛玉道:“你还要比?你还要笑?你不比不笑,比人比了笑了的还利害呢!”宝玉听说,无可分辩,不则一声。〖庚双:何便无言可辩?真令人不解。前文湘云方来,“正言弹妒意”一篇中,颦、玉角口后收至褂子一篇,余已注明不解矣。回思自心自身是玉、颦之心,则洞然可解,否则无可解也。身非宝玉,则有辩有答;若宝玉,则再不能辩不能答。何也?总在二人心上想来。〗〖庚眉:此书如此等文章多多不胜枚举,机括神思自从天分而有。其毛锥写人口气传神摄魄处,怎不令人拍案称奇叫绝!丁亥夏。畸笏叟。〗

批语言明“回思自心自身是玉、颦之心,则洞然可解,否则无可解也。”

同样,我们能以“心领神会、换位思考、角色带入”的方式,来研究《红楼梦》批语相关问题。在《红楼梦》现有的各版本中,批语总数非常之多,批语形式有眉批、侧批、夹批、回前批、回后批。下面我们将以《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为例,探讨一下不同类型的批语是如何形成的。

由于“心领神会”存在一定的主观性,因此,不同层次的读者对《红楼梦》的理解也会有所不同,某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地方也只能求同存异。讨论这几点内容需要一定的逻辑推理能力,有些问题也会互相交叉。

由于古书均是竖行书写,读书时对书中文字有所感悟,则可在竖行间的空隙处落笔下批,如此便形成侧批。若批语较长,则可写在页眉处形成眉批,夹在正文文字之间的称为“夹批”,写在每回开头或结尾处的总结性批语,则为回前批、回后批。如图:

《红楼梦》不同类型批语的形成,及脂砚斋落款的批语为啥很少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鉴于侧批、眉批的位置特点,可以是后来补入,因此其形成时间就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很早期的批语,经传抄以后留下原貌;另一种是通过与其他本子的对比,在缺批语的相关文字处补录。因此,侧批、眉批的形成时间不好确定。而双行夹批位于正文文字中间,正文文字一旦抄好,是没有补录夹入的机会的。

那么夹批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呢?一种观点认为,夹批是批书人如脂砚斋一边抄书、一边思考文字内容,有感而发所写。理论上来说,夹批的确可以以此种方式诞生。但诸位请随我一起进行角色带入,把自己想象成批书人脂砚斋。如此皇皇巨著,脂砚斋如果是一边抄书,一边思考作者用意,一边写批语,那将会严重影响抄书进度,因为几乎每一句话都要在抄录前仔细品味,才能想好哪些文字处需要写批语,才能以夹批的形式夹写在正文中间。但如果只抄录文本,那么只需阅读文本情节,就可直接抄录文字,而无需对文本内容进行深度思考挖掘,则可以较快速度完成抄录工作。抄录好以后,也非常便于随时翻阅,阅读时就可更关注文本内涵,所感所想亦可随笔写下(形成侧批或眉批)。正如脂砚斋自己在第二回中的一段眉批所言:〖甲戌眉批:余批重出。余阅此书,偶有所得,即笔录之。非从首至尾阅过复从首加批者,故偶有复处。且诸公之批,自是诸公眼界;脂斋之批,亦有脂斋取乐处。后每一阅,亦必有一语半言,重加批评于侧,故又有于前后照应之说等批。〗“余阅此书、非从首至尾阅过”表明其是对抄录好的文本进行批注,固有“后每一阅”的方便。

另一方面,通过仔细观察甲戌本各双行夹批,我们会发现,不管是双行短夹批还是长夹批,其两行字数都基本相等,文本卷面看起来十分令人赏心悦目,如下图所示:

《红楼梦》不同类型批语的形成,及脂砚斋落款的批语为啥很少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如果是边抄书边思考下批,尤其是文字较多的长夹批,难道思考文本内涵的同时还要先把想好的长批语写在稿纸上,看其总字数,以决定每行夹批的字数吗?否则无法做到两行批语基本字数相同这一点。这显然不符合批书习惯,批书人也说是“偶有所得,即笔录之”,所感所想随手就立即记录在案。因此可以排除夹批是边抄书边书写感想所成的可能。而对抄好的正文文本进行批注,其形成的批语又必为侧批或眉批(“重加批评于侧”),字数不定,位置也不必过于十分精确。但阅读夹批可知,每条夹批都是非常准确的位于所要批注的文字下方,结合甲戌本书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可知,既为“重评”,则必然之前有过批评。那么他在甲戌抄录正文以便再评时,为防止之前的批语丢失,抄阅时就将之前的批语以夹批的形式抄入,且由于之前的批语已经写好,故可根据总字数来决定双行夹批每一行的大概字数,以做到版面的美观。因此,夹批的形成时间一定非常早期,即夹批形成于之前的上一级抄本中,此批语就以侧批或眉批的形式存在了。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大名鼎鼎的甲戌本里面有落款为“梅溪、杏斋”的创作集团内部人士的批语,但却没有脂砚斋落款的批语,与此同时,很多没有批语又没有落款,如何解释这一现象?我们只要稍微仔细分析一下,就会明白。

《红楼梦》不同类型批语的形成,及脂砚斋落款的批语为啥很少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甲戌本冠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书名表明,脂砚斋甲戌年抄阅再评的这个本子就属于脂砚斋。诸位可以类似设想一下:我们从书店买回一本书,阅读时有感而发写下心得,你会在心得后面特地落下自己的名字吗?显然不会,因为这书是属于自己的,书里的心得自然是自己写的,无需再缀名。有一天你的好朋友来了,看到你买的这本书,拿过去借阅几天,他也读有所感,那么在他所写的心得后面署名以示区别,就再正常不过了。如甲戌本第三回有一落款为“左绵痴道人”并钤朱印“情主人”的长眉批亦可为证。

《红楼梦》不同类型批语的形成,及脂砚斋落款的批语为啥很少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所以甲戌本也一样,脂砚斋在属于自己的这份《石头记》里批书,自然不需要落款,也不会有落款的习惯,何况自己的名字已经冠名在书名里了。这就是为什么脂砚斋作为非常重要的批书人,在甲戌本中,我们能见到“畸笏叟、杏斋、绮园”等诸公落款的批语,却见不到“脂砚斋”或“脂砚”之类落款的批语的原因了。

因此,通过以上逻辑推理,再结合批语的语气,我们可以判断,甲戌本里面大多数无落款的批语都出自脂砚斋(当然不排除某些字数少的批语可能属于其他批书人,因批语字数少而忘记落款也是有可能的),尤其是无落款的夹批。因为如果这些夹批不是自己之前批评时所写的侧批或眉批,那么在甲戌抄阅再评时,要么删除这些其他人的批语,要么即使将其他人的批语以夹批形式誊抄进来,也会注明批语所属人。所以,从以上分析来看,甲戌本确实有非常重要的研究价值。

同样,题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己卯本,有700多条批语,但跟甲戌本一样,也都没有落款。有脂砚斋落款的批语集中在庚辰本、庚寅本。其中庚辰本有16条,还有一条无落款的批语也提到了脂砚斋(〖庚双夹:脂砚斋所谓“不知是何心思,始得口出此等不成话之至奇至妙之话”,诸公请如何解得,如何评论?所劝者正为此,偏于劝时一犯,妙甚!〗)。

《红楼梦》不同类型批语的形成,及脂砚斋落款的批语为啥很少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这些批语,有的是侧批,有的是夹批,但从落款位 置上均不排除后人抄写批语时妄自添加的可能,如下面的批语:
 
《红楼梦》不同类型批语的形成,及脂砚斋落款的批语为啥很少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且即使脂砚斋自己写批语时署名,按一般批书习惯,也不会再加“评”字,就像畸笏叟的批语署名有“畸笏”、“畸笏叟”、“畸笏老人”,而从没有“畸笏叟评”。庚寅本中有3条,但其中一处就明显是后人抄写时添加:

第一回【文本】:如今虽已有一半落尘,然犹未全集。〖甲戌侧批:若从头逐个写去,成何文字?《石头记》得力处在此。丁亥春。〗【庚寅侧:若从头逐个写去,成何文字,《石头记》得力处在此。丁亥春脂砚。】而从畸笏叟的那条丁亥夏批语【靖眉(墨):前批知者: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痛杀】可知,丁亥年时脂砚斋早已“别去”。

所以这些少量的有脂砚斋落款的批语,很大可能是抄书人的自我判断,效仿畸笏叟落款而添加。脂砚斋在自己所抄的书中写下批语而不落款,才是合乎常理的。

———————————————————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