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红楼梦》里的袭人其实很阴险  

2017-07-26 01:18:46|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九峰真人
《红楼梦》里的袭人其实很阴险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很多读者认为袭人贤惠、体贴、善良、宽容,是一个理想的择偶人选。《红楼梦》里的袭人,真是这么可爱?我要说她是为塑造薛宝钗无情、阴险与毒辣,或者说她有害死晴雯嫌疑之类,肯定有很多人难以接受。

那么在这里我只选文章一个情节,读者们自己去揣摩,然后做出自己的结论。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群芳夜宴”很热闹,其中一段胡闹过后,有下面一段文字大家印象一定深刻:

关了门,大家复又行起令来。袭人等又用大钟斟了几钟,用盘攒了各样果菜与地下的老嬷嬷们吃。彼此有了三分酒,便猜拳赢唱小曲儿。那天已四更时分,老嬷嬷们一面明吃,一面暗偷,酒坛已罄,众人听了纳罕,方收拾盥漱睡觉。芳官吃的两腮胭脂一般,眉梢眼角越添了许多丰韵,身子图不得,便睡在袭人身上,“好姐姐,心跳的很。”袭人笑道:“谁许你尽力灌起来。”小燕四儿也图不得,早睡了。晴雯还只管叫。宝玉道:“不用叫了,咱们且胡乱歇一歇罢。”自己便枕了那红香枕,身子一歪,便也睡着了。袭人见芳官醉的很,恐闹他唾酒,只得轻轻起来,就将芳官扶在宝玉之侧,由他睡了。自己却在对面榻上倒下。

这里,袭人趁着芳官烂醉,故意把她放在了宝玉身边睡下。而次日又是怎样言行呢?请看下文:

大家黑甜一觉,不知所之。及至天明,袭人睁眼一看,只见天色晶明,忙说:“可迟了。”向对面床上瞧了一瞧,只见芳官头枕着炕沿上,睡犹未醒,连忙起来叫他。宝玉已翻身醒了,笑道:“可迟了!”因又推芳官起身。那芳官坐起来,犹发怔揉眼睛。袭人笑道:“不害羞,你吃醉了,怎么也不拣地方儿乱挺下了。”芳官听了,瞧了一瞧,方知道和宝玉同榻,忙笑的下地来,说:“我怎么吃的不知道了。”

《红楼梦》里的袭人其实很阴险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明明是自己刻意安排的,早上却为此取笑芳官“不害羞”,说她“不拣地方”,难怪宝玉接着说了“我竟也不知道了。若知道,给你脸上抹些黑墨。”宝玉的话,弦外之音就是芳官已经被抹黑,只是自己没有参与罢了。

当然,只拉出这一小段,大家觉得是我过于偏执才注意了这样文字,是不是只有我如此偏执呢?

其实早在清朝道光时期,就有这方面的说法。有人问涂瀛,怎样看待袭人?他回答的是“蛇蝎之”。他在《红楼梦论赞》里写道:

“袭人不可交乎?”曰:“君子与君子为朋,小人与小人为朋,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吾不识宝钗何人也,吾不识宝钗何心也。”

涂瀛引欧阳修的《朋党论》来表明对薛宝钗和袭人的态度,因为袭人之于宝钗,实际就是薛宝钗的身份分解,这个大家现在多有共识。涂瀛自己也说:“袭人,宝钗之影子也。写袭人,所以写宝钗也。”

《红楼梦》里的袭人其实很阴险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同样是道光时期,蒙古族红学家哈斯宝对袭人的形容是“猪狗不如”。

留下一百二十回抄本的“补拙斋”,也在自己的批语笔记里,把薛宝钗和袭人骂得狗血喷头。

不是我要黑袭人,其实《红楼梦》里的这个花珍珠,的确和薛宝钗一样很阴险。

———————————————————

校对: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