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薛宝钗的“色色都知道”中看玄机  

2017-07-25 08:28:12|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王华东

《红楼梦》第三十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龄官划蔷痴及局外》,描写了宝玉、宝钗、黛玉三人之间一段很有趣味的对话:先是宝玉和黛玉吵嘴,惹得黛玉大哭,随后宝玉负荆请罪,一味“好妹妹,好妹妹”地求饶,方使黛玉回心转意。宝玉百无聊赖之际,又拿宝钗比作杨贵妃,说她“体丰怯热”,引得宝钗大怒,又不好发作,只反驳一句“没有个好哥哥杨国忠”。黛玉听见宝玉奚落宝钗,心中着实得意,因笑道:

“宝姐姐,你听了两出什么戏?”宝钗因见林黛玉面上有得意之态,一定是听了宝玉方才奚落之言,遂了他的心愿,忽又见问他这话,便笑道:“我看的是李逵骂了宋江,后来又赔不是。”宝玉便笑道:“姐姐通今博古,色色都知道,怎么连这一出戏的名字也不知道,就说了这么一串子。这叫《负荆请罪》。”宝钗笑道:“原来这叫作《负荆请罪》!你们通今博古,才知道‘负荆请罪’,我不知道什么是‘负荆请罪’!”一句话还未说完,宝玉林黛玉二人心里有病,听了这话早把脸羞红了。
薛宝钗的“色色都知道”中看玄机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这段三人之间的对话写得煞是精彩,三人的谈吐皆话里有话,画外有话,顾此言彼,旁敲侧击,话说的着实精妙。谈话中有一句很微妙的台词,这就是宝玉说宝钗“通今博古,色色都知道”。最近看了土默热先生的文章《宝姐姐“色色都知道”作何解释》,知道这句话里面有玄机!值得介绍给红迷朋友。

在汉语口语中,不论是官话还是各地方言,这句“色色都知道”都是一句很少见也有些奇怪的表述。说一个人知识渊博,通今博古,“样样都知道”,“事事都知道”,“件件都知道”,“个个都知道”,怎么说都行,却很少有人说“色色都知道”。因此,宝钗知道的“色色”是什么?与宝钗“通今博古”是什么关系?与宝玉讥笑宝钗不知道《负荆请罪》戏名又是什么关系,似乎是一个不能不搞清楚的问题。

要想解开这个“色色都知道”,首先要探讨一下书中人说此话的前因后果。引起宝玉说宝钗“色色都知道”的由头,是宝钗先说了“我看的是李逵骂了宋江,后来又赔不是。”这本是一出戏的内容,戏名是《负荆请罪》。宝钗故意不说戏名,是为了借此讽刺宝玉与黛玉刚刚发生的“负荆请罪”一事。宝玉说宝钗“色色都知道,怎么连这一出戏的名字也不知道?”看来他说宝钗“通今博古”,应是指宝钗通晓古往今来的戏剧故事人物,事实上书中的宝钗也确实对当时流行的各种戏剧如数家珍,书中对此有详细表述。有鉴于此,宝玉说宝钗的这个“色色”并非泛指万事万物,而是特指古今各种戏剧。

有证据证实“色色”可以用于特指古今各种戏剧吗?答案是肯定的。这个“色色”的说法并非《红楼梦》作者的新发明创造,而是由来已久,从宋代传沿下来的一种说法,来源于宋代教坊实行的“部色制”。北宋时的教坊分成大曲部、法曲部、龟兹部、鼓笛部四部,分掌不同乐种的教习。至南宋时,则按乐器及表演种类分成十三部色。

(宋)灌圃耐得翁《都城纪胜·瓦舍众伎》:“旧教坊有筚篥部、大鼓部、杖鼓部、拍板色、笛色、琵琶色、筝色、方响色、笙色、舞旋色、歌板色、杂剧色、参军色。色有色长,部有部头。”(宋)周密《武林旧事·乾淳教坊乐部》,列有杂剧色、歌板色、拍板色、琵琶色、箫色、嵇琴色、筝色、笙色、觱篥色、笛色、方响色、杖鼓色、大鼓色等,总称“乐部十三色”。两书的记载大体相同,但也有细微差别,前者多一个“舞旋色”,后者多一个“嵇琴色”,合在一起,便成了宋孝宗淳熙年间的“乐部十四色”。

薛宝钗的“色色都知道”中看玄机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在宋代宫廷的大型节庆宴饮过程中,对出演者也大多以某某“色”称谓。(宋)孟元老所著《东京梦华录》卷之九“天宁节·宰执亲王宗室百官入内上寿”条,详细讲述了朝廷中满朝文武给皇帝上寿歌舞饮宴的繁复过程:“……教坊色长二人,在殿上栏干边……”;“……诸杂剧色皆诨裹,各服本色紫绯绿宽衫、义襕、镀金带……”;“第一盏御酒,歌板色,一名“唱中腔”……”;“第二盏御酒,歌板色,唱如前……”;“第四盏如上仪舞毕,……参军色执竹竿拂子,念致语口号。诸杂剧色打和,再作语,勾合大曲舞……”;“第七盏御酒慢曲子……参军色作语.勾女童队入场。”

(宋)灌圃耐得翁《都城纪胜·瓦舍众伎》中指出:“教坊十三部,惟以杂剧为正色。”“杂剧中,末泥色为长,每四人或五人为一场,先做寻常熟事一段,名曰艳段;次做正杂剧,通名为两段。末泥色主张,引戏色分付,副净色发乔,副末色打诨,又或添一人装孤(色)。其吹曲破断送者,谓之把色。大抵全以故事世务为滑稽,本是鉴戒,或隐为谏诤也,故从便跣露,谓之无过虫。”由此可见,“色”之一字,在杂剧色中,又被用于对剧中各种脚色的称呼。

宋代废教坊后,教坊之“杂剧色”逐步演化为民间的宋元杂剧,杂剧色中的“五花爨弄”演员,即——“末泥色”、“引戏色”、“副净色”、“副末色”、“装孤色”,也相应演化为宋元杂剧的“正末、副末、狚、孤、靓、鸨、猱、捷讥、引戏九色之名。”“宋元南戏则是生、旦、净、末、丑、贴、外七色之名。”后又被统称为“江湖十二脚色”;明末清初的昆曲脚色与元杂剧基本相类;清中叶徽班进京以来,京剧又把脚色分类归拢为生、旦、净、丑四大类,被嗣后各剧种沿用至今。

薛宝钗的“色色都知道”中看玄机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南宋的首都在临安,即今杭州。南宋教坊的“十三色”以及杂剧色中的“五色”演出者之称呼,在别的地方语言中并没有沿袭下来,却在它的发祥地杭州传沿下来。据红学家秦一民先生《〈红楼梦〉里吴语多》一书介绍:《红楼梦》书中宝玉赞宝钗“色色都知道”,不仅是句吴语,并隶属(吴语分支)杭州小片。在杭州话中,“色”字是浙江省各种文化艺术团体的单位名称,如有杂剧色、歌板色、龙笛色、琵琶色、笙色等等,各色都有“色长”领队督导。他们演技不凡,非常活跃。若遇各色节目同时出巡献艺,人们就称为“色色”、“诸色”或者“各色”。杭州话中的“色色”,显然是从南宋传沿而来的。

通过以上考证分析,我们就不难读懂《红楼梦》中宝玉说宝钗“色色都知道”这段描写了。宝玉说“姐姐通今博古,色色都知道,怎么连这一出戏的名字也不知道,就说了这么一串子。这叫《负荆请罪》。”意思就是:宝姐姐通今博古,什么戏都看过,什么戏名都知道,怎么就连这一出戏的名字也不知道呢?就说了这么一串子话,这出戏名叫《负荆请罪》。宝玉本以为宝钗真的记不得这出戏名了,方如此奚落宝钗,没想到正好掉进了宝钗套中,被宝钗抓住话把,反被羞辱了一番。

从对这句话的文化解析中,最起码可以得出两条结论:一是薛宝钗“色色都知道”的“色”,来源于宋代对“杂剧色”剧种和演员的称呼,是专指戏剧作品的;二是对戏曲或其它文艺演出形式用“色“来称呼,至今仍在南宋首都杭州人的乡土语言中保留着,存活着,应用着。由此我们不难再作两点引申推导:一是《红楼梦》作者是个大戏剧家,熟悉各类戏剧剧种剧目并舞台制度,善讲戏剧语言,《红楼梦》是用戏剧手法创作的小说;二是《红楼梦》作者对杭州一带土话非常熟悉,不止是这个“色”,另如“翠樾埭”、“菜蔬”、“闹热”、“滚水”等杭州话特有词汇,无不脱口而出。不具备这两种能力的人,是写不出书中宝姐姐“色色都知道”的。

看了以上的分析,我们很容易想到,北京西山的那个曹雪芹没有一部戏曲作品问世,跟戏曲沾不上边,总不能说,曹寅有戏曲才能,曹雪芹也遗传了戏曲天才吧!何况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曹雪芹是曹寅之孙。那个曹雪芹也不懂杭州的语言。那个曹雪芹笔下写不出“色色”二字。

———————————————————

校对: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