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试论《红楼梦》的异端思想  

2017-06-07 08:17:47|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汪文俊
试论《红楼梦》的异端思想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红楼梦》中有大量的异端思想,如“除明明德外无书”、“除四书外都是杜撰”、“男人是泥做的,女儿是水做的”、“耶律雄奴”、“历朝中跳梁猖獗之小丑”等,这些思想与传统思想格格不入。究竟是晚明气脉还是康乾盛世?《红楼梦》作者怎么敢如此恣肆无忌地宣泄着叛逆的情感呢?本文试图从圣人观、夷狄观、礼制观及入世观等四个角度论述,剖析《红楼梦》的文化异端之时代背景。

一、圣人观

孔子说:“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在中国,圣人的话具有天然的正确性!然而整部《红楼梦》中,作者通过宝玉、小厮、丫鬟等人之嘴,多次质疑、否定儒学经典,甚至讥讽圣人之言。如第三回,贾宝玉第一次见林黛玉时说:“我送妹妹一妙字,莫若‘颦颦’二字极妙”。探春问何出,宝玉道:“《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探春笑道:“只恐又是你的杜撰。”宝玉笑道:“除《四书》外,杜撰的太多,偏只是我杜撰不成?”宝玉这句话有二层含义:其一、杜撰次数。按探春的话推测,宝玉不止一次杜撰。其二、为什么要杜撰?因为“除《四书》外,杜撰的太多。”那么《诗经》、《礼记》、《尚书》、《易经》、《春秋》是杜撰吗?如果是杜撰,儒家学说的伦理基础何在?我们应该学什么?科举应该考什么?由此推出宝玉的逻辑:因为儒家经典是杜撰的,所以没有必要学习;因为没有必要学习,所以科考没有意义;因为科考没有意义,所以从科考出身的人都是“国贼禄鬼”。

毛泽东曾说:“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自己头脑里固有的吗?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贾宝玉的这种离经叛道的思想究竟从何而来呢?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肯定不是!主流红学界认为,《红楼梦》是曹家“自述说”,曹雪芹是贾宝玉的人物原型。据他们考证,曹雪芹生于1715年,卒于1763年,跨康、雍、乾三朝,正值康乾盛世。这一时期统治者加大思想和文化控制,大兴文字狱。根本原因如雍正所说:“从来异姓先后继统,前朝宗姓臣服于后代者甚多,从未有如本朝奸民,假称朱姓,摇惑人心,若此之众者。”康雍(康熙、雍正)时期的著名“文字狱”案有:明史案、南山案、吕留良案、“清风不识字”案、“维民所止”案等。乾隆皇帝更加严厉,达到疯狂、残酷甚至荒唐的地步,文字狱多达130次之多,可谓“空前绝后,无以复加”。如乾隆十五年(1750)胡中藻在诗集《坚磨生诗集》中,有“南、北、夷、蛮”等字,被定死罪。乾隆四十四年(1779)江西德州祝庭诤,他编写的《续三字经》中有这样几句话:“发披左,衣冠更,难华夏,遍地僧。”案发时祝庭诤已经死去二十九年,家族五人被斩,多人被流放。乾隆四十八年(1783),李一《糊涂词》中有:“天糊涂,地糊涂,帝王将相无非糊涂。”被乔廷英举报被捕,在审案中,李一不服所判,指出举报人乔廷英的诗集中有‘“千秋臣子心,一朝日月天”句子,结果原告、被告都定谋反罪,一并斩杀……“文字狱”使大批文人无所适从,生怕不小心触犯了禁忌,于是逃避现实,埋头于古纸堆中作考据研究,形成了中国学术史上著名的乾嘉学派。后世龚自珍感叹道:“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只为稻粱谋。”在如此森严的文禁之下,曹雪芹如何形成此等异端思想?又怎敢如此嚣张地表达思想?仅仅是因为被抄家吗?这个理由恐难立足!

二、夷狄观

中国历史上“夷夏之辩”有三个演变过程:血缘关系阶段,地缘关系阶段,礼仪制度阶段,尤以礼制为最。所谓“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这是制度上、道德上和文化上的优越感。《红楼梦》中有大量的批判夷狄的观点,如第六十三回,宝玉笑道:“这却很好。我亦常见官员人等多有跟从外国献俘之种,图其不畏风霜,鞍马便捷。即这等,再起个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二音,又与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况且这两种人自尧舜时便为中华之患,晋唐诸朝,深受其害。幸得咱们有福,生在当今之世,大舜之正裔,圣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亿兆不朽,所以凡历朝中跳梁猖獗之小丑,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干一戈,皆天使其拱手挽头缘远来降。我们正该作践他们,为君父生色。”这段话显得非常突兀,程高本删去了这一章节的文字达四页之多,红学家俞平伯甚至认为这段情节是后人补入的。那么宝玉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

1、肯定汉族是中原之主。宝玉说:“生在当今之世,大舜之正裔。”言下之意是当今之世乃“尧舜”之世,非“匈奴”、“犬戎”等“小土番儿”之世。据历史考证,自炎帝、黄帝开创华夏族以来,中原地区就是华夏文化的根基,最早可以追溯到8000年前黄河流域的大地湾文明和裴李岗文明,其中最著名的是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长江流域自秦汉以来,经过多次文化融合,与黄河流域一样,亦是中华文化的主体。秦始皇统一中国后,设置三十六郡,其中会稽郡、长沙郡、洞庭郡、巫黔郡、衡山郡等都属于长江流域。北宋之后,长江流域的发展超过黄河流域,涌现出杭州、苏州、扬州、南京等一大批经济和文化中心。

2、耻笑番族是野蛮之邦。宝玉说:“圣虞的功德仁孝”,即儒家文化的“仁义道德”。而犬戎之辈的番族是化外之民,属于民智未开之辈。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才子佳人,都秉持同样观点。如李世民说:“戎狄人面兽心,微不得意,必反噬为害。” 魏征说:“夷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强必寇盗,弱而卑伏,不顾恩义,其天性也。”苏东坡说:“夷狄不可以中国之治治之也,譬如禽兽然。”朱元璋说:“胡元入主中国,夷狄腥膻,污染华夏,学校废驰,人纪荡然。”刘基说:“自古夷狄未有能制中国,而元以胡人入主华夏,几百年腥膻之俗,天实厌之。”甚至连大思想家王夫之也认为:“谓夷狄知有母而不知谁为其父,虽得天下,立法治民与禽兽同。”

3、历代边患都是跳梁小丑。中原王朝以正统自居,对周边的少数民族藐称为东夷、西戎、南蛮、北狄,认为他们是蛮夷之族,化外之民。如《后汉书》记载:“夫戎狄者,四方之异气也。蹲夷踞肆,与鸟兽无别。” 然而历史上,中原王朝多次被北方的少数民族政权侵扰,甚至取而代之:如犬戎灭西周后建立了义渠国,匈奴威胁了秦汉百年之久,西晋时期五胡乱华,隋唐时突厥逼得李世民签订“城下之盟”,两宋时的契丹族建立辽国、女真人建立金国、党项族建立西夏,蒙古人更是灭了南宋入主中原,建立元朝政权;明朝时期,蒙古分裂为瓦剌和鞑靼,实力犹存,多次威胁明朝边境;建州女真以东北为基础,建立后金政权,并于1644年率铁骑入关,取代明朝而成为中原之主。宝玉认为,虽然这些“小土番儿”凭武力抢夺中原政权,终属“跳梁小丑”,所谓“恃武者亡”,政权不可能长久持续。

4、贬斥异族为“小土番儿”。 “耶律”是契丹族建立的辽国国姓,属于东胡鲜卑族,发源于内蒙古的通辽一带,靠近今天的辽西地区。此点,有可能影射女真族建立的后金政权。“雄奴”通“匈奴”,是边患的代名词。如霍去病感慨激昂地对汉武帝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耶律”、“雄奴”两个词联合在一起,寓意和所指十分明确。芳官出身卑微,职业低贱,被归入下九流之列。宝玉给芳官取“耶律雄奴”之番名,目的是贬斥清王朝如禽兽一般,虽执掌政权,不过是沐猴而冠也!
试论《红楼梦》的异端思想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三、礼制观

中国传统社会是由“三大体系”构成,即君臣关系构建的官僚体系、父子关系构建的伦理体系、夫妇关系构建的家庭体系。整个社会被划分为君臣、父子、夫妇、朋友、宗族等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网络,以仁、义、礼、智、信等标准形成社会规范,简而言之,就是“礼制”。所以孔子说:“不学礼,无以立”即为此意。果真如此吗?《红楼梦》中,作者通过人物的所作所为揭示了礼制的虚伪性,不过是“满口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的男盗女娼”而已。

1、以贾雨村为代表的君臣关系。君臣关系有两类,其一、以孔孟为代表的观点是“君不君,则臣不臣”。孔子说:“君使臣为礼,臣事君以忠。”孟子说:“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其二、以董仲舒为代表的观点是“君为臣纲”,即“君要臣死,臣不死是为不忠。”以程朱为代表,更是上升到“天理”的高度,是至高无上的“理”。贾雨村,进士出身,从知县到知府,再到兵部尚书,参赞军机,一路扶摇直上。然而其第一次被参,原因是“未免有些贪酷之弊,……又侍才侮上。”即三个因素:一是贪财;二是酷吏;三是侮上。第二次上任,贾雨村是“葫芦僧乱判葫芦案”,虽然丧失了报答甄士隐的“良知”,但攀上了四大家族“护身符”的高枝,此后官越做越大,最后竟成了皇帝的股肱之臣。贾雨村为了讨好贾赦,逼得石呆子家破人亡,可见手段毒辣!州府县官为一方父母官,本当“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然而如贾雨村者,其心如蝎,其毒如蛇,其政必“猛如虎”也!

2、以贾赦与贾琏为代表的父子关系。在第四十八回,贾赦看中了石呆子家的二十把旧扇子,给了贾琏五百两银子办理此事。这批扇子值多少钱呢?用石呆子话说:“一千两一把,我也不卖。”据此估计这批古董价值二万两银子左右!贾赦给了贾琏五百两银子,要他搞定此事。这与《卖炭翁》中皇宫太监用“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有什么区别?贾雨村更狠,一分钱没花,直接抄家充公。贾雨村真是个人物,既能和贾政把酒吟诗,高谈仕途经济;又能和贾赦同流合污,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这种行为连贾琏都看不过去了,说“为了这点子小事弄得人家倾家荡产,也不算什么能为。”贾赦认为贾琏是拿话堵他,“抄起家伙没头没脸打贾琏。”估计类似的事不只一次,如平儿所说:“这是第一件大的。过了几日,还有几件小的,我也记不清,所以都凑在一处,就打起来了”。《红楼梦》中,还有贾珍与贾蓉、贾政与贾环等,他们之间有“父子亲”么?

3、以贾琏与王熙凤为代表的夫妇关系。作者塑造了一位高傲尊贵、作风强悍、冷酷无情、圆滑世故的王熙凤。其特点非常明显:其一、经济上贪婪无度。她收受贿赂、放高利贷、权钱交易,无所不用其极。如第16回,王熙凤假借贾琏的名义,利用节度使的权威坐收三千两银子。书中写道:“王夫人一点消息也不知,自此凤姐胆识愈壮,以后所作所为,诸如此类,不可胜数。”其二、在女人问题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搞得贾琏发怒道:“等我性子上来,把这醋罐子打个稀烂,他才认的我呢!他防我像防贼的似的,只许他和男人说话,不许我和女人说话。我和女人说话,略近些,他就疑惑,他不论小叔子、侄儿、大的、小的,说说笑笑,就都使得了。”最终王熙凤落了个“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还有贾赦与邢夫人,贾珍与尤氏,贾蓉与秦可卿等,他们之间“夫妇顺”么?

4、以贾珍为代表的宗族关系。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总结道:“中国人最崇拜的是家族主义和宗族主义,所以中国只有家族主义和宗族主义,没有国族主义。” 贾氏宗族的族长是贾珍,理论上应该“以德居之”、“行为世范”,无论是道德文章,还是为人处事,都应该成为本族后辈学习的楷模。然而真实的贾珍如何呢?如第二十五回,贾宝玉与王熙凤被马道婆作法陷害时,整个大观园乱做一团:“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燥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薛蟠是什么人?呆霸王!最喜欢什么?酒色二字!他与贾珍关系很好,知道贾珍是什么货色。连薛蟠都防备他,一来说明薛蟠良知未泯,二来说明贾珍为人之不堪。这样的人当族长,能服众么?
试论《红楼梦》的异端思想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四、出世与入世

所谓入世,即“仕途经济”,薛宝钗、贾探春,甚至史湘云都是“入世”的拥趸者,他们希望宝玉同“为官作宰”之人结交,不要在帷内撕混。林黛玉从来不劝宝玉“仕途经济”,只关心春花秋月、率性自然,是所谓的“出世”情怀。“出世”也罢,“入世”也罢,既与个人的禀性有关,更与时代背景息息相关。

1、大荒山的石兄选择“入世”。《红楼梦》开篇描写了一个“出世”的环境: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石兄因无材补天,遗留在荒僻山野,春赏百花秋望月,朝看日出暮观霞。此情此景,犹如五柳先生归居田园,采菊南山时所感:“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然而,石兄却凡心已炽,欲入红尘,苦苦哀求僧道二仙:“适闻二位谈那人世间荣耀繁华,心切慕之。……如蒙发一点慈心,携带弟子得入红尘,在那富贵场中,温柔乡里受享几年,自当永佩洪恩,万劫不忘也。”陶渊明身处官场,是典型的入世;石兄身处草野,是典型的出世,由于价值标准不同,选择的结果截然不同。明朝灭亡之后,大批的士子文人面临“出世”还是“入世”的选择?黄宗羲,多次拒绝朝廷征聘,终生不仕;万斯同,“以布衣参史局,不署衔、不受俸。”王夫之,拒不接见清朝官吏和接纳礼物,并撰写了一副对联以明心志:“清风有意难留我,明月无心自照人。”与之对应的是钱谦益,曾为东林党领袖,官至礼部尚书,最终选择剃发降清。如此无节义之举,几十年之后仍令乾隆不齿,亲诏钱谦益列入《贰臣传》。并讥讽道:“平生谈节义,两姓事君王。进退都无据,文章那有光?”

2、大观园的宝玉选择“出世”。大观园,号称“天仙宝境”,连元春都“默息奢华过费”,是真正的“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这一切,都是“入世”者所期望的:“封妻荫子、光宗耀祖”;“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等,如贾雨村、张如圭者,不都是为这些吗?然而身处大观园的“富贵闲人”贾宝玉却有严重的“出世”情节:其一、不愿意和“为官做宰”的人打交道;其二、不愿意谈论“仕途经济”的话题;其三、提出“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无立足境,是方干净”的悟道之论。与之对应的是葫芦庙的贾雨村、小僧尼;馒头庵的老尼姑静虚、小尼姑智能;清虚观的张道士、不知何观的马道婆等人,他们身处寺庙道观,不甘心暮鼓晨钟、清灯古佛,时时想着“入世”。所以他们穿梭于世家大族之门,结交于豪门新贵之众,无非是“钱财、权势”而已!如水月庵的老尼静虚,身在佛门,心在凡尘,竟然撺掇着王熙凤拆散一对苦命的鸳鸯。静虚,静否?虚否?如不能静,又岂能安!既不能安,又岂能虚!既不能虚,如何能得!所谓“心即理”、“性即理”!那“理”在何处?

从唯物主义的史学观分析,任何思想都不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大凡异端思想活跃之时,大多是改朝换代之际,如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两晋时期的竹林七贤、五代十国的佛教发展、明清的心学和理学的交锋等。《红楼梦》所体现出的异端思想不可能根植于文禁森严的乾隆时期,应为明末清初的换代之际。关于这一点,土默热先生做了大量考证,提出了“晚明气脉论”的观点,这个观点是科学的,正确的,是符合历史事实的!

————————————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