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解开敦诚认识的曹雪芹之谜  

2017-06-04 11:07:05|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顾跃忠
解开敦诚认识的曹雪芹之谜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敦诚《寄怀曹雪芹》中有“当时虎门数晨夕,西窗剪烛风雨昏”之句,据吴恩裕、周汝昌诸先生考证,所指应是位于石虎胡同的右翼宗学。敦诚、敦敏和曹雪芹应是在右翼宗学里密切交往的。据史籍记载,敦诚、敦敏是右翼宗学里的学生,这是确凿无疑的;但曹雪芹在右翼宗学里干什么,却颇有争议。概括起来,大致有三种观点:一种认为是老师,一种认为是学生,还有一种认为是杂役。其实宗学里就只有这三种角色,要么是老师,要么是学生,要么是打杂的。从争论中三种角色均有涉及这种情况来看,人们根本不知道曹雪芹在右翼宗学里是干什么的。

清代宗学之设,始于顺治九年(1652年),雍正二年(1724年),宗学分为左右两翼。左翼为镶黄、正白、镶白、正蓝四旗之学,右翼为正黄、正红、镶红、镶蓝四旗之学。宗学里的学生都是宗室,所谓“同学皆同姓”是也。雍正六年(1728年),“设咸安宫官学,包衣子弟肄业。”所以如果这个曹雪芹是曹寅之孙的话,作为“包衣子弟”,他最多只能入咸安宫官学学习,根本没有资格成为宗学里的学生;再退一步说,即便皇上格外开恩,准许他入宗学学习,那从他的旗籍来看,也只能入左翼宗学学习,不可能成为右翼宗学的学生。

那么,他有没有可能是右翼宗学里的老师呢?也不可能。据《中国教育制度通史》“清代卷”记载,宗学“每学以王公1人总其事,设总管2人,副管8人,选宗室中分尊年长者,拟定正陪,引见补授。”“每学设清书教习2人,选罢闲满洲官及进士、举贡、生员善翻译者充补;骑射教习2人,选护军校、护军善射者充补;汉书每学生10人设一教习,由礼部考取举人、贡生者充补”。对照宗学教师的这些任职资格,作为罪人之子的曹寅之孙曹雪芹,是无论如何没有资格担任宗学老师的。

既然不可能是学生,也不可能是老师,那他只能是杂役了。但这也是不可能的。理由有二:其一,在宗法社会,等级制度是相当严格的。作为宗室贵族的敦诚、敦敏,不可能与充任杂役的、而且是罪人之子的曹寅之孙曹雪芹有如此密切的诗酒往来。即便他们自己少不更事,愿意与曹雪芹交往,但宗学中尚有总管2人,副管8人,是由宗室中分尊年长者担任的,他们的职责就是每天轮流在宗学值日,“不时劝勉,教习礼仪,每月考试一次,将学业、骑射优者、平常者、不及者分别等第,申报注册。”这些总管、副管是绝对不能允许敦诚、敦敏与曹雪芹这样的人密切交往的。其二,从敦诚、敦敏笔下的曹雪芹的性格来看,他是一个具有魏晋风度的人。如敦诚《寄怀曹雪芹》“接篱倒著容君傲,高谈雄辩虱手扪”,《赠曹雪芹》“满径蓬篙老不华,举家食粥酒常赊”、“司业青钱留客醉,步兵白眼向人斜”,《佩刀质酒歌》“曹子大笑称快哉!击石作歌声琅琅。知君诗胆昔如铁,堪与刀颖交寒光”;敦敏《芹圃曹君别来已一载余矣。偶过明君琳养石轩,隔院闻高谈声,疑是曹君,急就相访,惊喜意外,因呼酒话旧事,感成长句》“雅识我惭褚太傅,高谈君是孟参军”,《题芹圃画石》“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见此支离。醉余奋扫如椽笔,写出胸中磈礧时”,《赠芹圃》“寻诗人去留僧舍,卖画钱来付酒家”。这样一个深具魏晋风度,把阮籍作为自己偶像的人,怎么可能到右翼宗学里去充任杂役呢?
解开敦诚认识的曹雪芹之谜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我们再从敦诚、敦敏诗作中的语气来看,他们与曹雪芹之间是平辈关系、是同学关系,而不是后辈对长辈的口气。如敦诚《寄怀曹雪芹》“当时虎门数晨夕,西窗剪烛风雨昏”、“劝君莫弹食客铗,劝君莫叩富儿门”;敦敏《芹圃曹君别来已一载余矣。偶过明君琳养石轩,隔院闻高谈声,疑是曹君,急就相访,惊喜意外,因呼酒话旧事,感成长句》“雅识我惭褚太傅,高谈君是孟参军”,《闭门闷坐感怀》“故交一别经年阔,往事重提如梦惊”,《小诗代简寄曹雪芹》“好枉故人驾,来看小院春”等诗句,均是同辈口吻,而非晚辈对长辈的口气。另外敦诚有《荇庄过草堂命酒联句,即检案头〈闻笛集〉为题,是集乃余追念故人录辑其遗笔而作也》一诗,谈到了许多朋友,除曹芹圃外,还有秀崖、龚紫树、周立崖、璞翁、罗介昌、复斋、寅圃、明益庵、贻谋等等,用的也都是平辈的口气。由此可见,在右翼宗学里,敦诚、敦敏与曹雪芹之间应当是平辈关系、同学关系,故曹雪芹应当是右翼宗学里的学生。

如果这个推断正确,那么这个曹雪芹就必定不是曹寅之孙,“曹雪芹”也必定不是他的真名。他应当是宗室子弟,“曹雪芹”三字应当是他的化名。就像在诗社里,林黛玉化名潇湘妃子、贾宝玉化名怡红公子一样。

————————————————————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