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红学家们的封建社会末世说不是《红楼梦》作者笔下的末世  

2017-06-22 00:51:59|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顾跃忠

“盛世”和“乱世”是古人对一个特定时代或时期的社会状态的整体界定。他们常用“海内升平”、“天下大治”、“生齿日繁”、“天下宴然”等词汇来描述“盛世”,而用诸如“哀鸿遍野”、“赤地千里”、“民不聊生”、“海内虚耗”、“盗贼蜂起”等词汇来描述“乱世”。比“乱世”更不堪的是“末世”,指的是一个朝代快灭亡的时期,《易·系辞》曰:“《易》之兴也,其当殷之末世,周之盛德邪?”

《红楼梦》描写的是“末世”情形,这是红学研究者们都承认的事实,也有《红楼梦》文本作为依据:

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说:“这贾雨村原系胡州人氏,也是诗书仕宦之族,因他生于末世,父母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得他一身一口,在家乡无益,因进京求取功名,再整基业。”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探春判词:“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王熙凤判词:“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除这三处明确点出“末世”二字外,另外如“地陷东南”、“三春争及初春景”、“薄命司”等描述的都是末世景象。

2017年06月22日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主流红学家们一方面不得不承认《红楼梦》描述的是“末世”情形,另一方面又坚持认为《红楼梦》是乾隆时期曹寅之孙曹雪芹的“自叙传”。

主流红学家们对曹寅之孙曹雪芹的生卒年月虽仍争论不休,但他生活在乾隆时期则是他们都承认的。而乾隆时期是公认的“盛世”而非“末世”。

康熙朝开创了全新的盛世局面,雍正朝承前启后,继续开拓进取,不但巩固了前辈创造的治国基业,而且又有所发展。乾隆朝集三代之大成,始成“全盛”之势,将清朝政治、经济、文化推到了顶峰。康乾盛世是清朝近300年历史中最兴盛的时期,也是中国封建社会最好的历史时期之一,它以一系列的成就显示了自己的辉煌。据《清实录》载,雍正二年(公元1724年)全国耕地7.8亿亩,至乾隆朝已突破十亿亩。人口数量在康熙六十一年突破一亿大关后,仅过半个世纪,乾隆五十五年(公元1790年)又突破三亿。再看财政,顺治时,入不敷出;康熙末年,国库存银不足1000万两;雍正五年已达到5000万两;乾隆朝最盛时,国库存银高达8000万两。乾隆时,先后四次减免全国钱粮,总额达1.2亿两。此举堪称中国历史之最,突出的显示了盛世的经济繁荣。 康雍乾三朝开疆拓土,中国疆域再次扩大,远迈汉唐。

面对历史事实,主流红学家们也不得不承认曹寅之孙曹雪芹生活在盛世时期。

冯其庸、李广柏《红楼梦概论》说:“从康熙二十二年完成全国统一大业起,到乾隆三十九年(1774)给清王朝带来不祥之兆的白莲教王伦起义,共九十年的时间,习惯上称为‘康雍乾盛世’,或称‘康乾盛世’。曹雪芹就是生活在这个‘盛世’时期。”

周汝昌《曹雪芹》也说:“到康熙的下半期、十七世纪之末,经过长时期严重摧残破坏的社会生产力,才逐渐恢复,封建经济达到了一定的繁荣局面;同时商品经济也在发展,商业与手工业之中心的城市的重要性日益增加,手工业尤其恢复、发展得很快。”

既然承认曹雪芹生活在盛世时期,而《红楼梦》又是曹雪芹的“自叙传”,这不是与《红楼梦》所反映的“末世”情形相矛盾吗?从这一矛盾无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红楼梦》不可能是乾隆时期曹寅之孙曹雪芹所写。

为了维护曹雪芹的著作权,主流红学家们真是煞费苦心,他们硬是把乾隆盛世说成了“末世”。

冯其庸《曹学叙论·关于曹雪芹的研究》:“我认为在研究曹雪芹的时代的时候,不妨注意到从1644年顺治入关一直到1764年曹雪芹逝世这一百十多年间的历史(甚至更往上溯一段时间的历史)。……这个时代,从外表来看,似乎主要是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结果所带来的统治民族的转移和政权的转移以及统治方式的某些重大的变化;但是更深一层地看,是这个社会内部新的经济因素的产生以至于导致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逐渐矛盾和变化(这种变化是至少在明代中叶就开始的)。社会意识形态的变化,正是由于这种物质性的经济因素的变化所必然造成的。曹雪芹正好处在这样一个大冲突、大变动、各种矛盾交叉地同时发生和发展着的伟大历史变革的时代里,他不可能不受这个时代风云的激荡和感染。

“不过,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的清皇朝,毕竟有它不同于以往的历史特点。这就是从明中叶发展起来的萌芽状态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继续有所发展,市民阶层有所扩展,市民运动日益高涨。……这是封建社会内部的一种具有新的历史意义的变化。它表明封建制度已经到了末期,已经面临着‘解体’的历史命运。必将取代它的一种新的生产关系(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虽然还在萌芽状态,它的力量还很微弱,但毕竟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它预示着与这种新的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种新的社会制度,必将取代封建制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这两句曲文就像是曹雪芹为封建制度的历史命运所作的伟大的‘预言’。”

冯其庸、李广柏《红楼梦概论》:“从康熙二十二年完成全国统一大业起,到乾隆三十九年(1774)给清王朝带来不祥之兆的白莲教王伦起义,共九十年的时间,……传统的农本经济结构正在悄悄发生变动,资本主义萌芽性质的经济正按着历史的必然性规律在继续发展,旧制度已开始受到新的经济力量的敲击。……《红楼梦》揭示出这个“太平”世界的积弊和深刻危机,从‘盛世’里发出了哀音与危言。如果从世界大范围和历史的长河来观察,曹雪芹是生活在西方资本主义迅猛发展并开始进行工业革命的时代,生活在中国历史发生大转折、大变动的前夜。《红楼梦》关于‘康乾盛世’的描写有着不寻常的历史意义。”

胡文彬、周雷《红学丛谭》:“曹雪芹的《红楼梦》,产生在我国封建社会行将崩溃,资本主义萌芽正在发展的时代。……曹雪芹生活在中国封建时代的‘末世’。从顽固地维护奴隶制的思想家——孔子,到猛烈地冲击封建制的思想家——曹雪芹,延续了两千多年的中国封建社会,已经老天拔地,快进棺材了。‘忽喇喇如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就是这个垂死的封建制度的形象写照。”

周汝昌《曹雪芹》:“清代人常常自夸‘乾隆盛世’,其实那不是什么‘盛’世,而是看似极强而危机四伏的由盛至衰的转捩点。再放大历史目光看一下,那其实也就是整个中国封建社会即将总崩溃的前夕,是新时代新社会天翻地覆大变动的序幕的开始。”

周汝昌《曹雪芹新传》:“雍正的阴谋夺位,在全中国制造了空前的骇人听闻的大变乱,一下子改变了太平盛世的气氛境界,而且人们的心理状态,道德观念上的严重打击和破坏,无比沉重。在当时人的心里,确实有一种‘末世’临头的恐惧和悲哀的普遍感觉。”

朱淡文《红楼梦论源》:“明清时代,中国已经进入封建社会后期。……追求着朦胧的自由和民主意识的不安分的精灵曹雪芹,根据他对当时社会的深刻认识,才在他所创作的《红楼梦》中以一个典型的宗法家族——贾氏家族的衰亡史为线索贯串全书,以全面展现各种人物生息活动的典型环境,并以此为背景刻画了众多的典型人物,揭示人物之间的相互关系。不言而喻,作者对贾氏家族衰亡过程的描写乃是对封建社会后期宗法家族走向没落的艺术概括。”

2017年06月22日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从今天的眼光来看,主流红学家们的这种描述似乎并没有问题。但问题是他们描述的是历史现象,历史现象必须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待,要把历史现象放到特定的历史环境中去考察,而不能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待。

所谓“封建社会的末期”,所谓“资本主义的萌芽”这样的说法,来源于 “五种社会形态说”和“半殖民地半封建说”。

1846年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提出了五种所有制形式的构想,后来1847年在《雇佣劳动与资本》中,1848年在《共产党宣言》中,都讲到了奴隶制社会、封建制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三种所有制形态。

1884年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明确地指出了人类历史发展的五个阶段——原始氏族社会、古代奴隶制社会、中世纪农奴制社会、近代雇佣劳动制社会和未来共产主义社会。

1897年列宁在为波格丹诺夫《经济学简明教程》写的书评中讲到了原始氏族共产主义时期、奴隶制时期、封建主义和行会时期、资本主义时期四个阶段。

1938年斯大林在《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中明确提出:“社会发展史首先便是生产发展史,数千百年来新陈代谢的生产方式的历史,生产力和人们生产关系发展史,……是原始公社制的,奴隶制的,封建制的,资本主义制的,社会主义的这样五种基本生产关系更迭的历史”。

至此“五种社会形态说”在当时中国的社会科学研究中取得至高无上的地位,大部分历史学家在这种理论框架下进行历史研究,并且依据这种理论编写各种教材。很快,“五种社会形态说”作为人类历史发展的普遍规律被国人普遍接受。

1912年列宁在《中国的民主主义和民粹主义》一文中,指出中国是一个“落后的、半封建的农业国家”;1916年又在《社会主义革命和民族自决权》一文中把中国定为“半殖民地社会”。

1935年吕振羽在对中国古代史作社会形态的初步分期的同时,第一次提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这一概念。

此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概念也为中国史学界所普遍接受。

将“五种社会形态说”和“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这两个概念联系起来,就可以得出“明清时期是我国封建社会末期”这样一个结论。所以我说从今天的眼光来看,主流红学家们将乾隆时期描述为“末世”似乎可以靠得上。

但是,“五种社会形态说”和“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说”是否真的科学,是否符合中国历史的发展进程,却一直是个争论不休的问题。当今,我国史学界已基本放弃了“五种社会形态说”,而将中国古代历史进程划分为“先秦时期”和“帝国时代”两大阶段。“先秦时期”就是秦朝以前的时代,那个时代才是真正的封建制度确立和瓦解的时期。柳宗元《封建论》说:“彼封建者,更古圣王尧、舜、禹、汤、文、武而莫能去之。盖非不欲去之也,势不可也。势之来,其生人之初乎?不初,无以有封建。封建,非圣人意也。……夫尧、舜、禹、汤之事远矣,及有周而甚详。周有天下,裂土田而瓜分之,设五等,邦群后。布履星罗,四周于天下,轮运而辐集;合为朝觐会同,离为守臣扞城。”这才是真正“封建社会”——“封同姓,建诸侯”——与欧洲的“采邑制”相类似。而欧洲的“采邑制”社会,恰恰就是马克思所说的“封建社会”。春秋战国时期,县制、郡县制的出现,标志着“封建社会”已开始走向解体。柳宗元《封建论》“ 秦有天下,裂都会而为之郡邑,废侯卫而为之守宰,据天下之雄图,都六合之上游,摄制四海,运于掌握之内”说的正是“封建社会”解体的情形。所以要说“封建社会末期”的话,那应当是春秋战国时期而不应是明清时期。明清时期是属于“帝国时代”的晚期才说得通。

另外,史学界对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说”也已基本不提。当前我国史学界认为“五种社会形态说”和“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说”是为“革命史观”服务的,而史学界更多的不再是以“革命史观”而是以“文明史观”、“全球史观”、“现代化史观”等范式来解读历史。

退一步来说,即便以“革命史观”来解读我国历史,即便承认“五种社会形态说”和“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说”符合我国历史的发展进程。那么曹雪芹知道吗?“五种社会形态说”即便追溯到马克思也只是在19世纪40年代中期提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说”更是在20世纪初才提出。以上的说法是生活在今天的人用今天的社会发展理论分析出来的,生活在18世纪乾隆时期的曹寅之孙曹雪芹怎么会提前一个世纪就未卜先知,将 “乾隆盛世”定位为我国封建社会的“末世”了呢?

其实,《红楼梦》里说的这个“末世”,并不是指封建社会的“末世”,而是指明清之际改朝换代的末世。清人以少数民族统治中国,这对于具有大汉族民族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来说,是天塌地陷的大事,是汉民族的“末世”。从《红楼梦》中所反映出来的民族主义情绪来看,这个“末世”指明清易代才最合理。

新红学肇始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那时国内正掀起社会史问题大讨论,“五种社会形态说”和“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说”在知识分子群体中应该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红学家们就借用了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们的说法,把《红楼梦》中的“末世”说成了封建社会的“末世”,对书中的“末世”勉强给了一个错误的说法,回避了乾隆盛世。但是,今天,我们从历史主义的眼光来看,这种说法搞错了创作年代,并不符合《红楼梦》作者的本意。

————————————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