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清人眼里的薛宝钗  

2017-06-21 16:25:40|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九峰真人
清人眼里的薛宝钗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薛宝钗,被很多读者解读得很大方贤惠,但是清人眼里的薛宝钗是怎样的呢?

在清朝,早期很少有红楼梦评论作品,目前发现,最早的算是周春的《阅红楼梦随笔》,乾嘉时期的裕瑞《枣窗闲笔》,以及洪秋蕃的《红楼梦抉隐》。张新之、王雪香、姚燮属于点评类,包括王泊沆等人。值得一提的是辽宁藏本补拙斋抄本《红楼梦》,补拙斋在抄本中,有大量点评,尤其是人物较为详细,这里一起跟大家做个介绍。

四川省馆藏的抄本《读红楼梦随笔》,通过比对,就是武林洪秋蕃的《红楼梦抉隐》作品。下面我们就先看看他是怎么评价薛宝钗:

《红楼梦》妙处又莫妙乎命名之切。他书皆随笔杂凑,间有一二有意者,非失之浅率即不能周详,岂若《红楼梦》一姓一名皆具精意?维囫囵读之则不觉耳。兹臚举以质(松按:意思为“这里列举出来对比”)。天下善读《红楼梦》之人......宝钗者何?宝差也。谓贾母、王夫人以宝钗为宝识见参谬也,贬之也!薛,雪也,有阴冷之象,林遇雪则无欣欣向荣之兆,而有萧萧就萎之忧,然雪虽虐林而有晴雯小照于林间,犹有和煦之景。晴雯去而林无生气矣。故晴雯为黛玉小照。袭人者,能袭人婚姻以与人者也。宝玉正配本属黛玉,袭人能袭取以予宝钗,并不明张旗鼓,如潜师夜袭者然,故曰“袭人”。然其所以故,则宝钗行为已相合,故为宝钗小照。至旧名珍珠以其在贾母处耳,及至侍宝玉,珠已破。而不圆不成其为珍,故夺其名以予贾母后补之婢。....

宝钗娇许盗名,袭人奸淫肆妬,然序两人之行事竟如媲美贤媛,不独翳俗眼于一时,直欲享盛名于千古,故未当直揭其隐恶也,然而甘卑污以贡媚,一生之品行全隳(毁)。适优伶以贪欢,通体之奸淫毕露,虽不直揭其隐恶,不啻直揭其隐恶也。他如苟且之事,暧昧之行,诸如此类,笔不胜书,莫不含蓄其词如诗人之厚.....

(省略介绍褒给黛玉大段文字后)宝钗为黛玉口口,故于宝钗多贬笔,衬题之法也....宝钗则门无华胃代皆白丁,虽为皇商承办杂料,实则市侩浮胃钱粮,此林薛阀阅崇卑,实黛钗根基厚薄也。即初依仗贵戚非理杀人,虽行为出自父兄,而源流实出子弟,至心术品谊尤优劣悬殊黛玉……宝钗则机诈而险……

洪秋蕃眼里的薛宝钗“ 心如蛇蝎 形同鬼蜮 其奸坏阴险无以复加”。
清人眼里的薛宝钗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补拙斋怎么看呢?

在第二十八回 “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中的文字:

正说着,只见宝钗从那边来了,二人便走开了。宝钗分明看见,只装看不见,低着头过去了,到了王夫人那里,坐了一回,然后到了贾母这边,只见宝玉在这里呢。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 “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昨儿见元春所赐的东西,独他与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

补拙斋抄本侧批:宝钗身份。眉批:有什么“没意思”,自己心里早知道,假装道学,哄人耳。

第二十八回回末又总批:宝钗之金锁,大约是其母好几年前早早预备的,带女入京,探望贾府者,本有深意存也。金锁是和尚送的,只一句话,是谁见来?那年那日事?莺儿亦听老薛婆口传之讹。母女二人处心积虑,马迹蛛丝,极意拉拢凤姐,过得佳婿,所为郎才女貌,金玉良缘,美满如意,无以加矣。讵接缡未及三年,遽尔拆散,宝钗独守孤帏,金玉之缘安在?平时之设心蜜计又安在?徒成话把。噫,蘅芜君之居心,意为黛玉之得意人竟为我占,可见人定胜天黛玉之势力人情不及于我。谁知天则不然,不然,依旧一场空。此书唤醒世人不少,志之。

第六十二回 “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文字:

宝玉笑道:“原来姐姐也知道我们那边近日丢了东西?”宝钗笑道:“你只知道玫瑰露和茯苓霜两件,乃因人而及物。若非因人,你连这两件还不知道呢。殊不知还有几件比这两件大的呢。

后补拙斋批道:“殊不知还有几件比则两件大的呢”,此数语未说明何人之物,然又云:“我才告诉平儿”。夫遗失如此重大对象,平儿且不知,他人亦不知,必待宝钗之告,岂非大奇?乃文又曰:“这话亦不可告诉第二个人”一若惟宝钗一人知之者,然则此物为宝钗之物,万无可疑矣。此皆作者留隙示人处。惜读者略而不觉。转为眩或耳。

第七十四回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回末总评道:抄检大观园一则曰:去疑儿;再则曰:洗净他们。冠冕极矣!何以宝钗一处独不需此?既然未搜,则钗之可疑及并未洗净,已在言外。参观第六十二回,告诉平儿一语,自可得其踪迹。

第七十五回 “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文字:

李纨听如此说,便知他已知道昨夜的事,因笑道:“你这话有因,谁作事究竟够使了?”尤氏道:“你倒问我!你敢是病着死过去了!”一语未了,只见人报:“宝姑娘来了。”忙说快请时,宝钗已走进来。尤氏忙擦脸起身让坐,因问:“怎么一个人忽然走来,别的姊妹都怎么不见?”宝钗道:“正是我也没有见他们。只因今日我们奶奶身上不自在,家里两个女人也都因时症未起炕,别的靠不得,我今儿要出去伴着老人家夜里作伴儿。要去回老太太,太太,我想又不是什么大事,且不用提,等好了我横竖进来的,所以来告诉大嫂子一声。”

眉批注道:不能安身了!忙忙如丧家之狗,一笑。

补拙斋眼里的薛宝钗就是一个阴险狡诈做贼心虚的丧家犬。
清人眼里的薛宝钗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青山仙农在《红楼梦广义》中评论道:

宝钗善结袭人,袭人善事宝玉,同恶相济,以售其奸。始则携刷挥蝇,願学水鸳之戏,继则移花接木,甘受雪雁之扶,王莽谦恭以移汉诈,宝钗谦恭以夺林婚,枭雄伎俩如出一辙,宝玉厌之矣!出闱之遁,有以也夫!

青山仙农眼里,薛宝钗就是王莽移汉的谦恭,虚伪至极,莫不能辨。

本就是罕见的清人资料,因为完全背离周汝昌鼓吹的女性解放思想,而被当代人忽略。80年代以前的红学思想,薛宝钗在读者心中根本就不是个好东西。好了,看看清人对薛宝钗的评论,大家反思一下自己的认识。当然,欢迎提供清人能正面评价薛宝钗的文献。

————————————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