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山中高士”是对真隐士的赞美,是对薛宝钗的反讽  

2017-06-20 22:18:47|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至真斋主

高士是指那些志趣、品行高尚的人。山中高士本指那些隐居山林的人,后来把那些大隐隐于市的真隐士也称为“山中高士”,他们都过着超脱世俗,与世无争,自由恬淡的生活。

曾和江淹同在萧道成幕中“对掌辞笔”的南朝骈体文大家孔稚珪(447-501),写过一篇著名的骈体文《北山移文》,赞美真隐士的风度和思想。他写道:“夫以耿介拔俗之标,萧洒出尘之想,度白雪以方洁,干青云而直上。若其亭亭物表,皎皎霞外,芥千金而不眄,屣万乘其如脱,闻凤吹于洛浦,值薪歌于延濑。”大意是:真隐士有正直拔俗的格调,潇洒出尘的理想,品德纯洁像白雪一样,人格可与青云比肩。他们亭亭玉立、洁身自好超然物外,他们视千金如草芥,视万乘如敝屣可以随手抛弃。他们悠然自得地在洛水之滨吹笙作凤鸣,在延濑采薪而歌。

孔稚珪在文中列举了几位真隐士。上古时代的隐士许由相传曾做过尧的老师,尧知其贤德,欲禅让于许由。许由闻听,坚辞不就,洗耳颍水,隐居山林,卒葬箕山之巅,尧帝封其为箕山公神,配食五岳,后世祀之。巢父是与许由同时代的高士,山居不营世利,在树上筑巢而居,时人号曰巢父。尧欲以天下让给巢父,巢父不肯受,尧又让给许由,许由亦不肯受。巢父隐居聊城,以放牧终此一生。巢父和许由共同创造了一段千古佳话“许由洗耳”:“时有巢父牵犊欲饮之,见许由洗耳,问其故。对曰,‘尧欲召我为九州长,恶闻其声,是故洗耳。’巢父曰,‘子若处高岸深谷,人道不,谁能见子?子故浮游,盛欲求其名,污吾犊口,牵犊上流饮之。’”尚子平,又作向子平,东汉隐士,“有道术,为县功曹,休归,自入山担薪,卖以供食饮。”尚子平在儿女婚嫁后,即不再过问家事,恣意游五岳名山,不知所终。仲长统,东汉末年隐士,每当州郡召请他,他就称病不去,曾叹息说:“若得背山临水,游览平原,此即足矣,何为区区乎帝王之门哉!”

“山中高士”是对真隐士的赞美,是对薛宝钗的反讽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在《红楼梦》中也有一位真隐士,那就是甄士隐。书中介绍甄士隐:“禀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倒是神仙一流人品。”甄士隐家住姑苏阊门,是个“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像甄士隐这样没有隐居山林,而是大隐隐于市,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也是真正的隐士。当然,大隐隐于市的甄士隐并未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也喜欢交友,跟寄居葫芦庙的穷儒贾雨村来往密切,时常把贾雨村请到家中饮酒。贾雨村要赴京赶考无奈囊中羞涩无法成行,甄士隐慷慨赠与贾雨村五十两白银和两套冬衣。夜里宴请完贾雨村,转天一觉醒来,甄士隐还惦记着再写两封荐书与贾雨村带至神京,使贾雨村投谒个仕宦之家,为寄足之地。他为贾雨村想得细致而周到。甄士隐资助贾雨村纯粹是乐善好施行为,不求任何回报。后来他唯一的女儿甄英莲被拐子拐走,家中又遭遇火灾烧没了房产只好投奔岳丈。因不善经营田产而生活日渐穷困之后,甄士隐看破红尘,跟随跛足道人遁世而去。甄士隐从大隐隐于市到隐居山林,彻底过上了与世隔绝的真隐士生活。

孔稚珪在《北山移文》中歌颂了真隐士之后,紧接着就挖苦讽刺了“周子”一类的假隐士。他写道:“世有周子,隽俗之士,既文既博,亦玄亦史。然而学遁东鲁,习隐南郭,偶吹草堂,滥巾北岳。诱我松桂,欺我云壑。虽假容于江皋,乃缨情于好爵。其始至也,将欲排巢父,拉许由,傲百氏,蔑王侯。风情张日,霜气横秋。或叹幽人长往,或怨王孙不游。谈空空于释部,核玄玄于道流,务光何足比,涓子不能俦。及其鸣驺入谷,鹤书赴陇,形驰魄散,志变神动。尔乃眉轩席次,袂耸筵上,焚芰制而裂荷衣,抗尘容而走俗状。”大意是:当今有一个姓周的人,卓立世俗,文章超群,知识渊博,既通玄学,也擅长史学。可是他偏学颜阖、南郭遁世隐居,混迹于草堂滥竽充数,住在北山冒充隐士,哄诱山中的松桂,欺骗云崖。他虽然在江边假装隐居,心里却牵挂着功名利禄。当初隐居的时候,他把巢父、许由都不放在眼里。甚至瞧不起百家学说,蔑视王侯的尊荣。风情之高盖过太阳,志气之凛盛过秋霜。他一会儿慨叹当今没有真隐士,一会儿又怪王孙不远游。他大谈佛家的四大皆空,纵论道家的玄之又玄。他自视上古时代的隐士务光都不如他,涓子都不配与他为伍。等到皇帝派使者捧着诏书来到山谷,请他出山,他立即兴奋地手舞足蹈,心旌摇荡。在使者的宴席上,他撕破了隐居时穿的衣裳,立即露出一副庸俗的嘴脸。

最后,孔稚珪调侃道:“故其林惭无尽,涧愧不歇,秋桂遣风,春萝罢月。骋西山之逸议,驰东皋之素谒。今又促装下邑,浪栧上京,虽情殷于魏阙,或假步于山扃。岂可使芳杜厚颜,薜荔蒙耻,碧岭再辱,丹崖重滓,尘游躅于蕙路,污渌池以洗耳。宜扃岫幌,掩云关,敛轻雾,藏鸣湍。截来辕于谷口,杜妄辔于郊端。于是丛条瞋胆,叠颖怒魄。或飞柯以折轮,乍低枝而扫迹。请回俗士驾,为君谢逋客。”大意是:因为有周子这样的假隐士,山林都感到羞耻,溪水都感到惭愧,秋桂不飘香风,春萝不笼月色。西山的隐士们议论纷纷,东皋的有德者发出评论。周子整理行装,乘船去京城。虽然他心中想的是朝廷,但或许会到山里借住。我们岂可让芳草背上厚颜之名,薜荔遭受羞耻,碧岭再次被侮辱,丹崖重新被污浊。他的足迹会弄脏兰蕙之路,许由曾经洗耳的清池也会变得浑浊。我们要锁上山洞的窗户,掩上云门,收敛轻雾,藏匿泉流。到山口拦住他的车,到郊外堵住他乱闯的马。山中的树丛和草芒看见他勃然大怒,飞落的枝柯打折他的车轮,低垂的枝叶遮蔽他的路径。请你这位贪恋富贵的俗客回去吧,我们为山神谢绝你这位逃亡者的光临。

在《红楼梦》第五回,红楼梦曲《终身误》这样写道:“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这首曲子是写贾宝玉与薛宝钗结婚后仍不能忘怀死去的林黛玉,与薛宝钗徒有“金玉良姻”的虚名,纵然薛宝钗举案齐眉,贾宝玉心中也不快乐。最后贾宝玉悬崖撒手离开薛宝钗,留她一人独守空闺,误了终身。曲子里的“山中高士晶莹雪”指的是薛宝钗。如果单纯看这支曲子,作者把薛宝钗比作“山中高士”确实是对她的赞美。第八回贾宝玉去看薛宝钗,作者这样描述:“只见吊着半旧的红绸软帘。宝玉掀帘一迈步进去,先就看见薛宝钗坐在炕上作针线,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纂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薛宝钗在梨香苑的居室很简朴,门帘是半旧的,她的衣着也是“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她不喜欢打扮,不抹口红,不画眉毛。不事张扬,为人低调。

在第四十回,贾母陪着刘姥姥逛大观园,来到薛宝钗住的蘅芜苑,书中这样写道:“及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贾母叹道:‘这孩子太老实了。你没有陈设,何妨和你姨娘要些。我也不理论,也没想到,你们的东西自然在家里没带了来。’说着,命鸳鸯去取些古董来,又嗔着凤姐儿:‘不送些玩器来与你妹妹,这样小器。’王夫人凤姐儿等都笑回说:‘他自己不要的。我们原送了来,他都退回去了。’薛姨妈也笑说:‘他在家里也不大弄这些东西的。’贾母摇头道:‘使不得。虽然他省事,倘或来一个亲戚,看着不象;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我们这老婆子,越发该住马圈去了。你们听那些书上戏上说的小姐们的绣房,精致的还了得呢。他们姊妹们虽不敢比那些小姐们,也不要很离了格儿。有现成的东西,为什么不摆?若很爱素净,少几样倒使得。我最会收拾屋子的,如今老了,没有这些闲心了。他们姊妹们也还学着收拾的好,只怕俗气,有好东西也摆坏了。我看他们还不俗。如今让我替你收拾,包管又大方又素净。我的梯己两件,收到如今,没给宝玉看见过,若经了他的眼,也没了。’说着叫过鸳鸯来,亲吩咐道:‘你把那石头盆景儿和那架纱桌屏,还有个墨烟冻石鼎,这三样摆在这案上就够了。再把那水墨字画白绫帐子拿来,把这帐子也换了。’”

薛宝钗雪洞似的毫无生气的房间连贾母看了都觉得不吉利,连忙让鸳鸯搬过几样东西来布置一番。从这段情节描述来看,薛宝钗不是疏于布置自己的房间,而是刻意为之,以显示她生活简朴,与世无争的姿态。这似乎也跟红楼梦曲《终身误》说她是“山中高士晶莹雪”相合。然而,从薛宝钗的行止来看,她根本就不像“山中高士”。她随母亲、哥哥进都中是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这是典型的入世行为。贾宝玉与林黛玉有“木石前盟”,他们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贾府上下都知道将来宝黛成婚是必然的事情,薛宝钗当然也不会不知道,可是她偏偏在这件事上“人谓藏愚”、“自云守拙”,明显带有主动求婚性质地拿自己的金锁跟贾宝玉的通灵玉相比,说那是一对儿。薛姨妈还到处宣传自己的女儿要找有玉的相配。如果不谈影射,只从婚姻上来说,这就是不道德的第三者插足行为。

“山中高士”是对真隐士的赞美,是对薛宝钗的反讽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我们再看“宝钗扑蝶”的情节。“一双玉色蝴蝶”是贾宝玉和林黛玉出双入对、比翼齐飞的爱情象征,薛宝钗不惜香汗淋漓娇喘吁吁一路追杀,这是作者在暗示和影射薛宝钗极力阻挠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婚姻。接下来的情节就是薛宝钗偷听到滴翠亭坠儿与小红的私房话。当薛宝钗发觉自己的行为有可能败露时,她马上使个“金蝉脱壳”计,把偷听的事情直接转嫁到林黛玉身上,让小红和坠儿误以为是林黛玉在外面偷听,从而嫁祸于人。这段情节为薛宝钗的“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做了形象的反面注解。书中还有大量的薛宝钗争竞、玩心计的情节,不再赘述。有些喜欢薛宝钗的红迷把我们对薛宝钗行为不道德、心机狡诈视为故意黑她。其实薛宝钗的行止只要带入你的生活中思考分析一下,你就不再欣赏她了。当你正在热恋一个人时,有人不顾一切地第三者插足撬走了你的最爱,你会是什么心情?当有人偷听到别人的私密谈话,而他却嫁祸于你时,你作何感想?

综上所述,红楼梦曲《终身误》说薛宝钗是“山中高士”,其实是对薛宝钗的反讽。要知道什么是反讽法,首先要知道讽刺法。讽刺是用比喻、荒诞、夸张等手法对人或事物进行揭露、批评或嘲笑,或者用讥刺和嘲讽笔法描写厌恶的人或事物。讽刺的笔法分为如下几种:1、明讽:以立场鲜明的方式对人或事物进行讽刺;2、暗讽:不对人或事物直接进行讽刺,而是采取夸大其辞,或言之无理等方式,让受众领悟。3、讥讽:用旁敲侧击或尖刻的话指责或嘲笑人或事物的错误、缺陷、不合理等;4、反讽:又称倒反法、反语,单纯从字面上不能了解其真正要表达的意义,而实际上其原本的意义正好与字面的意义相反,这种手法通常需要从上下文及具体语境来了解其用意,让读者产生思考和判断,去发现人或事物的本质。

反讽法的特点是观点与事实对立。作者首先设定一种观点,并且用肯定、赞美的语言来表达,然后通过事实或情节来推翻自己一开始设定的观点,也就是自己否定自己,从而使读者产生丰富的联想,感悟作者的真实意图。孔稚珪的《北山移文》就采用了这种方法。反讽体现了字面意义和实际要表达意义的对立。作者一般在下列情形下使用反讽:1、在某种事实或现象上进行反讽,2、在人们普遍认知的概念上进行反讽,3、在人或事物的名称上进行反讽。反讽的主要类型有:言语反讽、情境反讽、悲剧反讽、总体反讽等。

在中国古代诗文中经常运用反讽法。例如李商隐的《贾生》:

宣室求贤访逐臣,

贾生才调更无伦。

可怜夜半虚前席,

不问苍生问鬼神。

贾谊是西汉初著名的政治家和文学家。二十岁为汉文帝的博士,后升为太中大夫。由于主张政治改革,被贬为长沙王太傅。四年后被召回长安,郁郁而死,年仅三十三岁。李商隐这首七绝是历来传诵的名作。它是根据汉文帝召见贾谊的一段史实写成的。前两句从正面写起,汉文帝在研究国家大事的“宣室”接见贾谊,显示出汉文帝求贤若渴之心,对贾谊很器重。但是接下来笔锋一转,道出了汉文帝的真实意图:“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原来汉文帝关心的不是向贾谊讨教治理国家、惠及百姓的大计,而是问“鬼神”之事!讽刺意味尽显。在这强烈的反讽之中,我们看到帝王的昏聩,贤士的无奈,国家的悲哀。

《红楼梦》作者对贾雨村唯利是图、见利忘义的本性描写得很直观露骨,一看便知很少争议。然而,作者对薛宝钗的描写很隐晦,是采用反讽的手法;再加上今天的读者对书中用词和反讽手法不甚了解,造成了对薛宝钗这个人物争执不断,甚至走向了两个极端。其实作者对薛宝钗这个人物有很明显的讽刺倾向,只是作者采用的是反讽法。《红楼梦》作者以语言反讽表现人物性格和本性,以情节反讽昭示荒唐的行为,以悲剧反讽衬托喜剧的荒唐,或暗示未来的悲剧结局。在贾天祥正照凤月鉴一回,批书人反复提醒读者:“不可看正面,只可看反面”、“只不要被瞒过”、“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勿作正面看为幸”等。其书的“反面”主要是指隐喻的历史事件和隐喻的主旨立意,而有时候也是指对某些人物和事物的反讽。作者运用反讽的写作手法在有的地方很隐蔽,需要联系前后情节深入思考才能领悟。我们切不可被作者高超的笔法瞒过。

————————————

校对:王华东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