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红楼梦》通过骂薛宝钗为鬼而骂清廷,这并非首创  

2017-06-16 11:28:44|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正气歌声

在前面的文章中,我们多次指出,《红楼梦》的主旨之一是“骂清悼明”,而薛宝钗即影射清廷一方,是作者所贬斥的对象。作者对她的嘲讽可谓是见缝插针。早在第一回,作者就已经暗指薛宝钗是“鬼”!

那僧道:“正合吾意,你且同我到警幻仙子宫中,将蠢物交割清楚,待这一干风流孽鬼下世已完,你我再去。如今虽已有一半落尘,然犹未全集。”

这里的“风”,是指“清风”,即是指清廷,而这里的“孽”则可以拆解成“薛子”,这也是说薛家影射清廷,在作者眼里清廷即是鬼!而且宝钗比宝玉年龄大,会先落凡尘。

有人说笔者这是牵强附会,其实说薛家为鬼在书中还有好几处地方,这并非孤证。

我们再来看看金钏跳井那一回。金钏临死前和宝玉开的那个玩笑,“你忙什么!‘金簪子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这不仅仅是交待自己命运的谶语,其实也是交代了宝钗的命运,“金簪子”也是指宝钗,宝钗的判词即是“金簪雪里埋”。这句“金簪子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其实也即是指宝玉横竖都是避不开“金簪子”的,即怎么也避不开宝钗。

而这个金钏死后,入殓之时所穿的衣服即是宝钗所送的衣服。在这里也即是指金钏即是宝钗的替身,暗骂宝钗是水鬼。

再来看第三十九回,刘姥姥胡诌了一个故事,说在东北庄上,有一个冬天在雪地里抽柴草的女孩儿。宝玉对这个女孩十分感兴趣,于是就叫茗烟去寻找。茗烟找了一圈,“那里有什么女孩儿,竟是一位青脸红发的瘟神爷。”

《红楼梦》通过骂薛宝钗为鬼而骂清廷,这并非首创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这其实也即是说寄居在贾府东北角的薛家即是“瘟神”,即是“鬼”!

当然,《红楼梦》中对宝钗的埋汰是无处不在的,只要细心去找,还能找出不少。其实借写小说来痛骂清廷是“鬼”,这并非《红楼梦》作者们的首创,在康熙初年,蒲松龄就已经这样做了。

蒲松龄虽然终身都在不停地考功名,他其实也是《红楼梦》作者所说的那种“禄蠹”。但清初异族入主中原,作为知识分子的蒲松龄心中仅存的那点民族气节还是有的。这在《聊斋志异》中也多有体现,里面的许多故事都歌颂了反清义士,痛斥了清廷的暴行。而有一篇故事,蒲松龄则很巧妙地痛骂了清廷为鬼,这即是《夜叉国》。

《夜叉国》是讲一个徐姓商人,他原是交州(今天两广一带)人。一次,他出海经商,被狂风刮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他带着干粮上岸,不料在山洞里见到了“牙森列戟,目闪双灯”的两个夜叉,正在那里生吃鹿肉。吓得魂飞魄散的徐某正想逃走,被夜叉发现了。徐某以身上携带的熟食进献,夜叉们觉得味道不错,于是就把他留下来做了厨子。此后,徐某就在夜叉国留了下来,还学会了这里的语言。他凭着他的烹调功夫,深得夜叉们的好感。不久后,夜叉还把一个母夜叉嫁给了他。四五年后,母夜叉一胎生下了两子一女。又过了几年,母夜叉带着一子一女外出。徐某乘机带着长子在海岸徘徊,发现当年坐的那只船竟然完好无损,于是就带着长子扬帆启航,回到了故乡交州。他为长子起名徐彪,长子年少时就力大无穷,粗莽好斗,被大帅看中,作为千总。后因战功,十八岁时就升做副将。徐彪因思念母亲和弟弟妹妹,于是就重返夜叉国,将他们都带了回来。到家后,母夜叉大骂徐某,责怪他当年不辞而别,徐某谢罪不迭。一家人随后拜见主母,没有一个不是害怕得直打哆嗦。此后,幼弟徐豹中了武进士,妹妹夜儿则被长兄强嫁给部下袁守备,一家人从此大富大贵起来。

起初笔者在读这篇故事的时候,只是纯粹的抱着一种猎奇的兴趣。随着知识的累积,渐渐感觉出了一丝的不对劲。

《红楼梦》通过骂薛宝钗为鬼而骂清廷,这并非首创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夜叉并非我国文化所有,本为舶来品,是佛经中一种恶鬼之名的音译。据《长阿含经》《一切经音义》等佛经中所说,它与罗刹都是四大天王之一的吡沙门天王的部下。夜叉面目狰狞,嗜杀善啖,而且发出的声音也是异常的恐怖,不必亲见其尊容,闻其声音即已能让人不寒而栗。

志怪小说中对夜叉的描写有许多,在这里笔者就不一一赘述了。其实《聊斋志异》里的《夜叉国》并非着意渲染夜叉的凶恶残忍,而是借他们来影射清廷的老家——满洲!这在这篇小说中有许多证据。

首先,从方位看。徐某从交州出发,被南风吹到了夜叉国。据唐传奇《纪闻·新罗》载“新罗国,东南与日本邻,东与长人国接。长人身三丈,锯牙钩爪,不火食,逐禽兽而食之,时亦食人。裸其躯,黑毛覆之。”新罗即今天的朝鲜,与它东面相邻的长人国,如果不是满族人所聚居的长白山附近又是何处呢?完全可以设想,徐某正是被一场强烈的热带风暴刮到了辽东半岛、朝鲜半岛一带而进入“夜叉国”。

其次,从服饰看。夜叉国的众夜叉,在“天寿节”时,“项上各挂明珠一串”,他们还各自送几颗珠子给无“骨突子”的徐某,另拿一串挂在颈上。而前来巡视的夜叉王更解十颗“大如指顶、圆如弹丸”的珍珠给徐某。项上挂朝珠,是满人特有的宗教习俗,他们信仰萨满教,以念珠为装饰。还有,《夜叉国》中徐彪将母亲等接回交州时,明确写着“母女皆男儿装,类满制”,这不正是明明白白地告诉读者,他们是满族人嘛!

《红楼梦》通过骂薛宝钗为鬼而骂清廷,这并非首创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第三个证据则是语言。《夜叉国》中的夜叉,有自己的“夜叉语”,故事中用“如鸟兽鸣”,“啁啾”似鸟叫等来形容,而《聊斋》中凡写满人语,均以“啁嗻”之类的词来形容。像另一篇《张氏妇》也是这样。徐彪后来劝母亲“学作华言”,也说明母夜叉本说满语。

最后一个证据就是习俗。妹妹夜儿“开百石弓,百余步射小鸟,无虚落”,袁守备每次出征打仗,一定要带着妻子去,结果即是“奇勋半出于闺门”,也即是说有一半的功劳是妻子的。而那个老母夜叉更是了得,儿子挂印南征时,母亲也一同前往,“每临巨敌,辄怀甲执锐(穿上盔甲,手执兵器),为了接应,见者莫不辟易(惊退)”。如此孔武有力的女性,当然只能见于胡服骑射的民族之中,在蒲松龄生活的时代,自然就是指满族了。

如此看来,蒲松龄在前人的基础上,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重新构思创造出一个茹毛饮血的夜叉国,和满洲人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这其实是当时许多知识分子的普遍心态,有着“汉官威仪”传统而自豪的汉人,对历来被视作文化落后的蛮夷而又偏偏建立了新王朝的统治者,总有着一种难以掩饰的鄙夷之情,将他们视为异类,再加上清军入关后的种种暴政,将他们比作“夜叉”,也就毫不奇怪了。

而在《红楼梦》中,也有几处提到了夜叉,其中令人印象最深的还是在第五回,“话犹未了,只听迷津内水响如雷,竟有许多夜叉海鬼将宝玉拖将下去。”

笔者认为这里的“夜叉海鬼”,也即是指清廷,因为清廷属“水”。而宝钗的“钗”又可以拆字“金叉”,也即是“金国的夜叉”,偏偏宝钗所吃的药方也是“海上方”,这其实也即是指下文宝钗会将宝玉给“拖将下去”。

不管《红楼梦》的作者有没有读过《聊斋志异》中的《夜叉国》这篇小说,但对满洲人的态度是完全一致的,即是将他们比作食人的“夜叉”,对他们极尽嘲讽埋汰之能事,这样充满了民族感情的书籍,自然也就只能出现在清初。

————————————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