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驳赵建忠先生的《红楼梦》创作“家族累积说”  

2017-06-13 10:18:32|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顾跃忠

近阅赵建忠教授《“家族累积说”:<红楼梦>作者的新命题——由“土默热红学”引发的思考》(以下简称《家族累积说》)一文,不得不感叹传统红学影响力之强大。“曹雪芹著书说”明明已经千疮百孔,但红学家们依然舍不得放弃,总是一次次地试图通过打补丁的方式来加以挽救。赵教授的“家族累积说”则是将此前的一个个 “补丁”“累积”了起来,最后形成了一件“百衲衣”。

赵教授在《家族累积说》中首先承认了“《红楼梦》中确实较多地保留有江南文化的诸多特征”,并认为“将这部作品的成书时间放在康熙朝”“似能自圆其说,并有文本内部的具体描写作支撑。”

驳赵建忠先生的《红楼梦》创作“家族累积说”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按理说,承认了这两点,就彻底否定了乾隆朝北京曹雪芹的《红楼梦》作者的身份。但赵教授并不否认曹雪芹的著作权,相反,他认为“将《红楼梦》作者判归给曹雪芹,到目前为止算是一个矛盾最少、因而也更能被大多数研究者所接受的结论”。这岂不是自相矛盾吗?乾隆朝尚在“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的《红楼梦》居然在康熙朝就已经成书了!

当然,赵教授也承认把《红楼梦》著作权判归给曹雪芹是存在问题的,所以接着他梳理了“《红楼梦》‘著作权’问题争论的历史和现状”,把对《红楼梦》著作权问题的争论归纳为“作者不详说”、“曹雪芹说”、“另有其人说”和“原始作者说”四种观点,并在“扬弃第四种说法的基础上”提出了他的“家族累积说”。他宣称提出这一学说的目的是“试图对作者问题上的种种偏颇加以节制,从而更恰切地把握《红楼梦》诞生过程中的文化语境,并试图对这部作品文本复杂构成状况加以阐释”。这是冠冕堂皇的话,赵教授并不隐藏他的真实目的是“与红学界已取得的‘曹学’成果挂钩,启示人们去探索曹氏家族的遗传基因特别是曹寅的文化素养对曹雪芹直接、间接的可能影响”,“一方面承认曹雪芹‘十年辛苦’披阅增删以及在最后定稿上所花费的创造性心血;另一方面也不抹杀此前曹雪芹家族诸多人分别从事的提供素材、草创初稿并参与早期《红楼梦》评点的工作”,并宣称“这与否定曹雪芹‘著作权’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从赵教授提出“家族累积说”的真实目的上我们不难看出,这实在是有点“和稀泥”的味道:你们不是说《红楼梦》作者是曹颜吗、是曹頫吗、是脂砚吗、是雪芹吗,我现在来个“家族累积说”,把你们说的这些全包括在里面,再扩而大之,把李煦家族,把曹寅也包括在里面,这样总没问题了吧。并且他一再宣称“这与所谓否定曹雪芹‘著作权’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唯恐传统红学把他也认为是否定曹雪芹著作权的异端分子,妥协的味道十分浓厚。

驳赵建忠先生的《红楼梦》创作“家族累积说”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赵建忠教授批评土默热先生的“洪昇著书说”是“没有任何足资可信的文献作支撑”。那他提出“家族累积说”就应该建立在足够数量的“足资可信的文献”基础上的吧?然而,在《家族累积说》一文中,我也没有找到“任何足资可信的文献”来“支撑”他的学说啊!他只用了两个类比来展开他的推论:一个是先秦子书的成书过程,另一个是《西游记》、《水浒传》和《三国演义》三大小说的“世代累积”过程。但事实上,这样的类比是不科学的。

先秦子书在荀子以前都是语录体,是先生讲学生记的;自荀子开始才取了题目写文章。但无论是荀子以前的诸子,还是荀子以后的诸子,大抵都不编辑自己的文集,而是由弟子或门人收集编辑的。以《韩非子》的成书为例,大致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韩非去世后,他的门徒整理师说,将其著述搜集为一编,但此本与今本相比并不完整;第二阶段是在汉初,由能见到宫廷内府藏书的人,将《初见秦》、《存韩》等秦廷档案文书编入,由此形成了今天所见到的《韩非子》。先秦子书的成书过程大抵与此相类似。但《红楼梦》不是先秦子书,而是创作小说,不存在某家学说的授受情况,不存在弟子整理师说的情况,故不能简单地进行类比。或许赵教授会说《红楼梦》是“父传子、子传孙”式的授受,但这同样“没有任何足资可信的文献作支撑”,且与《红楼梦》第一回所叙述的创作缘起相矛盾。因而我们说这个类比是不科学的。

而《西游记》、《水浒传》和《三国演义》三大小说也跟《红楼梦》不一样,它们一开始是“话本”,长期在说书人的口头上流传,所以属于“世代累积型”小说,最后在明朝时期由某个人加以加工、整理、润饰、写定而成。但《红楼梦》不是“话本”,而是创作小说,是作者在“愧则有余,悔又无益之大无可如何之日”,为了“使闺阁昭传”,将自己“已往所赖天恩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肥之日,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训之德,以至今日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集”而创作的,不存在“累积”的情况,所以也不能进行简单的类比。

建立在两个不科学的类比基础上的推论显然也是不科学的。

况且,称“家族累积说”首先必须弄清是哪个家族。赵教授也许会不屑一顾地说:“这还用问,当然是曹寅家族。”但曹寅家族的两个族谱上都找不到曹雪芹其人,刑部公文上也找不到曹雪芹其人,《红楼梦》中还存在诸多不避曹寅家讳的情况。也就是说,公私文件上曹寅家族都没有曹雪芹这样一个后人,曹雪芹自己也不承认是曹寅家族的后人。为什么我们的红学家仅凭敦诚《四松堂集》上一条来历不明的贴笺,就硬要把曹雪芹“嫁入”曹寅家族呢?

赵建忠教授在“没有任何足资可信的文献作支撑”的情况下提出了“家族累积说”,并把它当作一个“新命题”。而事实上,在《家族累积说》一文中,他只是把前人为了解决曹雪芹著作权的困境而提出的一个个补丁给“累积”了起来,最终形成了一件捍卫曹雪芹著作权的“百衲衣”。但是“百衲衣”毕竟不是铠甲,它是会一撕就破的。

————————————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