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曹雪芹在北京西郊黄叶村著《红楼梦》了吗?  

2017-05-31 10:26:09|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李生占
曹雪芹在北京西郊黄叶村著《红楼梦》了吗?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如今主流红学家都认为,曹雪芹晚年移居北京西郊黄叶村著《红楼梦》。他们的依据是敦诚(1734──1791)于乾隆二十二年(1752)秋天,于喜峰口松亭关征税所写的《寄怀曹雪芹(霑)》诗,此诗结尾写道:“劝君莫弹食客铗,劝君莫叩富儿门,残杯冷炙有德色,不如著书黄叶村。”红学大师们都认为这时候曹雪芹已由北京城内移居北京西郊,并一致认为敦诚的诗句:“不如著书黄叶村。”中的“著书”是著《红楼梦》这本书。

对曹雪芹是否在北京西郊黄叶村著《红楼梦》一事的研究,是一项重要的红学研究课题,它是《红楼梦》成书过程中重要一个环节。在研究之前必须弄清楚这样几个问题:1、敦诚寄怀的曹雪芹是今天《红楼梦》第一回中对此书“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出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的那个曹雪芹吗?2、曹雪芹移居北京西郊什么地方?是白家疃吗?3、北京西郊有叫黄叶村这个地方吗?世上真有叫黄叶村这个村庄名吗?这几个问题弄不明白,对今天红学研究将影响到开拓与发展问题。对这些问题没有弄清楚,也容易发生以讹传讹事件,并有贻误后人的害处。

关于曹雪芹移居北京西郊什么地方,有多种说法。如香山健锐营说、镶黄旗营说、南辛庄杏石口说、卧佛寺北沟说、健锐营正白旗营说、蓝靛厂火器营说、峒峪村说、安河桥大有庄说、百花山说、正白旗三十九号院说等等。但认为移居白家疃的人比较多。确实是移居白家疃了吗?还是听一听土生土长于白家疃的人士来说一下吧!

笔者有一位朋友,他1958年出生于北京西郊白家疃村,他从幼年起就喜欢读《红楼梦》。他的乡亲们听到《红楼梦》作者曹雪芹曾在白家疃住过的消息,是1973年2月以后的事,消息发布人是吴恩裕(1909──1979));发布的媒介是1973年第2期《文物》杂志,文章题目是《曹雪芹的佚著及传记材料的发现》;消息的来源是敦敏的《瓶湖懋斋记盛》。 这位朋友在他撰写的专著《曹雪芹与白家疃》一书最后说:“他的家乡人们知道曹雪芹曾住那里是1972年吴恩裕到他们那里考察后的事,在这以前他们那里人是不知道曹雪芹曾移居那里的事。另外,白家疃这个地名是清末国民初年才叫这个地名,曹雪芹生活的年代这里不叫白家疃。他经过实地考察,认为曹雪芹没有在今天白家疃居住过的历史事实。

另外我们换一个角度,看吴恩裕先生文章中说的情况。

1973年春,吴恩裕先生在《文物》杂志第2期发表《曹雪芹的佚著及其传记材料的发现》一文,该文主要包含两方面内容:一是曹雪芹一首名为《题自画石》的佚诗,诗文内容是:“爱此一拳石,玲珑出自然。溯源应太古,堕世又何年?有志归完璞,无才去补天。不求邀众赏,潇洒做顽仙。”二是曹雪芹的一本名叫《废艺斋集稿》的佚著,这一曹雪芹佚稿包括八大部分,其中有金石、凤筝、编织、印染、烹调等内容。有关曹雪芹徙居白家疃的说法就出自《废艺斋集稿》第二册《南繇北鸢考工志》一书的附录:敦敏写的《瓶湖懋斋记盛》残文中。该残文是敦敏叙述乾隆二十三年(1758)腊月二十四日曹雪芹、董邦达、于叔度、过子和、端隽和敦惠等友人在他家聚会的盛况。文中涉及曹雪芹移居白家疃的文字是这样写的:“爰思鉴别字画,当推芹圃;又且久未[把]晤[原注:春间芹圃曾过舍以告,将徙居白家疃,值余赴通州迓过公,未能相遇。]苦念甚切,乃往访其新居。……”这里的“芹圃”被今红学研究者们认为是曹雪芹,因为敦诚、敦敏都认为曹雪芹的号为“芹圃”。

吴先生的文章发表后,引起众多学者的质疑。如陈毓罴、刘世德两位红学家不但提出质疑,还找到了那首所谓曹雪芹佚诗的出处。他们指出有一部名为《考槃室诗草》的书上,有首作于1925年的诗,诗句是:“爱此一拳石,玲珑出自然。溯源应太古,堕世是何年。有志归完璞?无才去补天。不求邀众赏,潇洒作顽仙。” 这首诗与所谓曹雪芹佚诗只有3处不同,从音韵上是相同的。此诗作者富竹泉,字稚川,别号为稚川居士。刘世德等人认为所谓曹雪芹那首佚诗是今人伪造的。

吴恩裕教授文章另一个内容,是所谓曹雪芹《废艺斋集稿》这本书。红学家郭若愚先生在《红楼梦风物考》一书认为,《废艺斋集稿》中的材料不是曹雪芹时代的东西,此书大致成书于清末民国初年,它不是曹雪芹的佚著。
曹雪芹在北京西郊黄叶村著《红楼梦》了吗?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讲到这里,我们可以说吴恩裕教授发表在1973年《文物》第2期上,题名为《曹雪芹佚著及传记材料的发现》一文,是没有红学学术研究价值的文章,他文章里所提到曹雪芹移居白家疃的说法也是不可信的。

我们知道,有关曹雪芹在北京西郊黄叶村著书,及曹雪芹在黄叶村吟诗作画、出游访友、饮酒题壁、高谈阔论、留僧舍、食粥饭、发牢骚、白眼向人斜等等情况,都是出于所谓曹雪芹的朋友敦诚、敦敏兄弟及张宜泉的诗文之中。可惜的是曹雪芹这三位朋友没有说清楚曹雪芹住在北京什么地方,更没有说清楚曹雪芹著的书叫什么书名。

熟读敦氏兄弟及张宜泉关于曹雪芹的诗文后,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曹雪芹著书完事才移居黄叶村。1999年6月的一天,蔡义江先生访问了北京崇文门外蒜市口17间半曹家老舍时,曾写下一首诗:“曹家余此舍,春梦了无痕。泣血书成后,独迁黄叶村。”按诗文理解,蔡先生认为曹雪芹是写完《红楼梦》才去黄叶村住的。这又与其他红学家认识有所不同。对这个问题,首先是曹雪芹在黄叶村住过没有?进一步讲,北京西郊有没有叫黄叶村这个地方?最后是“黄叶村”这三个字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

今天人们对“黄叶村”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冯其庸、李希凡主编的《红楼梦大辞典》中是这样解释的:“著书黄叶村,‘著书’是指《红楼梦》,而‘黄叶村’则指曹雪芹在北京西郊的住宿。”这种说法代表大多数红学家的看法,如周汝昌《曹雪芹小传》,蔡义江《红楼梦诗词曲赋评注》,及徐恭时《不如著书黄叶村》等书都是坚持这种观点的。

敦诚《四松堂集》中《寄怀曹雪芹(霑)》诗句:“残杯冷炙有德色,不如著书黄叶村。”中的“黄叶村”一词是摘自苏轼《书李世南所画秋景》一诗中的。苏轼全诗是:“野水参差落涨痕,疏林欹倒出霜根。扁舟一棹归何处,家住江南黄叶村。”苏轼诗句中的“黄叶村”是取秋日景色美好的村庄之意,具体实指某地,尚没有被人们探得。敦诚诗中的“黄叶村”是受清代文人用典影响才写入他的诗句中的。

王苹(字秋史)有诗句:“乱泉声里过通屐,黄叶林间自著书。”崔华(字蕴玉)诗句:“丹枫江冷人初去,黄叶声多酒不辞。”清怡贤王允祥之子宁良郡主弘晈在《送过亭先生秉铎鸡泽》中写有:“黄叶空山自著书”句,全首诗是这样写的:“如此才名古不如,三十年踯躅困盐車,可堪秋雨秋风后,黄叶空山自著书。”

敦诚“不如著书黄叶村”与弘晈的“黄叶空山自著书”如出一辙,与王苹的“黄叶林间自著书,”也是很相似的。

法式善(1725──1813)在《王柳春》诗中写道:“海陵邓孝威,选诗黄叶村。”邓孝威既是邓汉仪。

苏轼之后,许多诗人在自己的诗文中写入“黄叶村”这一词条,如南宋的方岳《秋崖集》卷4《简徐宰》诗:“雨外茅茨黄叶村,老农相语一灯昏。山深未知新官姓,但说无人夜打门。”在此书卷六《三用韵酬诸丈》:“家在江南黄叶村,归来重茸柳边门。溪云排闼砚犹湿,山溜通池水自喧。但得梅花容着语,无烦桃叶为开尊。”在此书卷八《僧至》:“生计萧条老杜陵,秋风检校又东屯。碧云句好山围屋,黄叶村深僧扣门。”南宋曹勋《松隐集》卷十九《题张太尉画》:“一带烟沙接冷云,平林寂历夕阳昏。轻舟急桨归何处,应住山前黄叶村。”此书卷二十《天台书事》:“香火寻盟欲过门,相迎道地盍先论。路从舍北清溪曲,家在县东黄叶村。”陆游《剑南诗稿》卷十《夜行宿湖头寺》:“卧载蓝舆黄叶村,疏钟杳杳隔溪闻。”本书卷十六《秋夜舟中作》:“沽酒黄叶村,炊饭红蓼岸。居人不孰何,正作渔父看。”本书卷三十三《枕上偶成》:“放臣不复望修门,身寄江头黄叶村。酒渴喜闻疏雨滴,梦回愁对一灯昏。”孙应时《烛湖集》十七卷《武担山感事》:“归心极江海,秋梦着丘园。鸥鹭白苹渚,牛羊黄叶村。”又如王铚《雪溪集》卷二《史纯夫余杭》:“新寒黄菊枝,落照黄叶村。”上面各诗中的,“黄叶村”是歌颂隐逸生活的。

元代的郑玉《次韵述怀》:“家在江南黄叶村,绳枢瓮牖席为门”。谢应芳的《吴中行惠方竹杖》:“秋风黄叶村,春雨烏石冈。挂我沽酒钱,时与游醉乡。”以及《复愁》:“茅茨数家黄叶村,霏雨一月溪水浑。”张雨《丹阳道中观稼》:“行遍山东黄叶村,纵横草路细难分。”

明人胡初翁《江行歌七首》:“涧水冷冷漾白云,两峯紫翠对溪门。平生规此诛茅地,却在牛羊黄叶村。”

清代人曹贞吉《珂雪词》中《秋霁·本意》:“悠然归兴,只在黄叶村中,白萍乡里,数间茅屋。”沈德潜《暨阳翁静子枉过草堂》:“忽传江上青衫客,来访溪南黄叶村。”赵之谦《舟泊石门忆事有作》:“黄叶村庄路莫知,当时坏壁剩题诗。”
曹雪芹在北京西郊黄叶村著《红楼梦》了吗?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从上面的例子中可以明白,敦诚诗中的“不如著书黄叶村”正是前人对“黄叶村”共同理解的继续。从宋代到清代,“黄叶村”被人们理解为一种隐逸的典故,意为世外桃源的地方,有隐居遁世,安身立命之意。敦诚用“不如著书黄叶村”诗句,是赞美曹雪芹有隐士一般的看破红尘,甘心过与世无争,著书山林隐逸生活的高贵品格。这里不是让曹雪芹到一个叫“黄叶村”的村庄去写书。

“黄叶村”的本意明白了,敦诚运用此词句用意我们也清楚了,也没有人找到叫“黄叶村”这一真实地方,那么,曹雪芹是否在北京西郊撰写《红楼梦》的事也就十分清楚了!那完全是一个牵强附会的结论!现在更多的研究表明,《红楼梦》成书于清初,乾隆朝的敦诚敦敏认识的“曹雪芹”不是曹寅的孙子,也与创作《红楼梦》无关!北京西郊建立的黄叶村曹雪芹纪念馆,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