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曹雪芹敢违抗上谕大书居丧演戏情节吗?  

2017-05-23 09:56:19|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顾跃忠
曹雪芹敢违抗上谕大书居丧演戏情节吗?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红楼梦》第十四回“林如海捐馆扬州城,贾宝玉路谒北静王”描述秦可卿出殡的前一天晚上,即“伴宿之夕”的情境,不同版本有两种不同的描述,程乙本是这样写的:“这日伴宿之夕,亲朋满座,尤氏犹卧于内室,一切张罗款待,都是凤姐一人周全承应”。而其他庚辰本、己卯本、程甲本、列藏本、舒元炜序本、甲辰本、蒙古王府本、戚蓼生序本、乾隆抄本则大致描写为“这日伴宿之夕,里面两班小戏,并耍百戏的与亲朋等伴宿,尤氏犹卧于内室,一切张罗款待,独是凤姐一人周全承应”。两种描述的差异就在于那“伴宿之夕”有没有演戏。除程乙本外,各本均有“里面两班小戏,并耍百戏的与亲朋等伴宿”的描写。我们认为这应当是《红楼梦》原稿的描写,原因有三:

首先,从版本流传的角度看,庚辰本、己卯本较早,其余各本相对较晚,在较早的庚辰本、己卯本中有居丧演戏的描写,可以推断原稿中应当有这样的情节。

其次,从程甲本与程乙本的对照来看,两本的付印者都是程伟元和高鹗,时间也仅相差七十天左右,只是因为程甲本“急欲公诸同好,故初印时不及细校,间有纰缪”,所以两人又对程甲本做了一些“补遗订讹”、“略为修辑”的工作后印成了程乙本。那么,我们可以据此推断,程、高二人是由于某种原因,将程甲本中关于居丧演戏的情节删除了,而仅仅用“亲朋满座”四字来替代了。

再次,主流红学家们也赞同居丧演戏的描写,我们看今人各家校本,如蔡义江校注本、红研所校注本、俞平伯校启功注本、周汝昌精校本、郑庆山校本等,均有居丧演戏的描写。可见主流红学家们是赞同《红楼梦》中有居丧演戏的情节的。

居丧演戏是我国古代的一种习俗,《金瓶梅词话》六十三回中就有西门庆为李瓶儿吊丧,请海盐腔戏班演剧的情节。但是,这种习俗自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起就被明令禁止了。《清史稿·礼志》载:“康熙二十六年,禁居丧演戏饮博。”

当然,禁令虽出,并不能立竿见影,故雍正、乾隆均再次重申这一禁令。《世宗宪皇帝实录》记载,雍正二年“严禁兵民等出殡时、前列诸戏。及前一日、聚集亲友、设筵演戏。”乾隆帝一即位,立即发布了《命丧葬循礼谕》,《高宗纯皇帝实录》记载了这道谕旨的全文:“朕闻外省百姓,有生计稍裕之家,每遇丧葬之事,多务虚文,侈靡过费。其甚者至于招集亲朋邻族,开筵剧饮,谓之闹丧。且有于停丧处所连日演戏,而举殡之时,又复在途扮演杂剧戏具者。从来事亲之道,生事死祭,皆必以礼得为而不为,与不得为而为之者,均为非孝。是知各循其分,乃能各尽其孝,初不在以奢靡相尚也。当哀痛迫切之时,而顾聚集亲朋,饮酒演剧,相习成风,恬不知怪。非惟于礼不合,抑亦于情何忍?此甚有关于风俗人心,不可不严行禁止。著各省督抚等通行明切晓谕,嗣后民间遇有丧葬之事,不许仍习陋风,聚饮演戏,以及扮演杂剧等类,违者按律究处。务在实力奉行,毋得姑为宽纵。”

从乾隆帝《命丧葬循礼谕》的行文来看,那时京师的居丧演戏现象已得到控制,而外省尚在我行我素,故乾隆帝发布了这道上谕,命令“各省督抚等通行明切晓谕”,以禁止这种陋习。

《红楼梦》中描写的这个居丧演戏的情节,已经触犯了皇家的禁令,在文禁森严的乾隆时期,似乎不太可能。程伟元和高鹗在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推出程甲本,仅仅过了70天,他们又急急忙忙推出程乙本,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这难道不耐人寻味吗?所谓“不及细校,间有纰缪”,到底是什么“纰缪”呢?如果是一般性的差错,似乎用不着这样急急忙忙地修改。所以这些“纰缪”肯定是重大“纰缪”。从第十四回对居丧演戏这一情节的修改,我们可以看出一些眉目了,原来这些重大“纰缪”有的已经有违皇家禁令了,弄不好会招来文字狱了,这才迫使程、高二人不得不匆忙修改。编者尚且如此,作者就更可想而知了。永忠的堂叔,乾隆皇帝的堂兄弟瑶华在永忠《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三绝句》上有批语:“此三章诗极妙。第《红楼梦》非传世小说,余闻之久矣!而终不欲一见,恐其中有碍语也。”观者都因为听说《红楼梦》中有“碍语”而不敢阅读,作者难道会故意在自己的作品中使用这些“碍语”吗?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红楼梦》原稿中在第十四回应当有“居丧演戏”情节的描写,这虽然只是一个细节描写,但却事关重大,因为自康熙二十六年起,这一描写就与皇家的禁令相抵触。当然,禁令虽出,却未能立竿见影,故雍正二年再次发布禁令,到乾隆元年,京师的居丧演戏现象已得到控制。所以我们推断,《红楼梦》原稿最迟应当创作于雍正十三年(1735年)以前,否则就是故意违抗圣旨。以创作《红楼梦》需10年时间来计算,若曹雪芹出生于雍正二年(1724年),那么他应当从2岁开始创作《红楼梦》;若曹雪芹出生于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那么他应当从11岁开始创作《红楼梦》。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故《红楼梦》的作者不可能是曹寅之孙曹雪芹。

————————————

校对: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

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 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芒。

新观点、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不一样的文章。欢迎关注"吴氏红学"头条号,欣赏更多吴氏红学精品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