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红楼梦》里的《续琵琶》不是曹寅作品  

2017-04-21 08:14:42|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吴雪松

整理:至真斋主

 

《红楼梦》第54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有一段情节说到了《续琵琶》:

 

贾母笑道:“我们这原是随便的顽意儿,又不出去做买卖,所以竟不大合时。”说着又道:“叫葵官唱一出《惠明下书》,也不用抹脸。只用这两出叫他们听个疏异罢了。若省一点力,我可不依。”文官等听了出来,忙去扮演上台,先是《寻梦》,次是《下书》。众人都鸦雀无闻,薛姨妈因笑道:“实在亏他,戏也看过几百班,从没见用箫管的。”贾母道:“也有,只是象方才《西楼·楚江晴》一支,多有小生吹箫和的。这大套的实在少,这也在主人讲究不讲究罢了。这算什么出奇?”指湘云道:“我象他这么大的时节,他爷爷有一班小戏,偏有一个弹琴的凑了来,即如《西厢记》的《听琴》,《玉簪记》的《琴挑》,《续琵琶》的《胡笳十八拍》,竟成了真的了,比这个更如何?”众人都道:“这更难得了。”贾母便命个媳妇来,吩咐文官等叫他们吹一套《燈月圓》。媳妇领命而去。

 

有朋友说,《红楼梦》中的《续琵琶》是最迟的曲艺作品,完成于1703年。我听了很惊讶,追问是怎么知道这个时间的?朋友回复说,从百度词条获得的信息,根据曹寅生活履历计算的。

 

我赶紧上网查阅“续琵琶”的百度词条。词条在介绍《续琵琶》现存残本时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说着说着,竟然说《续琵琶》的作者是曹寅了。曹寅何时写过《续琵琶》?从《续琵琶》的残本情节,我们知道这至少是康熙以前的抄本。《续琵琶》的底本或者说戏剧原本是什么时候形成,目前不得而知。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作者根本不是曹寅。

 

为什么会有人认为《续琵琶》是曹寅的作品呢?读完百度词条才明白,说是《在园杂志》记载的,是根据某著名红学家“考证”得出的作者是曹寅。

  

在刘廷玑的《在园杂志》中确有多处记载曹寅事迹。例如,迄今为止都少有人知道他曾花120两银子买了赝品器具回家的事,也记载了刘廷玑自己评《琵琶记》的事。但是,在记载关于曹寅写的戏曲时,他明确写的是《后琵琶》而不是《续琵琶》!

   

请看《在园杂志》原文资料:

《红楼梦》里的《续琵琶》不是曹寅作品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红楼梦》里的《续琵琶》不是曹寅作品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红楼梦》里的《续琵琶》不是曹寅作品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在园杂志》原文内容为:【商丘宋公记任丘边长白为米脂令时,幕府檄掘闯贼李自成祖父坟,墓中有枯骨血润、白毛、黄毛、白蛇之异,与吾闻于边别驾者不同。长白自叙其事曰《虎口余生》,而曹银台子清寅演为填词五十余出,悉载明季北京之变及鼎革颠末,极其详备,一以壮本朝兵威之强盛,一以感明末文武之忠义,一以暴闯贼行事之酷虐,一以恨从伪诸臣之卑污。游戏处皆示劝惩。以长白为始终,仍名曰《虎口余生》,构词排场,清奇佳丽,亦大手笔也。复撰《后琵琶》一种,用证前《琵琶》之不经。故题词云“琵琶不是那琵琶”,以便观者著眼。大意以蔡文姬之配偶为离合,备写中郎之应征而出,惊伤董死,并文姬被掳作《胡笳十八拍》,及曹孟德追念中郎,义敦友道,命曹彰以兵临塞外,胁赎而归。旁人铜爵大宴,祢衡击鼓,仍以文姬原配团圆,皆真实典故,驾出中郎女之上,乃用外扮孟德,不涂粉墨。说者以银台同姓,故为遮饰,不知古今来之大奸大恶,岂无一二嘉言善行,足以动人与感者!由其罪恶重大,故小善不堪挂齿。然士君子衡量其生平,大恶固不胜诛,小善亦不忍灭,而于中有轻重区别之权焉。夫此一节,亦孟德笃念故友,怜才尚义豪举,银台表而出之,实寓劝惩微旨。虽恶如阿瞒,而一善犹足改头换面,人胡不勉而为善哉。若前《琵琶》则高东嘉撰于处州郡城之西姜山上悬藜阁中,予守括苍,曾经其地,阁虽已圮,而青山如故,不胜今昔词人之感。传言明太祖读《琵琶记》,极为称赏,但欲改易一二处。面语东嘉曰:‘诚能改之,当赐以官。’东嘉唯唯,然竟不肯易一字,于此见其品行之高。记中宾白宏博,可以见其学问之大;词曲真切,可以见其才情之美。自古迄今,凡填词家,咸以《琵琶》为祖,《西厢》为宗,更无有等而上之者。至于立名《琵琶》,或云因指王四而言;赵五娘者,赵姓下第五位周氏;蔡邕者,取卖菜傭下二字,同音也。皆不可考。既诸姓名假借,何独有取于伯喈中郎而加以不孝乎!且汉世尚无状元之名。未有八旬父母,其子娶妇止两月者。况陈留距洛阳不远,焉有子登巍科,赘亲相府,官居议郎,不捷报于家,并道路相传无一知之者!陈留,洛阳属邑,如此饥荒,即使不归,何难拯救?乃忍听父母馁死,而耳无问者。及至五娘上路,忽又有李旺接取家眷一差。种种疑窦,在东嘉或有别解,今后,人曲为回护,终属牵强,恨不一起东嘉而问之。予题一绝云:“琵琶一曲写幽怀,自是千秋绝妙才,歌舞场中传故事,蔡邕真个状元来。”】

 

 

刘廷玑写的清清楚楚曹寅创作的是《后琵琶》,竟然被人指鹿为马说成《续琵琶》。由此以讹传讹,到了百度词条就把《续琵琶》作者收录为曹寅作品了。

 

据说曹操是曹寅的祖先,曹寅写《后琵琶》大有给曹操翻案之意,跟残抄本的《续琵琶》内容也完全不是一码事,正如刘在园所说“琵琶不是那琵琶”。百度词条怎么也会发生这样误导性错误呢?

 

后来查阅资料得知,这个错误出自《红楼梦研究集刊》1980年第二辑,署名为“宋铁铮 顾平旦”的文章。文章说,以某某某“同志在广征博引的《红楼梦新证》中却为我们提供了一条极为重要的线索和若干资料,指出《续琵琶》传奇尚有钞本传世(虽然已经是残本),并摘引了刘廷玑书中的有关记载”

   

这某某某同志不知看的哪个刘廷玑说过曹寅写了《续琵琶》,实际他看到的也一定是“后琵琶”,只是为达到自己目的,故意说成与《红楼梦》内容中书名一致的《续琵琶》,以证明那个他认为的《红楼梦》作者“曹雪芹”把他爷爷的作品写进了书里。宋铁铮、顾平旦在引用别人观点时,竟然没有去核对一下引用来源是不是被人做了手脚。官方红学对《红楼梦》的认知不但误导了广大读者,像这种不负责任的所谓“考证”更是玷污了中国学术!

 

请看残本《续琵琶》书影:

《红楼梦》里的《续琵琶》不是曹寅作品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红楼梦》里的《续琵琶》不是曹寅作品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红楼梦》里的《续琵琶》不是曹寅作品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当我指出某著名红学家把《红楼梦》中的《续琵琶》,指鹿为马说是曹寅的作品《后琵琶》以后,这位著名红学家的一些铁粉表示不服,竭力为他们的偶像辩解,回复我时还故意把书名号引在“后”字以外,以“复撰后《琵琶》一种”断句,不知他的语文是体育老师还是数学老师所教?为了维护他们偶像的错误竟然如此死抗。

 

退一万步讲,《红楼梦》假如真的是曹寅的孙子“曹雪芹”写的曹家事,那么,曹寅在《红楼梦》中,充其量是贾政的年龄吧?而《红楼梦》中的《续琵琶》是贾母说的,贾母说他看《续琵琶》时,只跟史湘云那么大小,这样的年龄,曹寅在哪里?曹寅的《后琵琶》据说也就是1703年才写好,按照官方红学家们的计算,贾母十五六岁时,最多也就是在1660年前后看的《续琵琶》,曹寅才三岁还穿开裆裤就写了《续琵琶》?

 

在《红楼梦》问题上,一些官方红学家的所谓研究往往是抓住一个关联词语后,完全撇开文本去装神弄鬼地“考证”,之乎者也半天,然后指鹿为马得出结论。如果我们真正回归文本,很多东西是不攻自破的,这个《续琵琶》更不例外。

 

那些至今被胡适派官方红学糊弄而不自知的红迷们还是醒醒吧!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