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至真斋主点评《千湖水墨全解红楼梦》  

2017-03-07 22:33:24|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至真斋主点评《千湖水墨全解红楼梦》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连载四:第一回)

【至真斋主点评:这才是《石头记》正文。在正文用特殊词语“地陷东南”、“末世”交代了时代背景。】
按那石上書云:【甲戌側:以石上所記之文】【蒙夾:以下系石上所記之文】【水墨注:以下内容源自作者】【水墨注:开篇讲诉甄士隐的故事,源自作者亲身经历而成】
當日地陷東南【水墨注: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出自女娲补天。喻天下战乱,西北有李闯,东北有清】【至真斋主点评:“地陷东南”来源自古代神话:共工与祝融交战,共工战败,共工便以头怒触不周山。结果造成“天柱折,地维绝,地陷东南,天倾西北”人间顿时山崩地裂、洪水泛滥,人类蒙受苦难,于是产生了女娲氏炼五色石补天的救世神话。《石头记》正文开篇之语“当日地陷东南”,跟明末冯梦龙的《甲申纪事》序言:“甲申之变,天崩地裂,悲愤莫喻,不忍纪,亦不忍不纪。”其意相同。作者借补天石之口说“当日地陷东南”,这绝不是指甄士隐一家遭难,而是国家东南部大范围生灵涂炭的悲剧。那么这是哪个时期的事情呢?清朝康熙皇帝在位61年(1661年—1722年),分别于1684年、1689年、1699年、1703年、1705年、1707年六次南巡,考察政务民情兼游山玩水。雍正皇帝在位十三年(1722年—1735年),没有南巡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皇位之争,心有忌惮,不肯离开京城。据《上谕内阁》记载:“国家武备关系紧要,不可一日废弛。朕之不往,乃朕不及皇考之处,朕自知之。盖以朕之兄弟阿其那(指允禩sì)、塞思黑(指允禟táng)等密结匪党,僭蓄邪谋,遇事生波,中怀叵测,朕实有防范之心,不便远临边塞。”他虽然没有南巡,但是整个雍正朝也是八方宾服、四海咸宁。乾隆皇帝在位60年(1735年—1795年),分别于1751年、1757年、1762年、1765年、1780年、1784年六次南巡,主要目的是考察民情、游山玩水。那么“地陷东南”绝不会指清朝这三个朝代,只能是指明末清初改朝换代那段时期,大清、大西、大顺为争夺明朝江山而相互血腥厮杀的历史,且大清占领北京后继续出兵横扫江南,强推剃发易服的恶政遭到江南人民顽强抵抗,导致江南人民惨遭清兵屠戮。是为“地陷东南”。而且按照封建社会帝王信奉的“五德说”,明朝是火德,清国是水德,水火交战,正与古代神话故事火神祝融、水神共工为争夺帝位交战十分吻合。《红楼梦》借用“地陷东南”的神话传说意在影射清国与南明的战争】,這東南一隅有處曰姑蘇,【甲戌側:是金陵】有城曰閶門者,最是紅塵中一二等富貴風流之地。【水墨注:是作者家乡】【甲戌側:妙極!是石頭口氣,惜米顛不遇此石】【水墨注:石头口气亦是作者口气。米癫(米芾,字元章),语出文天祥《周苍崖入吾山作图诗赠之》三生石上结因缘,袍笏横斜学米颠。米癫拜石,石头幻化为通灵宝玉(假的传国玉玺)。惜米癫(谐音元璋)不遇此石。朱元璋建立明朝,一直追寻传国玉玺未得。若反看,此石(入幻)不遇米癫,则喻明已进入末世,没有朱元璋这类开国的帝王】【至真斋主点评:米芾一生非常喜欢把玩异石砚台,有时到了痴迷之态。据《梁溪漫志》记载:他在安徽无为做官时,听说濡须河边有一块奇形怪石,当时人们出于迷信,以为神仙之石,不敢妄加擅动,怕招来不测,而米芾立刻派人将其搬进自己的寓所,摆好供桌,上好供品,向怪石下拜,念念有词:我想见到石兄已经二十年了,相见恨晚。此事日后被传了出去,由于有失官方体面,被人弹劾而罢了官。但米芾一向把官阶看的并不很重,因此也不怎么感到后悔,后来就作了《拜石图》。】這閶門外有個十里【甲戌側:開口先云勢利,是伏甄、封二姓之事】街【水墨注:指伏笔甄士隐无奈投奔封肃之事】,街內有個仁清【甲戌側:又言人情,總為士隱火後伏筆】巷,巷內有個古廟,因地方窄狹,【甲戌側:世路寬平者甚少。亦鑿【水墨注:也确实】】【蒙夾:世路寬平者最少】人皆呼作葫蘆【甲戌側:糊塗也,故假語從此具焉】廟【水墨注:哄人之目,借‘葫芦’言胡虏,故而假语从此】。【蒙側:畫的雖不依樣,卻是葫蘆】【水墨注:俗语‘照葫芦画瓢’,如何画的不依样?是提示写法不依样,读音依样,胡虏】廟旁住著一家鄉宦,【甲戌側:不出榮國大族,先寫鄉宦小家,從小至大,是此書章法】【水墨注:提示,先写小家甄家,再写大(国)家贾家,从小到大,先甄事(家事),后贾事(国事),是此书的写法】姓甄,【甲戌眉:真。後之甄寶玉亦借此音,後不注】名費,【甲戌側:廢】字士隱。【甲戌側:托言將真事隱去也】【水墨注:真事,作者家乡事】【至真斋主点评:批语已经很明确的说隐去了真事,那么索隐背后的史实就是必须的】嫡妻封【甲戌側:風。因風俗來】氏,情性賢淑,深明禮義。【甲戌側:八字正是寫日後之香菱,見其根源不凡】【至真斋主:礼义:礼法道义。礼,谓人所履;义,谓事之宜。《礼记.冠义》:“凡人之所以为人者,礼义也。礼义之始,在于正容体,齐颜色,顺辞令。容体正,颜色齐,辞令顺,而后礼义备。”作者强调甄士隐深明礼义,是在跟贾雨村不明礼义做比照,同时也为日后写香菱的慕雅学诗、深明礼义做伏笔】家中雖不甚富貴,然本地便也推他為望族了【水墨注:望族,古之门阀士族,以甄事喻金陵士族】。【甲戌側:本地推為望族,寧、榮則天下推為望族,敘事有層落】【水墨注:宁荣为天下望族,喻皇族,明朝皇室】因這甄士隱稟性恬淡,不以功名為念,【夢序雙夾、甲戌側:自是羲皇上人,便可作是書之朝代年紀矣。【水墨注:羲皇上人语出陶渊明在晋宋(东晋-刘宋)易代之际弃官归隐时所作《与子俨等疏》(少学琴书,偶爱闲静,开卷有得,便欣然忘食。见树木交荫,时鸟变声,亦复欢然有喜。常言五六月中,北窗下卧,遇凉风暂至,自谓是羲皇上人),喻隐士生活。又语自南朝钟嵘于齐梁易代之际所撰诗论专著《诗品》之序(次有轻薄之徒,笑曹刘为古拙,谓鲍照羲皇上人,谢朓今古独步)。不以功名为念,合‘羲皇上人’出处,是提示作者原是效陶渊明弃官归隐之士,可作书之朝代纪年,是喻朝代兴替之际(陶渊明处东晋刘宋易代)。又喻作者专著于作诗,故下文有‘觀花修竹,酌酒吟詩’神仙似的归隐生活。】總寫香菱根基,原與正十二釵無異】【水墨注:香菱原是甄家之后英莲,后被贾雨村乱断葫芦案判给薛家为奴,但其根与正十二钗一样】【至真斋主点评:羲皇上人也同时点明甄士隐的汉族身份和香菱的根基】【蒙側:伏筆】【水墨注:为香菱入大观园学诗一节伏笔】每日只以觀花修竹,酌酒吟詩為樂,倒是神仙【列夾:微露】【水墨注:作者所处地域金陵,时代明清易代,归隐生活,作者擅诗,皆微微透露】一流人品。只是一件不足:如今年已半百,膝下無兒,【戚夾、甲側:所謂美中不足也】只有一女【水墨注:喻无儿承继家业。是自谓是羲皇上人的诗人陶渊明在晋宋易代之际,在《与子俨等疏》中用平易浅显的语言述说自己的思想和人生态度,还告诫儿子们要互相友爱,期望儿子们也能按照他的理想和做人的准则生活下去。作品写‘膝下无儿’,批‘美中不足’,是喻归隐生活无可继。】,乳名英蓮,【甲戌側:設云應憐也】【蒙夾:欲法應憐也】【水墨注:身世遭遇,诚为可怜。寓明清易代,遗民士族之后沦为薛家(清)之奴,忘记了家乡父母】年方三歲。
【水墨注:此段描绘作者隐去的真事,提示了作者家处姑苏(古称吴),是书宦之家,曾入朝为官,后弃官过着隐居生活,善于作诗,过着如陶渊明一样的日子】
【至真斋主点评:作者写甄士隐羲皇上人式的悠闲幸福的生活,意在为不久后“烟消火灭”的悲惨生活做铺垫。悲剧就是要把美好的事物撕碎给人看,是谁制造了甄士隐的悲剧?是隔壁的葫芦庙,那么葫芦庙的设计就有影射意义】
【水墨隐笔:
按作者《石头记》上所写:
当时天下战乱,西北有流寇,东北有清兵,在金陵(南直隶)姑苏一带,是明朝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这金陵一带之外有个街巷,住着一些势利欲投清的糊涂人。这些糊涂人旁边住着一个归隐的乡宦(作者自己),叫甄士隐(自云废人,亦归隐之士)。甄士隐不甚富贵,在当地也算有点声望(作者原有点声望)。因作者不以功名为念,过着陶渊明一般的日子,每天只是观花修竹、酌酒吟诗。
作者过着神仙一般的归隐日子,只是美中不足,膝下无儿。
吴伟业(明朝万历三十七年,西元1609生。于1662生吴璟,1663年生吴暽,1664年生吴暄)作者是娄东诗派的创始人,于明清易代归隐之时(西元1640-1645),年近半百,膝下无子。甄士隐的故事是作者隐笔记录其家事。
只有一女,乳名英莲。
膝下无儿原是真事,喻意当时作者之归隐生活终无人为继,故曰美中不足。
又作者憎男子污浊,故以女子英莲,寓如作者这类人的后裔,寓意‘诚应可怜’。
 
水墨评:
此段时作者隐笔所写的真事,家事,记录了作者归隐生活时的情形,及当时的世态人情,有很多势利欲投清的糊涂人。】
 【至真斋主点评:甄士隐是作者虚构的一个生活在南方富庶之地的致仕乡宦典型人物,礼仪之邦之深明礼义之人却与葫芦庙(谐音“糊涂庙”、“胡虏庙”)为邻,与不管黄道黑道之无礼之人打交道,于是悲剧就产生了。】
一日,炎夏永晝。【甲戌側:熱日無多】【水墨注:喻冷(清)渐至】士隱於書房閑坐,至手倦拋書,伏幾少憩,不覺朦朧睡去。夢至一處,不辨是何地方。忽見那廂來了一僧一道,【甲戌側:是方從青埂峰袖石而來也,接得無痕】【水墨注:作者自比僧道,将自己化为通灵玉,带入自己曾经的梦幻(明清易代之际),从自己梦境中衔接,显得没有痕迹。一僧一道是作者真相,顽石是作者自喻,僧人幻顽石为通灵玉,是作者借通灵幻笔说事,回忆真事,将通灵玉带入作者曾经历的梦幻,是作者回忆幻事的衔接处。】且行且談。
【水墨隐笔:
明将亡,清渐至之时,作者写自己做了个梦,在梦里见僧道二人(作者将来的自己)。
引出下文谈‘蠢物’‘历幻’‘因果’‘风流’‘造劫’。
 
水墨评:
蠢物:作者曾经的自己
僧道:作者将来的自己
引出下文,将作品本旨暗示给读者,故‘甄士隐梦幻识通灵’是本旨。】
 
只聽道人問道:“你攜了這蠢物,意欲何往?”那僧笑道:“你放心【列側:何心哉】【水墨注:这通灵宝玉(华夏玉玺)不能乱投胎,道人不放心,故有是问。僧人欲放其心,故将还泪之原委道明】,如今現有一段風流公案正該了結,這一干風流冤家,尚未投胎入世。趁此機會,就將此蠢物夾帶於中,使他去經歷經歷。”那道人道:“原來近日風流冤孽又將造劫曆世去不成?【蒙側:苦惱是造劫曆世,又不能不造劫曆世,悲夫】【水墨注:运生世治,劫生世危,‘又将’二字透露出兴衰回环,难逃理运之数,故而苦恼,但又避不掉此苦恼】但不知落於何方何處?”【水墨注:投胎入贾家,于后文引出国事】
【水墨隐笔:
作者说(道人问):带了这蠢物(欲补天的石头,曾经哀号无才补天的自己)去哪里呢?
作者笑道(僧笑道):放心,如今有个公案该了解,这一干清人流寇冤家尚未投胎下世去明朝,就趁这个机会,把这蠢物夹带于中,让他经历经历(享受红尘乐事荣华富贵)。
作者说(道人道):原来近日这干风流冤孽(清人流寇)将造劫历世去不成?但不知落在哪里?】
 
水墨评:
风:清人,清朝。
流:流寇,贼寇。
造劫:造劫生事,劫生世危。(对应后文正邪二赋之论,运生世治、劫生世危。)
以‘风流公案’喻清人流寇造劫生事,劫生世危。】
 【至真斋主点评:“风流公案”正解。】
那僧笑道:“此事說來好笑,竟是千古未聞的罕事。只因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畔,【列側:真真奇案】【甲戌側:妙!所謂三生石上舊精魂也。】【甲戌眉:全用幻。情之至,莫如此。今采來壓卷,其後可知】【水墨注:‘绛珠还泪之奇案’典出‘三生石上舊精魂’。出处:圆观者,大历末,洛阳惠林寺僧。能事田园,富有粟帛。梵学之外,音律贯通。时人以富僧为名,而莫知所自也。李谏议源,公卿之子,当天宝之际,以游宴歌酒为务。父□居守,陷于贼中,乃脱粟布衣,止于惠林寺,悉将家业为寺公财。寺人日给一器食一杯饮而已。不置仆使,绝其知闻【水墨注:以‘避乱归隐’喻‘作者避世’;以‘李源’喻‘神瑛’(作者);以‘天宝(胡乱)之际’喻‘明清之际’】。唯与圆观为忘言交【水墨注:以‘圆观’喻‘绛珠’(崇祯);以‘李源圆观忘言交’喻‘神瑛绛珠真知己’,又喻‘作者感崇祯知音’。】,促膝静话,自旦及昏。时人以清浊不伦,颇招讥诮。如此三十年。二公一旦约游蜀州,抵青城峨嵋,同访道求药【水墨注:喻‘空空道人’求访济世之药。圆观欲游长安,出斜谷;李公欲上荆州,出(‘出’字原缺,据明抄本补。)三峡。争此两途,半年未诀。李公曰:‘吾已绝世事,岂取途两京?’【水墨注:喻‘作者’已归隐绝世,不入仕故不入京】圆观曰:‘行固不由人,请出从三峡而去。’遂自荆江上峡。行次南洎,维舟山下。见妇女数人,鞗达锦铛,负瓮(‘瓮’原作‘人’,据明抄本改)而汲【水墨注:喻‘女真’】。圆观望而泣下曰:‘某不欲至此,恐见其妇人也。’李公惊问曰:‘自此峡来,此徒不少,何独泣此数人?’圆观曰:‘其中孕妇姓王者,是某托身之所。逾三载,尚未娩怀,以某未来之故也。今既见矣,即命有所归。释氏所谓循环也。’【水墨注:‘鞗达汲水称王之妇’喻‘清之王、女真王’;故‘圆观命归’如佛法所说之轮回,是喻明清易代如盛衰回环】谓公曰:‘请假以符咒,遣某速生。少驻行舟,葬某山下。浴儿三日,亦访临。若相顾一笑,即其认公也。更后十二年,中秋月夜,杭州天竺寺外,与公相见(‘公相见’原作‘相见公’,据明抄本改。)之期也。’李公遂悔此行,为之一恸【水墨注:‘李源后悔恸哭’,喻‘作者(吴梅村)恸哭君王殉国身死’】。遂召妇人,告以方书。其妇人喜跃还家,顷之,亲族毕至。以枯鱼酒献于水滨,李公往为授朱字,圆观具汤沐,新其衣装。是夕,圆观亡而孕妇产矣。李公三日往观新儿,襁褓就明,果致一笑。李公泣下,具告于王。王乃多出家财,厚葬圆观【水墨注:喻国祚移】。明日,李公回棹,言归惠林。询间观家,方知已有理命。【水墨注:归隐佛寺询观家方知已有理命,如作者自修通灵悟空,又如荣宁二公告警幻仙子语‘奈运终数尽不可挽回者’】后十二年秋八月,直诣余杭,赴其所约。时天竺寺,山雨初晴,月色满川,无处寻访。忽闻葛洪川畔,有牧竖歌竹枝词者,乘牛叩(‘叩’原作‘叱’,据明抄本改。)角,双髻短衣,俄至寺前,乃圆观也。李公就谒曰:‘观公健否?’却问李公曰:‘真信士矣。与公殊途,慎勿相近【水墨注:喻王祚已移,勿接近】。俗缘未尽,但愿勤修,勤修不堕,即遂相见。’【水墨注:‘俗缘未尽’喻‘女真气数未尽’;‘但愿勤修,勤修不堕’喻‘修齐治平,勿堕声色之幻’,‘既遂相见’喻‘水满则溢’补天之时遂能相见】李公以无由叙话,望之潸然。圆观又唱竹枝,步步前去。山长水远,尚闻歌声,词切韵高,莫知所谓【水墨注:喻‘绛珠还泪’人莫知所寓】。初到寺前歌曰:‘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水墨注:喻‘神瑛’‘绛珠’原是缘定三生之旧精魂,前生是知己,今生是知己,来生仍然是知己,‘赏风吟月不要论’喻‘不必论明月清风的兴替’】。惭愧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水墨注:喻失玉(失去华夏皇权)归隐(避世)后的‘神瑛’(遗民),如约去寻访已故的知己‘绛珠’,令‘绛珠’惭愧,‘绛珠’虽形已不在(明亡),灵性(华夏皇权)却长存】又歌曰:‘身前身后事茫茫【水墨注:如石头记作者偈云是身前身后事】,欲话因缘恐断肠【水墨注:如果道明‘绛珠情情与神瑛侍者’来由原委,恐痛断肝肠】。吴越溪山寻己遍,却回烟棹上瞿塘【水墨注:寻遍吴越溪山已经找不到‘绛珠’的身影,‘神瑛(遗民)’回望‘绛珠’曾逝去(明亡)的地方】。’后三年,李公拜谏仪大夫,二年亡。】
【水墨注:把神瑛绛珠之姻缘,同李源与圆观之事,作对比。则神瑛、绛珠缘定三生,及还泪之说的寓意便全部幻化隐喻出来,故批‘全用幻’。
若领悟将‘神瑛绛珠之情’幻化作‘李源与圆观之事’,则情之极至,莫能如此,故其隐喻便透露作品立意本旨,亦是书中最佳压卷之作。
故第一回回目后,有批语提醒作者眼目,用‘梦’‘幻’处,是立意本旨,原因在此。
故石头记原是给遁入佛道或终身不仕归隐的遗民看的。】
故下文僧道对话所谓‘渡化’,其幻笔的寓意便暗示出来:
抄传石头记的空空道人(遗民),化作情僧,欲渡化遭遇不幸的英莲(华夏后人),是欲拯救将成为薛家(清)之奴的华夏后人。僧人言‘有命无运,累计爹娘’,是明知士隐不舍,渡化不成,是理运之数,故而大哭,留谶言给士隐。
跛足道人(遗民)后来唱好了歌(喻奔忙于功名利禄、封妻荫子的浮生),是警示仕清的遗民。时士隐投了封肃(喻作者失节仕清),清以功名利禄封妻荫子招抚遗民入仕为官。士隐顿悟破足道人好了歌的寓意,解好了歌随道人而去,是寓作者自渡,弃官归隐。作者在作品幻化破足道人渡化士隐,是渡化入仕仕清的遗民,勘破功名虚幻,弃官归隐。
破足道人(作者遗民)拿风月宝鉴(石头记)去幻境(明朝)渡化贾瑞(儒之后,明朝一些未得功名之儒人,痴迷色幻,是贾瑞(天祥),喻非祥瑞之兆)。
贾瑞谋凤姐之色,喻无功名之儒谋王,被凤姐哄骗挨冻泼粪讹银,是喻官场斗争。
贾瑞正照石头记见凤姐(喻作品正面士族痴迷的声色之幻),反照石头记见骷髅(喻作品反面明清易代可怕的杀戮死亡)。故后文批:好知青冢骷髅骨,便是红楼掩面人。
贾瑞明知石头记背后警示的骷髅血腥,却依旧选择声色之幻而死。故后文批:贾瑞亦属求仁得仁,喻贾瑞自寻死路。
僧人渡化英莲而未成, 士隐未舍出,是写幻境中的真事,故后文批:如果舍出,则不成幻境矣。不得不写,是喻表明僧人幻化情僧在作品里的寓意。
道人渡化士隐而成,士隐弃封肃家,亦是幻境中的真实,喻作者弃官归隐,故后文写士隐抢了褡裢,同道人而去。
有絳珠【甲戌側:點“紅”字。細思“絳珠”二字豈非血淚乎】草一株【蒙夾:點“紅”字。細思“絳珠”二字豈非血淚乎】【水墨注:亡国血泪幻化】,時有赤瑕【蒙夾:按“瑕”字本注:玉小赤也,又玉有病。以此命名恰極。“紅”字“玉”字二】【甲戌側:點“紅”字“玉”字二】【甲戌眉:按“瑕”字本注:玉小赤也,又玉有病也。以此命名恰極】【水墨注:‘绛珠’点‘红’字;‘赤瑕’点‘玉’字。绛珠喻亡国血泪,草木喻人,绛珠草喻亡国血泪之人。传国玉玺于王莽篡汉时,被摔而残缺一角,以金镶之,遂有瑕,故批此名恰极】宮神瑛【甲戌側:單點“玉”字二】侍者【水墨注:赤瑕宫喻华夏皇权,‘神瑛’再次单点‘玉’字。侍者,是佛门衣钵继承人,喻华夏皇权的继承人】,【至真斋主点评:“赤瑕宫”影射明皇宫紫禁城,神瑛侍者寓华夏皇权继承人,贾宝玉的身世代表性就明了了,也就知道了本书的深刻立意】日以甘露灌溉,這絳珠草便得久延歲月。後來既受天地精華,複得雨露滋養,遂得脫卻草胎木質,得換人形,僅修成個女體【水墨注:是幻笔,花草树木幻化为人,喻是秦汉以来受天地精华雨露滋养的华夏人】,終日游於離恨天外,饑則食蜜青果為膳,渴則飲灌愁海水為湯。【水墨注:王朝兴替之时,华夏人则游于离恨天外,饥则觅情,渴则饮愁】【甲戌側:飲食之名奇甚,出身履歷更奇甚,寫黛玉來歷自與別個不同】【水墨注:三生石畔前缘定,黛玉出身是华夏人,与别个不同,是指与宝钗来历不同。宝钗是雪国人,吃花木之蕊而作的冷香丸】【至真斋主点评:作者开篇把甄士隐、贾宝玉、林黛玉的身世交代清楚,与日后薛家比照】只因尚未酬報灌溉之德,故其五內便鬱結著一段纏綿不盡之意。【甲戌側:妙極!恩怨不清,西方尚如此,況世之人乎?趣甚警甚】【水墨注:绛珠与神瑛是三生前定的情缘,前生,今生,来生都缠绵不尽。趣在前生,警在今生,旨在来生】【甲戌眉:以頑石草木為偶,實歷盡風月波瀾,嘗遍情緣滋味,至無可如何,始結此木石因果,以泄胸中悒鬱。【水墨注:以顽石草木,寓写明清易代,缘定前生,因情之至(痴情华夏天下),又无可奈何(无能再见华夏天下),故借‘木石因果’宣泄胸中愁闷忧郁】古人之“一花一石如有意,不語不笑能留人”,此之謂也【水墨注:语出刘长卿《戏赠干越尼子歌》。刘长卿,宣城人(宣城于明属南直隶),工于诗,长于五言,自称五言长城。唐玄宗天宝年间进士,不久爆发安史之乱,唐玄宗逃成都。唐肃宗即位时,刘被任命到苏州长洲县当县尉,不久被诬入狱,遇大赦获释后,又奉命回到苏州接受“重推”。时江南刚经历过刘展之乱,原本繁华富庶的吴郡一带变得破败萧条。安史之乱时,北方生灵涂炭,江淮以南则保持了相对的稳定。而刘展之乱是当时吴郡一带遭受的唯一一次严重战祸。此批暗示作者对比唐代诗人刘长卿,以天宝年间北方安禄山史思明之乱,对比崇祯年间北方后金与李闯之乱;以刘展之乱对比南直召祸(江南富庶一带被清兵战火摧毁)。吴梅村崇祯进士,朱由检钦点状元回乡娶亲(古谓双喜临门),名极一时,后见党争乱国,不久便辞官归隐。崇祯殉国后,恸哭,明祚南移,入仕弘光,见权臣腐败,不足二月再次弃官归隐。吴梅村是梅村诗派创始人,其经历与诗人刘长卿十分类似,故引用此句作批。是提示阅者留意作品用幻笔的写法,将花木、顽石幻化为人,又暗示作者的身份。】】【蒙側:點体處,清雅【水墨注:‘点体‘不通,如解为故作误批,谐音点题,是提醒阅者思考《石头记》石头来历寓意,方领悟作品立意本旨。为化木石为偶之行文体例笔法,则为清雅之笔】】恰近日這神瑛侍者凡心偶熾,【甲戌側:總悔輕舉妄動之意】【水墨注:总悔妄动凡心,是照应前文【那紅塵中有卻有些樂事,但不能永遠依恃,況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個字緊相連屬,瞬息間則又樂極悲生,人非物換,究竟是到頭一夢,萬境歸空。倒不如不去的好。”這石凡心已熾,那里聽得進這話去,乃複苦求再四。二仙知不可強制,乃歎道:“此亦靜極思動,無中生有之數也。既如此,我們便攜你去受享受享,只是到不得意時,切莫後悔】,寓作者自比顽石,痴迷红尘乐事(如观花修竹,酌酒吟詩等乐事),见天下将乱,众石(华夏人)都在补天救世之时,自己却归隐避祸,以为归隐如神仙的乐事可以长久,但最国家灭亡,家园被战火摧毁,虽幸免下来,却目睹无数生灵死亡,后穷困潦倒,又被迫仕清…恰应验了僧道所说:瞬息間樂極悲生,人非物換,到頭一夢,萬境歸空。故回忆幻事,总是自悔,后悔痴迷乐事,后悔自己无才,没有效众石去补天救世。】【戚序本眉:今本絳珠仙草常說“我無此水還他,若下世為人,我也同去走走一遭”云云,而上面並無神瑛下世字樣。向讀至此甚以為怪:絳珠所謂“我也同去走一遭”所“同”者為何人殊不可解,今讀原本乃知將“近日這神瑛使者凡心偶熾”一段,無端刪去,遂至文理不通如此。不能不歎原本之佳矣!此段百餘字今本無之】【水墨注:戚本眉注是否为戚蓼生批语,未可知。但批注人心领神会背后幻喻何事】乘此昌明太平朝世,意欲下凡造曆幻【甲戌側:點“幻”字】緣【水墨注:昌明太平朝世隐明朝,用幻字提醒阅者‘识梦幻’,故第一回回目处有批语提示,凡点梦、幻处,皆是提醒阅者眼目,是此书立意本旨。戚本眉注说明,此大段文字提示了作品本旨,故叹原本之佳。亦是其他钞本将此段删除的原因。】【至真斋主点评:朝代,指同一姓帝王连续继承王位的时代。“昌明太平朝世”暗藏了“明朝”俩字】,已在警幻【甲戌側:又出一警幻,皆大關鍵處】【水墨注:作者幻化为僧道,欲拯救华夏后人,又作一警幻仙子,寓意大关键处,在后回梦游太虚幻境照看。】仙子案前掛了號。警幻亦曾問及灌溉之情未償,趁此倒可了結的【水墨注:‘灌溉之情’喻‘华夏自古所承载的天恩祖德、父母教诲、师友规劝等恩德】。那絳珠仙子道:“他是甘露之惠,我並無此水可還。他既下世為人,我也去下世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淚還他,也償還得過他了。”【水墨注:绛珠为血泪幻化,觅情饮愁为生,与神瑛缘定三生,是情情】【甲戌側:觀者至此請掩卷思想,歷來小說中可曾有此句?千古未聞之奇文】【水墨注:阅者如果领会幻化之笔背后的寓意,自当认为历来小说中从未如此写作,自当是千古未见的奇作】【甲戌眉:知眼淚還債,大都作者一人耳。余亦知此意,但不能說得出】【水墨注:吴梅村曾是崇祯钦点的进士,奉旨回乡成亲,光宗耀祖,名极一时。吴梅村赖上恩,视为知音知己。崇祯殉国而死,吴梅村恸哭,几欲殉主而亡。后被迫失节仕清,悔恨一生。吴梅村死前云:忍死偷生廿载餘,而今罪孽怎消除?受恩欠债须填补,纵比鸿毛也不如。批者知道原委,但不能说破】【蒙側:恩情山海債,惟有淚堪還】【水墨注:吴梅村受皇恩为士,却无才恢复河山,欠了华夏人的债,只能用血泪写成的故事还债】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風流冤家來,陪他們去了結此案。”【甲戌側:余不及一人者,蓋全部之主惟二玉二人也】【水墨注:宝玉、黛玉缘定三生、木石前盟与还泪之事,才是作品唯一的主角,其他的风(清)流(寇)冤家等角色都不是。神瑛侍者(华夏皇权)绛珠仙子(华夏人)二者之前生、今生、来生都是天定,如‘李源’寻‘圆观’,方为情之至。故空空道人抄传去时,将作品改名为情僧录】
【水墨隐笔:
作者说(那僧笑道):此事说来欲哭(好笑),千古未闻的罕事。
只因三生石畔有个绛珠草(华夏人,作者血泪幻化),时有‘传国玉玺’宫中的神瑛侍者(华夏皇权传承人),以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修齐治平经世济民(天恩祖德,父母教诲,师友规劝)浇灌,华夏人便得以久延岁月。后幻得人形,修成个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饿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只因尚未酬报灌溉之德,故其五内便忧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
恰今日神瑛侍者(华夏皇权传承人)凡心偶炽,要去明朝造历木(华夏人)石(华夏皇权)姻缘,已在警幻仙子(作者自己)案前挂了号。
作者(警幻仙子)曾问绛珠仙子(作者血泪幻化)其情未偿,倒可趁此了结。
作者(绛珠仙子)说:神瑛侍者甘露灌溉教诲规劝之恩惠,作者本无水可还,但用(作者)一生的眼泪,也偿还得过了。
因此,作者托言风流冤家下世,记录了这段风流公案、木石因果的故事。
 
水墨评:
作者自幼受父母教诲,师友规劝,赖天恩祖德,后国破家亡,终日沉溺在亡国离黍之恨中,饿则觅情(痴情华夏),渴则饮愁(离黍愁闷)。
因作者昔日曾受皇恩,后君王殉国,国破家亡,作者无才救国,皇恩未报(负上),剃发易服(违孝),失节仕清(悖忠),故五内忧结着这段痴情(痴情华夏)。
塑造绛珠与神瑛二主角,以二者缘定三生之情,唤醒华夏人拯救华夏,故而作者用血泪写成作品,传世渡人,劝导华夏人守节归汉,勤修治学,勿再堕落声色之幻,以报天恩祖德、父母教诲、师友规劝。
绛珠仙子是血泪幻化,既是作者国破家亡的血泪,也是崇祯殉国的血泪。
神瑛侍者是作者身份的幻化,也是传国玉玺的拟人化。
 
历幻:幻化为‘传国玉玺(通灵宝玉)’的作者,随华夏皇权继承人(神瑛侍者)去明朝经历那场乐极悲生,人非物换,到头一梦,万境归空的旧事。
作者创作二人,大旨谈情。
其本旨之情:华夏皇权继承人(神瑛侍者。侍者佛门用语,喻既定而未成的继承人)与华夏人(绛珠仙子)缘定三生,神瑛绛珠情极情至。
此情是情之至、情之极。
故而后文红楼梦曲,有开辟鸿蒙,谁为情种?批语说,非作者为谁?然又非作者,乃石头耳。
 
木石姻缘因果:
因:华夏皇权继承人痴迷红尘富贵声色之幻。
果:华夏人国破家亡,以血泪还债。
因华夏皇权持有人忘了修齐治平,经世济民,都沉溺于富贵荣华声色之幻,而至邪气滋生,国运衰微,乃至子孙不肖,与流寇相连,勾结清人,自杀自灭,最终国破家亡、白骨如山。
此结果源自华夏皇权持有人凡心偶炽,痴迷富贵声色,故而风流冤孽下世历劫,实起因子孙不肖而予风流冤孽可趁之机。故批语说,总悔轻举妄动之意。与警幻劝宝玉处批语‘是自悔之意’,缘出一意。】

【至真斋主点评:作者在本段交代了甄士隐的身世乃是华夏后裔,致仕乡宦。身在富庶之地、礼仪之邦,深明礼义,乐善好施。也同时铺垫了英莲的出身及后文的慕雅学诗,与同样华夏族的黛玉等人雅集。甄士隐归隐后本来过着悠闲幸福的生活,与“葫芦庙”为邻埋下祸根,尚不知与“葫芦庙”里不知礼仪,不管黄道黑道之人打交道之凶险。甄士隐的状况是明末华夏人对当时险恶时局的总体糊涂认知。赤瑕宫是明皇宫紫禁城的意象符号。神瑛侍者是华夏皇权未来继承人的意象符号。受甘露灌溉、沐浴皇恩的绛珠草是有感恩心理不忘祖宗的华夏人和作者的意象符号。这也是作者设计“木石前盟”的用意。读懂了这些意象符号才能深悟《红楼梦》主旨立意。】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