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至真斋主点评《千湖水墨全解红楼梦》  

2017-03-10 18:46:27|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至真斋主点评《千湖水墨全解红楼梦》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连载五:第一回)

【至真斋主点评:风月有如下意思:1)、清风明月。泛指美好的景色。(唐)吕岩 《酹江月》词:“倚天长啸,洞中无限风月。” 2)、闲适之事。《梁书·徐勉传》:“常与门人夜集,客有虞暠求詹事五官, 勉正色答云:‘今夕止可谈风月,不宜及公事。’故时人咸服其无私。” 3)、指男女情爱之事。《醒世恒言·卖油郎独占花魁》:“俞太尉是七十岁的老人家,风月之事,已是没分。”4)、指声色场所。5)、风骚、风情。《金瓶梅词话》第一回回目:“景阳冈武松打虎,潘金莲嫌夫卖风月。”6)、指嫖妓。(元)武汉臣《玉壶春》楔子:“小官赴京,路从此过,闻知兄弟在於此处风月。”7)、指艺人。《水浒传》第六一回“吴用智赚玉麒麟 张顺夜闹金沙渡”,形容燕青:“仪表天然磊落,梁山上端的夸能。伊州古调,唱出绕梁声。果然是艺苑专精,风月丛中第一名。”8)、指妓女。孔尚任《桃花扇·传歌》:“妾身姓李 ,表字贞丽 ,烟花妙部,风月名班。”《石头记》这段情节借甄士隐梦境记述神瑛侍者和绛珠草木石前盟,从情节看“风月”的表面意思是指“男女情爱”,而僧人却说:“想这一干人入世,其情痴色鬼,贤愚不肖者,悉与前人传述不同矣。”那么《石头记》的“风月”故事到底有什么不同?熟不知在明遗民诗文中“风月”还有隐喻,“风”隐喻大清,“月”隐喻大明。吕留良《述怀》:“清风虽细难吹我,明月何尝不照人。寒冰不能断流水,枯木也会再逢春。”王夫之拒受清廷官员礼物,并写了一副对联,以表自己的情操:“清风有意难留我,明月无心自照人。”钱谦益《后秋兴之十三》:“海角崖山一线斜,从今也不属中华。更无鱼腹捐躯地,况有龙涎泛海槎?望断关河非汉帜,吹残日月是胡笳。嫦娥老大无归处,独倚银轮哭桂花。”徐骏是雍正时期庶吉土。徐乾学之子,顾炎武的甥孙。雍正八年(1730),徐骏在奏章里,把“陛下”的“陛”字错写成“狴”字,雍正马上把徐骏革职。复又查抄徐家,在徐骏的诗集里找出了如下诗句:“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明月有情还顾我,清风无意不留人”。雍正认为其存心诽谤,依大不敬律斩立决。可见“清风”与“明月”的特殊含义清朝皇帝和文人们都知道。吴雪松有专门文章论述《红楼梦》如下特殊词汇有隐喻:“春”、“秋”、“红”、“绿”、“月”、“风”、“玉”、“金”、“花”、“雪”。当今《红楼梦》研究者和红迷们如果不知道这些词汇的隐喻就不知道本书真正的立意主旨,研红即便皓首白头,也不解其中味。】

那道人道:“果是罕聞,實未聞有還淚之說。【列側:好】【蒙側:作想得奇】【水墨注:心领神会故有此批】想來這一段故事,比歷來風月事故更加瑣碎細膩了。”

那僧道:“歷來幾個風流人物,不過傳其大概以及詩詞篇章而已,至家庭閨閣中一飲一食,總未述記。再者,大半風月故事,不過偷香竊玉、暗約私奔而已,並不曾將兒女之真情發洩一二。【蒙側:所以別致】【水墨注:如作者化为石头对空空道人批陈词旧稿处所言。又提示其他小说里的‘风流’是指‘诗词篇章’,而石头记里的‘风流’别有寓意(风喻清,流喻寇)。其他小说里的‘风月’指‘男女偷香窃玉暗约私奔’,而石头记里的‘风月’别有寓意(风喻清,月喻明)。其他小说里的‘情’指的男女之情,而石头记里的‘情’别有寓意(绛珠对神瑛之情喻华夏人对华夏皇权缘定三生之情),是作者发泄的‘儿女真情’。又石头对空空道人说,这部故事乃取事说情说理,情又寓理数运数,后文英莲处有批语明示。僧人说这一段幻事是因还泪,又批驳旧稿,提示阅者假语‘风流风月’托言的寓意。批者领会其意,作者用笔别致,与旧稿不同,故作此批。】,想這一干人入世,其情癡色鬼,賢愚不肖者,悉與前人傳述不同矣。”【水墨注:梦幻故事里的一干人,皆有所寓,情、痴、色、鬼、贤、愚、不肖都寓意着不同的人物,与旧稿小说不同。】【至真斋主点评:《红楼梦》中一干人“情痴色鬼,贤愚不肖”是上升到家国层面的,而非一家一事,儿女情长。】

【水墨隐笔:

作者说(道人):果是罕闻,实未听有还泪之说。想来这一段故事,比历来风月故事更加细腻琐碎了。

作者说(僧):历来几个风流人物,不过传大概及诗词篇章而已,至于家庭闺阁饮食总为记述。再者,大多风月故事,不过偷香窃玉暗约私奔而已。并未曾将儿女之真情发泄一二。这一干入世的情痴色鬼,贤与不肖,与别的风月故事不同。

 

水墨评:

风:清。

月:明。

记录明清易代之时,各类贤愚不肖之人,情痴色鬼之人,并将华夏儿女之真情发泄。】

 

那道人道:“趁此何不你我也去下世度脫【蒙側:度脫,請問是幻不是幻】【水墨注:作者借僧道之幻身,幻为顽石,记录幻事,如何度脱曾经旧事中的人物?实际提醒阅者留意后文僧道所渡化之人物寓意,方能领悟作者作书之旨,幻中的人物已经逝去,无法渡化,实欲渡化后世人,故批发问,是幻不是幻?】【至真斋主点评:僧道实乃度脱不解本书立意之人】幾個,豈不是一場功德?”那僧道:“正合吾意,你且同我到警幻仙子宮中,將蠢物交割清楚,待這一干風流孽鬼下世已完,你我再去。【蒙側:幻中幻,何不可幻?【水墨注:作者后来作书时,自己幻化为僧道,去了过去自己曾经的梦幻中,是谓幻中幻,幻事的结局不可换。】情中情,誰又無情?【水墨注:在明清易代的情理故事中言神瑛绛珠之情,谁是无情之人?阅者看清】不覺僧道亦入幻中矣【水墨注:作者回到自己梦幻中了如今雖已有一半落塵,然猶未全集。”【甲戌側:若從頭逐個寫去,成何文字?石頭記得力處在此。丁亥春【水墨注:如果等逐个下世完,等集全了再去渡化,则行文死板,石头记笔法得力处在此,丁亥康熙46年,西元1707】【庚寅側:若從頭逐個寫去,成何文字,石頭記得力處在此。丁亥春脂硯】【水墨注:脂砚斋,丁亥春落笔,康熙46年,西元1707若庚寅此批落款人不误,对照【靖眉(墨):前批知者: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痛杀】批文,则可推断,脂砚斋逝于丁亥年(西元1707)春夏之交。水墨注:从批书人落款习惯看,丁亥春似畸笏叟落款风格,畸笏叟是最后离世的批书人,从‘甲申八月泪笔’批语看,或是脂砚斋回忆甲申国难,批书时不觉泪亦待尽】

道人道:“既如此,便隨你去來。”

【水墨隐笔:

作者说(道人):何不去梦幻里度脱几个,岂不是一场功德。

作者说(僧):正合吾意,先去警幻(作者)那里将蠢物交待清楚,待风流孽鬼下世已完再去。如今虽有一半,然未集全。

作者说(道人):如此,便随你去来。

 

水墨评:

作者把自己幻化成多个角色写入作品里。

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是真像,

癞头僧跛足道是幻像,

警幻仙子是幻像,

用儒(警幻)释(茫茫大士)道(渺渺真人)三教之人,去明朝旧事里拯救(渡化)那些人。

警幻:拯救华夏皇权继承人,渡化贾宝玉未成,宝玉最终国破家亡,沦为乞丐。

茫茫大士(癞头僧):拯救华夏人被愚被奴的后裔,渡化甄英莲未成,香菱最终死于薛家。

渺渺真人(跛足道):拯救华夏未入仕之读书人,渡化贾瑞未成,贾瑞痴迷色幻自亡。

渺渺真人(跛足道):拯救遗民士族,渡化甄士隐成功,作者自渡渡人。】

 

卻說甄士隱俱聽得明白,但不知所云“蠢物”系何東西。遂不禁上前施禮,笑問道:“二仙師請了。”那僧道也忙答禮相問。士隱因說道:“適聞仙師所談因果,實人世罕聞者。但弟子愚濁,不能洞悉明白,若蒙大開癡頑,備細一聞,弟子則洗耳諦聽,稍能警省,亦可免沉淪之苦。”【水墨注:梦幻识通灵是本旨,提醒阅者留意‘蠢物’是何物,‘因果’是何事。对照前后文,知蠢物托言通灵宝玉,实指和氏璧传国玉玺,寓华夏皇权之印。因果寓意,绛珠神瑛缘定三生,神瑛侍者凡心偶炽是因(华夏皇权传承人痴迷声色之幻是因),绛珠仙子还泪是果(华夏人亡国血泪是果)。甄士隐(梦幻旧事中的作者)期望僧道(万境归空后的作者)能道破原委,以警省自己,脱离沉沦之苦。】

二仙笑道:“此乃玄機不可預泄者。到那時不要忘了我二人,便可跳出火坑矣。”【水墨注:如若预泄,何来沉沦之苦?是倒叙回忆梦幻之事,其事不可更改,恰如玄机不可预泄之理。】

士隱聽了,不便再問。因笑道:“玄機不可預泄,但適云“蠢物”,不知為何,或可一見否?”【水墨注:僧人幻化美玉,甄士隐梦幻识玉,比通灵金莺微露意,分数次将其来历展现于阅者眼目,是提醒阅者留意其寓意,又不肯如开闸泄洪,令文笔精华一泄无余。】

那僧道:“若問此物,倒有一面之緣。”【水墨注:吴梅村中进士,入仕为官,是否见过明朝玉玺,未可知。‘一面之缘’,欲示而未明示,在于道明此物来由,让阅者留意。又喻作者曾经有补天救世的机会,但无才补天,故只一面之缘】說著,取出遞與士隱。士隱接了看時,原來是塊鮮明美玉,上面字跡分明,鐫著“通靈寶玉”四字,【甲戌側:凡三四次始出明玉形,隱屈之至】後面還有幾行小字。正欲細看時,那僧便說已到幻境,【甲戌側:又點“幻”字,云書已入幻境矣】【水墨注:是通灵宝玉随神瑛侍者去幻境下凡,进入回忆明朝的幻世】【蒙側:幻中言幻,何等法門】【水墨注:在昔日作者的梦幻里写幻化的明朝旧事,是何等笔法】便強從手中奪了去,與道人竟過一大石牌坊,上書四個大字,乃是“太虛幻境”。【甲戌側:四字可思】兩邊又有一幅對聯,道是:【蒙雙行夾:無極太極之輪轉,色空之相生,四季之隨行,皆不過如此】【水墨注:道为无形事物。道大而虚静,无形事物总和之大为虚静,谓大虚,即太虚,道大而虚静。有形万物自生独化的直接动因既不是无形空间,也不是有形万物自身。无形世界太虚不是有形万物生化的主宰,而是为有形万物生化提供了运通场所。有形万物在无形太虚中承载,由‘玄应之理’‘冥运之数’,使事物从无到有,从有到无,即‘造之非我, 理自玄应,化之无主, 数自冥运’。夫有必始于无,故太极生两仪也。太极者,无称之称,不可得而名。取其有之所极,况之太极者也。是为‘无极太极之轮转’】【水墨注:色:有形万物的存在。空:无形万物的总和,是色空相生。如四季变化,道理相通。】【至真斋主点评:“无极”:是指空性圆满,出自《道德经》,也指一种古代哲学思想,指称“道”的终极性的概念。无边际,无穷尽,无限,无终。《老子?二十八章》:“复归于无极。”《庄子?逍遥游》:“吾惊怖其言犹河汉而无极也。”“太极”:即是阐明宇宙从无极而太极,以至万物化生的过程。其中的太极即为天地未开、混沌未分阴阳之前的状态。《庄子》:“大道,在太极之上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后见于《易传》:“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甲夾:疊用真假有無字,妙】【水墨注:提醒阅者进入幻境,参悟所写幻事,须效参玄悟道之法,叠用真假有无,即以贾作甄时,甄事亦是贾事。假无处在真有处。】【至真斋主点评:此对联提醒读者识别本书哪些为“真”——史实,即“真事隐去”;哪些为“假”——表面假托的故事,即“假语村言”】

【水墨隐笔:

作者幻化为僧道二仙,与曾经的自己(甄士隐)对话,将‘蠢物’来由,‘因果’所寓,告知阅者。并为后文宝玉游太虚幻境处作伏笔。】

 

士隱意欲也跟了過去,方舉步時,忽聽一聲霹靂,有若山崩地陷【水墨注:截住梦幻里的贾事,继续写甄事,山崩地陷,喻崇祯亡国】。士隱大叫一聲,定睛一看,【蒙側:真是大警覺大轉身】只見烈日炎炎,芭蕉冉冉,【甲戌側:醒得無痕,不落舊套】所夢之事便忘了對半。【甲戌側:妙極!若記得,便是俗筆了】【水墨注:既是俗笔,也不成作者回忆的真事】【至真斋主点评:只有耳边一声霹雳,眼前山崩地陷才醒悟,世人大多如此,当然也有依然沉睡不醒者,此类人连佛祖都无法度化他。】

【水墨评:

是梦幻中(旧事里)的梦醒了,截住将来要记述的贾事(明朝国事),回到甄事(作者家事),继续行文。】

 

又見奶母正抱了英蓮走來。士隱見女兒越發生得粉妝玉琢,乖覺可喜,便伸手接來,抱在懷內,闘他頑耍一回,又帶至街前,看那過會的熱鬧。方欲進來時,只見從那邊來了一僧一道,【甲戌側:所謂“萬境都如夢境看”也【水墨注:作者写此段时,万境已归空,回忆此段,如历梦境,故批那僧則癩頭跣腳,那道則跛足蓬頭,【甲戌側:此則是幻像【水墨注:僧道本是作者自己,是幻化后的形容】】【至真斋主点评:在仙界僧道丰神迥别是本相,在世间僧道癞头跛足是幻象,寓世人和清人戕害中华灿烂文化,污名人间正道】瘋瘋癲癲,揮霍談笑而至。及至到了他門前,看見士隱抱著英蓮,那僧便大哭起來,【甲戌側:奇怪!所謂情僧也【水墨注:作者情之至,欲在梦里渡化不幸之华夏后人,唤醒绛珠草对神瑛侍者的来生之情(喻华夏人以后的华夏皇权)】又向士隱道:“施主,你把這有命無運,累及爹娘之物,【列側:瘋則瘋矣,而語言實有深長意味】【水墨注:有命,华夏人与华夏皇权缘定三生,来生的情缘是前定,故英莲喻‘有找回此情之使命的华夏后人’,但梦幻里,其运数已终,最终流落薛家(喻清)为奴,成了呆香菱(被愚被奴之华夏人),忘记了父母家乡,累及爹娘祖宗】【至真斋主点评:有命者,英莲们乃大顺正裔;无运者,华夏政权丢失,英莲们惨遭屠戮奴役】抱在懷內作甚?”【甲戌眉:八個字屈死多少英雄?屈死多少忠臣孝子?屈死多少仁人志士?屈死多少詞客騷人?今又被作者將此一把眼淚灑與閨閣之中,見得裙釵尚遭逢此數,況天下之男子乎?看他所寫開卷之第一個女子便用此二語以定終身,則知托言寓意之旨,誰謂獨寄興於一“情”字耶!武侯之三分,武穆之二帝,二賢之恨,及今不盡,況今之草芥乎?家國君父事有大小之殊,其理其運其數則略無差異。知運知數者則必諒而後歎也】【水墨注:明点‘情’之寓意,照应木石前盟。历史上诸葛亮力图恢复汉室,岳飞誓师恢复河山,二贤遗恨,皆是情至之人,历史上情至于华夏天下之人,又有多少屈死的英雄,又多少屈死的忠臣孝子,又有多少屈死的仁人志士,又有多少的词客骚人。如今,有被作者用一把辛酸血泪写成了此书。裙钗本无男女之别,第一个裙钗,便用有命无运累计爹娘,定下终身。人,理运如此,家,理运如此,君王,理运亦如此,国,理运亦如此。是谓知运数者必心领神会而感叹。】【至真斋主点评:“武侯之三分,武穆之二帝,二賢之恨,及今不盡,況今之草芥乎?”点明本书立意是华夏江山如何丢失。“家國君父事有大小之殊,其理其運其數則略無差異。”点明本书写作手法是以家喻国】士隱聽了,知是瘋話,也不去睬他。【水墨注:曾经的作者以为明清易代,自己亦能避祸归隐,过自己的隐居日子。又将刚才梦里故事忘了对半,即便有慧根,也难舍独女,故当僧人疯话,不理睬】那僧還說:“舍我罷,舍我罷!”士隱不耐煩,便抱女兒撤身要進去,【蒙側:如果舍出,則不成幻境矣。行文至此,又不得不有此一語】【水墨注:如果曾经的作者真的舍出,那还叫梦幻里的真事么?故而,回忆真事情景,别有所寓,不得不这么写】那僧乃指著他大笑,口內念了四句言詞道:

慣養嬌生笑你癡,【甲戌側:為天下父母癡心一哭】

菱花空對雪澌澌。【甲戌側:生不遇時。遇又非偶】【至真斋主点评:花被雪摧残,寓汉人被清人欺凌】

好防佳節元宵後,【甲戌側:前後一樣,不直云前而云後,是諱知者】【水墨注:乙酉(西元1645)元宵后,弘光亡,南直隶召祸,烟消火灭。元宵节前,甲申(西元1644)三月十九崇祯殉国,已亡。故前后一样。如云元宵节前,恐知情者忌讳谓其早亡,故云后】

便是煙消火滅時。【甲戌側:伏後文】【水墨注:喻明灭】【至真斋主点评:“烟消火灭”:烟云消散,火光熄灭。比喻被消灭干净。在此处指明亡。】

士隱聽得明白,心下猶豫,意欲問他們來歷。只聽道人說道:“你我不必同行,就此分手,各幹營生去罷【水墨注:各自去渡化那几个人的营生】。三劫後,【甲戌眉:佛以世謂“劫”,凡三十年為一世。三劫者,想以九十春光寓言也】我在北邙山等你,會齊了同往太虛幻境銷號【水墨注:九十年后,昔日梦幻里的神瑛侍者(遗民)及绛珠、一同历幻的风流孽鬼都将离世,回归太虚幻境。北邙山,自古帝王将相墓冢之地。提示阅者,下世之人皆是帝王将相等所幻化】。”【至真斋主点评:主要人物原型和影射都是明末有名人物,在90年间他们将纷纷离世。】那僧道:“最妙,最妙!”

說畢,二人一去,再不見個蹤影了。士隱心中此時自忖:這兩個人必有來歷,該試一問,如今悔卻晚也。

【水墨评:

作者化为僧道渡化明朝旧事里的华夏后人,未成,用谶言预警曾经的自己,亦未成。故而后文皆是理运之数。士隐性虽灵,虽有宿慧,但忘了梦幻二仙,为后文随道人归隐伏笔。】

 

這士隱正癡想【水墨注:回忆刚才之梦么?】,忽見隔壁【甲戌側:“隔壁”二字極細極險,記清】【水墨注:隔壁胡虏,故极险的用语】【至真斋主点评:明与清为邻极险】葫蘆廟內寄居的一個窮儒,姓賈名化,【甲戌側:假話。妙】【蒙夾:假語也】表字時飛【蒙夾:實非也】【甲戌側:實非。妙】別號雨村【庚寅側:愚蠢也【水墨注:见第二回智通寺,雨村非大彻大悟,实愚蠢】】【甲戌側:雨村者,村言粗語也。言以村粗之言演出一段假話也】者走了出來。這賈雨村原系胡州【甲戌側:胡謅也】【至真斋主点评:为何是“胡州”?而非“湖州”?请阅者自思】人氏,也是詩書仕宦之族,因他生於末世,【甲戌側:又寫一末世男子】【至真斋主点评:“又寫一末世男子”,那前一个生于末世的男子是谁?非甄士隐莫属。“末世”是指朝代末期,这已经很明确的点明了时代背景。而胡适派红学把“末世”牵强附会地理解为一个家族的末世,“末世”一词的含义就这样被胡适派红学家们“创新”】父母祖宗根基已盡,人口衰喪,只剩得他一身一口,在家鄉無益。【蒙側:形容落破詩書子弟,逼真】因進京求取功名,再整基業。自前歲來此,又淹蹇住了,暫寄廟中安身,每日賣字作文為生,【蒙側:廟中安身、賣字為生,想是過午不食的了】故士隱常與他交接。【甲戌側:又夾寫士隱實是翰林文苑,非守錢虜也,直灌入“慕雅女雅集苦吟詩”一回】當下雨村見了士隱,忙施禮陪笑道:“老先生倚門佇望,敢是街市上有甚新聞否?”士隱笑道:“非也,適因小女啼哭,引他出來作耍,正是無聊之甚,兄來得正妙,請入小齋一談,彼此皆可消此永晝。”說著,便令人送女兒進去,自與雨村攜手來至書房中。小童獻茶。方談得三五句話,忽家人飛報:“嚴【甲戌側:“炎”也。炎既來,火將至矣】老爺來拜。”士隱慌的忙起身謝罪道:“恕誑駕之罪,略坐,弟即來陪。”雨村忙起身亦讓道:“老先生請便。晚生乃常造之客,稍候何妨。”【蒙側:世態人情,如聞其聲】說著,士隱已出前廳去了。【至真斋主点评:甄士隐礼仪之家行止跃然纸上】

【水墨隐笔:

士隐(作者)在痴想,隔壁那个势利欲投清的糊涂人堆里,有个叫贾雨村的穷儒,原是生于明朝末世,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的诗书仕宦之族,因欲进京取功名,淹蹇住了,只在庙里安身。见到士隐便打听街市新闻。

士隐便邀雨村至书房。未数句,家人飞报,战火将至。

士隐便起身告罪出去了。】

 

這里雨村且翻弄書籍解悶。忽聽得窗外有女子嗽聲,雨村遂起身往窗外一看,原來是一個丫鬟,在那里擷花,生得儀容不俗,眉目清明,【甲戌側:八字足矣】雖無十分姿色,卻亦有動人之處。【甲戌眉:更好。這便是真正情理之文。可笑近之小說中滿紙羞花閉月等字。這是雨村目中,又不與後之人相似】雨村不覺看的呆了。【蒙夾:古今窮酸色心最重】那甄家丫鬟擷了花,方欲走時,猛抬頭見窗內有人,敝巾舊服,雖是貧窘,然生得腰圓背厚,面闊口方,更兼劍眉星眼,直鼻權腮。【甲戌側:是莽操遺容】【水墨注:篡汉奸雄】【至真斋主点评:作者深谙面相术,用词专业。贾雨村面相透露贵气,故而被娇杏一眼相中】【甲戌眉:最可笑世之小說中,凡寫奸人則用鼠耳鷹腮等語】這丫鬟忙轉身回避,心下乃想:“這人生的這樣雄壯,卻又這樣襤褸,想他定是我家主人常說的什麼賈雨村了,每有意幫助周濟,只是沒甚機會。我家並無這樣貧窘親友,想定是此人無疑了。怪道又說他必非久困之人。”如此想來,不免又回頭兩次。【甲戌眉:這方是女兒心中意中正文。又最恨近之小說中滿紙紅拂紫煙】【蒙側:如此忖度,豈得為無情】【水墨注:无情,宝钗,以甄事预演贾事,甄事之娇杏,贾事之宝钗。对照后文批语‘起初到底有心乎?無心乎?’】【至真斋主点评:据网友夜鹤闲云研究,娇杏看中贾雨村是为后文薛宝钗看中贾雨村预演。贾雨村发达后半夜一顶小轿偷娶娇杏,日后贾雨村也是半夜一顶小轿接走宝钗。呵呵】雨村見他回了頭,便自為這女子心中有意於他,【甲戌側:今古窮酸皆會替女婦心中取中自己】便狂喜不盡,自為此女子必是個巨眼英雄,風塵中之知己也。【列側:先伏此句,後意自不平】【蒙側:在此處已把種點出】一時小童進來,雨村打聽得前面留飯,不可久待,遂從夾道中自便出門去了。士隱待客既散,知雨村自便,也不去再邀。

【水墨评:

此是‘娇杏慧眼识雨村,雨村风尘感知音’之笔,后文详述。】

 

一日,早又中秋佳節。士隱家宴已畢,乃又另具一席於書房,卻自己步月至廟中來邀雨村。【甲戌側:寫士隱愛才好客】原來雨村自那日見了甄家之婢曾回顧他兩次,自為是個知己,便時刻放在心上。【蒙側:也是不得不留心。不獨因好色,多半感知音】今又正值中秋,不免對月有懷,因而口占五言一律云:【甲戌雙行夾:這是第一首詩。後文香奩閨情皆不落空。余謂雪芹撰此書中,亦為傳詩之意】【水墨注:是雪芹所撰,非作者撰。雪芹润色作品,将诗文写入,抄传石头记时,亦是传雪芹诗作。】【至真斋主点评:此批之意是说雪芹在增删此书时夹带私货,把自己的诗大量嵌入,是为传诗。如果此书是雪芹原创、独创,批书人说雪芹为传诗就不通。著作权都是你雪芹的还需特别指出为传诗?此批被一干胡适派红学家断句为:余謂雪芹撰此書,中亦為傳詩之意。不通至极!如此断句不就是想为自己的曹雪芹原创、独创作者论找证据嘛,用不通的断句也太拼命了】

未卜三生願,頻添一段愁【水墨注:未卜缘定三生伴侣,时时愁上心头】

悶來時斂額,行去幾回頭【水墨注:愁闷时皱眉,离去时回头】

自顧風前影,誰堪月下儔【水墨注:看着自己的影子,谁将是我的伴侣】

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樓【水墨注:月光(喻美女)如有意于我,先上玉人楼】

【至真斋主点评:译文:不知道我跟她是否能结为夫妻,这又增加了我的一段忧愁。烦闷的时候我经常皱起眉头,离去的时候我频频回首。站在风中顾影自怜,谁能成为我的人生伴侣?如果月光有意撮合我们,就先跟着我心爱的美人上闺楼,传达我对她的情意。】

雨村吟罷,因又思及平生抱負,苦未逢時,乃又搔首對天長歎,複高吟一聯曰:

玉在匱中求善價【水墨注:黛玉待宝玉,宝玉贾人】【妙複軒評本:玉在櫝中求善價】

釵於奩內待時飛【水墨注:宝钗待时飞,雨村字时飞】【甲側:表過黛玉則緊接上寶釵】【甲夾:前用二玉合傳,今用二寶合傳,自是書中正眼。】【水墨注:宝玉黛玉前文用木石姻缘合传,此处将宝玉宝钗姻缘分属合传】【蒙夾:偏有些脂氣】【水墨注:阅旨石见之气】【至真斋主点评:伏线贾雨村和薛宝钗最后的姻缘】

恰值士隱走來聽見,笑道:“雨村兄真抱負不淺也!”雨村忙笑道:“不過偶吟前人之句,何敢狂誕至此。”因問:“老先生何興至此?”士隱笑道:“今夜中秋,俗謂‘團圓之節’,想尊兄旅寄僧房,不無寂寥之感,故特具小酌,邀兄到敝齋一飲,不知可納芹意否?”雨村聽了,並不推辭,【蒙側:不推辭語便不入俗套】便笑道:“既蒙厚愛,何敢拂此盛情。”【甲戌側:寫雨村豁達,氣象不俗】說著,便同士隱複過這邊書院中來。

須臾茶畢,早已設下杯盤,那美酒佳餚自不必說。二人歸坐,先是款斟漫飲,次漸談至興濃,不覺飛觥限斝起來。當時街坊上家家簫管,戶戶弦歌,當頭一輪明月,飛彩凝輝,二人愈添豪興,酒到杯。雨村此時已有七八分酒意,狂興不禁,乃對月寓懷,口號一絕云:

時逢三五便團圓【甲戌側:是將發之機】

滿把晴光護玉欄【甲戌側:奸雄心事,不覺露出】

天上一輪才捧出

人間萬姓仰頭看【甲戌眉:這首詩非本旨,不過欲出雨村,不得不有者。用中秋詩起,用中秋詩收,又用起詩社於秋日。所歎者三春也,卻用三秋作關鍵】【水墨注:顺治入关入主北京。用中秋诗起收,后起诗社于秋日,叹三春,喻华夏逝去,用三秋,喻清人入主。此诗喻华夏亡清入主,是为了写雨村趁此发迹,不得不写,但不是让阅者效仿雨村,故而此诗非本旨。】【至真斋主点评:春、秋,在本书是意象符号,春指南明,秋指清。本书开篇用中秋诗起,书末必有中秋诗结束。】

士隱聽了,大叫:“妙哉!吾每謂兄必非久居人下者,今所吟之句,飛騰之兆已見,不日可接履於雲霓之上矣。可賀,可賀!”【蒙側:伏筆,作巨眼語。妙】乃親斟一斗為賀。【甲戌側:這個“斗”字莫作升斗之斗看,可笑】【朱批草書小字點評此批:此語批得謬】雨村因過,歎道:“非晚生酒後狂言,若論時尚之學,【甲戌側:四字新而含蓄最廣,若必指明,則又落套矣】【水墨注:势利认清之学】【至真斋主:“时尚之学”原指四书五经之类的治国之学。后被贾雨村们歪解为“读书人不在黄道黑道”】晚生也或可去充數沽名,只是目今行囊路費一概無措,神京路遠,非賴賣字撰文即能到者。”士隱不待說完,便道:兄何不早言。愚每有此心,但每遇兄時,兄並未談及,愚故未敢唐突。【列側:有深淺】今既及此,愚雖不才,‘義利’二字卻還識得。【蒙側:“義利”二字,時人故自不識【水墨注:雨村见利忘义,当时如雨村的这类人不知晓义利】】【至真斋主点评:先写甄士隐之义利观,后写贾雨村之义利观。对比鲜明】且喜明歲正當大比,兄宜作速入都,春闈一戰,方不負兄之所學也。其盤費余事,弟自代為處置,亦不枉兄之謬識矣!”當下即命小童進去,速封五十兩白銀,並兩套冬衣。【甲戌眉:寫士隱如此豪爽,又無一些粘皮帶骨之氣相,愧殺近之讀書假道學矣】【庚寅眉:予若能遇士翁這樣的朋友,也不至於如此矣,亦不至似雨村之負義也】又云:“十九日乃黃道之期【水墨注:八月十九?三月十九?】,兄可即買舟西上,待雄飛高舉,明冬再晤,豈非大快之事耶!”雨村收了銀衣,不過略謝一語,並不介意,仍是吃酒談笑。【甲戌側:寫雨村真是個英雄】【蒙側:托大處,即遇此等人,又不得太密細】那天已交了三更,二人方散。

士隱送雨村去後,回房一覺,直至紅日三竿方醒。【甲戌側:是宿酒】因思昨夜之事,意欲再寫兩封薦書與雨村帶至神都,使雨村投謁個仕宦之家為寄足之地。【甲戌側:又周到如此】因使人過去請時,那家人去了回來說:“和尚說,賈爺今日五鼓已進京去了,也曾留下話與和尚轉達老爺,說:‘讀書人不在黃道黑道,總以事理【水墨注:‘势利’街所寓】【至真斋主点评:贾雨村的“时尚之学”和义利观初现】為要,不及面辭了。’”【水墨注:雨村北去投靠清人】【甲戌側:寫雨村真令人爽快】士隱聽了,也只得罷了。

【水墨评:

雨村时尚之学,前‘势利’‘认清’已提示,又借‘娇杏慧眼识英雄’一节透露出,雨村求功名,实以势利为要,非以事理为要。

末世穷儒,为了再整基业,不顾事理,只为势利,北投清人取功名,是炎凉世态伤时骂世。】

 

真是閑處光陰易過,倏忽又是元霄佳節矣【水墨注:乙酉(西元1645)】。士隱命家人霍啟【甲戌側:妙!禍起也。此因事而命名】抱了英蓮去看社火花燈,半夜中,霍啟因要小解,便將英蓮放在一家門檻上坐著。待他小解完了來抱時,那有英蓮的蹤影?急得霍啟直尋了半夜,至天明不見,那霍啟也就不敢回來見主人,便逃往他鄉去了。那士隱夫婦,見女兒一夜不歸,便知有些不妥,再使幾人去尋找,回來皆云連音響皆無。夫妻二人,半世隻生此女,一旦失落,豈不思想,因此晝夜啼哭,幾乎不曾尋死。【甲戌眉:喝醒天下父母之癡心】【蒙側:天下作子弟的,看了想去】看看的一月,士隱先就得了一病,當時封氏孺人也因思女構疾,日日請醫療治。【水墨注:甄家丢了英莲(英,古同瑛),遭葫芦庙大火,家破人亡。贾家丢了通灵玉(玉玺),国破家亡。是甄贾对照】

【水墨评:

甄家丢英(瑛),为贾家丢(通灵)玉作影。】

 

不想這日三月十五,葫蘆廟中炸供,那些和尚不加小心,致使油鍋火逸,便燒著窗紙。此方人家【按:蒙本為“南方人家”】多用竹籬木壁者【水墨注:朱由(木?)者】【甲戌側:土俗人風】【蒙側:交竹滑溜婉轉】大抵也因劫數,於是接二連三,牽五掛四,將一條街燒得如火焰山一般。【甲戌眉:寫出南直召禍之實病】【水墨注:南直隶一带遭清人屠戮】彼時雖有軍民來救,那火已成了勢,如何救得下?直燒了一夜,方漸漸的熄去,也不知燒了幾家。只可憐甄家在隔壁,早已燒成一片瓦礫場了【水墨注:作者家破】。只有他夫婦並幾個家人的性命不曾傷了。急得士隱惟跌足長歎而已。只得與妻子商議,且到田莊上去安身【水墨注:作者避祸田庄】。偏值近年水旱不收【水墨注:明末饥荒】,鼠盜蜂起【水墨注:明末流寇】,無非搶田奪地,鼠竊狗偷,民不安生,因此官兵剿捕,難以安身。士隱只得將田莊都折變了,便攜了妻子與兩個丫鬟投他嶽丈家去。【至真斋主点评:透露明末时代背景,而非雍乾盛世】

【水墨评:

乙酉(西元1645)南直隶一带遭清兵屠戮,作者避兵祸投田庄。】

 

他嶽丈名喚封肅,【蒙雙行夾:風俗】本貫大如州人氏,【甲戌眉:托言大概如此之風俗也】雖是務農,家中都還殷實。今見女婿這等狼狽而來,心中便有些不樂。【甲戌側:所以大概之人情如是,風俗如是也】【蒙側:大都不過如此】幸而【蒙側:若非“幸而”,則有不留之意】士隱還有折變田地的銀子未曾用完,拿出來托他隨分就價薄置些須房地,為後日衣食之計。那封肅便半哄半賺,些須與他些薄田朽屋。士隱乃讀書之人,不慣生理稼穡等事,勉強支持了一二年,越覺窮了下去。封肅每見面時,便說些現成話,且人前人後又怨他們不善過活,只一味好吃懶作【甲戌側:此等人何多之極】等語。士隱知投人不著,心中未免悔恨,再兼上年驚唬,急忿怨痛,已有積傷,暮年之人,貧病交攻,竟漸漸的露出那下世的光景來。【蒙側:幾幾乎。世人則不能止於幾幾乎,可悲!觀至此,不】【水墨注:隐失节仕清。南直召祸后,像士隐一类的士族遗民家破人亡,过着‘茅椽蓬牖,瓦灶繩床’的清苦日子。丢失了英莲(喻后人为奴),无人继承甄家家业。投风(清)遇人不着,被哄赚,越发穷困潦倒。】【至真斋主点评:甄士隐投奔岳丈封肃家,寓投清被哄赚。解得妙!】

【水墨评:

作者投清(封肃、风俗)失节。】

【至真斋主点评:太虚幻境对联“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是提醒读者识别本书表意和隐意。僧道在世间幻象癞头跛足是寓世道变了。“武侯之三分,武穆之二帝,二賢之恨,及今不盡,況今之草芥乎?”点明本书立意是华夏江山如何丢失。“家國君父事有大小之殊,其理其運其數則略無差異。”点明本书写作手法是以家喻国。甄士隐、贾雨村都生于“末世”,及“偏值近年水旱不收,鼠盜蜂起,無非搶田奪地,鼠竊狗偷,民不安生,因此官兵剿捕,難以安身。”隐写明末时代背景。甄士隐宴请贾雨村是诗礼之家对无礼之人,资助贾雨村是遇人不淑。贾雨村“不在黄道黑道总以事理为要”行止,鞭笞影射明末一干投清文官武将。中秋诗起别有深意。三春对三秋是运用易学思想做意象符号,影射南明和大清政治集团。批语:“這是第一首詩。後文香奩閨情皆不落空。余謂雪芹撰此書中,亦為傳詩之意】”被胡适派红学家们错误断句为:“這是第一首詩。後文香奩閨情皆不落空。余謂雪芹撰此書,中亦有傳詩之意】”】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