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2017-02-13 21:55:06|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吴雪松   至真斋主

胡适红学认为,《红楼梦》写的是曹家烂事,作者就是曹寅的孙子“曹雪芹”,找来找去,找不到曹寅孙子曹雪芹其人,最后胡适依照民国时期作品《雪桥诗话》中记载,认定“曹雪芹”就是曹寅孙子,先不管孙子儿子,首先他们确定的作品写作时代,那就是焊在了乾隆朝,当然这也是他们必须的。
《红楼梦》会不会是乾隆朝写成呢?答案是否定的。
只要大家有良知,只要大家不耍无赖,冷静思考就是非自辨了。
首先介绍一本吴语弹词小说《何必西厢》。《何必西厢》的作者“心铁道人”,是清初才子顾于观的作品,因为官方红学挡道,因为缺乏真正追求学术的学者,这本书至今还被称为无名氏所作,顾于观是唯一苏北吴语区扬州兴化人,才华横溢,目无诸子,但屡试春官不第,后为济南郡守常建极聘为幕僚,他是郑板桥最钦佩的好友与偶像,号“桐峰”,古人写小说,都觉得不是体面的东西,绝少有人愿意注明作者,他的《何必西厢》早期刊刻,可能十分少量,后来苏州人王尧瞿因故去山东,碰巧看到此书,读罢爱不释手,却在整个济南书店找不到踪影,他感到十分惋惜,就从朋友那里借来此书,自己付梓再刻,并以“桐峰外史”自谦,表达对顾于观与作品的敬重,这样的例子,《红楼梦》的整理人,高鹗也如此,他表达对红楼梦的贡献,自号“红楼外史”。
《高兰墅集》里我们还可以看到他为此刻了一印章的钤识: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大家看看,程高本那些带手迹的序,都是有钤章的: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刻本往往给我们带来的信息,不仅仅是写文的内容,还能让我们大致认识到写序人的书法原貌,当然变成今天铅字印刷或者激光排版,那就只能是没有一丝生气的方块字,当然文字后面也不能再把作文人的章给体现出来。
印章在古代的意义是非凡的,是绝对的防伪标识,是钤章人绝对的承诺,因此很多时候,我们常常用“印证”一词来表达事情推断与证据的合理。
红学更是出处用“印证”,那么我今天首先就给大家带来一个印,看看能证明什么?
王尧瞿在重新刊刻《何必西厢》时,他用篆书写了序,并钤章钤识: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大家看到落款没有?“雍正仲夏桐峰外史谨序”,压脚章阴阳两枚“桐峰外史”与“翼云”。翼云是王尧瞿的名字。古人用阴阳两枚章钤识,意义就不强调了。王翼云的这个章,他到底有没有呢?
我们看看另外他出的书就知道了:雍正壬子年间,他曾刊刻了著名的《唐诗合解笺注》,这本书,今天仍然还不断印刷中,这里他也写了序: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看到没有?这个落款是: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何必西厢》中的印章翼云为: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唐诗合解》中的印章翼云为: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在没有复印时代,完全是刻工手感大致雕版时代,这就是可以说,没有任何区别了。
好了,看罢两枚印章,大家可以肯定,序后的书本正文,肯定要早于落款年代吧。
那么现在问题就大了,《何必西厢》一书,在第三十六回里,两处说到了《红楼梦》!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一处说“好似《金瓶梅》、《红楼梦》笔仗,不合演义弹词体例”,另一处说“倒底可真像《金瓶梅》、《红楼梦》,在下自己不知,要请教列位的”。

在雍正年间出版的这本书叫做《梅花梦》,也是一样的内容: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这样,我们清楚得出推论,《红楼梦》至少在雍正甲寅仲夏之前,已经传世了!
  最初有人提出《何必西厢》中提到红楼梦,而序是雍正年间,官方红学家拿出民国出版过两次的《何必西厢》,强调:这个书就是民国伪书!反对者就没多少声音了。又有人指出:《何必西厢》存在清朝刻本,最早都有发现是嘉庆五年刻本了。
  官方红学只好再次出来改口:书是嘉庆的,序是伪序!
  作伪序有何动机?官方红学认为是故意写得久远便于装得有历史来头。如果是冒充年代久远,那何必用雍正朝呢,用顺治康熙这些超过百年的多好,用崇祯也不过分,因为故事是明朝才子佳人故事,对本朝没有影响,只冒充早几十年有多大意义呢?
  其实这些争争吵吵,都是纸上谈兵,无论官方红学与反官方红学者,都没有深入虎穴翻看善本内容,都是手持一本今人或者民国旧书,互喷口水,自然不知善本的饱满信息:
这个书的序采用的不是和正文一样的活字,而是雕版,保留了写序人的手稿原貌,更不知道还有这惊人的印章。
  现在有了印章!如果大家还是不能接受现实,那么中国的字典里,要删除“印证”一词了!
      更痛苦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文康,文康在整理和刊刻了《正法眼藏五十三参》,自序说得很清楚,他如何得到这本书,如何自己又添补校对,才重新刊刻,并命名为《儿女英雄传》。而今天的学者,都楞把这本书的作者安在了他头上,为什么非要文康是《儿女英雄传》的作者呢?
      原来这个书的“原序”也是让官方红学不能接受的!只有把书的作者安在文康头上,就能合理得出结论:序是文康的“伪序”了。为什么这本书的序那么纠结?
  全文如下: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落款是:观鉴我斋。时间是在雍正时期!
  面对这些铁证,官方红学不但视而不见,还顽固抵赖,真正学术就成了“邪说”。
  从上两本作品,我们得出的结论,至少雍正时期就有《红楼梦》在流传了!
大家看,这是以庚辰本为例子,是随意有“丘”的一句话截图: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雍正三年全国下令,不得直接写成这样“丘”字,以避孔圣人名讳,号令全国读书人必须尊重孔子,只有孔子才可以用这个丘字,但抄本《红楼梦》中则为“丘”。根本没有避讳,这是雍正三年以前的标志。雍正三年(1725),按照官方红学作者说,这时候曹雪芹液体都不是,这是法律文件,作为乾隆年间的曹雪芹,在乾隆年间写书还用这样写法?熟不知连姓“丘”的人都改为“邱”了!
  .
大家再看官方程高本这地方内容(程甲本):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说明了抄本底本是早于雍正三年的!官方发行的本子就必须篡改过来。
  文章中“丘壑”处都是正写的“丘”字,作为法律规定,特别用“丘壑”一词强调的“丘”。
  乾隆时代,基本都不知这个字的广泛运用了。各位,动脑筋的动脑筋,不动脑筋的欢迎继续掩耳盗铃迅雷不及。
  大家再看,这是以甲戌本为例带“强”字一个截图: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红楼梦》或《石头记》中“強”字使用高达三百三十多处,但抄本使用的是“強”字,而乾隆年间开始官方公开刊刻印刷中,都使用了“强”字,后者避讳了乾隆名讳弘历的“弘”字,事实的繁体“強”比我们简化的“强”还少一画,因为“弘+虫”是对皇帝的极大不尊,而以官方形式规范了写法为“弓+虽”。从抄本的不避讳看,如果作者是官方红学家所说生活在乾隆时期的曹雪芹,曹家那可再遭不是简单抄家而是抄斩了,作为奴才世家的曹家,曹雪芹绝对不会用“強”字!这也是红楼梦成书更早的侧面证据。
下图是庚辰本中“強”字与程高本中“强”字的影印截图对比: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台湾潘重规先生在《红楼血泪史》中指出,在清朝,乾隆登基,就立了太子永琏,那时起人们就避讳“琏”字,到乾隆九年更是以法令的形式,强制执行,那时代绝不会用“贾琏”这个名字在小说中做人物,曹家后人更不会肆无忌惮,否则那就自招杀身之祸。又有用“赦”字而丢脑袋的史料档案填充,指出“赦”字只有当时乾隆具有使用权,小说中贾赦怕谁没有人不知了,并未避讳。努尔哈赤次子代善,与小说中贾代善竟然同名,除非“曹雪芹”蓄意谋反了,也侧证《石头记》必有反意的作品。
通过这样简单的避讳问题,我们得出很清晰的答案,《红楼梦》作品成书于乾隆朝以前!文字狱时代的恐怖,任何文人在遇到敏感话题或者文字时,都不会掉以轻心的,这不是大家不能理解之处。
   再看一个重要的避讳。
   《红楼梦》第四十一回 贾宝玉品茶栊翠庵 劉姥姥醉卧怡红院
  【文本】妙玉听了,方说:“这话明白。”黛玉因问:“这也是旧年的雨水?”妙玉冷笑道:“你这么个人,竟是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了。我只吃过一回,这是第二回了。你怎么尝不出来?来年蠲的雨水那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黛玉知他天性怪僻,不好多话,亦不好多坐,吃过茶,便约着宝钗走了出来。
   “玄墓”这个词大家可能看一眼就忽略过去了,仔细一下会发现很多信息和内涵。
   可是在清朝乾隆时代。别说“玄”字,就是“弦炫铉玹泫眩..”这些字都没有人敢正写,因为康熙叫做“玄烨”,文字狱盛行时代,谁敢招祸呢?更何况“玄墓”一词,就有致康熙于死地之意。

  这和袁世凯登基时候传说不过“元宵”(避讳“袁消”)是一回事,玄墓还是有些典故的。玄墓山位于苏州光福镇,就是因为避讳,改叫做元墓山。清朝为了避讳“玄”字,常常把“玄”字写为“元”字。比如“玄机”写作“元机”,看过各种刻本、抄本或者有古籍知识的朋友不会陌生。其他带有这个“玄”偏旁的字,都采用多一笔少一点的办法错过。
  玄墓,《光福志》载:“东晋时期,有位青州刺史叫郁泰玄,晚年隐居于此,死后葬在这里。”相传郁泰玄性仁恕,墓葬之日,有数千只燕子衔土来堆其墓。因此,玄墓既是指郁泰玄的墓,又指是燕子(玄鸟)衔土而葬的墓。
  燕子别名玄鸟,所以玄鸟填墓也是得名传说的一部分,山由此而得名。清代为忌康熙皇帝“玄烨”名讳,将玄墓山写成元墓山或袁墓山,既然苏州人都叫元墓山,而作者仍然用玄墓,表明作者对清朝皇帝从未予以尊重和承认。对避讳的无视,绝非一个曹寅这样奴才家族文人能做到的。
  传说中的“曹雪芹”是曹寅的后人,这就麻烦了,曹寅是典型的奴才,“曹雪芹”写自己家事,长一百个狗胆也不会用玄墓。
  再说,到了乾隆时期,就根本不会有人叫玄墓山了,而早在半个世纪前就改了名!
  所以根本不会是乾隆时期神马“曹雪芹”写了这《红楼梦》巨著。这也是个侧面证明。
  北平是1949年以后改的名,到现在70年不到,谁还说“北平”?虽然没有文字狱,但由于时代久远,我们也几乎忘了原名了,地名往往是带有时代信息与特征的。
察哈尔省在哪里?怕40%的网友都一下说不清。这才改名多少年呢?大家要学会反思。
  【文本】不想这日三月十五,葫芦庙中炸供,那些和尚不加小心,致使油锅火逸,便烧着窗纸。此方人家多用竹篱木壁者,大抵也因劫数,于是接二连三,牵五挂四,将一条街烧得如火焰山一般。〖甲戌眉批:写出南直召祸之实病。〗
  甲戌本有一个眉批〖甲戌眉批:写出南直召祸之实病。〗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放大一下眉批:
 推翻胡适红学兼论《红楼梦》成书时代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写出南直召祸之实病”这个脂批官方红学家似乎从不过问。即便涉及也东扯西拼牵强解释。
为什么官方红学家不过问?这里似乎藏着很重要信息,却为什么回避?
明末清初的顾祖禹《二十一史方舆纪要》记载,南直是指现在江苏上海和部分安徽地区,是南京应天府直辖范围叫做南直,同样北京有直辖的叫北直,清朝没有南直北直之说。
这样如果官方红学家要讨论南直,那么批书人脂砚斋直接就被前置到了明朝或者明末清初,这是不能触及的,因为他们的“曹雪芹”是生活在乾隆时期!
在明朝,南直北直是很著名繁华地区,因此常出现在文学作品中。例如凌濛初的《二刻拍案惊奇》就有多处出现:“话说国朝(明朝)有一位官人,姓权,名次卿,表字文长,乃南直隶宁国府人氏....” 
“南直”显示批书人称谓地名习惯,必然是明朝或明末清初之人,因为到了清朝,不再存在“南直”!
很显然,批书人最晚也是明末清初的遗民,官方红学家不说南直,就是因为这直接意味作品时代处于明末清初,远非他们意淫的乾隆时期。
再讨论一段,乾隆二十一年是1755-1756年,乾隆庚辰是1760年,乾隆甲午是1774年,乾隆庚寅是1770年。
大家看仔细这四个时间,官方红学有个圣经一般的抄本叫做“庚辰本”,庚辰本第75回前面夹有一个批条,写着“乾隆二十一五月初七日对清”(1756-06-04)。官方红学家说庚辰就是乾隆庚辰,也就是1760年。而乾隆二十一年是1756年,抄本“庚辰秋月脂砚斋阅过”,也就是说,1756年,抄本就抄到1760年读过的书,够扯淡了。
再看2012年天津发现的“庚寅本”。庚寅本多次出现“庚寅春日”字样,最后一页写着“乾隆庚寅春日阅”。乾隆庚寅是1770年,而这个本子里有“甲午八月泪笔”,乾隆甲午是1774,又是抄手把四年以后的东西先抄到了?
很简单,官方红学家们死在了牛角尖不能回头。其实,这个甲午和庚辰,是上一个甲子中的甲午和庚辰!庚辰本中说的“庚辰秋月”那是1701年八月!庚寅本中甲午,那是1714年的“泪笔”!
就这样简单不能再简单的道理,大家为何还看不懂或者想不通呢?这事实证明,红楼梦早在康熙时代已经写成!
要知道庚辰和庚寅,在乾隆时期只有一个,不是满六十啥都能重复的,文本说明了这个不可逆转和改变的事实。官方红学家们还在一边楞扯,百般抵赖! 
因为这个时间,完全否定了胡适红学——曹雪芹不是乾隆时期存在的曹雪芹!
如果承认了康熙曹雪芹,那么就是承认官方红学所取得的一切成就与荣耀就要成为荒唐的胡扯!
抄本信息告诉什么?难道“乾隆二十一年对清”不是告诉你抄成时间?难道“乾隆庚寅春日阅”不是告诉你最迟抄成时间?即便是从其他本子原文抄来,那母本时间也说明相同的道理!
如果庚辰本只是孤立的,大家还被官方红学家们糊弄得不知东西南北,不知道思考,那么庚寅本的出现,大家仍然不能回头,只跟官方红学走,那就只能在牛角尖里郁闷和扯淡,胡乱解释和猜测,不要科学, 不要事实,不要真理了。
其实这些不是蛛丝马迹,而是大家只信官方红学胡扯,根本没去自己思考,造成很多秃头上的虱子也看不到,没看那秃头哪里能看到虱子?
另外,庚辰本和庚寅本都有“对清”字样“批语”,从庚寅本对鹤轩本补入批语的“对清”,再一次证明了我的理论:对清不是誊清,是抄书人在抄完以后,进行各种能借到的版本比对修改,增加原始母本抄写时候没见过的批语,主要是批语的抄配过程,各种批语抄配好以后才落款时间,说明“对清”。
同时说明的一个问题就是,侧批往往是后来加进抄本的,再一次印证了我的说法:庚辰本第75回前的批条,不是脂批,是抄书人的笔记!

乾隆二十一年1756,乾隆庚辰是1760,乾隆甲午是1774,乾隆庚寅是1770,这四个时间是官方红学不能逾越的天障!因为钻在牛角尖楞往乾隆找曹雪芹,所以必然不能解决,其实这些信息没有任何问题,就这么简单,死角里的人当然不能钻出个通天缝隙了,不承认是不行的,要遵循科学规律,尤其是这样死期的时间是高压线,冲不过去的,不要再搪塞糊弄,抄本发现越多,官方红学就越麻烦。
庚辰本中的“庚辰秋月定本”,庚寅本中的“甲午八月泪笔”,都是成书时间标志!
庚寅本中的“乾隆庚寅春日阅”和庚辰本中“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1756-6-4)对清”,都是抄书完工时间标志!这样一切都大白于天下。这里我不再增加到底是“甲午”还是“甲申”复杂化问题。
只以本子说事,那就是:
在康熙庚辰或者甲午时代,石头记也就在传抄!康熙时代就有红楼梦!


(原文作者吴雪松写作于2012年。2014年修改。至真斋主略作文字润色。)

烦请中国红学会《红楼梦》专家们阅读该文。

名誉会长:李希凡

顾 问:(以姓氏笔划为序)邓绍基 石汝昌 刘世德 吴新雷 张锦池 陈毓罴 林冠夫 胡文彬 袁世硕 郭豫适 梅 节 蔡义江

会 长: 张庆善(法人代表)

副 会 长: 孙 逊 孙玉明 梅新林 沈治钧

秘 书 长: 孙伟科

副秘书长: 张 云 何卫国 任晓辉

常务理事:(以姓氏笔划为序)丁维忠 卜 键 马瑞芳 王 平 王人恩 任少东 任晓辉 关四平 吕启祥 孙 逊 孙玉明 孙伟科 朱淡文 何卫国 张 俊 张 云 张书才 张庆善 李文柏 杜春耕 杨光汉 沈治钧 邹玉义 陈大康 陈熙中 周 雷 周思源 林正义 林建超 
俞道庆 段江丽 段启明 洪 寿 赵建忠 饶道庆 凌解放 梅新林 夏 薇 顾鸣塘 曹立波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