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试译《戚蓼生石头记序》  

2016-10-29 07:52:24|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试译《戚蓼生石头记序》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主讲人:至真斋主

戚蓼生:生于1741年,逝于1792年。字念功,号晓塘。浙江湖州府德清县人。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举人。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进士。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任户部主事。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出任四川乡试考官。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出任河南乡试考官。乾隆四十二年之后才开始出任地方官,以户部郎中资格出任云南学政。在云南学政任上不久因丁父忧而离职。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守制三年后,戚蓼生起复。两年后升任江西南康知府,旋即又改任福建盐法道。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升为福建按察使。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冬因劳累而逝于官邸。他宦海沉浮,起起落落,备尝坎坷。
据周绍濂《德清县续志·人物志》载,戚蓼生“为人倜傥,不修威仪,使酒好狎侮人”。著有《竺湖春墅诗钞》五卷,已失传。

戚蓼生究竟何时得到《石头记》抄本以及何时作序,因文献无征,众说纷纭。戚蓼生留居京城的时间大致在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至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之间,这段时间极有可能得到《石头记》抄本。因戚蓼生作序没有系年,因而无法确知作序的具体时间。戚蓼生序高度概括了《红楼梦》的艺术特点、写作手法及阅读理解方法,高屋建瓴,观点独到,对正确理解《红楼梦》具有启发作用。但由于序中大量用典,部分词句晦涩难懂,致使对序的理解产生歧义。当代红学家俞平伯说:“戚蓼生序……向来不大受人称引,却在过去谈论《红楼梦》的文章中,实写得很好。”并认为“这些看法,虽不免有唯心的色彩,还是比较通达的......符合本书的真实情况”。关于戚蓼生的生年,网上多为生于1730年,其简历也有错谬。现根据邓庆佑先生
《戚蓼生研究》和颜建华《戚蓼生家世、仕宦和创作新考》予以匡正。

我对戚序的注释参照了王人恩教授的《戚蓼生石头记序笺注》、王猛的《戚蓼生石头记序臆读》(《曹雪芹研究》2013第一辑)。在他们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些注释,对一些不当的注释进行了修改。其中“历下琅琊”中的“历下”指代辛弃疾是我的独家观点。在翻译时我借鉴了他们的戚序译文,根据我对戚序的理解和对《红楼梦》的认识,对戚序的一些字句做了全新翻译,供红迷们鉴赏指正。同时也希冀红楼梦研究者有更贴切的《戚蓼生石头记序》译文面世。

戚蓼生序(全文):

吾闻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黄华二牍,左腕能楷,右腕能草。神乎技也,吾未之见也。今则两歌而不分乎喉鼻,二牍而无区乎左右,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此万万不能有之事,不可得之奇,而竟得之《石头记》一书。嘻!异矣。夫敷华掞藻、立意遣词无一落前人窠臼,此固有目共赏,姑不具论;第观其蕴于心而抒于手也,注彼而写此,目送而手挥,似谲而正,似则而淫,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试一一读而绎之:写闺房则极其雍肃也,而艳冶已满纸矣;状阀阅则极其丰整也,而式微已盈睫矣;写宝玉之淫而痴也,而多情善悟,不减历下琅琊;写黛玉之妒而尖也,而笃爱深怜,不啻桑娥石女。他如摹绘玉钗金屋,刻画芗泽罗襦,靡靡焉几令读者心荡神怡矣,而欲求其一字一句之粗鄙猥亵,不可得也。盖声止一声,手只一手,而淫佚贞静,悲戚欢愉,不啻双管之齐下也。噫!异矣。其殆稗官野史中之盲左、腐迁乎?然吾谓作者有两意,读者当具一心。譬之绘事,石有三面,佳处不过一峰;路看两蹊,幽处不逾一树。必得是意,以读是书,乃能得作者微旨。如捉水月,只挹清辉;如雨天花,但闻香气,庶得此书弦外音乎?乃或者以未窥全豹为恨,不知盛衰本是回环,万缘无非幻泡,作者慧眼婆心,正不必再作转语,而千万领悟,便具无数慈航矣。彼沾沾焉刻楮叶以求之者,其与开卷而寤者几希!

戚蓼生序第一部分:

吾闻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黄华二牍,左腕能楷,右腕能草。神乎技也,吾未之见也。今则两歌而不分乎喉鼻,二牍而无区乎左右,一声也而两歌,一手也而二牍,此万万不能有之事,不可得之奇,而竟得之《石头记》一书。嘻!异矣。

【注释】

1、绛树、黄华:绛树,古代歌女名。据说绛树表演时,可同时演唱两支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使二人听之,此两声皆不乱也。歌女绛树所处的时代说法不一,有说唐代的,有说汉代的,也有说魏朝的。曹丕《答繁钦书》:“今之妙舞,莫巧于绛树,清歌莫善於宋臈(là三国时一位善歌的女子)。”表明歌女绛树是汉末人。南朝(陈)徐陵《杂曲》曰:“碧玉宫伎自翩妍,绛树新声最可怜。”黄华,古代书法家。(元)伊世珍《琅嬛记》引《志奇》云:“绛树一声能歌两曲,二人细听,各闻一曲,一字不乱。人疑其一声在鼻,竟不测其何术。当时有黄华者,双手能写二牍,或楷或草,挥毫不辍,各自有意。”
2、牍:古代写字用的木片。

【译文】

我听说绛树能同时唱出两首歌,一首歌从喉咙里发出,另一首歌从鼻腔里发出。黄华能同时书写两个文牍,左手能书写楷书,右手能书写草书。他们都有神技,然而我未曾见过。现要同时唱两首歌而不分喉鼻,同时书写两个文牍而不分左右手,一个声音同时唱出两首歌,一只手同时书写两个文牍,这绝对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不可实现的神奇,然而竟在《石头记》里实现了。啊,神了。

戚蓼生序第二部分:

夫敷华掞藻、立意遣词无一落前人窠臼,此固有目共赏,姑不具论;第观其蕴于心而抒于手也,注彼而写此,目送而手挥,似谲而正,似则而淫,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

【注释】

1、敷华:敷fū,布置,铺开,摆开。敷华,与敷荣、开花同意。三国(魏)嵇康《琴赋》:“迫而察之,若众葩敷荣曜春风,既丰赡以多姿,又善始而令终。”三国(魏)何晏《景福殿赋》:“结实商秋,敷华青春。”南朝(梁)王筠《蜀葵花赋》:“仰椒屋而敷荣,植兰房而舒藻。”(唐)许敬宗《掖庭山赋》:“百卉敷荣,六合清朗。”
2、掞:shàn,舒展;铺张。掞藻,铺张辞藻。(唐)萧颖士《赠韦司业书》:“今朝野之际,文场至广,掞藻飞声,森然林植。”
3、窠臼:旧式门上承受转轴的臼形小坑。比喻旧有的现成格式或老套子。
4、第:在这里是副词,只,仅仅。
5、蕴:本义是积聚,蓄藏。在这里作“意蕴”解,即作品精深的内容和含义。艺术作品分为三个因素:材料、意蕴、形式。意蕴即人在素材中所见到的意义。前两个因素合称为“内容”。一般来讲文学作品都有三个层面,即语言层面、意象层面和意蕴层面。作品的意蕴包括审美意蕴和智性意蕴。例如,作品产生审美愉悦,韵律快感,思想启迪等。
6、注彼写此:这是一种文学创作的手法。是指先倾其笔墨刻画某种事物,然后笔锋一转,转到人,揭示事物与人的相似之处,点出其象征意义的写作方法。在戚序里的意思是:表面上看写的是彼事物,而实际上写的是此事物。也就是说作品的某个情节或某个词句,有双重或多重指向和含义。
7、目送手挥:手挥:挥动手指弹琴;目送:眼睛追视归鸿。三国(魏)嵇康《赠兄秀才公穆入军》:“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在戚序里比喻语言文字的意义双关,意在言外。
8、似谲而正:谲,《说文》:权诈也。《广雅》:欺也。形容词作“诡诈”解。用在语言上表示:不说直话,绕着弯子说话。引申为婉转,不直言。如(唐)皎然《咏史》:“《五噫》谲且正,可以见心曲。”正,在这里是“真诚”之意。如《孟子·万章下》:“王问臣,臣不敢不以正对。”
9、似则而淫:则:规则、范式、章法。淫有多义,此处作“放纵”、“恣肆”解。如《左传·昭公六年》:“制为禄位以劝其从,严断刑罚以威其淫。”杜预注:“淫。放也。”《尚书·无逸》:“其无淫于观”,疏引郑玄云:“淫,放恣也。”戚序此句的意思是,虽然《石头记》立意命笔谨严有则,但却又不受具体规则束缚,而是驰骋想象,放纵笔墨,充分表达思想和个性。
10、微词:也称微言,精当而含义深远的话。孔子作《春秋》多用微言寓大义,故也称“春秋笔法”。《汉书·艺文志》:“昔仲尼没而微言绝,七十子丧而大义乖。”
11、曲笔:历史编纂术语。为当权者隐瞒、曲折历史的真相。故为曲笔,与“直笔”意思相反。曲笔的具体表现形式主要有三种:一是不据事直书,有意掩盖真相的记载。二是写文章时故意离开本题,而不直书其事。三是不写自己的情感,而是通过他人对自己的情感来写出自己的情感。

【译文】

妙笔生花,铺张辞藻,立意遣词,没有一处落前人俗套,这是有目共睹的,这些暂且不谈。只是看其意蕴所表达的,虽写彼处却指向此处,一语多义;手挥五弦却目送归鸿,一语双关。好像用词委婉机巧,但却不失真诚;貌似运笔严谨规范,却又恣意洒脱。如同《春秋》的笔法,多用微言寓大义;又像史学家那样,不据事直书,而多用曲笔隐藏真相。

戚蓼生序第三部分:

试一一读而绎之:写闺房则极其雍肃也,而艳冶已满纸矣;状阀阅则极其丰整也,而式微已盈睫矣;写宝玉之淫而痴也,而多情善悟,不减历下琅琊;写黛玉之妒而尖也,而笃爱深怜,不啻桑娥石女。他如摹绘玉钗金屋,刻画芗泽罗襦,靡靡焉几令读者心荡神怡矣,而欲求其一字一句之粗鄙猥亵,不可得也。

【注释】

1、绎:抽出,理出头绪。由一般原理推出个别事物、现象的结论的推理方法。
2、雍肃:雍,和谐。雍肃,和睦庄重。《北齐书·段荣传》:“(段韶)教训子弟,闺门雍肃。”《旧唐书·良吏上·冯元常》:“ 元常闺门雍肃,雅有礼度。”《明史·襄陵王冲秌qiū传》:“其后五世同居,门内雍肃。”
3、艳冶:艳丽妖冶。多形容女子容态。
4、状:叙述,描写。
5、阀阅:阀也作“伐”,指功劳。阅指经历。阀阅指有功勋的世家、巨室。泛指门第、家世。太史公曰:“古者人臣功有五品,以德立宗庙定社稷曰勋,以言曰劳,用力曰功,明其等曰伐,积日曰阅。”就是说,有五品功名的官员家即可设立“阀阅”(门前题记功业的柱子)。位于门左的柱子曰阀,喻意建有功劳;右边的称阅,象征经历久远,即世代官居高位。(宋)秦观《王俭论》:“自晋以阀阅用人,王谢二氏,最为望族。”
6、式微:微,通昧。本义是天将黄昏。例如《诗·邶bèi风·式微》:“式微式微,胡不归。”后指国家或世族衰落,现在也泛指事物的衰落。日渐式微:指事物逐渐地由兴盛而衰落。
7、盈睫:盈,充满。充满眼睫。
8、历下琅琊:历下,古邑名,在齐地。公元前221年,历下属济北郡,称历下邑。公元前153年(西汉景帝四年) ,设历城县,属济南郡,治所在历下。现在是山东济南市历下区。琅琊,古郡名,古代写作琅邪,亦作琅玡。秦始置郡。东汉建初五年(公元80年)置琅琊国。南朝宋,琅琊复为郡。古代琅琊涵盖今山东临沂、青岛、诸城、日照一带。戚序用地名指代人名。“琅琊”指代王戎是普遍观点。王戎(234年-305年),字濬(jùn浚)冲。琅玡临沂(今山东临沂)人。西晋名士、官员,“竹林七贤”之一。王戎以精辟的品评与识鉴而著称。最初袭父爵贞陵亭侯,被司马昭辟为掾(yuàn)属。历任吏部黄门侍郎、散骑常侍、河东太守、荆州刺史,因事被免,又改任豫州刺史、建威将军。后参与晋灭吴之战,吴国平定后,因功进封安丰县侯。又被征召为侍中,迁任光禄勋,后拜吏部尚书,因母亲去世离职。惠帝即位,迁太子太傅,转中书令,加光禄大夫,再迁尚书左仆射,领吏部事务。元康七年(296年),升任司徒。王戎认为天下将乱,于是不理世事,以游山玩水为乐。司马伦杀张华等,王戎因是裴頠(wěi)的岳丈而被免。又起用为尚书令,再迁司徒。后张方劫持惠帝入长安,王戎逃奔陕县,于永兴二年(305年)病逝。《世说新语·雅量》记载了王戎幼时的一段故事:“王戎七岁时,尝与诸小儿游。看道边李树多子,折枝,诸儿竞走取之,唯戎不动。人问之,答曰:‘树在道旁而多子,此必苦李。’取之,信然。”可见王戎聪明善悟。王戎也多情。《世说新语·伤逝》载:“王戎丧儿万子,山简往省之。王悲不自胜。简曰:‘孩抱中物,何至于此?王曰:‘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至所钟,正在我辈。’”王戎之妻常以“卿”称呼王戎(按礼,妇人应以“君”称其夫,“卿”乃是夫对妻的称呼)。王戎说:“妇人卿婿,于礼为不敬,后勿复尔。”其妻曰:“亲卿爱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谁当卿卿?”王戎也无可奈何。成语“卿卿我我”即出于此典。“历下”与“琅琊”是两个地名,在戚序里应该指代两个名人,且才华、性情与贾宝玉相似。很多译者只认为“历下琅琊”指代王戎一人,这是不妥的。王人恩教授认为“历下”指代王羲之,而王羲之也是琅琊人,与“历下”的指代不符。我觉得这里的“历下”应该代指辛弃疾。辛弃疾(1140年-1207年),字幼安,号稼轩,山东东路济南府历城县人。他生于金国,少年抗金,易帜归宋。曾任江西安抚使、福建安抚使等职。辛弃疾在官场几经沉浮,只因他对普通老百姓宽厚,对下属官吏严酷,又不肯与当时的官场同流合污。在给皇帝的上书中,他说:“臣平生刚拙自信,年来不为众人所容,顾恐言未脱口而祸不旋踵。”因为“刚拙自信”的性格,他不愿意迎合别人,无视官场潜规则。宋史研究者辛更儒教授在《辛弃疾家室再考》一文中披露,辛弃疾“室赵氏,再室范氏,三室林氏”。另据许多史料记载,辛弃疾还有不少侍妾。宋周煇《清波别志》卷下云:“辛稼轩在上饶,属其室病,呼医对脉,吹笛婢整整者侍侧,乃指以谓医曰:‘老妻病安,以此人为赠。’不数日果勿药,乃践前约。”辛弃疾将侍婢整整送给了治好妻子病的医生。辛弃疾自己的词中也常常提到侍妾。《鹧鸪天·困不成眠奈夜何》:“娇痴却妒香香睡,唤起醒松说梦些。”《满江红·莫折荼蘼阕》题云:“稼轩居士花下与郑使君惜别,醉赋,侍者飞卿奉命书。”香香和飞卿都是他的侍妾。《西江月·题阿卿影像》,是他写给侍妾阿卿的:“人道偏宜歌舞,天教只入丹青,喧天画鼓要她听,把着花枝不应。何处娇魂瘦影,向来软语柔情,有时醉里唤卿卿,却被旁人笑问。”据(元)陶宗仪《书史会要》卷六云:“田田、钱钱,辛弃疾二妾也。皆因有其姓而名之,皆善笔札,常代辛弃疾答尺牍。”(清)冯金伯《词苑萃编》中云:“吕婆有女事辛幼安,以微事触怒逐之。今稼轩桃叶渡词因此而作。”冯金伯说,吕婆之女曾事辛弃疾,因为一点小事被他休了。晚年,辛弃疾遣散了一些侍妾。他的《临江仙·侍者阿钱将行,赋钱字以赠之》就是送给遣散的侍妾阿钱的。《后斋漫录》记载的“辛稼轩有姬曰钱二,年老遣去,为赋《临江仙》赠之”说的就是这件事。他遣散侍妾粉卿,也写了一首《鹊桥仙·送粉卿行》。辛弃疾不仅妻妾成群,还到处留情。《南乡子·舟行记梦》:“欹枕舻声边,贪听咿呀醉眠。梦里笙歌花底去;依然,翠袖盈盈在眼前。别后两眉尖。欲说还休梦已阑。只记得埋冤前夜月,相看,不管人愁独自圆。”这首词记述了辛弃疾的一次船上的艳遇。《霜天晓角·旅兴》:“吴头楚尾,一棹人千里。休说旧愁新恨,长亭树,今如此!宦游吾倦矣,玉人留我醉,明日落花寒食,得且住,为佳耳。”这首词记录了另一次艳遇。辛弃疾还不时光顾妓院。有一次他和刘过去嫖妓,与一都吏令争风吃醋。辛弃疾的朋友杨炎正,在一首给辛弃疾祝寿的词《鹊桥仙·寿稼轩》中,对辛弃疾的生活情形有这样的描述:“筑成台榭,种成花柳,更又教成歌舞。不知谁为带湖仙,收拾尽、壶天风露。闲中得味,酒中得趣,只恐天还也妒。青山纵买万千重,遮不断、诏书来路。”。辛弃疾自己也有词说到自己酒醉之后的情形,《清平乐·此身长健》:“料得今宵醉也,两行红袖争扶。”可见辛弃疾在带湖过的是花天酒地、夜夜笙歌的日子。戚序用“多情善悟”形容辛弃疾是十分恰当的。戚序中用众人皆知的“桑娥石女”比喻林黛玉,而却用“历下琅琊”地名指代人名的方式隐晦比喻贾宝玉,我认为是有意避讳提及抗金名将辛弃疾。 
9、笃爱:厚爱;甚爱。《韩诗外传》卷六:“(君子者)笃爱而不夺,厚施而不代。”《新唐书·儒学·颜师古传》:“多藏古图画、器物、书帖,亦性所笃爱。”
10、深怜:怜,爱。深怜,深深的爱。柳如是《金明池·咏寒柳》:有怅寒潮,无情残照,正是萧萧南浦。更吹起,霜条孤影,还记得,旧时飞絮。况晚来,烟浪斜阳,见行客,特地瘦腰如舞。总一种凄凉,十分憔悴,尚有燕台佳句。春日酿成秋日雨。念畴昔风流,暗伤如许。纵饶有,绕堤画舸,冷落尽,水云犹故。忆从前,一点东风,几隔着重帘,眉儿愁苦。待约个梅魂,黄昏月淡,与伊深怜低语。
11、不啻:啻(chì):只,仅。不啻:不止;不仅仅;不亚于;无异于;如同。语出《尚书·多士》:“尔不克敬(克敬:指能敬慎其身的人。),尔不啻不有尔土,予亦致天之罚于尔躬。”孔传:“不但不得还本土而已,我亦致天罚於汝身。”
12、桑娥:采桑的美女。指汉乐府民歌《陌上桑》中的秦罗敷。全诗写采桑女秦罗敷拒绝一“使君”即太守之类官员调戏的故事,歌颂她的美貌与坚贞的情操。
13、石女:古代民间传说中因长久望夫归来而化为石的贞女。望夫石的故事出自《初学记》卷五引刘义庆《幽明录》:“武昌北山有望夫石,状若人立。古传云:昔有贞妇,其夫从役,远赴国难,携弱子饯送此山,立望夫而化为立石,因以为名焉。”唐朝诗人刘禹锡有《望夫山》诗咏此事:“终日望夫夫不归,化为孤石苦相思。望来已是几千载,只是当时初望时。”王建也有《望夫石》一诗咏此事:“望夫处,江悠悠。化为石,不回头。山头日日风复雨,行人归来石应语。”黛玉对宝玉的笃爱深怜与望夫石女对丈夫的笃爱深怜非常相似。
14、玉钗:玉制的钗,旧时妇女别在发髻(jì])上的一种首饰。这里指美女。
15、金屋,华美的房舍,古有“金屋藏娇”之说,故以“金屋”代指美女的住处。
16、芗泽:芗,通“香”。香泽;香气。《史记·滑稽列传》:“罗襦襟解,微闻芗泽。”(元)虞集《画马》诗之二:“春风十里闻芗泽,新赐金鞍不受骑。”
17、罗襦:绸制短衣。(唐)温庭筠《菩萨蛮》词:“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18、靡靡:为多义词,形容迟缓貌、草随风倒伏貌、随顺貌、纷乱貌、柔弱貌、颓靡貌、华美貌、明丽貌、零落稀疏貌、娓娓动听貌等。因前文言描写叙述女子的首饰、住所、香气、衣着等,此处应为形容娓娓动听貌。《世说新语·言语》:“张茂先论《史》、《汉》,靡靡可听。”《旧唐书·马周传》:“马君论事……一字不可加,一字不可减,听之靡靡,令人忘倦。”

【译文】

读后试着一一理出头绪:描写闺房表面极其和睦庄重,而实际上却艳丽妖冶;描写门第家世表面上富丽堂皇井然有序,实际上已经满目衰微之势;描写宝玉意淫、呆痴,却多情而善于领悟,不亚于辛弃疾和王戎;描写黛玉的嫉妒、尖酸,而她对爱情却专一、深沉,堪比秦罗敷和化石之望夫女。其它如描写那些美女及其住所,刻画她们散发出的香气及衣着打扮等,文字柔美,娓娓动听,几乎让人心荡神驰,但却找不出一字一句粗鄙猥亵。

戚蓼生序第四部分:

盖声止一声,手只一手,而淫佚贞静,悲戚欢愉,不啻双管之齐下也。噫!异矣。其殆稗官野史中之盲左、腐迁乎?

【注释】

1、盖:副词,表示推测,相当于“大约”、“大概”。表示原因,翻译成“因为”。
2、淫佚:淫 yín 过多,过甚;迷惑。佚 yì 同“逸”,放荡;放纵。 
3、殆:副词,表示推测,相当于“大概”、“几乎”。
4、稗官野史:稗官,古代的一种小官,专给帝王搜集街谈巷语,道听途说,以供省览。后泛称记载逸闻琐事的文字为稗官野史。
5、盲左:《左氏春秋》作者左丘明双目失明,故称“盲左”。
6、腐迁:《史记》作者司马迁受过宫刑,宫刑又称腐刑,故称“腐迁”。

【译文】

虽然只用一个声音说出,只用一只手写成,然而却能同时做到既放纵又贞静,既悲戚又欢愉,这无异于双管齐下。啊,神了。难道作者是小说家中的左丘明、司马迁吗?

戚蓼生序第五部分:

然吾谓作者有两意,读者当具一心。譬之绘事,石有三面,佳处不过一峰;路看两蹊,幽处不逾一树。必得是意,以读是书,乃能得作者微旨。如捉水月,只挹清辉;如雨天花,但闻香气,庶得此书弦外音乎?

【注释】

1、具一心:具:《说文》:具,供置也。《广韵》:具,备也,办也。泛指准备。朱熹《朱子语类》:“心包万理,万理具于一心。”佛教净土宗讲“一心不乱”。理具一心,指的是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当然也具足一心不乱之德能,但只是理具而已。理一心不乱,是净土行人的极高境界。
2、譬:打比方。譬如。譬犹。譬若。譬语。譬喻(比喻)。
3、绘事:指绘画。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定势》:“是以绘事图色,文辞尽情。”
4、蹊:小路:谚语: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5、幽处:幽,形容地方很僻静又光线暗。幽处:幽静美妙的地方。取意(唐)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惟余钟磬音。”
6、一树:在这里不是指“一棵树”,而是指有树木的地方。
7、微旨:亦作“微恉”或“微指”。精深微妙的意旨。(唐)李翰《殷太师比干碑》:“夫子称殷有三仁,岂无微旨?”也指隐而未露的意愿。(宋)陆游《南唐书·周宗传》:“一日,烈祖临镜理白髮,太息曰:‘功业成而吾老矣,奈何!’宗适侍侧,悟微指,乃请如广陵,讽让皇以禪代事。”
8、挹:yì舀,把液体盛出来。
9、天花:在佛教经典中,“天花”来自梵语,意指开在西方极乐净土的“天界仙花”,亦作“天华”。
10、庶:但愿,或许。
11、弦外音:原指音乐的余音。《礼记·乐记》:“清庙之瑟,朱弦而疏越,壹倡而三叹,有遗音者矣。” 郑玄注:“遗,犹馀也。”后因谓乐声中蕴含有令人难忘的韵味为“弦外遗音”。亦以喻文辞、语言中的言外之意。亦省作“弦外音”。南朝(宋)范晔《狱中与诸甥侄书》:“弦外之意,虚响之音,不知所从而来。”形容话中有话。

【译文】

然而我认为,作者虽然一笔两意,但读者要做到一心不乱,领会其隐含的真正含义。譬如绘画,画出三面山石,不过是为了烘托一处秀丽的山峰;小路有两条,幽静美妙之处不外是有树的地方。必须按照此意,以读此书,才能看到书中精深微妙、隐而未露的意旨。如同水中捞月,只为舀出清辉;仙花如雨自天而落,只需闻到她们的香气。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悟出此书隐含的意旨吧!

戚蓼生序第六部分:

乃或者以未窥全豹为恨,不知盛衰本是回环,万缘无非幻泡,作者慧眼婆心,正不必再作转语。而千万领悟,便具无数慈航矣。彼沾沾焉刻楮叶以求之者,其与开卷而寤者几希!

【注释】

1、乃:你,你的。(宋)陆游《示儿》:“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2、窥全豹:在这里指看到完本《石头记 》一书。
3、回环:指循环往复;环绕。语出《关尹子·四符》:“五行之运,因精有魂,因魂有神,因神有意,因意有魄,因魄有精,五者回环不已。”
4、万缘:指一切因缘。(唐)白居易《端居咏怀》:“从此万缘都摆落,欲携妻子买山居。”
5、转语:佛教语。禅宗谓以片言只语,拨转对方的心机,使之冲破“玄关”,恍然大悟的机锋话语。《醒世恒言·吕洞宾飞剑斩黄龙》:“和尚,这四句只当引子,不算输赢。我有一转语,和你赌赛输赢,不赌金珠富贵。”
6、慈航:佛教语。谓佛、菩萨以慈悲之心度人,如航船之济众,使脱离生死苦海。(南朝·梁)萧统《开善寺法会》诗:“法轮明暗室,慧海度慈航。”
7、沾沾:执着、拘执。《三国演义》第七六回:“何今日犹沾沾以叔侄之义,而欲冒险轻动乎?”
8、楮叶:楮chǔ,楮叶又名构叶、谷树叶,为落叶乔木桑科植物构树的叶。《韩非子·喻老第二十一》:“宋人有为其君以象为楮叶者,三年而成。丰杀茎柯,毫芒繁泽,乱之楮叶之中而不可别也。此人遂以功食禄于宋邦。列子闻之曰:"使天地三年而成一叶,则物之有叶者寡矣。"故不乘天地之资而载一人之身,不随道理之数而学一人之智,此皆一叶之行也。”译文:有个宋国人,为他的君主用象牙雕刻楮叶,三年刻成了。它的宽狭、筋脉、绒毛、色泽,即使是混杂在真的楮叶中也不能辨别出来。这个人因为这一功劳而在宋国当了官。列子听到后说;“假使自然界要经过三年才长成一片叶子,那么有叶子的东西也就太少了!”所以不依靠自然条件而仅凭一个人的本事,不顺应自然法则而表现一个人的智巧,那就都是用三年时间雕刻一片叶子的行为了。后用“莫辨楮叶”指不能分辨楮叶的真假。或比喻模仿逼真,以假乱真。
9、寤:古同“悟”,意谓理解、明白。
10、几希:不多,一丁点儿,无几,甚少。《孟子·离娄下》:“人之所以异於禽兽者几希。”赵岐注:“几希,无几也。”(宋)苏轼《拟进士对御试策》:“则是未能察脉而欲试华佗之方,其异於操刀而杀人者几希矣。”

【译文】

你或许以未看到完璧的全书为憾事,不知盛衰本是循环。万缘无非是梦幻泡影。作者慧眼婆心,认为不必再点拨读者就能使之恍然大悟。而千万种领悟,最终都会渡过迷津苦海,到达彻悟的彼岸。而执着于得到完璧全书,或者以自己错误的臆断误以为彻悟真正的主旨,这样的人几乎没有几个做到开卷而悟。

【全文翻译】

我听说绛树能同时唱出两首歌,一首歌从喉咙里发出,另一首歌从鼻腔里发出。黄华能同时书写两个文牍,左手能书写楷书,右手能书写草书。他们都有神技,然而我未曾见过。现要同时唱两首歌而不分喉鼻,同时书写两个文牍而不分左右手,一个声音同时唱出两首歌,一只手同时书写两个文牍,这绝对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不可实现的神奇,然而竟在《石头记》里实现了。啊,神了。妙笔生花,铺张辞藻,立意遣词,没有一处落前人俗套,这是有目共睹的,这些暂且不谈。只是看其意蕴所表达的,虽写彼处却指向此处,一语多义;手挥五弦却目送归鸿,一语双关。好像用词委婉机巧,但却不失真诚;貌似运笔严谨规范,却又恣意洒脱。如同《春秋》的笔法,多用微言寓大义;又像史学家那样,不据事直书,而多用曲笔隐藏真相。读后试着一一理出头绪:描写闺房表面极其和睦庄重,而实际上却艳丽妖冶;描写门第家世表面上富丽堂皇井然有序,实际上已经满目衰微之势;描写宝玉意淫、呆痴,却多情而善于领悟,不亚于辛弃疾和王戎;描写黛玉的嫉妒、尖酸,而她对爱情却专一、深沉,堪比秦罗敷和化石之望夫女。其它如描写那些美女及其住所,刻画她们散发出的香气及衣着打扮等,文字柔美,娓娓动听,几乎让人心荡神驰,但却找不出一字一句粗鄙猥亵。虽然只用一个声音说出,只用一只手写成,然而却能同时做到既放纵又贞静,既悲戚又欢愉,这无异于双管齐下。啊,神了。难道作者是小说家中的左丘明、司马迁吗?然而我认为,作者虽然一笔两意,但读者要做到一心不乱,领会其隐含的真正含义。譬如绘画,画出三面山石,不过是为了烘托一处秀丽的山峰;小路有两条,幽静美妙之处不外是有树的地方。必须按照此意,以读此书,才能看到书中精深微妙、隐而未露的意旨。如同水中捞月,只为舀出清辉;仙花如雨自天而落,只需闻到她们的香气。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悟出此书隐含的意旨吧!你或许以未看到完璧的全书为憾事,不知盛衰本是循环。万缘无非是梦幻泡影。作者慧眼婆心,认为不必再点拨读者就能使之恍然大悟。而千万种领悟,最终都会渡过迷津苦海,到达彻悟的彼岸。而执着于得到完璧全书,或者以自己错误的臆断误以为彻悟真正的主旨,这样的人几乎没有几个做到开卷而悟。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