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纪晓岚《推命用时》  

2016-02-07 09:51:00|  分类: 命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世传推命始于李虚中,其法用年月日而不用时,盖据昌黎所作虚中墓志也。其书《宋史·艺文志》著录,今已久佚,惟《永乐大典》载虚中《命书》三卷,尚为完帙。所说实兼论八字,非不用时,或疑为宋人所伪托,莫能明也。然考虚中墓志,称其最深于五行,书以人始生之年月日,所直日辰,支干相生,胜衰死生,互相斟酌,推人寿夭贵贱、利不利云云。按天有十二辰,故一日分为十二时,日至某辰,即某时也。故时亦谓之日辰。《国语》“星与日辰之位,皆在北维”是也。《诗》“跂彼织女,终日七襄。”孔颖达疏:“从旦暮七辰一移,因谓之七襄。”是日辰即时之明证。《楚辞》“吉日兮辰良”,王逸注:“日谓甲乙,辰谓寅卯。”以辰与日分言,尤为明白。据此以推,似乎“所直日辰”四字,当连上年月日为句。后人误属下文为句,故有不用时之说耳。余撰《四库全书总目》,亦谓虚中推命不用时,尚沿旧说。今附著于此,以志余过。至五星之说,世传起自张果。其说不见于典籍。考《列子》称禀天命,属星辰,值吉则吉,值凶则凶,受命即定,即鬼神不能改易,而圣智不能回。王充《论衡》称天施气而众星布精,天施气而众星之气在其中矣,含气而长,得贵则贵,得贱则贱。贵或秩有高下,富或资有多少,皆星位大小尊卑之所授。是以星言命,古已有之,不必定始于张果。又韩昌黎《三星行》曰:“我生之辰,月宿南斗,牛奋其角,箕张其口。”杜樊川自作墓志曰:“余生于角星昂毕,于角为第八宫,曰疾厄宫,亦曰八杀宫,土星在焉,火星继木。星工杨晞曰:‘木在张于角为第十一福德宫。木为福德大君子,无虞也。’余曰:‘湖守不周岁,迁舍人,木还福于角,足矣,土火还死于角,宜哉。’”是五星之说,原起于唐,其法亦与今不异。术者托名张果,亦不为无因。特其所托之书,词皆鄙俚,又在李虚中命书之下,决非唐代文字耳。

【译文】

世间流传的推命术是由唐朝的李虚中创立的,其方法只用人的生年生月生日,而不用生辰。大概这种说法源自韩愈为李虚中撰写的墓志铭。李虚中命书在《宋史·艺文志》有记载,但是已经失传很久了。只有明朝编纂的《永乐大典》保留了李虚中《命书》三卷,还算完好无缺。他论命实际上用的是生辰八字,而非不用时辰。有人怀疑李虚中《命书》是宋朝人假冒的,无法证明。然而通过考证韩愈的《殿中侍御李君墓志铭》,称李虚中对阴阳五行学说最精通,书写人出生的年月日及时辰,其干支相生相克,旺衰死生,综合研究,可以推算人的寿夭贵贱、吉凶等等。按照天有十二辰,因此一日分为十二个时辰。太阳运行到某一辰,即到了某一时,因此“时”也叫作“日辰”。《国语》“星与日辰之位,皆在北维”中的“日辰”就是“时”的意思。《诗》“跂彼织女,终日七襄。”孔颖达注:“从旦暮七辰一移,因谓之七襄。”是“日辰”即“时”的明证。《楚辞》“吉日兮辰良”,王逸注:“日谓甲乙,辰谓寅卯。”把“辰”与“日”分开说,特别明白。根据上述推论,似乎“所直日辰”四个字,应当与上文的“年月日”连成一句话。后人却错误地把“所直日辰”与下文连成一句,因此误以为李虚中算命不用时辰。我撰写《四库全书总目》时,也说李虚中算命不用时辰,仍然沿用旧说。现在附著在这里,修正自己的错误。至于木火土金水五星算命术,传说是从唐朝人张果开始的。可他的学说在典籍中没有记载。《列子》一书说:“人禀承天命,隶属于星辰,遇吉则吉,遇凶则凶,命数早已注定,即使鬼神也不能改变,即使才智超凡也无力回天。”王充在《论衡》中指出:“自然界给人元气而众星给人精气。”自然界给与人的元气也包含众星的精气。人禀气而成长,得到贵气则富贵,不得贵气则贫贱。贵人有等级高下,富人有钱财多寡,这些都是由人所归属的星位大小尊卑决定的。因此用五星论命自古就有,不必认为是从张果开始的。此外,韩愈在《三星行》中写道:“我出生的时辰,正值月亮居于南斗之位,牛宿用力昂起犄角,箕宿张开了口。”杜牧自撰墓志铭说:“我出生时正值角宿、星宿、昴宿、毕宿同时出现在中天,而角宿居于第八宫,叫疾厄宫,也叫八杀宫,当时土星值守,火星不久将紧随木星运行到土星值守的位置。星工杨晞说:木星守于张宿,刚好角宿处于第十一福德宫,木星是福德大的星,不会有忧患。我说:我担任湖州刺史不到一年就提升为中书舍人,是木星把福分带给了角宿,这就足够了。而火星紧随木星之后,运行到土星值守的位置,又把死亡带给了角宿,这也是应该的。”五星学说起源于唐代,占卜的方法也和今天一样。术士们假冒张果之名,也不是没有原因。只是他们所托名的书,语言都俗不可耐,水平远在李虚中的《命书》之下,决不是唐人的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