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红楼梦》中的“末世”之辩  

2016-12-06 08:03:22|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讲人:至真斋主

《红楼梦》这部书只因作者未明确说出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几百年来在阅读理解上产生了极大歧义。上个世纪初,以胡适为首的所谓新红学考证派认为《红楼梦》只是描写了清中期贾家的没落史,作者是家谱无考的曹寅的孙子,其风头盖过了以蔡元培为首的索隐派认为本书是明末清初改朝换代的时代背景。后来在上个世纪中期特殊的政治环境下,伟人一锤定音否定蔡元培的观点,基本肯定胡适派观点,使胡适派观点成为官方观点。至今胡适派观点依然占据统治地位。

2016年10月29日上午,中国矿业大学文法学院高淮生教授作为召集人,在北京主办了“红学发展的希望及未来”专题座谈会。主要围绕两个议题展开讨论:1、红学研究的方法和基本态度;2、红学研究的瓶颈与突破。这说明胡适派红学已经感觉到了危机,他们希望找到突破口。尽管这次专家座谈会无甚新意,依然老调重弹,但是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亮点,那就是有专家提出对索隐派重新研究,给予合理的评价。

北京语言大学段江丽教授说:“红学研究方法无外乎评点、索隐、考证、文学批评等几种。众所周知,自胡适以来索隐派受到了广泛的批评,不过,正如一些学者所提出来的,像蔡元培、潘重规这样的国学大师,坚持以索隐的方法解读《红楼梦》,这一现象本身就很值得思考和探讨。事实上,每种方法都有自己的特色和优长,也有需要警惕的陷阱。因此,不同方法之间应该彼此融通、包容、借鉴,取长补短,不应该互相排斥和否定。”

首都师范大学詹颂副教授说:“提到索隐派,我们立即想到蔡胡之争,想到胡适先生对索隐派的“猜笨谜”、“笨猜谜”之讥。这大约也是新红学大行于世之后学界对索隐派的普遍看法。但是在读了潘重规先生的红学著作之后,我开始重新思考胡先生的这个评价。潘先生被学者们称为新索隐派,他的索隐指向作品本事与主旨等多方面。他认为《红楼梦》的作者是明遗民,主旨是反清复明,他从《红楼梦》中找到了隐藏的明清易代史。潘先生是黄侃、王伯沆先生的高弟,一位在经学、小学、敦煌学等多个领域有杰出成就的学者,为什么解读《红楼梦》也走了索隐的路子?我认为至少可以从以下几方面来看这个问题:第一,文本因素。《红楼梦》作者自称此书“实录其事”,但“将真事隐去”,这岂非明示读者去探寻隐藏的真事?而《红楼梦》丰厚的内涵也足以激发读者的索隐兴趣。自《红楼梦》问世之日起,索隐即如影随形,这大概是一个重要原因。潘先生认为胡适先生的“自叙传说”其实也是一种猜谜,并非毫无道理。第二,学术传统。本事索隐在中国历史与文学研究中源远流长,潘先生的索隐是这一传统的延续。他的索隐建立在大量史料比对的基础上,并不是随意的比附。他还专门探讨了中国文学与文字中隐藏艺术的传统,为索隐找到了充分的理据。他是自觉的索隐派理论奠基者,虽然他对研究者将其归入索隐派并不接受。第三,家国巨变与个人遭际。大陆易帜,潘先生流寓台岛,此时解红,抉幽发微,寄托遥深。此外,索隐也与中国人的文化心理有关。索隐往往比其他类型的《红楼梦》研究更容易受到读者的关注,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索隐派在以新红学为正统的红学史书写体系中基本上是一个干瘪的反面标签式的存在,这无助于人们了解这一重要派别产生的根源以及它的流变、特点与影响。如果研究者不囿(yòu)于成见,对蔡元培、潘重规先生这样的一代大家做深入的个案研究,对这一派别做多方面、多角度的考察与分析,红学史的书写将更为公允、厚重。”

中国艺术研究院孙伟科研究员说:“红学几十年没有对《红楼梦》思想的准确定位以及《红楼梦》思想价值的概括、提升和总结。我们的红学过于蛰伏于考证研究了,现在许多媒体主要是强势媒体所宣传的所谓考证新成果,譬如在作者问题上的纠缠不清,实际上都是些伪考证,值得我们充分警惕。”

在我看来,胡适派红学之所以对《红楼梦》思想挖掘不深、甚至歪曲错误解读,其主要原因是把《红楼梦》的时代背景错误定位于清朝中期导致的。《红楼梦》作者虽然故意隐去了时代背景,但是,这部书的时代背景真的不可考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虽然这部书的主旨思想具有跨越时代局限的普遍性,但是也有特定时代的指向性。我们仅从书中隐约透露的信息便可考证出本书的时代背景来。在第一回,那块顽石从尘世回到青埂峰下后,把自己下凡的经历写成了一部书刻在石头上,空空道人看了认为“朝代年纪,地舆邦国,失落无考。”此处甲戌本批语说:“据余说,却大有考证。”按照这个批语说时代背景是完全可考的。在同一处蒙府本批语却说:“妙在无考。”这段批语岂不是跟前一段批语相矛盾吗?其实不然。蒙府本批语有弦外之音,意即书中没有写明时代背景是为了避祸。隐晦的表达了作者身处的时代,文化专制、文字狱盛行。而身处新朝却怀念旧朝,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罪过,作者不明确书写时代背景实在是无奈之举。然而,纵观全书作者的思想感情如此悲愤强烈,自云“字字看来皆是血”,作者对时代的指向应该特别明确。作者虽然没有明确指出时代背景,其实却在用“末世”这个词来隐晦透露。这正是作者的智慧之处。我这次讲座不去从书中透露的其他信息来论证时代背景,仅仅从书中屡次提及的“末世”来辨析。我们首先看看各类词典对“末世”一词的解释。

《辞海》:1、指一个朝代衰亡的时期。例如:殷之末世。2、指一个历史阶段终结的时代。例如:封建末世。

《古汉语时间范畴词典》(王海棻著.安徽教育出版社.2005):一个朝代的后期。昔秦末世,肆暴恣情,虐流天下,毒被(pī)生民,下不堪命,故遂土崩。(《三国志· 魏书》) 

《古今词义辨析词典》(陈涛主编.北京语文出版社.2008):指一个历史阶段的末尾时期。《周易·系辞下》:“《易》之兴也,其当殷之末世、周之盛德邪?”今沿用此义:封建末世。

《当代汉语词典》:1、一个历史阶段的末期:封建末世。2、趋于衰落的时代:时遭末世。

《新华汉语词典 》:一个历史阶段的末尾的时期。

以上词典对“末世”一词的解释基本都是一致的,即指一个朝代或者历史阶段的最后阶段。但是周定一编纂的《红楼梦语言词典》却把“末世”解释为“接近衰亡的年代”,这是不合适的。“年代”在古代有如下解释:1、时代。(晋)谢灵运《会吟行》:“自来弥年代,贤达不可纪。”(唐)张说《赠崔公》诗:“事随年代远,名与图籍留。”(清)袁枚《随园诗话》卷二:“年代大讹,何足为典要。”2、年数。《金瓶梅词话》第六一回:“西门庆道:‘那个是常在我家走的郁大姐 ,这好些年代了。’”3、特指一个朝代经历的时间。(唐)韩愈《谏迎佛骨表》:“ 宋齐梁陈元魏以下,事佛渐谨,年代尤促。”可见“年代”一词是时间概念,它怎么可以用“衰亡”形容呢?一个国家朝代可以衰亡,而作为时间概念的“年代”永远处于流动状态,只能用逝去来形容。至于用文学性语言表达的“这是一个最好的年代”或者“这是一个最坏的年代”,那是在形容社会状况。《红楼梦语言词典》之所以这么解释,在我看来就是为了迎合胡适派定位的《红楼梦》时代背景,而不顾语法和词义。如果把“末世”一词按照其它词典规范解释,那么,《红楼梦》的时代背景就不会是清中期,清朝康雍乾时期正在所谓的盛世,能说是“接近衰亡的朝代”吗?

我们再拆分解释“末世”一词。“末”字在这里应该不会有歧义,只当“最后”、“终了”讲。如末尾、末日、末代。“世”字跟“末”字搭配时,“世”字可以有两种意思:一、父子相继为世。如果“末世”针对家族,那就是这个家族绝种不再延续。二、时代、朝代。如果“末世”针对时代或朝代,那就是指这个时代或朝代的最后阶段,即行将结束或灭亡的时期。例如:《易经·系辞下》:“《易》之兴也,其当殷之末世,周之盛德邪?”;《荀子·议兵》:“ 秦四世有胜,諰諰(xǐ)然常恐天下之一合而轧己也,此所谓末世之兵,未有本统也。”;《史记·太史公自序》:“末世争利,维彼奔义;让国饿死,天下称之。作《伯夷列传》第一。”

“末世”一词也与“季世”同义。《左传·昭公三年》:叔向曰:“齐其何如?”晏子曰:“此季世也。”西晋诗人张载《七哀》:“北芒何垒垒,高陵有四五。借问谁家坟,皆云汉世主。恭文遥相望,原陵郁膴膴(wǔ)。季世丧乱起,贼盗如豺虎。毁壤过一抔,便房启幽户。珠柙离玉体,珍宝见剽虏。园寝化为墟,周墉无遗堵。蒙茏荆棘生,蹊径登童竖。狐兔窟其中,芜秽不复扫。颓陇并垦发,萌隶营农圃。昔为万乘君,今为丘中土。感彼雍门言,凄怆哀今古。”描写汉代帝王陵寝被毁后的景象,慨叹世道乱离和沧桑变化。《红楼梦》中薛宝琴联诗句“埋琴稚子挑”借用了这首诗及诗中典故。

根据以上解释,末世一词一般都是在评述前朝时使用,如果用“末世”指摘当朝私下里为之尚可,若公开行文用“末世”,在文字狱时代不有杀身之祸亦有牢狱之灾。

我们再看《红楼梦》中“末世”一词的用法:

第一回:【这士隐正痴想,忽见隔壁葫芦庙内寄居的一个穷儒,姓贾名化,表字时飞,别号雨村者走了出来。这贾雨村原系胡州人氏,也是诗书仕宦之族,因他生于末世,〖甲戌本侧批:又写一末世男子。〗父母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得他一身一口,在家乡无益。因进京求取功名,再整基业。】

在这里作者用了“末世”一词,是指贾雨村生在朝代的末世,而不是指贾雨村的家族到了末世。因为贾雨村正值人生旺年,何来家族绝种而到了“末世”之说?而且本段情节的侧批:“又写一末世男子”,透露了《石头记》正文出场的第一个男子甄士隐也出生在末世。

第二回:【雨村因问:“近日都中可有新闻没有?”子兴道:“倒没有什么新闻,倒是老先生你贵同宗家,出了一件小小的异事。”雨村笑道:“弟族中无人在都,何谈及此?”子兴笑道:“你们同姓,岂非同宗一族?”雨村问是谁家。子兴道:“荣国府贾府中,可也不玷辱了先生的门楣了?”雨村笑道:“原来是他家。若论起来,寒族人丁却不少,自东汉贾复以来,支派繁盛,各省皆有,谁逐细考查得来?若论荣国一支,却是同谱。但他那等荣耀,我们不便去攀扯,至今故越发生疏难认了。”子兴叹道:“老先生休如此说。如今的这宁、荣两门,也都萧疏了,不比先时的光景。”〖甲戌本侧批:记清此句。可知书中之荣府已是末世了。〗】

“萧疏”:萧条、不景气。因宁荣两府不景气,批书人便说荣府(也包括宁府)已是“末世”。一个家族或朝代到了末世常常显现萧疏、衰败的景象,但是萧疏、衰败并不一定就到末世,因为中期萧疏、衰败也屡见后来中兴之时。在这里批书人说荣府已是末世,是明确地告诉我们荣府已经到了最后时期,眼看着就要衰亡了。一个家族衰亡意味着什么?那就是不仅衰败而且亡种。贾家不是有贾琏、贾宝玉、贾蓉、贾蔷、贾蘭、贾菌等那么多后代子孙吗?怎么会亡种呢?而且据李纨的判词图谶“画着一盆茂兰,旁有一位凤冠霞帔(pèi)的美人。”暗喻李纨之子贾蘭爵禄高登,东山再起。是批书人用词不当吗?非也,而是批书人把贾府认为是影射皇宫,朝代到了末世这样就解释得通了。

【雨村道:“当日宁荣两宅的人口也极多,如何就萧疏了?”〖甲戌本侧批:作者之意原只写末世,此已是贾府之末世了。〗冷子兴道:“正是,说来也话长。”雨村道:“去岁我到金陵地界,因欲游览六朝遗迹,那日进了石头城,从他老宅门前经过。街东是宁国府,街西是荣国府,二宅相连,竟将大半条街占了。大门前虽冷落无人,隔着围墙一望,里面厅殿楼阁,也还都峥嵘轩峻,就是后一带花园子里面树木山石,也还都有蓊蔚洇润之气,那里象个衰败之家?”】蓊蔚洇润:wěnɡ wèi yīn rùn茂盛润泽的样子。此处甲戌本侧批:〖作者之意原只写末世,此已是贾府之末世了。〗两句话用了两个“末世”,第一句话的“末世”是指朝代末世,第二句话的“末世”是指贾府末世。其“贾府末世”同上解。意即:作者只想写朝代的末世,贾府影射皇家当然就到了末世。

【冷子兴笑道:“亏你是进士出身,原来不通!古人有云:‘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今虽说不及先年那样兴盛,较之平常仕宦之家,到底气象不同。如今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其日用排场费用,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这还是小事,更有一件大事。谁知这样鐘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雨村听说,也纳罕道:“这样诗礼之家,岂有不善教育之理?别门不知,只说这宁、荣二宅,是最教子有方的。”子兴叹道:“正说的是这两门呢。待我告诉你。当日宁国公〖甲戌本侧批:演。〗与荣国公〖甲戌本侧批:源。〗是一母同胞弟兄两个。宁公居长,生了四个儿子。宁公死后,贾代化袭了官,也养了两个儿子。长名贾敷,至八九岁上便死了,只剩了次子贾敬袭了官,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甲戌本侧批:亦是大族末世常有之事。叹叹!〗余者一概不在心上。】大族:指古代人口众多、分支繁盛的豪门家族。这里的批语“大族末世”是为贾敬“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作批,是在影射皇家到了末世的现象。

第三回:黛玉刚进荣府,“荣禧堂”有一副对联:“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下面一行小字,道是:“同鄉世教弟勋袭東安郡王穆蒔拜手書。”

拜手:古代汉族男子一种跪拜礼。在下跪时两手拱合,低头至手与手心平,而不及地,故称“拜手”。亦叫“空手”、“拜首”。《尚书·益稷》:“皋陶(gāo yáo)拜于稽(qǐ)首。”《列子·仲尼》:“颜回北面拜手。”顾炎武《日知录·拜稽首》:“古人席地而坐,引身而起,则为长跪。首至手则为拜手,手至地则为拜,首至地则为稽首,此礼之等也。”这个题款的意思是:同乡世代承受府上教诲的兄弟、因功勋世袭东安郡王穆莳,恭敬的亲自书写。蒔:读shì。“穆蒔”谐音“末世”,是结合这副对联的寓意作解,暗喻朝代末期。如果单独以“穆蒔”谐音“末世”则牵强。关于这副对联的深入解读以后再讲。

第五回:贾探春的判词:【后面又画着两人放風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状。也有四句写云: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甲戌本双行夹批:感叹句,自寓。〗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風一梦遥。】“生于末世运偏消”,这里明确说贾探春生于末世,即指朝代的末世。甲戌本双行夹批:〖感叹句,自寓。〗这条批语指出贾探春的境遇也是作者自寓,作者也生在末世。

王熙凤的判词:【后面便是一片冰山,上面有一只雌凤。其判曰: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王熙凤也出生在朝代的末世。

第十三回:靖本批语:〖此回可卿梦阿凤,作者大有深意,惜已为末世,奈何奈何!贾珍虽奢淫,岂能逆父哉?特因敬老不管,然后恣意,足为世家之戒。“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岂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者?其事虽未行,其言其意,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遗簪”、“更衣”诸文,是以此回只十页,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去四五页也。一步行来错,回头已百年。请观風月鉴,多少泣黄泉。〗这条批语里的“惜已为末世”既指朝代末世,也指贾府末世,而贾府末世只能是影射皇家末世之意。

第十八回:【此时王夫人那边热闹非常。原来贾蔷已从姑苏采买了十二个女孩子,并聘了教习,以及行头等事来了。那时薛姨妈另迁于东北上一所幽静房舍居住,将梨香院早已腾挪出来,另行修理了,就令教习在此教演女戏。又另派家中旧有曾演学过歌唱的众女人们,如今皆已皤然老妪了,〖庚辰本双行夹批:又补出当日宁、荣在世之事,所谓此是末世之时也。〗着他们带领管理。】这里庚辰本批语中的“末世”也是影射皇家末世之意。

综合以上文本内容,有时是作者直说某人物生于末世,有的是批语提示某人物生于末世,批书人也提示作者自寓生于末世,说明这部书的时代背景是朝代的末世。而批书人说的贾府末世只能是对皇家的影射,否则就不能用“末世”来形容一个家族。跛足道人的《好了歌》和甄士隐对《好了歌》的注解,说的就是改朝换代造成的社会大动荡时期,导致很多家庭无法想象的悲惨境遇。红楼梦曲子《飞鸟各投林》:“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也是在说改朝换代导致很多家庭兴衰灭绝的悲惨情景。

书中的通灵宝玉影射玉玺,这已经成为很多读者的共识。玉玺是皇权的标志。历朝历代为了争夺皇权都在展开惨烈的厮杀。第八回贾宝玉给薛宝钗看通灵宝玉,有一首嘲讽诗:“女娲炼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失去幽灵真境界,幻来亲就臭皮囊。好知运败金无彩,堪叹时乖玉不光。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这“白骨如山忘姓氏”不就是因为争夺皇权造成生灵涂炭、白骨累累的惨景吗?把《红楼梦》仅仅当做一部家族兴衰史如何解释的通?

胡适的《红楼梦考证》说:【因为《红楼梦》是曹雪芹“将真事隐去”的自叙,故他不怕琐碎,再三再四的描写他家由富贵变成贫穷的情形。我们看曹寅一生的历史,决不像一个贪官污吏;他家所以后来衰败,他的儿子所以亏空破产,大概都是由于他一家都爱挥霍,爱摆阔架子;讲究吃喝,讲究场面;收藏精本的书,刻行精本的书;交结文人名士,交结贵族大官,招待皇帝,至于四次五次;他们又不会理财,又不肯节省;讲究挥霍惯了,收缩不回来:以至于亏空,以至于破产抄家。《红楼梦》只是老老实实的描写这一个“坐吃山空” 、“树倒猢狲散”的自然趋势。因为如此,所以《红楼梦》是一部自然主义的杰作。】晚年的胡适开始贬低《红楼梦》的价值。他说:“在那一个浅陋而人人自命风流才士的背景里,《红楼梦》的见解与文学技术当然都不会高明到那儿去。”他又说,“我向来感觉,《红楼梦》比不上《儒林外史》;在文学技术上,《红楼梦》比不上《海上花》,也比不上《老残游记》。”由此他认为《红楼梦》的文学造诣当然不会高明到那儿去。

看了这样的解读,我们完全可以说胡适根本就没看懂《红楼梦》的主旨。尽管后来胡适的追随者们口口声声赞美《红楼梦》如何伟大,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这部书伟大在何处!他们狭隘地理解这部用血泪书写的旷世悲歌,由此建立在毫不靠谱基础上的肤浅解读又依仗特殊政治背景下的所谓定论,严重误导了广大读者。那么《红楼梦》的末世背景,是指哪个朝代的末世?答案还在文本中。

第二回贾雨村在正邪两赋论中说“近日之倪云林、唐伯虎、祝枝山”,说明距离《红楼梦》的时代背景不远。这已经指出了朝代“末世”是指明末。倪云林生于1301年,卒于1374年。唐伯虎生于1470年,卒于1524年。祝枝山生于1461年,卒于1527年。作者借贾雨村之口说出的明朝初期和中期的这几个人物,身在明末用“近日”是合适的。如果是胡适考证的清朝雍乾时期的时代背景,距离祝枝山等人生活的明中期已经二百多年,用“近日”一词合适吗?我在《补天石昭示红楼梦主旨立意》讲座中,论述了“地陷东南”是明末清初时代背景的指向。其《石头记》正文“当日地陷东南”之语,跟明末冯梦龙的《甲申纪事》序言:“甲申之变,天崩地裂,悲愤莫喻,不忍纪,亦不忍不纪。”其意相同,不再赘述。

在清初明遗民的文章中也用“末世”一词特指明末。在明遗民朱彝尊等举博学鸿儒后,顾炎武在《日知录》中批评道:“末世人情弥巧,文而不惭,固有朝赋《采薇》之篇而夕有捧檄之喜者。”顾炎武引用孔子的话说,在末世百姓就变得贪利而取巧,花言巧语而大言不惭,互相残害,互相欺骗。早上读着伯夷、叔齐的《采薇》之歌,不食周粟;晚上却捧着朝廷的任命书暗暗自喜。顾炎武有感于清初有些明遗民,唱着不仕新朝的高调,后来却和清廷打得火热,朝秦暮楚。

孔尚任的戏曲《桃花扇》以复社名士侯朝宗和秦淮名妓李香君的爱情故事为中心,演说南明弘光王朝灭亡的历史。其创作宗旨是“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孔尚任在《桃花扇小引》中说明了创作立意,即揭示明朝“三百年基业,隳(huī)于何人,败于何事,消于何时,歇于何地”,从而“不独令观者感慨涕零,亦可惩创人心,为末世之一救矣!”这跟《红楼梦》的主旨立意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有的胡适派研究者看出了把末世仅仅当做贾府一个家族的末世很牵强,于是就把末世解读成什么封建社会的末世,并且认为作者是在为封建社会的末世敲丧钟,这不但没有理解末世一词的含义,而且也没有参悟《红楼梦》的主旨根本不是什么反封建。在中国古籍中有“封建”一词,意思是“封国土、建诸侯”。唐朝柳宗元写有《封建论》,将夏、商、周、汉四个朝代认定为“封建”。《红楼梦》作者所处的时代对“封建”一词的理解只能是分封制的社会管理制度,而自秦朝至清朝时期的中国社会是“宗法郡县制”,《红楼梦》作者不可能有产生于十九世纪中叶的“封建社会”概念,怎么会提出反封建的主题思想呢?这跟关公战秦琼有什么区别?即便是按照马克思定义的“封建社会”,是指地主占有土地并剥削农民或农奴的社会形态,那么从《红楼梦》中我们看到歌颂奴才反抗主子了吗?那些丫头、婆子、管家们哪个不愿意留在贾家?他们不但都愿意留在贾家,而且都以被赶出去为耻辱。还有的著名红学家说什么《红楼梦》是启蒙的人文主义思想,这种思想主张一切以人为本,宣扬个性解放,追求现实人生幸福,追求自由平等,反对等级观念,崇尚理性,反对蒙昧。那么作者借顽石之口痛悔无才补苍天是何意?宁荣二公委托警幻仙子规劝警示贾宝玉是何意?秦钟临终忏悔并叮嘱贾宝玉是何意?等等不再赘述。

如果不能正确定位《红楼梦》的时代背景,其解读出的思想将离题万里,南辕北辙,误导读者,贻笑大方。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