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燃藜图是《红楼梦》庶徵谶纬立意的导向图  

2016-01-16 20:34:17|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燃藜图是《红楼梦》庶徵谶纬立意的导向图 - 至真斋主 -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红楼梦》有大量的谶语,这些谶语的类型有诗词、曲赋、图谶、诔文、戏文、偈子、酒令、灯谜、梦境、命名、谐音等。还有的用情节、场景、人物语言、诡异的声音等立谶。这些谶语起到了阅读导向作用。由于占统治地位的红学认为《红楼梦》仅仅是写曹家家事,导致几乎所有的研究者都认为,这些谶语只是预示着一个家族的衰亡和人物命运。然而,高明的作者已经预见到了几百年后人们会歪曲这些谶语的真正立意,于是特意设置了一个导向图来当头棒喝这种狭隘的认识。这个导向图就是秦可卿居室的那张《燃藜图》。

第五回宝玉跟着贾母去宁府赏梅花,困倦了要午睡,秦可卿就让宝玉到自己的上房内间去休息。书中写到:【当下秦氏引了一簇人来至上房内间。宝玉抬头看见一幅画贴在上面,画的人物固好,其故事乃是《燃藜图》,也不看系何人所画,心中便有些不快。又有一幅对联,写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

那么宝玉为什么一看见这幅画和对联就说啥也不在这个房间住了呢?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幅画是刘向勤学的故事,这幅对联也是劝学的意思。而宝玉厌恶科举考试,自然就会对这类说教产生抵触情绪。其实这种理解是错误的。这幅画不是什么刘向勤学,这幅对联也不是泛泛的劝学励志之言。

我们先看看这幅画的典故。据《刘向别传》和六朝无名氏《三辅黄图·阁部》所载:“刘向於成帝之末,校书天禄阁,专精覃思。夜有老人,著黄衣,植青藜杖,登阁而进,见向暗中独坐诵书。老父乃吹杖端,烟燃,因以见向,说开辟已前。向因受《洪范五行》之文,恐辞说繁广忘之,乃裂裳及绅,以记其言。至曙而去,向请问姓名。云:‘我是太一之精,天帝闻金卯之子有博学者,下而观焉。’乃出怀中竹牒,有天文地图之书,‘余略授子焉’。至向子歆,从向受其术,向亦不悟此人焉。”

刘向乃是汉朝皇室宗亲,太一精授他《洪范五行》及天文地图之书,以开聋聩,广布其说,警示当朝及将后各代统治者,也是别有深意。我曾撰文论述过贾宝玉乃是华夏皇权的未来传承者,看到太一精传授给刘向的《洪范五行》,唯恐谶语中的凶谶成真,引起不快乃至惊惧亦在情理之中。那么《洪范五行》是怎么的文章呢?

《洪范》是《尚书》里的一篇文章。《尚书》又称《书》或《书经》,它是自尧舜至夏商周跨越两千余年的历史文献。由孔子编纂并作序。是儒家经典之一。据《汉书·五行志》记载:“禹治洪水,赐《洛书》,法而陈之,《洪范》是也。”。箕子是殷纣王的亲属和大臣。纣王荒淫,不理国事。箕子进谏,不被接受,于是佯狂为奴。周克商的前一年,纣王杀王子比干,囚禁箕子。公元前1066年,武王克商,又命召公释放箕子。后二年,武王访问箕子,问殷为何灭亡,箕子不忍说殷的恶政。于是武王改问上天安定下民的常道,箕子便告以洪范九畴,意即大法九类。史官记录箕子之言,写成《洪范》。《洪范》托武王与箕子对话,言大禹治水有功,上帝锡予其“洪范九畴”。其中提出木火土金水五行及其性能作用。主张天子建立“皇极”,实行赏罚,使臣民顺服。认为龟筮可以决疑,政情可使天象变化。

《洪范》成为汉代“天人感应”思想的理论基础。董仲舒生于公元前179年。他的《天人三策》、《春秋繁露》以儒家学说为基础,以阴阳五行为框架,兼采“黄老”等诸子百家的思想精华,建立起一个具有神学倾向的新儒学思想体系,被誉为儒家大儒。元光元年,汉武帝下诏征求治国方略。董仲舒对曰:陛下发德音,下明诏,求天命与情性,皆非愚臣之所能及也。臣谨案《春秋》之中,视前世已行之事,以观天人相与之际,甚可畏也。国家将有失道之败,而天乃先出灾害以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异以警惧之,尚不知变,而伤败乃至。以此见天心之仁爱人君而欲止其乱也。自非大亡道之世者,天尽欲扶持而全安之,事在强勉而已矣。强勉学习,则闻见博而知益明;强勉行道,则德日起而大有功:此皆可使还至而有效者也。《诗》曰“夙夜匪解”,《书》云“茂哉茂哉!”皆强勉之谓也。

董仲舒在《举贤良对策》中系统地提出了“天人感应”学说。他把《春秋》中所记载的自然现象,都用来解释社会政治衰败的症结。他认为,人君为政应“法天”行“德政”,“为政而宜于民”,否则“天”就会降下种种“灾异”以谴告人君。如果这时人君仍不知悔改,“天”就会使人君失去天下。

刘向生于公元前77年。原名更生,字子政。汉朝宗室。汉宣帝时为谏大夫。汉元帝时任宗正。因反对宦官弘恭、石显而下狱。得释后又因反对恭、显而下狱,被免为庶人。汉成帝即位后得进用,任光禄大夫,改名为“向”,官至中垒校尉。刘向继承了董仲舒的天人感应思想。在《洪范五行传论》一书中,他梳理了自西周幽王二年(公元前780年)至西汉成帝元延元年(公元前12年)的符瑞和灾异。他以阴阳五行、天人感应为理论,论证符瑞和灾异与国政得失的关系。虽然此书已佚,但在《汉书·五行志》中保存了《洪范五行传论》约一百五十二条。其中论灾异跟后、妃、君夫人及外戚间关系的约三十一条,论灾异跟君主失势、国家败亡间关系的约三十九条。

董仲舒、刘向的天人感应论都属于庶徵谶纬学说的范畴。庶徵指各种徵候,《尚书·洪范》云:“庶徵:曰雨,曰暘,曰燠,曰寒,曰风。”谶有吉谶、凶谶,是指预示吉凶的隐语,向人们昭示未来的吉凶祸福、治乱兴衰。谶有谶言、图谶等形式,如“亡秦者胡也”即为秦代的一句谶言。“纬”即纬书,是相对于经书而言的,是由经书所衍生出来的,纬书以神学观对儒家经典作出阐释,旨在宣扬国家治乱兴衰、帝王将相出世等都是天意的安排。东汉时流传的“七纬”有《易纬》、《书纬》、《诗纬》、《礼纬》、《乐纬》、《孝经纬》和《春秋纬》。谶纬学说主要以河图、洛书的神话、阴阳五行学说及董仲舒的天人感应学说为理论依据,将天灾人祸、怪异现象与王朝兴衰联系起来。

这种庶徵谶纬学说当然也被文学作品所吸收。《三国演义》第九回,一首小儿歌谣“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不但预示了董卓专权暴政阶段的结束,也宣告了各路诸侯你争我夺、此消彼长、竞相逐鹿、争雄问鼎时期的开始。第六十二回,山林隐者紫虚道人以谶语的形式预言刘备入川及后事:“左龙右凤,飞入西川。雏凤坠地,卧龙升天。一得一失,天数如然。宜归正道,勿丧九泉。”果然在入川路上,道号凤雏的庞统轻敌冒进,在落凤坡被张任布下的伏兵万箭穿身。结果使“龙、凤”两智者一东一西各辅川、荆的设想落空。后来关羽败走麦城,刘备只得入川建蜀。

在其他文学作品如《拾遗记》、《搜神记》、《博物志》、《水浒传》等都有利用谶语预言故事发展、人物命运的情节。而《红楼梦》是运用庶徵谶纬手法的集大成者。书中这类例证太多,每一个读者都耳熟能详、俯拾即是。

《红楼梦》的读者和研究者,可以把女娲补天的故事仅仅当做神话,认为与本书的历史背景、主旨无关。然而大家都没注意到作者匠心独运地把这个所谓的“神话故事”拆分了,一个虚写,一个实写。

虚写:“列位看官:你道此书从何而来?说起根由虽近荒唐,细按则深有趣味。待在下将此来历注明,方使阅者了然不惑。原来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练成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娲皇氏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只单单的剩了一块未用,便弃在此山青埂峰下。”在此处脂砚斋批道:“剩了这一块便生出这许多故事。使当日虽不以此补天,就该去补地之坑陷,使地平坦,而不有此一部鬼话。”且看,作者并未就女娲补天这个神话故事展开说明:天怎么了?为什么要补天?而仅仅是用女娲补天说明这块顽石的来历。所以,脂砚斋你也不要捉急。书中接着写这块被弃用的顽石想下凡到温柔富贵之乡造历一番。一僧一道便随他所愿,把他幻化成一块通灵宝玉,随神瑛侍者来到人间。“后来,又不知过了几世几劫。”石头回到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把自己下凡尘世的经历撰写成一部书。“后面又有一首偈云:无材可去补蒼天,枉入红尘若许年。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石头幻化成通灵宝玉造历人间,自愧没有完成救世补天的宏愿,于是就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写成了《石头记》这部书。在这部书里它不但记述了自己亲历之事,且有对后事的预言,那么将来谁来传播这部书?甚至完成自己未了的救世补天的宏愿呢?这是留给将来人的悬念。

实写:“出则既明,且看石上是何故事。按那石上书云: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風流之地。”这才是石头记叙下凡经历的正文。且在“姑苏”处有一条脂砚斋批语:“是金陵。”为什么要把姑苏当金陵?千万别以为这是批书人的笔误,金陵是什么地方大家都知道不必明言。《石头记》这段正文的开头“地陷东南”可不是神话故事了。地陷东南是国家的东南一隅遭遇了大的灾难。是用庶徵谶纬笔法来预示书中接下来要写的国家灾难。当然,胡适及其信奉者可以把“地陷东南”理解成曹寅家的小院子陷了一个大坑。也可以按照书中接下来的描述理解成甄士隐家的小院子陷了一个大坑。为了坐实这部书是曹寅的儿子或孙子写的,当然可以随意曲解文意,把本来特指朝代衰落的“末世”一词标新立异解释成一个家族的衰落也可以。但是明白人会嗤之以鼻!

书中接下来写甄士隐一家的境况。用甄士隐做梦补写神瑛侍者与绛珠仙子前世之缘及通灵宝玉随神瑛侍者下凡人间。一僧一道要度脱“有命无运,累及爹娘”的甄英莲,甄士隐不肯。僧人口占一词“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这词是谶语,预示英莲的遭际。接着引出赴京赶考淹蹇在葫芦庙寄居的贾雨村。甄士隐救助贾雨村钱物赴京赶考。甄英莲被拐。葫芦庙炸供“火烧连营”。这场大火亦是庶徵谶纬,寓意国家遭难。在此处脂砚斋批语:“写出南直召祸之实病。”关于“南直召祸”所影射的史实,有民间研究者吴雪松的文章破解论述,有兴趣的可看看。在此不赘述。关于甄英莲被拐和第四回贾雨村、门子审案,这是一个悬案。甄英莲实被门子所拐。为什么是门子作案?请朋友们开动脑筋化身狄仁杰破解之。贾雨村枉法断案,又让甄英莲陷入另一场劫难。关于甄英莲的影射意义,我会在将来的文章中论述。甄士隐注解《好了歌》是对国家遭难之际各色人物命运归宿的谶语预言。甄士隐开悟了随一僧一道而去。以后书中的故事就是开篇庶徵谶纬的演绎了。

再看第八回贾宝玉给薛宝钗观看通灵宝玉时,书中的谶诗:【后人曾有诗嘲云:女娲炼石已荒唐, 又向荒唐演大荒。失去幽灵真境界, 幻来亲就臭皮囊。好知运败金无彩,堪叹时乖玉不光。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其“好知运败金无彩”是预言大清纵然夺取了政权运败后也会灭亡。其“堪叹时乖玉不光”是说华夏政权到了时乖运蹇之时也不再有任何光彩。在“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两句后批书人说:“末二句似与题不切,然正是极贴切语。”这两句是明清换代那段血腥历史的真实写照,是本书尚未书写的80回后的真正结局。请问那些追随胡适观点的人们:曹寅家有几个人?都是谁死了?怎么会尸骨如山忘姓氏?

在第七十七回,宝玉看望重病中的晴雯后跟袭人有一段对话:【宝玉道:“不是我妄口咒他,今年春天已有兆头的。”袭人忙问何兆。宝玉道:“这阶下好好的一株海棠花,竟无故死了半边,我就知有异事,果然应在他身上。”袭人听了,又笑起来,因说道:“我待不说,又撑不住,你太也婆婆妈妈的了。这样的话,岂是你读书的男人说的。草木怎又关系起人来?若不婆婆妈妈的,真也成了个呆子了。”宝玉叹道:“你们那里知道,不但草木,凡天下之物,皆是有情有理的,也和人一样,得了知己,便极有灵验的。若用大题目比,就有孔子庙前之桧,坟前之蓍,诸葛祠前之柏,岳武穆坟前之松。这都是堂堂正大随人之正气,千古不磨之物。世乱则萎,世治则荣,几千百年了,枯而复生者几次。这岂不是兆应?小题目比,就有杨太真沉香亭之木芍药,端正楼之相思树,王昭君冢上之草,岂不也有灵验。所以这海棠亦应其人欲亡,故先就死了半边。”】至此回情节才与秦可卿居室燃藜图一段对隼。宝玉观燃藜图不快、惊惧之谜底揭开。

《红楼梦》是警世书。我和朋友们合力解出了秦钟这个人物“警世钟”设计的寓意。由秦钟警世钟立意可见作者之良苦用心。然而书中人物警醒者并不多。慈祥的贾母中秋赏月闻凄凉的笛声而忍不住垂泪,而贾珍谎言习武实则聚赌她也被蒙蔽。宝玉虽世事洞明、慈心博爱,因权力所限也只能对晴雯等不幸的人尽一点绵薄之力。王熙凤理家大权在握后恣意妄为,全然忘却了秦可卿临终前的梦中嘱托。贾珍淫乱奢靡,中秋宁府夜宴祖宗魂灵在墙下长叹,他不知悔改。试想贾母死后贾家该是什么样子?贾家的祖宗焉知不是我华夏祖宗的影射?孔圣人、董大儒的谆谆教诲犹言在耳,各朝各代统治者有几人为民殚精竭虑、夙夜匪解?庶徵谶纬与政事勾连虽有牵强无稽之嫌,然而天灾人祸也必然反映为政得失。由此便可理解华夏先贤们的良苦用心。

最后说明“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幅对联。这幅对联是针对《洪范五行》和《红楼梦》的提示语。把世间的一切都洞明了,把本书所写的所有故事都解开了,这都是学问;把人世间的人情世故与天意警示的关系都通达了,把本书所描写的人物与谶语之间的联系都理清了,也就明白了曲折隐蔽的奥秘。这幅对联的“文章”一词可不是指著作等,而是指奥秘。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