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解读史湘云论阴阳兼说金麒麟的寓意  

2014-09-27 23:51:50|  分类: 红楼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红楼梦》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有史湘云论阴阳和捡到金麒麟的情节。《红楼梦》作者是巨擘鸿儒,深谙中国传统文化,书中氤氲着浓重的儒释道思想,尤其是道家和儒家思想。我们知道阴阳思想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易经是道家和儒家的共同经典。而麒麟是儒家文化的象征。我在这里不全面论述《红楼梦》超凡宏大的思想主题,因为那需要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精深研究,并且彻底参悟了《红楼梦》在形而上的层面到底是在写什么才能论述得深刻。我只想结合《红楼梦》这第三十一回史湘云对阴阳的理解和论述,以及史湘云捡到了贾宝玉本就想送给她的金麒麟,回目标题说“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来参悟这部只流传了前80回的残书其结局应该是什么情景才符合作者的本意。在评述史湘云论阴阳和金麒麟的寓意之前,我们先得梳理一下这第三十一回的大致情节,因为这一回对全书来说信息量是很大的。

上一回是写宝玉淋个落汤鸡跑回怡红院门却关着,待门打开误以为开门的是小丫头,一怒之下踢了袭人肋骨,致使夜间袭人吐血。本回接着写宝玉扶伺袭人一夜,五更便起来给袭人抓药。

这一天正是端阳佳节。午间,王夫人治了酒席请薛家母女等赏午。宝玉见宝钗不爱理他,想必是因为昨日得罪她的事,觉得郁闷。王夫人因为金钏儿的事也不爱理宝玉。黛玉、凤姐、迎春等也都各自揣测着心事不愿说话,使得这场筵席很无趣,大家坐了一坐就散了。接下来书中有一段作者的议论:

 

林黛玉天性喜散不喜聚。他想的也有个道理,他说,“人有聚就有散,聚时欢喜,到散时岂不清冷?既清冷则生伤感,所以不如倒是不聚的好。比如那花开时令人爱慕,谢时则增惆怅,所以倒是不开的好。”故此人以为喜之时,他反以为悲。那宝玉的情性只愿常聚,生怕一时散了添悲;那花只愿常开,生怕一时谢了没趣;只到筵散花谢,虽有万种悲伤,也就无可如何了。因此,今日之筵,大家无兴散了,林黛玉倒不觉得,倒是宝玉心中闷闷不乐,回至自己房中长吁短叹。

 

黛玉是绛珠仙子幻化人间为神瑛侍者宝玉还泪来了,自然知道泪尽是归期。而宝玉却贪恋人间热闹喜聚不喜散。

宝玉正在郁闷之时,偏巧晴雯换衣服时将扇子摔坏,宝玉说晴雯几句。晴雯顶嘴,气得宝玉浑身乱战,竟说出了这么不吉利的话:“你不用忙,将来有散的日子!”袭人过来规劝,晴雯又讽刺袭人。越吵越凶,宝玉想去找王夫人打发晴雯走,被袭人等丫鬟们拦下。宝玉、袭人垂泪。这时黛玉进来开玩笑称呼袭人“嫂子”。说话中袭人说到“死”,宝玉笑道:“你死了,我作和尚去。”林黛玉将两个指头一伸,抿嘴笑道:“作了两个和尚了。我从今以后都记着你作和尚的遭数儿。”

宝玉在这儿说将来有散的日子,作者的用意不只是说丫头们迟早要离开贾府,而是含有另外一层深意的。也可以说隐隐约约点了一下贾府的未来结局。宝玉还开玩笑说如果袭人死了他就去做和尚。这句话他也曾经对黛玉说过,于是黛玉戏谑了他。宝玉说去做和尚,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的,最后宝玉还真的做了一段和尚。

接下来的情节写宝玉去薛蟠家吃请,晚上才回来。为博晴雯一笑,宝玉任晴雯撕扇子。撕了自己的扇子且不说还把麝月的扇子交给晴雯,让晴雯撕了。宝玉还要把扇子箱里的扇子全让晴雯撕掉。

《红楼梦》的每一段情节都要细读深读才能悟出文字背后的深意。有的网友根据“扇”字的谐音跟“散”字相似,来寓意贾府红楼盛宴最终散席,也确实可以这么理解。因为这类用谐音来暗示另外一层含义的写作手法,在本书中比比皆是。其实我们还可以从扇子本身来解读。扇子是用纸或布黏在串起的竹片上,若是把纸或布撕了竹片就散架了。撕扇子象征着贾府的结局我觉得才是正解,比按谐音解读更合理。

前面一连串的“踢袭人”、“散伙”、“做和尚”“撕扇子”的情节铺陈,下面史湘云就出场了。史湘云这个人物设计不管是主流红学还是民间红学,大都认为她是“历史”的符号。也确实如此。我们看史湘云来见贾母的时候,大家说笑着回忆她的种种怪异、逗人的趣事,就更加觉得史湘云是“历史”的符号。

 

宝钗一旁笑道:“姨娘不知道,他穿衣裳还更爱穿别人的衣裳。可记得旧年三四月里,他在这里住着,把宝兄弟的袍子穿上,靴子也穿上,额子也勒上,猛一瞧倒象是宝兄弟,就是多两个坠子。他站在那椅子后边,哄的老太太只是叫‘宝玉,你过来,仔细那上头挂的灯穗子招下灰来迷了眼’。他只是笑,也不过去。后来大家撑不住笑了,老太太才笑了,说:‘倒扮上男人好看了。’”林黛玉道:“这算什么。惟有前年正月里接了他来,住了没两日就下起雪来,老太太和舅母那日想是才拜了影回来,老太太的一个新新的大红猩猩毡斗蓬放在那里,谁知眼错不见他就披了,又大又长,他就拿了个汗巾子拦腰系上,和丫头们在后院子扑雪人儿去,一跤栽到沟跟前,弄了一身泥水。”

说着,大家想着前情,都笑了。宝钗笑向那周奶妈道:“周妈,你们姑娘还是那么淘气不淘气了?”周奶娘也笑了。迎春笑道:“淘气也罢了,我就嫌他爱说话。也没见睡在那里还是咭咭呱呱,笑一阵,说一阵,也不知那里来的那些话。”

 

宝钗说史湘云穿宝玉的袍子、靴子,让贾母错认为是宝玉。黛玉说史湘云穿贾母大红猩猩毡斗蓬,一跤栽到沟跟前,弄了一身泥水。迎春说史湘云叽叽呱呱爱唠叨。这岂不是在暗讽被人任意书写、篡改、喋喋不休争论的历史吗?

史湘云要去大观园看袭人。路上跟丫鬟翠缕有一段对话。这段对话就是有名的史湘云论阴阳。

 

翠缕道:“这荷花怎么还不开?”史湘云道:“时候没到。”翠缕道:“这也和咱们家池子里的一样,也是楼子花?”湘云道:“他们这个还不如咱们的。”翠缕道:“他们那边有棵石榴,接连四五枝,真是楼子上起楼子,这也难为他长。”史湘云道:“花草也是同人一样,气脉充足,长的就好。”翠缕把脸一扭,说道:“我不信这话。若说同人一样,我怎么不见头上又长出一个头来的人?”

湘云听了由不得一笑,说道:“我说你不用说话,你偏好说。这叫人怎么好答言?天地间都赋阴阳二气所生,或正或邪,或奇或怪,千变万化,都是阴阳顺逆。多少一生出来,人罕见的就奇,究竟理还是一样。”翠缕道:“这么说起来,从古至今,开天辟地,都是阴阳了?”

湘云笑道:“糊涂东西,越说越放屁。什么‘都是些阴阳’,难道还有个阴阳不成!‘阴’‘阳’两个字还只是一字,阳尽了就成阴,阴尽了就成阳,不是阴尽了又有个阳生出来,阳尽了又有个阴生出来。”翠缕道:“这糊涂死了我!什么是个阴阳,没影没形的。我只问姑娘,这阴阳是怎么个样儿?”

湘云道:“阴阳可有什么样儿,不过是个气,器物赋了成形。比如天是阳,地就是阴;水是阴,火就是阳;日是阳,月就是阴。”翠缕听了,笑道:“是了,是了,我今儿可明白了。怪道人都管着日头叫‘太阳’呢,算命的管着月亮叫什么‘太阴星’,就是这个理了。”

湘云笑道:“阿弥陀佛!刚刚的明白了。”翠缕道:“这些大东西有阴阳也罢了,难道那些蚊子、虼蚤、蠓虫儿、花儿、草儿、瓦片儿、砖头儿也有阴阳不成?”

湘云道:“怎么有没阴阳的呢?比如那一个树叶儿还分阴阳呢,那边向上朝阳的便是阳,这边背阴覆下的便是阴。”翠缕听了,点头笑道:“原来这样,我可明白了。只是咱们这手里的扇子,怎么是阳,怎么是阴呢?”

湘云道:“这边正面就是阳,那边反面就为阴。”翠缕又点头笑了,还要拿几件东西问,因想不起个什么来,猛低头就看见湘云宫绦上系的金麒麟,便提起来问道:“姑娘,这个难道也有阴阳?”

湘云道:“走兽飞禽,雄为阳,雌为阴;牝为阴,牡 为阳。怎么没有呢!”翠缕道:“这是公的,到底是母的呢?”湘云道:“这连我也不知道。”翠缕道:“这也罢了,怎么东西都有阴阳,咱们人倒没有阴阳呢?”

湘云照脸啐了一口道:“下流东西,好生走罢!越问越问出好的来了!”翠缕笑道:“这有什么不告诉我的呢?我也知道了,不用难我。”湘云笑道:“你知道什么?”翠缕道:“姑娘是阳,我就是阴。”说着,湘云拿手帕子握着嘴,呵呵的笑起来。翠缕道:“说是了,就笑的这样了。”湘云道:“很是,很是。”翠缕道:“人规矩主子为阳,奴才为阴。我连这个大道理也不懂得?”湘云笑道:“你很懂得。”

 

史湘云跟翠缕主仆二人亦庄亦谐的对话,把本来枯燥乏味的阴阳理论解说的形象动人。史湘云这一大段阐述阴阳的理论其核心就是这段话:‘阴’‘阳’两个字还只是一字,阳尽了就成阴,阴尽了就成阳,不是阴尽了又有个阳生出来,阳尽了又有个阴生出来。”她纠正了很多人的误解,误以为阳是一种东西,阴又是另外一种东西。正确的理解就是如史湘云说的阴阳是一体的两个方面,阳尽了就成阴,阴尽了就成阳。史湘云的这段论述深刻地道出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阴阳一体、阴长阳消、阴消阳长、阴阳交替、阴阳转化的思想内涵。这种思想贯穿了《红楼梦》这部小说的始终。而从史湘云这个象征历史符号的人物口中说出来,别有一番深意。而联系到《红楼梦》这部书,作者的写作意图和最终结局必然会是贾府的由盛而衰,再到消亡,树倒猢狲散食尽鸟投林的大悲剧,而高鹗的后40回续作却是沐皇恩、延世泽的大团圆结局,这是严重违背原作者意图的。凡是认真研读这部小说的读者,就会越来越感觉到往后展开的故事情节房族之间、嫡庶之间、主仆之间的矛盾日趋尖锐,至第八十回,已经是悲凉之雾,遍被华林,八十回以后必然是大故迭起,矛盾爆发,图穷匕首见,斗争惨烈,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尸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的悲惨结局。而在这第三十一回里已经在隐隐约约地暗示着“散”的意思了。但是,接下来史湘云捡到了宝玉丢下的金麒麟。

 

一面说,一面走,刚到蔷薇架下,湘云道:“你瞧那是谁掉的首饰,金晃晃在那里。”翠缕听了,忙赶上拾在手里攥着,笑道:“可分出阴阳来了。”说着,先拿史湘云的麒麟瞧。

湘云要他拣的瞧,翠缕只管不放手,笑道:“是件宝贝,姑娘瞧不得。这是从那里来的?好奇怪!我从来在这里没见有人有这个。”湘云笑道:“拿来我看。”翠缕将手一撒,笑道:“请看。”湘云举目一验,却是文彩辉煌的一个金麒麟,比自己佩的又大又有文彩。

 

写到这儿我们来说说麒麟。

麒麟是汉族民间神话传说中的神兽。在天地诞生之初,飞禽以凤凰为首,走兽以麒麟为尊。麒麟又是座骑,只在天上有,人间若见必有奇迹出现。

麒麟头的外形像马,头上有一角戴肉,全身布满鳞甲麝鹿身、像龙尾状古人把雄性称麒,雌性称麟。在中国汉族传统民俗中,因麒麟性慈、祥瑞,于是被制成各种饰物和摆件用于佩戴和安置家中挡煞调风水,有祈求太平、丰年、送子、长寿、祈福、安佑等美好之意。麒麟还是皇帝图章的造型。另外还作为一品黼黻的图案。在明朝洪武年间就规定驸马以麒麟作为黼黻图案,故称一品麒麟。

据传说,孔子出生之前和去世之前都出现了麒麟,在孔子出生前,有麒麟在他家的院子里口吐玉书,书上写道水精之子,系衰周而素王,徵在贤明。孔子在《春秋》哀公十四年春天,提到西狩获麟,对此孔子为此落泪,并表示吾道穷矣。孔子曾写歌:唐虞世兮麟凤游,今非其时来何求?麟兮麟兮我心忧。,不久孔子去世,这就是“孔子获麟绝笔”的典故。故《春秋》又别称麟史麟经。唐代大诗人李白的《古风诗》中就有希圣如有立,绝笔于获麟的诗句。

《红楼梦》在这第三十一回用大篇幅书写金麒麟。史湘云有一个小麒麟是雌的,而她捡到的宝玉的大麒麟是雄的,雌雄正好配成一对儿。刚才史湘云论阴阳的时候说阴阳不是两个东西,而是一个东西的两个方面,那么这里书写的一雄一雌一对儿金麒麟就不仅仅是史湘云的饰物,按回目标题提示的“因麒麟伏白首双星”,白首双星特指牛郎和织女,那么只能是宝玉跟史湘云在本书结局会有一段暮年再聚首的姻缘。

在本回及下一回写史湘云捡到麒麟交给了宝玉,可是宝玉当时收了起来,并未交给史湘云。乃至到了80回再也未写把麒麟交给史湘云的情节,那么只能是在80回后史湘云跟卫若兰结婚,宝玉才把金麒麟作为礼物赠给史湘云,因为脂砚斋批语也提到了卫若兰戴着宝玉赠送的金麒麟射圃。

全书前80回用浓墨重彩书写了宝玉与黛玉、宝玉与宝钗的什么木石前盟、金玉良缘纠葛,谁又能大胆设想暮年的宝玉与湘云会白首双星?!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