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滴天髓》评述  

2014-09-26 10:12:26|  分类: 命书新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滴天髓》又名《诚意伯秘授天官五星玄彻通旨滴天髓》,相传为宋朝人京图撰写,明朝刘基批注。《滴天髓》书名最初见于《明史》,其《艺文志》录有《三命奇谈滴天髓》一卷。到清初顺治十五年,礼部尚书陈素庵编辑的《滴天髓辑要》问世,后康熙时期又有千顷堂木刻本《命理须知滴天髓》。由此可见,在清初就至少有两种以上的版本流行于世。

《滴天髓》自面世以来,在命理学界就给予极高的评价。《滴天髓辑要》编者陈素庵,讳之遴,字彦升,别号素庵,浙江海宁人,崇祯丁丑榜眼,明官中允,顺治四年授秘书院侍读学士,迁礼部尚书,九年拜大学士,后被谪,康熙五年卒于盛京。陈素庵所著《命理约言》也是一部命理学经典著作,该书即秉承了《滴天髓》的论命观点。陈素庵对《滴天髓》给予很高的评价。他说:其书穷干支之情、通阴阳之变,不拘格局,不用神煞,但从命理推求:愈入愈微,愈微愈显,诚此道之专精,术家之拔萃也。在《命理约言》中,他又称赞说:其笔朗而快,言理皆了然心手。并认为该书所言,应成为命家法式。

然而注解《滴天髓》功劳最大的当属清朝道光年间的任铁樵。他穷毕生精力研究注解《滴天髓》,并针对当时命理学偏离五行生克制化正理,偏重格局和神煞的现象,以其深厚的命理学理论功底,结合一生的命理实践,条分缕析,阐微发隐,培根敷叶,扫除迷误,正本清源,并以512个时人命例,广证博引,揭开其神秘的面纱,使命理学返回正确的大道并更加成熟,成为研究《滴天髓》最具有代表性的著作。此书一出,一时洛阳纸贵,人们争相传抄,世代相传,至今仍奉为命理学经典。《滴天髓》原文本身对世人影响不大,在任铁樵疏《滴天髓》之后才让《滴天髓》成为和《渊海子平》、《三命通会》、《神峰通考》、《穷通宝鉴》、《子平真诠》齐名的命理学经典著作之一,堪称命理学发展过程中的里程碑之作。

民国命理大师徐乐吾遍览命理古籍,他颇有心得地说:仆研习命理有年,生平最服膺者为《子平真诠》、《穷通宝鉴》、《滴天髓》三书。民国初年命理学家方重审认为:此中旧籍,首推《滴天髓》与《子平真诠》二书,最为完各精深,后之言命学者,千言万语,不能越其范围,如江河日月,不可废者。他又说,倘能合天才、学识、经验三者俱全,于斯道庶几入圣矣!

任铁樵所注《滴天髓》大约成书于道光二十八年(即1848年)前后,传世者有《滴天髓阐微》、 《滴天髓征义》、《滴天髓真解》、《命律预言真解》等书名,这些书名,都是由出版刊行者,或传抄者所署,并非是原来的书名。且内容、编次、文字等均因出版刊行或传抄者的不同而各有所异。其中以四明银行孙衡甫出版、袁树珊校序的《滴天髓阐微》,和由徐乐吾校正、刊行的《滴天髓征义》以及梁炜彬解读的《滴天髓精解》最为流行。

任铁樵梳理的《滴天髓》每一章都有一些命例为佐证,使研习命理者能够根据命例的事实进一步理解体会理论观点的正确与否。即便是以《渊海子平》、《三命通会》、《神峰通考》等命书为所谓正宗和圭臬的命理学者,也可以通过那些珍贵的时人命例来验证自己认为正确的理论观点。换句话说,你可以不赞成任铁樵的命理学理论观点和对命例的点评,但是这些命例对研究命理学具有珍贵的资料价值。《滴天髓》抛弃了《渊海子平》中集纳的古人以正官、正印、财星、食伤为吉神,以七杀、枭神、伤官、劫财为凶神的观点,而是以日主的综合旺衰为核心,视旺、旺极、衰、衰极、相合变性等情形,把八字分为正格——即日主旺者宜克、宜泄、宜耗,衰者宜生、宜助;从强格——即日主旺极反宜生助;从弱格(书中细分为从官格、从杀格、从儿格)——即日主衰极反宜克、宜泄、宜耗;化格——即日主与月干或时干相合变性成化,按照成化来断。而不是用《渊海子平》中的奇格异局来批命,并且抛弃了神煞论命,使命理学回归了五行生克制化正理。书中首次把辰戌丑未四墓库分为燥土和湿土。在六亲定位上更合理,而且意识到了八字中没有的六亲要找替代的问题,尽管找的不正确但是思路是对的。书中的个别命例还有对流年的批断,这在古代名书中是十分少见的。说穿了不会批断大运流年就不能说会算命,更不能做趋吉避凶指导。

尽管《滴天髓》一书有很多优点,因为命理学尚处于发展过程中,这部书成书较早势必会有种种缺陷。表现在:一、本书尽管力求用日干在月令的生克状态论旺衰,依然没有完全摆脱错误的日干旺衰表,这样就会给定格局和判断干支旺衰造成严重偏差;二、对从强或者从旺、从弱或者从衰、化格的判断依然不十分准确,八字中日主旺极若有一点财官食伤不敢断定是从旺格,日主衰极若有一点印比不敢断定是从衰格;三、依然没有发现在八字中干支作用的规则是“相隔不作用,相邻才作用。”在分析八字时干支随意作用;四、在分析大运时依然笼统地说行木运、火运、土运、金运、水运,而不是根据大运的干支与八字的作用关系吉凶来论大运好坏,因此还是不会推断大运、流年与八字的作用关系;五、还有其他一些错误,比如不知道大运、流年出现虚神的断法,依然不肯完全抛弃调候用神的错误观点,等等。

我们也不能苛责古人没有完善命理学。命理学也跟其他学术一样,创立之初必然理论庞杂谬误百出,需要在发展过程中不断去伪存真、去粗取精,不断发现新的规律和技巧,使命理学逐渐走向完善和成熟。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