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命运是人生的轨道  

2010-06-28 07:47:30|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天,老单位领导突然来电话,让我于本月21日回单位召开职代会预备会议,讨论单位销号,在册70名职工进劳动局失业中心和上级单位成立的托管中心的事宜。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我居然还是职工代表。自从2002年单位彻底停产至今已经整整8年时间。其实早在1992年单位就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换了领导班子以后也无力回天,苟延残喘至2002年。这是一个企业的命运,也是在这个企业工作的所有职工的命运。我是这个企业的一员,我经历了这一切,我体验了社会变革所带来的阵痛。酸甜苦辣咸一言难以尽述。企业停产,我们这些人就好像被赶进了茫茫的大海,周围是惊涛骇浪,看不见彼岸,除了拼命挣扎没有别的选择。往事回眸,曾经有多少次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6月21日星期一,干支历庚寅年壬午月壬寅日。月日天干都是壬水,我命中的劫财星。这个日子注定了我该见到多年不见的老同事,曾经在一起工作有过种种恩怨情仇的故人。汽车行驶在宽阔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马路上。北侧茂密的垂柳在20多年前就生长着,那时只有碗口粗,如今有水桶那么粗了。南侧又扩建出一条路,形成了中间有隔离带的更加宽阔的马路。在马路南面培植了好几种景观树木。马路北面从城区到京沈高速公路出口,足有10华里长的那一大片农田已经变成大工地,各种施工机械正在紧张地忙碌着,几年以后这里将建成一片商贸新城。

时光倒退到1984年7月16日,干支历甲子年辛未月辛亥日。年仅22岁的我怀揣着上级组织部开具的介绍信,骑着破旧的自行车从70华里外的农村老家来到县城,寻找我的接收单位,我人生命运的落脚点。组织部的女干部只告诉我这个单位距县城一站地,并未告诉我具体地点。我误以为城市公交车一站地,单位距县城也就2华里。我到县城一打听才知道,这个单位距县城20华里。我的心顿时掉进了冰窟。当年我这个在偏僻农村出生的苦孩子,怀揣着五彩斑斓的城市梦考上了大学,被称为天之骄子。胸前佩戴着校徽,无论走到哪里迎接我的都是无比艳羡的目光。毕业后在大城市工作、生活,前途光明灿烂......毕业分配,组织部的一张纸就决定了我的命运,我别无选择,只有服从组织部的安排。

我又骑着自行车沿着这条马路一直向东,在一片村庄中找到了我的归宿。当我把介绍信递到书记手里时他吃了一惊,用惊诧的目光望了我好久。在工厂历史上只分来过中专生,还从未分来过大学生。上级组织部也没提前打招呼,难怪他如此诧异。于是他马上给上级组织部打电话,确信无疑后他用狐疑的口气问我:“你是自愿来的吗?”我不假思索地说:“是自愿来的。”鬼才知道我说的是假话。他向我简单地介绍了工厂的历史。原来这个企业的前身是五十年代初期,由一帮修锁配钥匙、弹棉花、打铁等等小手工业者公私合营组建的生产合作社,坐落在市区。六十年代末备战备荒,由市区搬迁到此地,在这片大跃进时代小高炉、造船厂的废弃之地重建工厂。我很纳闷儿为什么要在这么偏僻的地方选址。书记告诉我,当时可以选择县城,因为厂领导看这个地方开阔,又有原来的工厂做基础,于是就决定在这儿落脚。这个决定让多少人的命运变得无奈、凄惨啊!工厂职工携一家老小离开繁华的大城市在这个偏僻的角落安家落户。以后又陆续进来一批批选调的知青、顶替工作的退休老职工的子女、县城中学毕业生和待业青年、中专毕业生。有关系的职工陆续在调走,想有个铁饭碗正式工作的非农业户口待业青年想进来。这里成了人生的中转站。

办完入职手续,我来到工厂东面那条大河岸边,坐在芳草萋萋的河坡上,望着缓缓流动的河水浮想联翩。这一切难道说都是命运之神在冥冥中安排好的吗?人生只能在预先安排好的轨道上前行,没有第二种可能,没有主观的选择?我是不太相信的,我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一切都能改变。可是眼下我还不能改变落在这个偏僻角落的现实。我要在这儿工作生活、娶妻生子......呵呵,命运之神跟我开了个大玩笑。从农村到城市,再由城市到农村,我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起点。

这时候的我不知道未来还有一连串的挫折、磨难等着我。不知道将面对什么人、将发生什么事。白天上班,夜晚看书练习写作。写作需要丰富的生活阅历,我倒是渴望着经历多一些,哪怕是磨难、挫折,甚至历尽劫波、九死一生......当磨难挫折真的像潮水般涌来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承受不了啦。失恋、车祸、做生意倾家荡产、下岗失业、到处流浪......从1984甲子年到2010庚寅年,二十六年时光在挫折磨难中煎熬,在贫穷痛苦中挣扎,在失意嘲讽中忍受,在颠沛流离中求生。几度走投无路,无数次沉沉浮浮。是我太无能?还是命运的捉弄?研究命理学这二十年让我幡然领悟:一切的努力都是欲望的驱动,一切的欲望都是五行的神工,命运是人生的轨道,我们只能沿着早就规定好的轨道前行。虽然如今人到中年我才看到喷薄而出的太阳,然而我知道未来还会有血雨腥风。人都要经历风雨,可是有的人风雨只是人生的点缀,更多的是阳光的照耀,鲜花的簇拥。而有的人更多的时候是在漫漫长夜里艰难跋涉,难得看见一缕阳光,闻到一袭花香。人既然来到了世上,不管未来的道路多么曲折,也要义无反顾地走下去,直到人生的终点。

我想起了北岛的那首诗:

走吧

落叶吹进深谷

歌声却没有归宿

走吧

冰上的月光

已从河床上溢出

走吧

眼睛望着同一块天空

心敲击着暮色的鼓

走吧

我们没有失去记忆

我们去寻找生命的湖

走吧

路啊路

飘满红罂粟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