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一个痴迷算命的朋友——当代命理故事(18)  

2009-07-23 17:22:31|  分类: 命理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乾造: 壬寅 壬寅 甲戌 甲子     

格局: 从旺格

大运: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一条独特的命运曲线。按照命理学的观点,这条曲线自出生的一刹那就已经画好了,甚至一点都不能更改了。即便有所更改,那也是根据个人的修行做一些微调。其基本的轮廓业已形成,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都要沿着命运之神给你画的这条曲线走下去。当你感到迷惘时,命运之神会默默地为你指点迷津;当你走到人生的十字路口时,命运之神会默默地牵着你的手走上一条你应该走的路。

于是,美国诗人弗罗斯特感慨道: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于是,中国唐朝诗人陈子昂感慨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于是,英国诗人济慈吟诵道:岁月在四季的交替中流淌,人心也有春夏秋冬的嬗递。

于是,德国诗人海涅吟诵道:我的心,你不要忧悒,把你的命运担起。冬天从这里夺去的,新春会交还给你。

中国当代诗人北岛说的更干脆: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一切语言都是重复。一切交往都是初逢。一切爱情都在心里。一切往事都在梦中。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一切爆发都有片段的宁静。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古今中外的作家诗人们都在追问命运,感慨命运。而那些聪慧机巧的中国古代圣贤大哲们,在默默地描摹着人的命运曲线,管窥蠡测,探赜索隐,研究出了许多预测命运的方法:相学、梅花易数、六爻八卦、玄空风水、四柱八字、星相占卜、紫微斗数、奇门遁甲……在命运这扇神秘之门前点起了一个个熠熠生辉的小蜡烛,驱散着笼罩在人类头顶的黑暗,温暖着一颗颗孤寂的、迷惘的、驿动的、脆弱的心。

每个人都想知道自己的命运,每个人也都幻想着改变命运。尤其是当人处在困惑、迷惘、孤独、无助,乃至绝望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求测问卜。这世界每天有多少人在算命?一个人一年要算多少次卦?国学大师南怀瑾幽默地说:儒家是粮食店,佛家是杂货店,道家是药店。这三个店对于人类来说缺一不可。人没有粮食不行,人吃饱了不逛逛商店不行,人得病了不去药店不行。

算命占卜属于道家的副业。抽签、打卦、批八字、测字、起名、奇门、六壬、看相、称骨、风水阵…….药架上摆着许多坛坛罐罐。你可以凭着自己的喜好抱起一个药坛子,药剂师也可以凭着他的特长给你端起一个药坛子。人的身体疾患好治,人的心理障碍难医。道家的药剂师们只要开门纳客,就要随时做好当心理医生的准备。因为有好多人塞着满腔的苦闷、怨恨、失意、惆怅、无奈、悲愤……不管你接受不接受,都要一股脑地向你发泄。他发泄完了,痛快了,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剩下你呆愣愣地戳在那里,这时候的你就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垃圾桶,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垃圾。在你醒过神儿来的时候,你就要把这些垃圾分类包装,送到自己的回收站。

哪个预测师不被一群人缠着?越是名气大、道术高的预测师缠着他的人就越多。有的人简直是死缠烂打,把预测师缠的心烦意乱,打的鼻青脸肿,甚至还要踢上几脚才过瘾。这些人都是药店里的常客,每天都要逛一逛、走一走、瞧一瞧、看一看。捧起这个坛子摇一摇,端起那个罐子晃一晃。一条街有十几家药店,他们把每家药店都逛过来还不过瘾,回到家还要捧起自己长期摆着的药坛子仔细地琢磨…….

1993癸酉年冬,我做生意赔了钱。在一个寒冷的日子里,我心事茫茫地游荡在大街上。路过一个书摊儿,我一眼就看见了邵伟华的《四柱预测学》。我不管是盗版还是正版,连价都没还就买了下来。从此我每天闷在小屋里研究八字预测术。我的一个朋友和我住的较近,每天都要来我家串门儿。他见我整天抱着算命书如饥似渴地研究,就说:“你研究这个干啥?这不是封建迷信嘛。有这个时间和精力还不如看看企业管理书呢,将来当厂长经理用得着。”

我没有理睬他的劝告,继续在命海里遨游。我仅用三个月的时间就研究出点儿眉目来了。试着给一些熟悉的人算命。渐渐地朋友们、同事们都知道我会算命了。

我那时算命就是胡批乱砍加上一点儿灵感,居然常常歪打正着,算得人家目瞪口呆。我和这位朋友每天都到宿舍后面的小树林散步、聊天。那时还没有QQ、MSN。每天傍晚踏着夕阳的余晖散步聊天也是别有一番情趣。

朋友每每用不无揶揄的口吻对我说:“你就准备将来当算命先生了?”

我自豪地说:“我要在十年以后当命理学家。”

和我们一起散步的街坊四邻们听了我的话,不免轰然大笑。我不以为意,继续我的命理学研究。我那时还不知道我的八字是什么,因为我以前从没算过命,不知道自己的出生时辰,我也从没问过我的老妈。然而我那时已经预感到,我的后半生要与命理学结下不解之缘。

我当然也很想知道自己的八字,在问老妈我的出生时辰之前,我已经给很多人算过命了。我也很想给自己看看,就用三个柱六个字对照自己的经历推算,于是我得出结论,我是亥时生人。

过年回家我就问老妈:“我是晚上十点左右钟生人吗?”

老妈说:“是啊。生完,你爸还看了看座钟,整十点。”

哈哈,我这个高兴啊。没事偷着乐。原来八字命理学是这般神奇而有意思。我心说:老爸,老妈,你们在生我的时候一定以为生了一个修理地球的农民。我考上大学以后,你们又以为生了一个当官的。可是你们万万没想到生了一个算命先生,将来有很多人找他算命,有叫先生的,有叫大师的,还有叫师父的。嘿嘿。

我的这位朋友见我给这个算给那个算,他也憋不住劲了,一天找到我说:“你也给我算算吧。”我就让他报出生辰来。原来他是1961年腊月三十晚上12点出生的。

   八字:壬寅 壬寅 甲戌 甲子    大运: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这个八字一片水木,木还在旺地,戌土财星一位衰而受制。到底是什么格局?我那时定格局还不行,连用神也不会找。只凭着书上的断语胡批乱砍。如果这是个身旺的八字,财星那么弱,比劫那么旺那么多,还有印星,一点官星都没有,他能考上中专毕业当老师,后来调到机关当科长吗?那岂不是要饭的八字了?要饭恐怕也没有我要的多、要的好,我要到肉包子,他也就要个窝窝头。为啥他的学历没我高,可是工作却比我好很多呢?

他还跟我说个情况,他在1989己巳年搞培训当讲师的时候,有一个学员跟他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人。那个人也是中专毕业,也是个中学老师。父亲是厂长。而他的父亲是个农民。真有意思,这正好可以比较一下两个人的命运是否相似。巧了,那年他得了肝炎,而他的学员却身体健康,病重那天还是他的学员背着他去的医院。

我了解这个朋友的经历。他出生在农村,癸卯运1979己未年考上中专,1981庚申年毕业分配在乡村中学当老师,1982壬戌年调到机关。甲辰运1984甲子年当科长,1986丙寅年被免去科长职务,1987丁卯年得肝炎,1994甲戌年浑身长癣。

根据他的经历推断,他的八字肯定是从旺格。于是我对他说:“你将来会离开机关,到企业性质的事业单位。”他也正有此意,嫌在机关挣钱少,筹划着自己执业发财挣大钱。

从此以后他经常找我算命,出门要算一算,找人办事要算一算,伤风感冒要算一算,摸个奖券要算一算,实在没啥可算了就像猜谜语似的让我算一算,今天都遇到了哪些好事、哪些坏事?为什么会这样?他就差每天三餐让我算一算都吃了哪些饭?喝了几杯水?跑了几趟厕所了。我虽然感到很麻烦,甚至很烦恼,可是转念一想:这也是好事,可以帮助我提高卦技。

还真别说,我这些年卦技大涨的确有他的功劳。也可以说是他的死缠烂打,迫使我大脑处于不停的运转状态,对很多事都要尽力能算出来并且算准。他也不无自豪地对我说:“你就是我的人生事业的参谋顾问。我这辈子是死死地缠住你了。”然后哈哈大笑。我听了也是哈哈大笑。

1997丁丑年他想离开机关自己执业,这可是人生大事必须得算一算。他不说我也要主动给他算。我这些年已经养成习惯了。只要是到他家必须带着麻钱和袖珍《万年历》,要是没带这些东西那也得把每天的干支记住,一旦他求测就用梅花易数起卦。他只要一给我打电话我就知道要找我算卦。我闲来无事到他家串门,往沙发上一坐就给他算卦。

他为了一件事要摇好几卦。我说:“你摇多了就亵渎神灵了,神灵生气了不告诉俺,俺的卦就不灵了。你想砸俺的招牌,让俺踢铁板啊?”

他说:“没那么多讲究。我心诚,俗话说心诚则灵。”

他手捂着大钱最起码要闭目祷告四五分钟,然后把大钱往桌上一撒,摇六次每次都如此。把我急的只好抽烟喝水,耐心地等他把卦摇完。这还不算,他要是嫌卦不好,或者我说这卦不好,他还要重新摇,直到把好卦摇出来为止。有时我实在烦了,到他家故意不带大钱《万年历》。他还真会想辙,自己买了大钱和《万年历》专门给我预备着。我就再也找不到不给算的理由了。

有时候我还怕他的亲戚们来。他家是个大家族,兄弟姐妹一大堆。只要赶上我在场,那就非得挨个儿算不可。有时候还租一辆面包车坐满满一车人到我家算。

1998戊寅年,他父亲病重,他让我给算能不能好。我起卦后说:“大叔要与世长辞了,给他吃好喝好,准备料理后事吧。”没过一个月,他父亲病逝了。他发送完老父亲,我正在家看书。哗,来了满满一屋子人,都是他的亲属,刚刚参加完葬礼就找我算卦来了。别说,那一定是他宣传的。

1999己卯年,他的生意不太好做,遇到的客户竟是穷皮。他常常白捞忙。一天他给我打电话说要请我吃饭。我一听就去了,人的嘴都馋嘛。一见面他就让我给摇一卦,原来一个客户要请他做代理,说好带钱过来,如果他不带钱就不给他做。我一看卦像,财落空亡,就对他说:“他不会带钱来的。”

他一听就说:“他不带钱来我就不给他做了。”

我说:“且慢,他这次虽然没带钱来,可是他以后会给你钱的,不会出半个月钱就到你手。”

他将信将疑。过一会儿那个客户来了。他一问果然没带钱来。他偷偷地给我使眼色。我点了点头。他沉着脸答应了做代理。中午客户请客,我蹭了一顿饭吃。十天以后,那个客户果然给了他钱。他从此更是迷信算卦了,每做一笔生意总要找我算一算。

2006年岁末,他让我算2007 年流年卦。我说:“你明年不好,财衰,家务事多,老母闹病,本人也会得病。”这一算不要紧,他的精神紧张起来了,反反复复让我给好好算一算,并且要给他说出道理来。因为他这些年让我算了无数次卦,他自己也多少懂一点了。就像一个人老是闹病也会成为半拉架医生一样。我就不厌其烦地给他讲解,他简直成了我的亲传弟子了。

他见我算他2007年流年不好,从此就像中了心病一样,到街上找这个算找那个算,把所有的算命先生都找过来了。最后他又找到我说,谁谁谁是咋算的,跟我算的哪点儿哪点儿不一样,他们都说他2007年流年大吉,财运亨通,财源广进,只有我说他不吉,看来不足为信。他从此变得心情愉快了。

2007年夏天,我在街上遇到他。只见他面容憔悴,头发斑白,他愁眉苦脸地对我说:“还真让你给说对了,我老妈闹病,姐姐闹病,我闹病。生意几乎一个都没有,还是你正月给我联系的那一笔呢。你再给我算算下半年咋样吧。”

我说:“我现在实在太忙啊。白天要工作,晚上还有一大帮网友等着我给算呢。”

他说:“网友?你在网上给人算命?”

我点一点头就匆匆地走了。他大声对我说:“哪天你去我家,我好好请你吃一顿。”

前天晚上,我正在网上给一个叫小兔子花花的网友算卦,他突然打来电话让我用梅花易数给他算一卦,我说:“好好好,请你报个数吧。”

于是他报了个数——88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