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你还要喝几家的井水?——当代命理故事(17)  

2009-07-23 17:20:39|  分类: 命理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坤造: 甲辰 癸酉 壬申 癸卯     

  

    格局:从旺格

   大运:壬申 辛未 庚午 己巳 戊辰 丁卯

2. 坤造: 庚戌 癸未 癸巳 甲寅     

   格局:从衰格

   大运:壬午 辛巳 庚辰 己卯 戊寅 丁丑

3. 坤造: 戊戌 己未 甲辰 甲戌     

   格局:化格

大运:戊午 丁巳 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2003癸未年仲夏的一天,天气异常地炎热。我沉沉地睡了一个午觉,太阳偏西了,我到商场的东门口摆卦摊儿。大街上人来人往,进出商场的人们络绎不绝。四层高的商场大楼投下一大片阴影。我蹲在阴影里,一阵阵风吹来,浑身顿觉凉爽。

我是临时到这儿来摆卦摊儿,有两个五十多岁的女同行是这里的常摊儿,她俩只看相,分别占据了有利位置,在商场门口一边一个,就像二鬼把门。她俩不让我靠近,我也正想躲她俩远点儿。我点燃香烟一边默默地吸一边等活计。这时,一个中年妇女拎着一个大包坐在了离我两步远的地方,她拿出一张纸来铺在地上。我瞟了一眼,那张纸上画着一男一女两个人头像,画得很逼真,还涂了油彩。嚯,又来了一个看相的女同行。看来这儿是风水宝地,怪不得我们这些仙人们都往这儿聚。

一个脸色黝黑的妇女晃着身子在相摊儿前游荡,最后来到我的摊子前。她用熟识的目光打量着我。“你咋上这儿摆摊儿来了?你不是老在理发店门口吗?”她蹲了下来冲我笑呵呵地说。

我打量着她,说:“你认识我?”

她说:“那个理发的是我妹妹。”

我搜索着记忆,她确实有点儿面熟。干我们这行的容易被人记住,而我们却不容易记住别人。谁见了我们都像是老熟人的样子,而人们在我们的眼里都是陌生的面孔。

“我总想让你给看看,见你老被很多人围着。”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现在只有你一个人,那你就看看吧。”我掏出本子来准备给她算。

她报出生辰。甲辰年癸酉月壬申日癸卯时,这个八字是从旺格无疑,可惜行运太差劲了。我审视了大运流年后一笑说:“你已经喝过两家的井水了。”我点燃香烟,接着说,“1991辛未年是第一次。那次是你主动的要换一家井水喝。1998戊寅年是第二次。这次你是被动的,不想喝第三家的井水,可是不喝不行。”

她尴尬地笑了笑,问:“你看这第三家的井水还喝得长吗?”

我推了推流年说:“本来去年壬午年就挺悬的,差一点儿就去喝第四家的井水。”

她的脸一红说:“是啊,差一点儿。他儿女们不容我,还打得挺热闹……我也觉得我早晚还要喝第四家的井水。”

我笑呵呵地说:“其实这第三家的井水还挺甜的。”

她也笑着说:“是啊,是啊。他虽然比我大十多岁,但是他有钱。他是个包工头。

“是块肥肉嘛,都想争着吃啊。”

“你看我跟他会长久吗?”

“做好喝第四家井水的准备吧。”

“在哪一年呢?”

“2006丙戌年。”

“时间还早着呢。”她似乎松了一口气,仿佛三年就像三个世纪那么长。“你看我这一辈子究竟要喝几家的井水?”

“这个……我得慢慢地给你推敲。”

“你就说个大概数。”

“不算前面那两次,你至少还要喝三四家的井水。”

“哦。我自己也估摸着差不多。慢慢来吧,一家一家地喝,总不会都是苦水吧?”

“会有一家是甜水的。”

“那就行。”她给了我卦钱站起来说,“谢谢你啊,口渴了到我家来喝水啊?”

“一定,一定。你家井多。”

她走了。一个瘦长脸的女人迅速坐在我旁边的马扎上,笑嘻嘻地说:“她挺有口福啊,喝那么多家井水。你给我算算,我要喝第几家的井水?”

我笑着说:“男人挖井,女人喝水。吃水不要忘了挖井人啊。你报出生辰吧,我看看你的口福如何?”

她报出生辰。庚戌年癸未月癸巳日甲寅时,这个八字是从衰格。大运己卯,流年癸未,己土七杀克癸水有喜事啊。我说:“你已经品尝了第二家井水的甜头,想天天喝啊。”

她的脸上充满了喜悦之情,问道:“你看看第二家井水我能天天喝吗?”

“能的。你很快就要天天喝了。”

“是嘛。你看那个挖井人咋样?”

“大高个儿,有一米八几吧。比第一个挖井人高。”

她嘿嘿地笑着说:“挺有意思的。第一个一米七六,第二个一米八零。你看第二口井是甜水嘛?”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要是苦水你还想天天喝?”

“是不错,他现在家产有百八十万吧。离婚还得给他老婆一半儿。我现在已经起诉离婚。你看我和第二个挖井人能白头到老吗?他可有好几个情人呢。?

“他比你大不少岁吧?”

“他比我大十六岁。”

“那你喝完这口井水,还要喝第三家的井水。”

“那是自然的。只要我把这口井水喝完我就知足了。”

她高高兴兴地走了。不远处马路边的树荫下,一个黑脸堂大高个儿弯腰驼背的男人正在等着她。那个男人就是她的第二个挖井人。

“你在这儿看风水啊?”新来的女同行笑呵呵地说。

我点燃一支烟说:“女人们最关心喝的井水是苦是甜,我就得给看看那口井咋样呗。”

她说:“那你给我看看,我喝的井水是苦是甜?”

她直接报出了八字:戊戌 己未 甲辰甲戌;大运:戊午 丁巳 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你已经喝过一家井水了,现在正在喝第二家井水。这两家的井水对于你来说都是苦的,你还想喝第三家井水。”我偷眼看她那个大包,说“你这次是和第二个挖井人打架跑出来的吧?”

“是啊。我实在受不了啦。他们一家人都歧视我们娘俩儿。我不想再回去了。”

“那你的儿子呢?你就把他扔下不管?”

“我不瞒你说,我这次出来是想先找好第三口井。然后就把我儿子接出来。”

“像你这个运气想找一口甜水井很不容易啊。”

“那为啥?你说说我的八字在婚姻上有啥缺陷?”

“你不是懂八字嘛。你自己是怎么看的?”

“我只会排八字大运,不会分析。你看我的八字财星这么多,为啥还受穷呢?是不是身弱不胜财?”

“你们啊,都被歪理邪说给毒害了。你这个八字是化格。”

“化格?我第一次听说。是甲己合化土嘛?那该咋算呢?”

“你要让我给你说咋算,几天几夜也讲不完。”

“你就说说我的婚姻咋这操蛋吧。”

“我先问你,你是不是有个兄弟是残疾?”

她一听脸色变得紧张了,说:“他大脑有问题,前几年走失了,直到现在也没找到。我的兄弟跟我的婚姻有啥关系?”

我一笑说:“你的八字无官星,兄弟不吉丈夫也不吉。你的第一个挖井人是怎么回事?”

“哎呀,还真是的。我的第一个丈夫练气功走火入魔了。发起疯来往死里掐我……我实在忍受不了啦,就和他离了婚。可是我离开了屎窝又挪到了尿窝。我的第二个丈夫只对他的儿子好,处处虐待我们娘俩儿…….”她接下来滔滔不绝地讲述了第二个挖井人的种种行为。最后她说,“我一定要离开他。你在这儿认识人多吗?有合适的给我介绍一个。”

“你还没跟第二个挖井人离婚,就先找第三个挖井人?”

“我要是先跟他离婚,我们娘俩儿住到哪儿去啊?我们得先找个住的地方啊。”

“这叫骑马找马。你考虑的还挺周到。慢慢来吧,我给你找找看。”

一晃就到了初冬。我还真给她物色到一个。男的比她小四岁,靠蹬三轮拉脚挣钱。他因为家穷不好说媳妇,至今还是光棍一条。我把情况跟她一说,她淡淡地说:“还是到他家看看再说吧。”

我领着她到了他家。她把每个房间每个角落都看个仔细,然后把我拉到一边说:“不行啊,他太穷啊。”

我说:“他要是不穷还不是早就说上媳妇了?还等到现在?你别忘了,你比他年龄大,还带着一个男孩儿。他既得养活你们,将来还得给你儿子说媳妇。”

她说:“我儿子眼瞅着就到了说媳妇的年龄,他光靠蹬板的,得哪儿辈子挣出房钱?你看他住的跟狗窝似的,房子比两街坊矮半截。屋里除了火炕、破被子、锅碗瓢盆外,啥都没有,我咋跟他过日子?”

我说:“他不是光棍一条嘛,将来你嫁过来给他收拾收拾就像样了。再说了,你已经不是大姑娘了,而人家还是童男子呢。”

她笑了,说:“现在还有童男子?即便他是童男子我也不稀罕,我要的是钱。”

我问:“那你的意思是…….”

她说:“我最起码得搞个有好房子,有几万存款的,还得对我们娘俩儿好的。不然的话,我岂不是又从屎窝挪尿窝嘛。”

我一听就说:“你说的太对了。搞对象嘛,就应该搞个条件好的。那我再给你找找看吧。我转了这么多年,还没碰见过大款光棍呢。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你可不要着急啊。”

她说:“你慢慢给我找着,我自己也找着。咱们共同努力,不信就找不到。实在不行就给我找个死老伴儿的离休老干部。大个二三十岁不要紧,只要有钱就行。”

我说:“好好,我一定给你找到一口甜水井。至于那个掘井人是什么样,咱就不管了。是这个意思吧?”

她说:“就是,就是。”

她走了。我回到旅店呼呼地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美梦。梦里的我娶了下凡的七仙女做媳妇。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