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至真斋主的命理空间

至真斋主在传统和新派命理学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预测体系

 
 
 

日志

 
 

娶个放荡至极的女人——当代命理故事(4)  

2009-07-23 16:46:44|  分类: 命理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乾造:戊戌   甲寅   乙丑   丁丑       

格局:旺格

   大运: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2002壬午年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流年之一。这年初我下岗失业,工作迟迟找不到。春天,老母突然去世。秋天,弟妹又突然车祸身亡。真是破屋偏逢连阴雨,漏船还遇顶头风。迫于无奈我走上了跑江湖算卦的旅程。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和艰辛只有自己知道。

这年初冬,我流落到某县,就像所有跑江湖的算命先生那样,蓬头垢面、胡子拉碴、满脸憔悴,困顿不堪,整个一副流浪汉的模样。旅店老板告诉我,集市上算卦的很多。我就来到了农村集市。赶集的人川流不息,熙熙攘攘好不热闹。算命先生们也不少,都集中在集市的南端一个土台上,四周有几颗柳树。这好像就是老天专门给我们算命先生辟出的一块风水宝地,有些来赶集的人们,尤其是那些妇女们,在买完东西后喜欢顺便给自己或家人算上一卦。

我寻一个角落摆上卦摊儿,用眼扫了扫,同行有十几个。他们大多生意兴隆,只有我生意惨淡,无人问津。午后快散集了,我注意到一个比我大几岁的同行也和我一样干瞪眼没活计。真应了相书上那段话:“两头尖尖没活计,四十印堂莫带杀。”我这年整四十,我的印堂还真带杀。

   我走到那个同行面前,默默地看了看。只见他在地上铺一块白布,上面用毛笔写着:“真诚算卦童叟无欺,算得不准分文不取。”两行字,此外再也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噱头。而那些同行们大都号称:某某大师、某某神算、某某第一、某某弟子......他抬头看看我问:“你是新来的外地同行?”

   我点点头本想离开,他把我叫住说:“都说远来的和尚会念经,你给我算一卦吧,算得不准我也给你钱。”

   我说:“你自己不是会算卦吗?”

   他说:“我是新学的。我自己的八字自己也吃不准。”

   我见他态度挺诚恳,就让他报出自己的八字。

他的八字是:戊戌 甲寅 乙丑 丁丑

   我分析了他的八字后说:“你的八字是旺格,木太旺,土太衰,一生犯小人严重,财运不佳,婚姻不好......”

   他默默地听我说,一言不发。等我说完,他也不管我说的对不对,跟我探讨上了八字。“有的大师说春天木嫩气寒,寅木衰。我的八字财星四个,应该是财多身弱。”

   我说:“是有这种说法。不过经过我的验证,寅月,木以旺论。”

   他说:“那么雨水前的寅木见亥水,咋还减力呢?”

   我说:“这是寅木的特性。其实不论雨水前还是雨水后,寅月生人见亥水都减力。”

   他说:“财多不是耗木之力吗?”

   我说:“是的。但是木旺克土。土无还手之力。就像泰森跟一帮病夫打架,你说谁能赢?”

   他似有所悟,问我:“你拜过师吗?”

   我说:“我没拜过师,都是自学的。我也想拜师,可惜我没钱。”

   他问:“你说我研究易学能成吗?”

   我说:“能成。你的八字丁火食神旺,不受制,能研究出成果来。而且不跑偏,能沿着正确的方向走。我总结了一下,在易学研究上出成果的,都是八字用食伤,食伤旺不受制;八字忌食伤,食伤不见或弱受制。当然行运要好才能出名。”

   他问:“当今出名发财的大师都是那样的八字吗?”

   我说:“不一定。有的人没有货真价实的东西,却出了名发了财。一帮徒弟跟着学,结果越学越糊涂。因为那些大师八字里有成名发财的标志,时运一到就名利双收了。”

   他不解地说:“没有货真价实的东西,那不是胡批乱砍吗?”

   我说:“胡批乱砍有人信,因为他时运好,还常常歪打正着。你我水平高,但时运不济,不是没人找我们算,就是好不容易来个人,我们张口就说错。算命这行很有意思,不管懂不懂,只要走时运,张口就能摆话对几句。”

   他笑着说:“是这样,这是老天爷安排的,不管是什么人都可以吃这碗饭,只要走时气。”他又问,“我想拜李涵辰为师,你看行吗?”

   我说:“行。他的书写的很好,开辟了易学研究的新纪元。他是易学研究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他发现了很多规律和断事技巧,给易学研究指明了正确方向。虽然他也有错误,那只能说明易学博大精深,靠我们人类这点智慧很难研究穷尽。还要后来人不断发现新规律、新技巧,不断修订、补充、完善。”

   我们交谈了很久。

   我只赶了这一次集,和他分手后就再也没见到他。

   春节过后的2003 癸未年,我又来到此地。旅店老板说:“有个算卦的来找过你。”他描述了他长得什么模样。我一听就是他。他让我去集市上找他,越快越好。

   又到集日了,我匆匆去和他会面

到了集市,我见他在小吃部旁边若有所思地独坐着。他见了我喜出望外地起身迎了上来,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我去旅店找了你好几趟,我估计你该来了。”

   我们闲叙了几句。他说:“我找你就是想拜你为师。”

   我一听吃了一惊。“你不是说要跟李涵辰学吗?”

   他说:“我原先是有那个打算。后来一想,去山东路途遥远,吃喝拉撒睡坐车要花不少钱。我也没啥钱。再说去了也不一定是李老师亲自授课,学那么几天,能学到啥东西呢?”

   我说:“那倒也是。可是我毕竟不是大师啊?我能教你多少东西呢?”

   他说:“你就不要谦虚了。我听你分析八字就知道你不简单。大师还不是大家叫出来的?我叫你大师,你就是大师。”

   我笑了。见他态度如此恳切,就说:“这么办吧,你要是非跟我学我先编写一份材料交给你,你看了以后觉得有价值,不白跟我学一场,那你就跟我学,怎样?”

   他说:“行啊。”

   我花了两天时间编写了一份资料,打印出来交给他。转天傍晚他到旅店找到我说:“我决定拜你为师了。”说着他塞给我二百元钱。

我说:“我不要钱,免费教你。你的条件不好,这钱对你来说很重要。”

他说:“拜师嘛就得花钱。你可不要嫌少啊。”盛情难却,我就收下了。

   他是我收的第一个徒弟。以后我又陆续收了好几个徒弟,大都是他给联系的。这些徒弟都有一定的基础,自学了不少五花八门的书,只要书摊儿上有算命的书,他们宁可饿肚子也要买。可是看了以后如坠五里雾中,大脑里馇了糨粥,我要把那锅糨粥澄清还真不容易。

   这年春夏闹非典。县城里发现了非典病人。旅店里的人一下子跑光了,就剩下了我自己。他租了一辆电三轮把我拉到他家。

   他离婚后独自一人住着三间房,孩子跟了母亲,家具也都拉走了。屋里除了火炕,四壁空空。一个家庭如果没有女人收拾,其景象可想而知。那些日子,我们整天躲在屋里,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研究命理学。一些新的规律和技巧就是在那时候迸出灵感的火花的。

   他常常想念他老婆在的日子,做饭洗衣等一切家务都是老婆包了,他想插手,老婆都不同意。他最爱吃老婆烙的饼,那饼柔软层多,吃起来非常爽口。晚上睡觉前,老婆总是给他端来洗脚水,洗完了给他倒掉。他只要下了班回到家,只管往炕上一趟,什么都不用管了。他老婆是大高个儿,圆盘脸,一笑俩酒窝儿,皮肤白里透红。都说她像京剧《龙江松》里的江水英。

   “我咋也想不明白,她竟然背着我跟了那么多男人。”夜里我俩躺在炕上的时候,他长吁短叹。“你说,我的命里就该遇到这样的女人吗?”

    “是吧,”我说:“你的八字正财星在年干支,被甲寅木克制十分严重。甲寅木是夺妻财的,所以你会遇到这样的女人。”

   “还是她太放荡了,要不咋随便一个人就得手呢。谁跟她都行,她也不要钱和东西,你说她图的是啥?”

   他给我讲述了这段不幸的婚姻。

   他年轻的时候是个帅小伙,用时下的话说是个帅哥,中等个儿,圆脸盘,浓眉毛,大眼睛,双眼皮。1978戊午年,村里有几个当工人的指标,想当工人的挤破了村支书家的门槛。他没有关系,也没往那方面想。高中毕业后,他认为也就是务农。让他没想到的是,村支书主动找上门来让他去当工人。这真是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从此,他就成了让人羡慕的大工人。

   上班的时候他无忧无虑,也根本没想过搞对象的事。用他自己的话说,他那时很傻,不懂得男女之事。倒是有女同事向他暗送秋波,而他却认为她们不正经。此后当然也就没人理他了。等他想搞对象了,就给一个漂亮的女同事偷偷地写了一封信。不料遭到了委婉的拒绝。这件事对他刺激很大,他再也不敢主动出击了。一眨眼就到了二十七岁。

   1994甲戌年,单位一个领导找到他说要给他介绍对象。领导把那个女的夸的如何如何好。他们见了面,她的美貌着实打动了他。他马上同意了。此后不久,他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说她作风有问题,都跟谁谁谁好。他一听脑袋就大了,问她,她当然一口否认。后来越传越严重,他就偷偷地到她所在的村打听,结果他什么也没打听到。当她听说他曾去暗查她后,信誓旦旦地对他说:“你要是不相信我,我就跳河自杀。”他不得不相信她了。

   1995乙丑年春,他们结了婚。新婚之夜他就像个木头疙瘩,还是在她主动下成了美事。当年底有了孩子。生活就这样平静地过了几年。那段日子用他的话说真是幸福甜蜜。孩子上学了,她说要找点儿事做,他同意,她就到厂里当了临时工。

   一天,他路过厂门卫,听见里面有几个工人在打扑克,他们管大王不叫大王,叫他的名字。他一听就火了。他们看见了他慌忙住口。不长时间又传出了风言风语,说他老婆跟单位的领导相好,但是他没抓到把柄。问她,她当然也不会承认。

   又过了些日子,一天他班中有事回家,推开家门一看,让他的头都大了。他亲眼看到了最不堪入目的一幕:他的妻子赤身裸体地正跟村里一个男人干那事。那个男人见他闯进来,吓得魂飞魄散,慌忙抓起衣服往外冲去。他回过神儿来拿起一根木棍往外追,一直追到那个男人家里。那个男人跪下给他求饶,并且当即拿出五千块钱私了。他气愤地回到家,他妻子哭诉说:“都是他硬逼我的......”他不相信,要跟她离婚。她一听说要跟她离婚就把头往墙上撞,撞得鲜血直流。他的心软了,为了家庭,为了孩子,他迫不得已原谅了她。她也向他发誓以后再也不了。

   这是1995乙亥年的事情。他带着钱痛苦地离开了家,去看东北一个亲戚,他给亲戚撂了点儿钱,然后想投河或喝药水自杀。当他在车站广场徘徊的时候,看见一个算卦的老头正给人算卦,周围聚了不少人。他就走过去算了一把,结果都给他算对了。这让他感到十分惊奇,原来这一切都是命。而他以前是从不相信命运的。他的心胸豁然开朗了。他放弃了自杀的念头,回到家,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他想,只要妻子悔改了,他就跟她过。

   1996丙子年,他的妻子老毛病又犯了。这回是跟村里的一个老头,当时他的妻子还正来着例假,又让他给堵着了......他把她用绳子捆起来打,让她招认都跟了谁?她妻子实话实说,从少女时代起到现在跟了不下八十多人......这让他十分惊骇,她跟了那么多人,他居然还蒙在鼓里。他把她的话录了音,然后写了一纸诉状交到法院要求离婚。她苦苦求他,而他铁了心。在法庭上她矢口否认自己的行为,有一帮人也替她辩护。夜里甚至有人往他家屋里扔砖头,他毫不畏惧。年底,他们离了婚。他把钱和家具都给了她,孩子也随她去了。

   不久,工厂停产了。他开始以算卦为生。

   一转眼七年过去了,他还是孑然一身。在此期间,曾有一个离过婚的医院女大夫想跟他,一听说他下了岗就不愿意了。后来那个女大夫得癌症死了。这几年给他介绍对象的也不少,就是谈不妥。

   他问我:“你说我还能娶上媳妇吗?”

   这个问题我还真不好回答他。截至2007丁亥年他依然是光棍一条。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